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人類對末日恐慌的千年夢魘~唐丹妮~

發表於 2010-9-10 01:20

7 S+ }' g6 l: {  W& j4 P  ~) ]6 D7 Z  ?0 k/ j# ]" y9 {
恐慌如滔滔洪水
, p5 Q& N/ E5 r* l人類是矛盾體,既恐懼於自身無知與無能,渴望進步;又發現任何前進都可能帶來更多可怕的後果。這種不可抗拒的無助感,總能引發更多的末日預言。沒有人知道,人類到底安度了多少「末日」。5 O, N) K6 q* E0 a4 u# R4 w$ a

) K" j0 j8 B. S# ?2009年11月13日,星期五,電影《2012》上映。短短幾周,2012的恐懼就席捲全球。
3 x3 _/ M' n5 _0 m, x. O1 }$ m& _
「發現真相」,看完電影《2012》後,這句宣傳語如咒語一般一直糾纏著12歲的尼古拉斯。看完影片已經近一個月,他還在被噩夢困擾,每晚入夢時,地震、洪水、火山爆發的場景總是如期而至。「明知要死了還想保持鎮定是非常困難的。」尼古拉斯這麼解釋自己的焦慮。
4 ~% d! }) |6 v, a9 |, T5 M
' O/ j1 u  K1 s/ G3 l8 ?與尼古拉斯同年的瑞狀態差不多。一想到有關2012的一切,瑞就覺得呼吸困難,渾身疼痛。瑞和尼古拉斯在一家交流「2012」訊息的網站認識,並互相交流。「我不想在兩年後悲慘地死去,所以我會找來一把剃刀解決自己。」瑞說道,「不過在我自殺前,我想確認:2012真的會是世界末日嗎?」1 j' k/ I  a. O, g( l5 [+ Y

; J: R* j. K  c! a- R" L' n5 VNASA早在《2012》影片剛公映時就做出公開聲明,表示《2012》中宣傳的世界末日根本不存在,如果2012年真的會發生行星與地球相撞的慘劇(影片情節),天文學家10年前就可預測,現在通過肉眼也能目測到這顆行星了,他們還呼籲人們不要沉迷於虛構的電影情節,但恐慌仍然如滔滔洪水。4 p6 w/ s1 O3 F! S/ W
5 o9 W2 a+ r. `0 t7 n' d
科學證據加上古文明的權威預言,讓「2012」預言所向無敵,許多年輕人出現了如瑞和尼古拉斯這樣的反應,甚至一些成年人也計劃殺了自己的孩子然後自殺,以躲避「可怕的2012」。
. h7 j9 _% U* X( i, ^( I6 u. s
4 E% K: S& l+ J7 z- x人類文明的終結與世界末日' s6 A. D8 Q% A, U6 M' V
瑪雅曆法中,2012年12月31日是這一階段人類文明的終結。他們的曆法以1872000天(5215.37年)為一個輪迴,輪迴開始於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當前輪迴到2012年12月21日結束。在新的輪迴中,人類的智慧將有重要的發展,並進入新的文明。這個瑪雅人的重要日子,被《2010》引進,改編成了世界末日。其實,瑪雅文化裡並沒有世界末日的概念,他們定義的一個文明的終結,恰恰是另一個文明的開始。6 v/ S* K4 j; \

# s$ O* y7 A1 a- Z: s  L. Z即便「2012」在瑪雅文明中並不是世界末日,影片中的情節仍然可以用瑪雅預言來詮釋,2012至少是大部分人的終結。一次滔天的洪水,將篩選出能夠進入新文明的群體。「2012」是大多數人的世界末日,而不是所有人的。這才是引發恐懼的根本原因: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死,無知的自己可能會死去,而另一些人因早有準備而順利地跨入了新的文明,所以如何跨過死與生的那條線,成為人們瘋狂的根源。
! m$ l! G1 e0 s( u* d0 w" A6 K: `5 c8 v; e( s) W$ q0 D2 b5 }
在科學還未啟蒙的年代,任何未知原因的奇異事件,都會被從神學角度加以解釋。可以說,正是世界末日的預言及其所招致的恐慌促進了宗教的形成。
9 L$ Y/ l' V8 P3 l/ Y8 @
1 i; a+ M! G8 u. j現在的主要宗教在初期要吸引教徒、宣揚教義、發展教派時,往往需要利用了人類在面對巨大危機(例如末日的威脅)時的恐懼感來聚攏人們,宣稱只有信仰自己,才有機會逃離末日厄運。其中最關鍵的不是末日的表現形式,而是末日必定會到來。/ ^3 h1 o  y# V% B+ `0 C5 ?

