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廣州的黑肺危言~南都周刊~

發表於 2009-12-30 01:04
3 R4 r; u+ u- `3 y& {

3 V' Z8 y: r; K" \5 \* P在市場有買過菜的人都知道,凡是見到牛豬的內臟發黑發紫,大多在屠宰前就已經染病,切不可貪便宜購買。但如果人本身的臟器也有了類似的顏色變化,那代表著什麼問題?回想5年前SARS肆虐,廣州城內謠言四起時,就有“死者肺部都變成了黑肺、爛肺 ”的說法,令廣大市民不寒而慄。
0 Z, `" x4 ]9 \# S6 ]0 c' i1 ]
0 L8 a3 }- }  N0 Z# j; Y08年6月中旬,在雨水不斷的廣州,鐘南山在一個大氣污染論壇裏語出驚人:50歲以上的(廣州)人哪怕沒有肺部疾病,手術開出的肺都是黑黑的,“如果是紅紅嫩嫩的那肯定不是廣州人。”實際上,鐘南山是以一個外科醫生,以流行病學的直觀感受來描述大都市空氣污染對人體的影響,但依舊在全城引起了強烈反響,評論家們紛紛撰文,表達對空氣污染謀殺健康的擔憂。" Y" u' N3 m$ L3 n% ^; M
% g8 C  i9 {" |' ~
媒體引述的“肺黑”給人們帶來強烈的震撼。數十年前,在日本求醫的魯迅,就曾在信中講起他解剖礦工屍體時看到黑肺的複雜感受;幾年前澳大利亞曾經有一個效果不凡的戒煙廣告,電視畫面上的一個人吸了口煙,緊接著就顯示吸煙人的肺部變黑,讓觀看者毛骨悚然。
/ T3 a9 {& R* t$ C; @5 r/ |) `( q( k9 ]# |& a3 g+ k
鐘南山所在的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主頁,有條醒目的標語:“呼吸新鮮的空氣”。幾位元胸科教授向記者坦言,鐘院士所言確有根據,在他們的專業上看,廣州50歲以上的居民“全民發黑”是碳(素)在肺住址沉積的結果,“因為空氣污染,以及抽煙的關係,現在要找沒有沉積的肺已經很難了,上年紀的人的肺都是灰灰黑黑的。”
6 H1 f) S5 W$ g6 A: L' E) E/ a1 P0 i- {) J; |/ M9 b
大氣污染物如何產生,空氣中的污染物如何進入人體呼吸道,如何沉積到肺組織中,將對人體健康造成什麼影響,涉及到大氣化學、流行病學、(分子)毒理學等科學領域等廣闊艱深的研究範圍,正在全世界進行。很多既有的流行病學或毒理學研究,都已證實了一些污染物質對人體健康的危害,而抽煙引發肺部的疾患,也已經成為國際公論。但空氣污染的複雜多變,遠遠超乎人類的想像力,它們對人肺、呼吸系統、人體的危害也是五花八門,鐘南山一句“全民肺黑”,並不是只為破人膽囊的猛喝。( C4 n5 N* }/ R) M

% }& E# g& f2 f. G4 P7 M/ C在記者的採訪裏,市民們對大城市的空氣污染頗為無奈,儘管看不到藍天白雲,明知體內沙塵滾滾,也得繼續為城市生存付出潛在健康的代價。) f6 @$ r! S& Z5 O: R& \3 I

