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2012末日傳說:是科學還是宣洩?~馮潔~

發表於 2010-8-19 22:20

( ?! u) B. A: P1 b2012是當今人類面對自然災害、生存壓力等一系列社會問題之時恐懼的集中宣洩。(鄺飆/圖)
  @, U( l+ }' ?9 m* j) t' o( E7 W
  什麼最熱?2012!
% f+ H# u  M0 R1 B) m2 J  在全球氣候變暖、自然災難頻發面前,2012末日傳說風靡全球,這背後是當今社會人類面對自然災害、金融危機、食品安全、恐怖活動、生存壓力等一系列社會問題之時無力的恐懼。這一切,最終統統被打上末日傳說的印記奔湧而出。
* X2 P- k2 I* M5 ?& b* {
: x' p, b- D' f# `' S; X  一邊是地震、大旱、地陷、洪災、火山、泥石流爆發,一邊是各種場合裏熱火朝天的末日討論。 “2012”已然成為網路最熱門的話題。24歲的工業產品設計師鄧梅,就是這麼毫無徵兆地在夏日的北京街頭,被兩個傳教士拉住說了兩個小時。這個混跡於豆 瓣和各種國外網站的“80後”回憶說,如果不是電影《2012》,如果不是以“世界災難多發”為開頭的佈道觸動了心思,她不會停下來聽些“如何救贖”之類 的蠢話。看過災難電影《2012》後,在影視公司工作的崔欣,個人在淘寶網的消費記錄一路看漲,各種各樣的逃生自救物品被她搬回了家。她甚至購買了一款產 自日本的救生哨,哨子中間可以放置個人身份資訊的紙條,因為“如果在災難中昏迷了,救援人員可以用這個名字來呼喚你,這樣你醒來的幾率會大很多”。
. |5 `& ^/ U: i5 I! D4 k, M; Y. w# d( N
   崔欣並不孤單,她的一位閨蜜就專門買了套DVD版的自救教材。崔欣沒有經歷過地震,卻有個唐山大地震倖存者鄰居。正在熱映的《唐山大地震》把鄰居的故事 畫面化了。看完電影后,她第一時間在豆瓣上成立了“2012避難方案研究所”小組,還買了《2012》的影碟給父母看,於是崔家現在總也少不了常備的飲用 水和食品。
- G+ r: z8 C2 d3 u4 _, C1 m) c2 K% c# n8 Z
  這股“2012”之風最早起於網路。; v  ]3 U( u$ y; \7 h: A3 u

4 {# k4 \) W. A# P* _* I  v- Z4 T  |: K7 r: k: K8 c7 P/ O
  目前,大陸豆瓣網上與“2012”有關、成員超過50人的小組,有至少13個,且都成立於2008年以後。百度“2012”貼吧,至今已有約41萬個主題,其中2009年10月以後創立的主題超過38萬個。新浪微博2010年7月的資料顯示,“2012”成為“1小時話題榜”上排名第四的熱門話題,而排名前十的話題中,有5個是關於災難的。
5 o% q6 E# R! v  x8 S
0 F: Z  B. X9 |3 y/ U  以線民王大帕為首的“2012自救會”豆瓣小組,宣稱要籌款造一艘諾亞方舟,還公開徵集方舟職位,要求寫明“姓名、2012時的年齡、愛好、死穴和申請職位”。崔欣成立的“2012避難方案研究所”小組,發起了票選中國地區2012最佳避難城市的活動,鄭州、拉薩、西安、蘭州都榜上有名。
3 z" x( v! L+ S) |# M& X$ G6 X* O7 v0 S! O
  當然,也有許多線民質疑2012,比如“2012什麼都不會發生”小組的組長Verona就說,“如果你正在流覽Google搜索頁面和論壇泛濫的末日謠言而不加思考的相信……恭喜你,夠天真。”還有一個小組叫作“活到2013年向瑪雅人比中指”,戲謔之意不言而喻。, D* P3 s2 B. `" Z. N# H( K
, Y7 O; _# m/ T- r9 |
  起初,江曉原對2012並不在意。這位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系主任,曾在上海天文臺工作過十幾年,也是個科幻電影愛好者。直到有一天,嚴肅的科學雜誌《中國國家天文》找上門來,江曉原才意識到,“2012”儼然已成“顯學”。4 W" o' z+ d# B9 u( @

* c( H- ~, V5 x( r& x/ |/ C/ t  江曉原發現,電影《2012》公映後,跟“2012”相關的書籍開始暢銷,而這些書的作者往往並不是科學家。截至2010年7月,亞馬遜網上書店與“2012”有關的書籍達到了386本。4 i( W& r" a: c) T7 Z) o