7 v7 E' Z. X( y" F1 ?* _9 t/ X這種「末日情緒」在各個宗教中都有所體現。佛教認為,萬物在經歷了成劫(世界的形成)後,開始20個住劫,接著是壞劫,最後歸於空。再從新的地方重新開始。猶太教中世界末日到來的時間也未被明確預言。新約的《啟示錄》中,世界末日到來的預兆有四個:瘟疫、饑荒、戰爭、死亡,囊括了早期人類可以想到的所有災難。8 j/ L  Y* h0 j
6 V1 W  Y3 r$ |
末日預言造成混亂失控的局面  ?$ m( _& A' D# D
宗教對於毀滅性災難的解釋,對於團結、約束教徒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正統宗教均認可末日發生的時間,人類是無法準確預測的,人們只能等待。但是,末日預言的發展,往往會違背最初預言者的初衷,被後人加工改造,造成混亂失控的局面。
$ I) O* _; m) @2 G1 B% g6 [3 o: u/ w, M  G! n6 }
在耶穌出生和受難的千年(1000年和1033年)臨近時,末日的流言開始盛傳:義大利和法國的大城市將變成火海般的地獄,到處都是災難,人們將死去……在10世紀末,法國勃艮地區的一個名為葛拉伯·格拉貝爾的修道士如此描寫世界末日的場景。一時間,類似的末日預言出現了許多版本。數千人匆匆離開了家人和朋友,以求在1000年到來時趕到耶路撒冷。沒有離開家園的人,在999年的12月31日,湧進了教堂聚集在十字架之下以求庇護。富人捐出了整車的珠寶,罪犯被釋放,農場動物也都獲得了自由,一些無法抵擋恐慌的人自殺了。6 n  U6 _8 ~3 }/ U8 z
8 A- D( h" Z' m0 N8 i% E7 g6 Q
當時的宗教權威羅馬天主教廷明確反對人們談論世界末日,卻不能阻止更多末日預言的變體出現。聖經往往成為最重要的訊息源。人們從中找出一切暗示來預測未來、解釋過去。聖經中代表邪惡的符號「666」,就經常被當作需要警惕的數字。1666年,因為包含著3個連寫的6而被預言為世界末日。  X/ W9 e' d" ?! X5 v! H
. O- X3 X( e9 z% R( L" v
1665年4月,淋巴腺鼠疫開始在倫敦大規模肆虐。到1666年的9月,倫敦共有近10萬人死去。然而,其中許多人並不是死於疾病本身,而是死於恐懼。1660年出生於倫敦的「英國小說之父」丹尼爾·笛福在《倫敦大瘟疫親歷記》中寫道:「某些狂熱分子衝上街頭傳播預言,假稱自己是被上帝派來告誡這個城市的先知;另外還有人在街上裸奔,不分日夜地狂喊……人們紛紛聚集在教堂裡祈禱,希望能夠得到上帝的寬恕。」很多因極度恐懼而絕望的人們,用各種輕率的舉動結束了自己的生命。0 X. ]+ Q) q8 |9 M: M9 _, V
, K) h+ b: g' O. Y
末日預言披上「科學」的外衣8 C  f4 j" t! o% X& v; Q$ E" {
但隨著科學的進步與發展,人們知識結構也在變化,末日預言也披上了更加「科學」的外衣。
! s9 C. A$ W2 [0 C& a* D) K( p2 S: s( c* j2 O5 J
第一個以「科學」作為依據的末日預言是「哈雷彗星橫掃地球」。20世紀初,科學家準確算出,在1910年5月18日,哈雷彗星2億多千米長的彗尾將掃過地球,這個不詳之物離人類從來沒有這麼近過。
) G- S7 ~' {* l; U; _# v, j8 V
. E: O# _& z8 \: i1 v法國天文學家卡蜜拉·弗拉馬裡翁(Camille Flammarion)無疑讓這個事件變得更加聳人聽聞:哈雷彗星路過地球時,彗星尾部所含的含氰毒氣會「充滿大氣層,並可能殺死地球上的所有生物」。科學時代的人們應對末日的反應也有了變化——如果不能阻止災難的發生,至少要做出積極的應對措施,於是各種「抗彗星」手段在大街小巷瘋狂流傳。9 o" O! O, K1 n/ @
" r. J2 Z" g& `! e6 K
「租個潛艇躲彗星:含有氰的致命氣體不能穿過水。所以,為了躲開彗星,租個潛水艇吧。我們還提供三天的食物和飲水。明天就潛入水下,潛得越深越安全。……三天後,含氰的氣體耗盡。地上的人已經死於致命的毒氣,您就可以把世界據為己有……」當時的一張明信片如此宣傳。5 q: X! e5 s  K+ R" |4 v% o% `: J' r
$ o- m( Z9 S5 C2 N
潛艇畢竟只能是極少數富人的選擇,更多普通人堵上鑰匙孔,加固自家的地下室,並且湧上街頭,瘋狂搶購氧氣罐、防毒面具。一些人居然很快做出了據說可以解毒氣的1美元一顆的「抗彗星丸」(anti-cometpills)和類似防毒面具的「抗彗星傘」(Comet Protecting Umbrellas),這種「抗彗星」產品大行其道,被瘋狂搶購。
3 n( Q8 c; X6 |2 V: M. x7 h- i. @# i1 ]) D
1910年5月18日,哈雷彗星如約而過。人們等待著,什麼都沒有發生。是「抗彗星丸」的功勞,還是「抗彗星傘」的神奇作用?又等了好久,人們脫掉防毒面具,扔下氧氣罐,爬出深坑,走出家門……確實什麼都沒有發生。( W% C  m; Y, P# [; T. z
  c/ g/ x; \0 }- j1 E" u
「我們還活著。」對於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科學」末日預言的失敗,《芝加哥論壇》報如此總結。此次科學並沒能證明自己比宗教更靠譜。此次,大部分人對於「科學」的預言,也開始抱有謹慎的懷疑,不可不信,也不全信。
9 O3 O: C% U2 s. b' ~% z
5 g* o# _8 H7 W; H迷茫的心靈被邪教盯上% I$ ?- U% {4 z
然而,歷經無數末日預言卻未見一個實現,人類開始變得不盲信,於是末日預言,開始變得有針對性,預言內容也發生了轉變,不僅需要科學因素的說服力,也需要宗教因素的強大影響力。同樣,製造恐慌也離不開預言家的個人能力:善於發現、切入準確、精於控制與說服,他們都是絕對的傳播學專家。* v* c. I  B; P! j) s" U
) ~3 W! ^9 J% y" M7 Z  M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20世紀60年代,出身於中產階級家庭的年輕人們憎惡貪婪和擴張,反戰爭、反傳統,很多人消極、頹廢,只有在毒品中才能找到美好的感覺。這群被稱為「嬉皮一代」的青年人發起了「耶穌迷」的運動,聲稱骯髒的世界在逐漸衰亡,萬能的上帝終有一天會降臨世間。( @1 v# `& c9 X# J* b
; `( H6 }+ X2 g4 ?1 ^( a4 ?8 w
「耶穌迷」被一個名為「上帝之子」的邪教盯上。「上帝之子」是由創始人大衛·伯格在1968年在美國創立的邪教,他宣稱世界末日臨近,只有加入「上帝之子」才能得救。
8 l& W3 p; G- I: W$ V/ O4 P) \; l. W, S9 ^# m* k4 j+ M
成為「上帝之子」,進入新「家庭」,青年們就沒有了自由與隱私,只能與組織內部的人接觸,觀看戰爭、暗殺、槍擊等政治新聞,由此更加確信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上帝之子」控制了青年們的生活、財產和思想。1973年,大衛·伯格預言哈雷慧星會墜落在美國,將使整個美國毀滅,當年,成員增長到2400人,但美國並未毀滅。1977年,「上帝之子」在世界各地有70個「殖民地」,成員多達7500人。「上帝之子」給信徒灌輸「性」即「愛」,鼓勵信徒靠以淫亂方式招募新人。到1987年,該組織以這樣的方式,接觸了100萬人。所有的信徒均堅信教主的旨意。9 X, w* l- ]9 f3 X+ z