( g) s: ?4 `; Z& I在廣州,看天氣預報的人,經常會有疑惑,天空一片灰濛濛,五官不適,電視上還是總結“空氣污染優良”。事實上,環保部的環境空氣品質標準是在1996年制定的,當時監控的污染排放物,主要是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顆粒物(pm10),但近年來,科學家們已經發現並不斷證明,在全球與中國城市(尤其珠三角城市群),細顆粒物(PM2.5、PM1等)對氣候、空氣污染和人體健康的影響,已經成為重要乃至主要的影響因素。在這樣的情境下,“全民肺黑”對城市空氣污染的形容,可算是“控制”與“污染”之間誰勝誰負的直觀判斷。# G. ^0 |# I! ]- t- N
' z* ]1 F9 _+ j# S
在中國的幾大經濟發達區域,發展了多年的出口輕工製造業,為了持續拉動GDP,又大力發展汽車、石化等重工業與基建,你追我趕,西方國家區域經濟產業升級的上百年的歷程,珠三角等地以短短二三十年走過,於是煤煙型、石油型、混合型、特殊型……各種西方老人或年輕人經歷過的空氣污染,在大城市群的天際線間“百氣齊放”。
  z  k/ p9 ]8 T/ b4 w) _# x8 {( p5 W' N5 l9 E
在經濟目標拉動天空變灰這麼多年以後,近來奧運、世博與亞運等國際盛會將相繼在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區域舉行,空氣污染的研究與控制,終於得到了政府的加大投入。但即使如此,結束“北有沙塵暴,南有灰霾天”的景象,按照傅家謨、吳兌等科學家對記者所言,起碼也需要數十年的時間。, L( @3 ^4 L5 M% e
$ d# ~( I4 X  [4 P  e2 g1 i+ Q
在空氣污染監測與研究裏,“貢獻”是常見的字眼。最後想說明的是,城市群的發展、市民們生活方式實際上都在對空氣污染作貢獻。如果電廠能少排放煙塵,人們多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甚至裝修時堅持用環保材料,都是對“肺黑”等危險說“不”的有效行動。只是,小汽車賣不出去,跟煙草無人問津一樣,或許是被某些政府部門、公司機構到消費者共同抵制的命題。而它們同樣將造成肺黑----只要不造成急性的症狀,哪怕造成同樣不堪設想的慢性重症後果,也不在話下。在如此自我戕害的邏輯下,鐘南山一句“全民肺黑”,就像是剖開了城市的胸腔,叫全民,更叫政府捫心自問。; R4 {2 v  F2 \! d1 L, {( X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09-12-30 16:06
實際上,空氣污染問題又豈止是廣州這一個城市的痛,只不過廣州出了個鐘南山,一席“黑肺說 ”,驚醒一座城。早在今年一月份,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工作辦公室副主任朱建平做客中國網進行線上訪談時透露,應該說我們國家環境狀況比較嚴峻,我們國家的整個空氣品質達不到國家標準的城市占了1/3左右。
) L8 }  G' g9 e! @- ?5 ^2 F6 u
3 J! }% l- c: X& T2 q2 q! V: R' j% J3 f國家疾病控制中心一官員曾在公共衛生論壇上說,我國近年來大氣污染情況嚴重,目前有10億人生活在總懸浮顆粒物超標的環境下,6億人的生活環境二氧化硫超標。有人據此推論,有個“黑肺”其實不是廣州人的特徵,而很可能是很多都市人正在面對和即將面對的殘酷現實。+ Y$ P$ ~- j- D5 }$ f$ ]# ]8 p" K
4 Y; J- G: ]- {# L0 V) ~' B- }# ?$ C
2006 年,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最新的《空氣品質標準》提出,可吸入顆粒含量這個數值應低於每立方米20微克。按照20微克的標準,在一份由民間機構列出的 2006年度按可吸入顆粒物濃度年日均值統計排行版上,參與排行的國內54個地級市沒有一個能夠達到這一標準的。最高為蘭州市:193微克,最低為桂林市:30微克。其中上海排名35,為86微克,廣州排39位,76微克,深圳排47位,為64微克。遺憾的是,我們找不到同一時段北京的資料,但是有這樣一份資料:北京在2000年以後的7年間,一直在141-162微克每立方米。# G" z+ b+ U9 `2 V

" q" E! m$ i) b/ K1 n6 t& W北京  W1 A6 P( r8 r* O; B3 n2 E5 }

- S1 ^  w& g2 d& O: `6 [. Z. z說起空氣,北京人最怕的是沙塵暴。那個空氣根本就不是人呼吸的空氣。然而基本上每年北京還是會來那麼十幾次。這個對肺的傷害自不必說。其他的空氣品質也不見對肺有多好。
- J. H2 K% ]5 i6 C
( @: W( W, u7 k% f( t4 K7 I5 i; ^' Z在國家環境保護部的網站上,可以查詢到北京以及全國其他城市每日的空氣品質狀況,2008年6月份的北京,從6月1日至6月25日,有七天有輕微及以上級別的空氣污染,其餘天數為良,無一日為優。而這些“優”或“良”的標準,不過是中國自己的標準。0 m* ^+ g: z3 Z" Z$ {, }