9 D3 z# Y3 y0 D8 p. w  災難推波助瀾
1 z6 f. s- i/ S  一切似乎發軔於一部災難電影,但更多的人在自然災難面前找到了的“預兆”。
. D% y9 T7 {4 s4 O% ?1 h  |3 K
& y) a4 o! R6 Q" e3 {  今年4月,正在武漢讀研的劉洋收到一條國內許多城市出現了“四月飛雪奇觀”的短信。她的第一反應就是,“2012要來了,天氣太反常了”。按捺不住的她搜了一整晚關於末日學說的資料。+ a0 i. v9 e& E4 w
8 l' C" F9 t/ a( n- D7 [( l2 }
  更令劉洋恐懼的是,當時一則關於6月13號遼寧將會出現地震的傳言開始在網上流傳,不僅如此,傳出地震謠言的還有河南新鄉、江蘇南京、湖北黃岡等地。冰島火山爆發後,一則關於“火山灰帶來750年來最強酸雨”的轉帖更是佔據了各大論壇的主要位置。
/ q; v, H, T! n9 s( H% O  i$ w, f9 m
  恐慌之餘,人們發現,地球“真的在變化”——世界正在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 l( g; R( n0 s0 c. }2 e6 u2 Z+ ~
2 l* ]. T2 _9 N/ Q9 H, a  今年夏季以來,洪災席捲了中國、巴基斯坦及多個歐洲國家,其中,中國的洪澇災害已造成全國2億人(次)受災,僅次於1991年和1998年。巴基斯坦因洪水和暴雨造成1200餘人死亡。+ W) \+ t4 x. k2 Z. o: D. M
+ n7 {  n: N$ K
  俄羅斯森林大火甚至逼近莫斯科,全世界開始擔心俄羅斯將因大火導致小麥減產,進而引發全球糧價上漲。同樣,在中國、美國等北半球多國遭遇歷史罕見酷熱之際,南半球多國則正在經歷異常的天寒地凍。
9 d: G  X/ h* z' k3 o3 ?# Z1 f# A: ^% ?( v* J8 ~) g* P# J% w
  與此同時,地質災害也頻頻造訪地球。四川汶川、海地、智利、青海玉樹地震,甘肅舟曲泥石流,瓜地馬拉首都瓜地馬拉城地陷,這些看起來毫不相關的地質災害,紛紛披上了“末日”的外衣。  s9 a$ ]; Q( a9 S* V

6 R# X" B$ f2 ^4 }4 i( g  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依據歷史資料,繪製了一幅全球地震頻率表。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全球平均每年發生一次8級或以上的特大地震,2009年的薩摩亞、2010年的智利兩次大地震符合這個規律。USGS的科學家還特意說明,超過二十億人住在不安全的地帶,處在地震、海嘯、大風暴、洪水和火山爆發的潛在地點。
0 t* J  i0 X. {1 x
4 A: A2 _" [# E& i  堅信2012的人認為,這就是世界末日的徵兆。因為,珍藏在德國德累斯頓博物館的瑪雅人曆書的最後一頁,正是世界洪水滔天的景象。  E# Q- ]; q# `( o/ D$ V8 |

+ ]/ o$ B) G3 a  J! l; d* D  “不是自然災害增加了,是有關自然災害的報導增加了。”NASA(美國宇航局)月球科學研究所、埃姆斯研究中心主任大衛·莫里森無可奈何地告訴南方週末記者。3 J. B6 n) e9 Y0 p# M

3 _4 Z" G" a5 L$ H0 ^. B4 j/ ~  當科學遭遇災難恐慌
) @) b; U7 g" c, I  F7 P  "更多的人還在加入恐懼和迷茫的隊伍,甚至出現了一批以熱衷救生裝備,酷愛野外生存技巧為標誌的生存主義者。"
/ ^# d4 H$ e- N  r0 E! y9 u" [8 x& Q7 Y8 }: E9 K5 d$ C- q2 [
  《紐約時報》的資深科學編輯鄧尼斯·奧佛比發現,讓2012的鼓吹者們醉心的證據,開始從“天體重疊”、“磁極對調”這些天文現象,轉向了暴風雪、地震、乾旱、洪水、火山噴發等自然災害,而“相比于天文現象,拿地質徵兆來說事兒,是更聰明的選擇”。
6 v2 {7 p% W  z7 m" |8 ]: R
: U1 L9 |+ m* C5 l3 R  早前,科學家和瑪雅文化研究者,從不同的路徑開始追蹤這個神話的起源。他們發現,末日傳說的故事原料,來自古巴比倫而非瑪雅。一切故事的始作俑者,可能是一個叫ZechariaSitchin的科幻作家。1976年,他在科幻小說《第十二行星》中,宣稱發現了曾存在於兩河流域的古蘇美爾人的天文記錄。隨後,南茜·裏德爾,一個自稱是通靈者的女人,繼承和發揮了ZechariaSitchin的想法,把末日時鐘定在了2003年5月。當然,那天什麼都沒發生。) R0 Z, [; q' v' s% X/ H+ ]