! }5 \0 l- V% S( c% h不同的信仰會導致不同的症狀:認為自己是耶穌再生、看到世界末日善惡決戰的戰場、預見世界末日……在20世紀70年代末,圭亞那的一個與世隔絕的鎮子,基督教「先知」吉姆·瓊斯和913名信徒的集體自殺,是另一個極端事件。
' G. `3 w4 a3 N( Y3 K- H' h) u" M7 w* g
美國最大規模的集體自殺事件$ [/ A- O& D+ w- C) J
1997年3月26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迭哥的員警衝進一所西班牙式別墅,看見了39具屍體一個挨一個躺在地上,臉上蓋著紫色的三角形布條,身著嶄新黑色衣褲和耐克鞋……他們中最小的20歲,最大的72歲,他們均服用安眠藥苯巴比妥和烈酒而死。他們的包裡裝著衣物,口袋裡都塞滿了錢。這是任何一個好萊塢編劇都想不到的恐怖事件——因為一個關於千禧年的末日預言,39人的集體自殺慘劇。
; K& w9 m$ ]& k& n3 {) ~/ M# o: G  C6 ~
這次預言,可以看成是宗教和科學的結合體:因為海爾-波普彗星的造訪,「天堂之門」教主馬歇爾·阿普爾懷特(MarshallApplewhite)預言,2000年是世界末日,人們只有跟隨他乘坐藏在海爾-波普彗星後面的UFO才能得救——UFO的體積為地球體積的4倍。屆時,他們會脫離在地球上的軀殼。於是,他和信徒搬進一個別墅,等待著。
5 l& _1 q/ X) A$ K, `/ Z* f$ `7 ?5 X1 B, J
現代的恐慌傳播還聰明地學會利用現代的傳媒體系:馬歇爾在電台進行廣播、在電視、報紙上刊登啟事、在大學舉辦討論會,製作影片及發表文章,接受各種媒體採訪,並且利用網際網路。他用盡一切辦法宣傳,拉攏信徒,號召更多人跟隨他們一起去往「新的世界」。20世紀90年代中期,他甚至登上了《時代》雜誌的封面。
& T7 c; t3 |# p( K, ~1 P
- e; R3 n$ w+ k& n現代的科幻電影的氾濫也為他提供了便利,科幻電影成為了現成的洗腦用品,他要求信徒觀看《星際迷航》、《X檔案》、《幽浮檔案》、《星球大戰》等。馬歇爾給他們洗腦(信徒大多是沉溺於網路的中年人),讓其相信自己是重返地球的耶穌,科幻電影其實是瞭解內幕者反映的真實情況,只是被壓制下來,所以大部分民眾不瞭解。
, Z: n9 @- f! \% C$ N8 ^# E0 X: Q# z/ _$ O' \; d2 X
「科幻影視裡的UFO、地外生命、外星人綁架等等訊息,給這次末日提供了很好的依據。」專家如此分析。在極具凝聚力的群體中,成員相互影響,排他性非常強。成員均堅信自己所相信的,完全無視群體外的評價和觀念。. h5 R: ?- b2 ~; q6 W; C) b