* [' g5 b4 o1 t. ^$ p, B' \/ h另有資料顯示,根據2006年8月份北京大氣中可吸入顆粒物濃度單日看,31天中只有4天在世界衛生組織標注的安全濃度範圍以內。以剛剛過去的五月份為例,31天中,只有5天日均值低於70微克,高於100微克的天數為13天,即有13天為輕微至中度重污染。7 q( I2 s; H1 C3 u
* L5 M4 a+ f' x9 I* b! [5 [2 `9 @
上海
6 L- F1 M* G" f+ `* X' q7 C; |: ]# T$ O' ~2 n
2007 年上海市環境空氣品質為優良的天數共328天,優良率達歷史最高。這和上海市高於全國平均水準的環保投入不無關係。就拿今年6月14日到20日的空氣品質來說,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可吸入顆粒物指數周平均值分別為26、27、49,全周的主要污染物為可吸入顆粒物。; l: l; V, n: I' i
9 x" ?7 M& Q6 X! s* {0 }) l
此外,但上海也有其他苦惱,2007年全市降水PH平均值為4.55,酸雨頻率為 75.6%,較2006年上升19.2個百分點,近5年上海市酸雨污染呈逐年上升趨勢。除了酸雨,或許是因為處在中間,上海不僅會出現灰霾天氣,也會遭遇揚塵天氣,去年四月的一次揚塵天氣,使得上海的可吸入顆粒日均值達0.623毫克/立方米。# a  _3 q! |3 c6 U* L4 M
7 g$ M! G$ w2 `
廣州
1 V2 U7 [, S, Y8 \3 I: [
. {2 `9 X# u+ R# K生活在北京的人對沙塵暴天氣心有餘悸,而廣州的市民則對無論晴天雨天灰濛濛的天氣感到鬱悶。在廣州市政府公佈的2007年環境狀況中,空氣品質優良天數 333天和灰霾131天赫然並列。廣州市環保局新聞發言人、總工程師楊柳解釋說,我國現行的空氣品質評價標準只有三個指標: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顆粒物(PM10,即直徑小於或等於10微米的顆粒物),卻不包括與灰霾密切相關的細粒子。正因為國家評價體系根本不測PM2.5、PM1等細粒子,造成了空氣品質指數不能反映灰霾嚴重程度。
7 }- e1 h$ K; J, f/ u( T+ R% x

7 Z- }' N8 J: X# O+ U氣象部門資料顯示,2007年廣州地區PM2.5年平均濃度是美國標 准的3.3倍;省政府課題《珠三角空氣品質研究》顯示,廣州市區街道有機物苯的濃度超過歐洲標準3.1倍。環保部門的監測則表明,廣州氮氧化物和臭氧的濃 度也不低。灰霾問題專家吳兌建議,在廣州這樣的大城市,污染已轉變類型,這些地區應有新的空氣品質評價體系。
0 _( Z4 m% a; n; m" ]. @* F/ Q1 n7 q: p
  p% p. W* {9 g' i9 y深圳) z& G4 z, l5 ~$ t6 N5 b
' V0 h+ u7 G( p* ?9 j9 F) ~( ?
深 圳市的空氣品質也並不樂觀,根據深圳市氣象臺發佈的消息:2007年全年灰霾日達到226 天,刷新歷史紀錄。與廣州的天氣出現相類似的情況,一方面是灰霾天氣嚴重,一方面卻是原有空氣監測方法出現形勢喜人的“優良率”。2007年深圳市環境空 氣質量達優良的天數共計361天,占全年的98.9%,比上年增加2天;二氧化氮是空氣中的首要污染物。

TOP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1-12 11:10
依我看, 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煙草消費國家.  黑肺固然跟空氣質素有關, 但和煙仔, 也一定脫不了關係.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