( V& U. j4 |3 P  於是,根據瑪雅人的長曆法,新的末日時間改在了2012年12月。也就是直到最近,這些流傳已久的傳說才和瑪雅人終結於2012年冬至日的古老曆法聯繫起來。
% u- q) c" [9 x/ O) S; V
6 ^& _( I# u7 [6 Y  在洛杉磯格里菲斯天文臺台長埃德·克魯普看來,2012末日預言是利用神秘主義,以及人們對未知事物的恐懼編造出來的老把戲了。早在1938年,奧森·威爾斯在廣播節目中製造了一條假新聞,導致美國聽眾對火星人入侵新澤西信以為真。
1 _. N& f" Y8 T4 K& i5 s1 R
3 i# e: \8 D8 A+ n! y1 F/ E- x  汶川、海地和智利地震間的神秘聯繫- ^0 E2 ^: C  p, I8 _( D
  問題是災難就在眼前,公眾的恐懼已讓科學家的辯白有氣無力。這是一條網路熱帖,有人宣稱找到了汶川、海地和智利地震間的神秘聯繫。“打開穀歌地圖,位置鎖定成都,保持同一經度直接往北飛180度,你發現了什麼?會路過海地,到達智利。智利震中與四川盆地震中幾乎完全對穿。怎麼樣,夠詭異吧?”3 \3 H) R1 q& {  a2 W* q$ K
0 C  `& i  h) L3 y0 x+ ~& u
  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研究員王東海覺得這是無稽之談,他覺得奇怪的是,許多坐副駕駛位都不系安全帶的人,為什麼會去想一個遠在自己生命週期之外的事情。
, J3 o' ~; v' K  H$ R' c! A, S: T# e
  美國加州居民斯科特·布隆菲在網上的留言可能會讓科學家感到欣慰,“那一天什麼都不會發生,除了需要買一本2013年的新日曆。就像我9歲的女兒說的那樣。”但更多的人還在加入恐懼和迷茫的隊伍,甚至出現了一批以熱衷救生裝備、酷愛野外生存技巧為標誌的生存主義者。# E% z' c' {& E
# U- A/ \# U2 n. m) H+ K) u/ O: c
  NASA保衛戰
/ y; \% ~0 \) g8 p+ G3 L  為何人們寧願相信2012,卻不相信科學家的話?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難以回答。& a1 p# I% C- F$ g9 G

8 W$ c7 n! s* o3 k- n5 B$ B  荷里活大片《2012》公映後的8個月裏,莫里森和他供職的NASA,幾乎被潮水般的公眾質詢淹沒。每天有二十多封充斥著疑惑、無助和恐懼的郵件,最遠的來自印度。
  j9 v6 O; X* R4 F9 P  {; c' u% M$ t4 X" O
  NASA原本為“太空生物計畫”設立的官方網站,在《2012》公映後卻成了神話、流言和科學的角力場。“有事兒請問天體生物學家”科學互動欄目,目前已收到超過2500個有關神秘星球和“2012”的問題,其中的200個得到了莫里森等科學家的回答。在1000多個恐慌諮詢中,有一位婦女詢問莫里森,她是否應該殺死自己的孩子再自殺。
$ d5 ]/ d5 B! l9 Q( ~8 s. v& o! A
9 X  b6 d  w/ r9 f# p, ~9 @  莫里森憤怒了——令他生氣的是製片方通過操縱和恐嚇來賺錢的方式。影片的製片方之一索尼公司,為一個被稱為“人類延續協會”(IHC)的虛擬組織建立了一個網站。該網站宣稱,IHC科學家94%肯定,世界將在2012年毀滅。這個網站詳細描述了2012年後的世界領導人選舉,聲稱可以提供救生工具,還鼓勵人們登記抽獎,以決定哪些人有獲救資格。5 p0 H2 r7 h/ J1 E" C" V7 ?8 g  k

5 ?& {! y; ?9 X# t' ?# K: Q  作為反擊,莫里森的一位女同事以自己寵物貓的名字在該網站上註冊,居然通過了。莫里森後來從維琪百科中獲悉,創造這類假網站是一個新的廣告策略,叫做“病毒性行銷”。
0 K( X! o9 B# Q. a. m9 y% Q3 D& V7 ~/ U# L3 h; u# r) [7 f
  天文學家們不得不承認,這部荷里活影片,放大了人們對科學家和政府的不信任。! J/ n+ b) }$ K8 F% W7 n& G% n8 [% H