3 w# {+ }- c; t0 s  y5 R$ v就在UFO到來的前幾週,幾名信徒去商店專門購買了一架高價的天文望遠鏡,以便「更好地看清將帶他們去往天國的彗星背面的太空船」。幾天後,他們禮貌地回到商店要求退貨,因為它是壞的:「我們看到了彗星,但沒有發現任何東西跟著它。」
0 F$ L' H. [3 M$ ]) v! z0 {# p+ Q# Q$ t0 |, r6 F
這群非常注重生活品質的信徒,死前吞下的是蘋果派和毒藥,他們相信,自己去了更好的地方。這個荒誕的末日預言,最終以美國有史以來本土最大規模的集體自殺事件告終。
! N- z' y$ L  x
1 b: |2 u% T* n《2012》正中人們內心恐慌( Y* L2 V* J! M$ e
沒有人知道,人類到底安然度過了多少「末日」。人類社會的發展,並沒有使末日預言消失,相反,人類反而製造出更多的末日預言。1 ~, z. U3 s2 U0 {3 I8 S) ^
, x4 ^6 _! f9 M2 ]5 E
2010年3月,冰島艾雅法拉火山接連兩次爆發,岩漿融化冰蓋引發洪水,噴發釋放出大量氣體和火山灰;大地震頻發;氣候變暖導致乾旱、洪水、暴雨、暴雪、高溫等極端天氣現象頻發……恐怖的電影情節已然在現實上演。還有更多亟待解決的問題:人口過剩導致的糧食危機,氣候變暖導致海平面上升、土地退化、水資源枯竭、海洋污染、人口爆炸、物種滅絕……這時,電影《2012》其實正中人們內心恐慌的內核。
" E$ @9 r, I  F. D1 g9 W% Y  t
- C0 A# Q& y# E5 Q& P, U僅2009年,就有近200本關於2012世界末日的書籍面世,恐慌肆虐,集體歇斯底里開始爆發:市面上開始出售世界末日的救生器材;有人因覺得時日不多,改變了生活態度,主張享樂至上;另一些人承受不住巨大恐懼,考慮自殺;也有人轉向信仰宗教,以求得救贖。
6 g0 M! h7 }; ]: j8 J! g1 W% p+ R# K- ~: u# m9 B' h; G, Z
對末日的恐慌,讓人類上演了一出出光怪陸離的劇情,不管科技多麼先進,人類對「死」的恐懼是毫無止境的。無論人類對自己、宇宙的認識有所進展,仍有新的謠言生長在新的土壤。正如那個永恆的問題:Tobeornottobe,對於末日的恐慌也是一個永恆命題。  H& O# t* Z6 @% U- m+ W
8 l( Q, s" |9 O$ Z$ P- s
~曾經的末日預言~9 ?9 {; r5 d1 b8 W6 l3 o
約翰尼斯·斯圖弗勒:1499年預言,1524年2月29日,世界將被一場大洪水覆蓋。1524年2月1日,英國一些占星家也預言大洪水即將出現,約兩萬人離家逃到高處——最後,他們發現根本沒事,於是又回家了。
4 T5 c9 @. h7 E2 Y4 z" A3 y/ ~+ F6 ]5 Q) G, f; X* H8 h
牛頓:他相信2000年就是《啟示錄》裡預言的世界末日,並寫在書中。顯然,他錯了。1 w5 l  U& B# ?1 g: P) g( N+ t
! }6 O+ o; ?' h7 ^7 R
母雞:1806年,英國利茲的一隻母雞產下預言蛋,蛋上有著「救世主要回來了」的字樣,引發恐慌。後被證明是有人惡作劇。  {, d* n% ~2 }) y6 N" n
/ c- M+ w. e" O6 }$ z
喬安娜·南考特:自稱為先知,宣稱自己會生下一個孩子——耶穌,1814年12月25日會成為世界末日。她死後,仍舊相信她的人們打開她留下的有著重要訊息的密封盒子,只見一張普通彩票。4 l9 j6 c: W9 U7 u. S0 j: L

7 C  o$ ^' U( d) x亞伯特·普塔:1919年12月17日,這位氣象學家聲稱會有巨大的太陽耀斑衝向地球,大氣會被燒盡。相信的一些人不願痛苦死去而選擇自殺。2 S) `& Z1 [( Y

; ~  `6 X" F  U4 E! W2 H* U奧森·威爾斯:在1938年的萬聖節前夜,他播出了廣播劇《火星人進攻地球》,引出大規模騷亂。至少有100萬美國人相信這是突發新聞播報,人們痛哭、同家人告別、給電力公司打電話要求切斷電話。事後,奧森·威爾斯不得不向全國道歉。
' _3 M6 M; L; R8 |. k" p7 ]4 f) i: O6 F# F
羅倫·斯圖爾特:宣稱1992年9月28日是世界末日,鼓動人們轟炸教堂,後因綁架罪入獄。
4 O) t5 w8 Z6 R9 y) A: F0 L& F/ P! q
* n% r( k1 D+ v% O3 i6 S; ~1 D1 q彼得·庫茲涅佐夫:他預言了世界末日後,其35名教徒從2008年5月開始躲進一個洞穴近6個月。他倒沒有擔心自己的安危而躲進洞穴,可算是大無畏了。當然,最終末日沒有到來。
& C9 \: j+ I8 ^) x3 ]$ N
/ }# }9 P- P, n: S/ P安東尼-阿維尼:這位美國科爾蓋特大學考古天文學家是一名瑪雅文化研究專家。《2010》電影之後,出了《瑪雅2012之謎》一書,解釋了瑪雅文化中關於末日的「天啟」,該書大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