/ }- ^  [% d+ X% I: a% p- C1 \( }8 L6 x  有人篤信,NASA已經發現了“Planet X”,即太陽系九大行星之外的“第十行星”,卻秘而不宣。而這顆行星正在飛往地球、毀滅世界的途中。證據是早在1983年,NASA的紅外天文衛星在執行一項歷時10個月的太空調查任務時,發現了未被確認的神秘物體。而這一結論於1984年發表在嚴肅的科學刊物《天體物體》上。修正後的結論發表於1987年,但鮮有人提及。! F9 b# K3 d3 ^/ ~( U

0 R# A7 {& X  @3 l; Z  “對天文學家來說,堅持一個行星離得很近、只是不可見的說法,實在是太愚蠢了。”莫里森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1 G) p  S4 M5 g1 O- y$ U
) I* J! r; O2 u7 A1 M7 H- p6 \! P0 E  2009年11月9日,就在《2012》全球公映後不久,NASA被迫作出公開聲明,表示該類型影片中描繪的“世界末日”子虛烏有。但NASA的解釋並沒有終止疑慮,看看不斷更新的問題列表就知道了——“為什麼瑪雅人的長曆法說世界將在2012年終結”,“2012年會不會出現銀河系所有星球排成一列、地球在中間的情景”,“行星連珠會不會引起地球磁極對調”。5 k3 J, ~& w+ H7 ~
6 Y0 Z  C9 T/ j* v/ D" i3 i# ]3 W" a
  “這是很令人傷心的,面臨這麼多的真實問題,比如全球變暖和財政崩潰,人們卻在被這些謊言所吸引。”莫里森說。3 k" H2 D# d# W8 g3 P
/ [6 Y7 N# B; N+ X, l) X& o/ G+ v
  在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系主任江曉原看來,“2012”是個多贏遊戲,“公眾獲得了全方位的娛樂,商人們賺到了錢,科學家的話語權變大了”。* c3 @& o  G5 v2 H; M$ M
. @) c1 L( {* `& Z4 A
  2012:最好的宣洩?
1 f. d% y+ p7 g4 J6 ?5 w4 p5 w  37歲的成都音樂製作人木吉她,在網上註冊了兩個與2012有關的功能變數名稱,2012marry.com和2012wedding.com。他希望自己能在2012年12月20日那天結婚——那天正是預言中的世界末日的前一天。
# q+ n: h# |- k. g0 u
- H% f5 {7 k( N9 p7 j( K! s1 p0 q  有人在追問,如果真有末日,什麼樣的人能夠生存下來。《2012》的導演羅蘭·艾默里奇安排科學家、俄羅斯大亨和總統的女兒所代表的精英們上了諾亞方舟。木吉她則覺得,那些“善良、環保的人才能生存下來”。' W1 ], F% D3 ]6 L2 ?* }/ ^

, P6 U$ W7 ^1 k( `  鄧梅參與了今年上海世博會石油館的設計,在世博會上的經歷讓她覺得,恰恰是那些被展出的、所謂的文明成果,加速了世界走向滅亡的速度。“一邊使勁生產,無節制破壞,一邊肆無忌憚浪費。”看到這些後,小鄧在四十多度高溫的北京,堅持不開空調。對“2012”的關注,讓她的一個朋友成了徹底的素食主義者。9 ~- }' q# {# _9 f" r" m

4 P" _& R9 }' V% |$ R0 x* Q$ V4 Z6 e  某種意義上來說,“2012”折射的不僅是人類對災難和末日的恐懼,更是人類缺乏安全感和個體的煩惱。“他們不可能到處去說自己買不起房,吃的東西怕不乾淨會得病,買部車還要擔心被召回,物價飛漲,通貨膨脹,甚至不知道自己會死在哪里。”北京大學燕園博思心理諮詢中心資深諮詢師盧悅說。+ M% L3 {& X8 `4 n

" }5 a7 c! ]- G  2002年,木吉她開了自己的音樂工作室,十幾平米,不裝修,用舊設備,每天騎車上下班。他總在思考,還有什麼事可以讓他理想的生活狀態出現,可以讓人們重新回到單純的狀態。或許只有2012可以讓他幻想一下。(文中鄧梅、崔欣為化名)5 P  w0 R$ K1 D: R& S' O2 L/ X5 _
% P/ u9 k; C# ?: u5 E& }
原載南方周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