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大陸食物特權:北京高幹34號特供處~喬龍~

發表於 2010-10-2 12:27
0 m8 B1 w4 q1 s& M

! b9 ]4 P/ u, h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嚴重,許多民眾抱怨有錢難買放心食品。而中國領導人卻在享用由特殊管道採購的安全食品。據網友上傳的兩幅照片顯示,本周北京東華門 “特供處”,門庭若市。有學者認為,一些高官們享受著特權,老百姓的食品安全自然就很難解決。。
3 [+ o/ c+ W3 ?) f) t    0 g, A/ {7 Z* z. l8 p
正當中國的食品安全引起各界擔憂之際,再次傳出為中國領導人提供安全食品的北京“特供處”門庭若市。據海外博訊網報導,“十.一”來臨,29日上午,各種掛特別通行證的特殊車輛,停滿34號特供處門前。提貨的特殊人物正大箱小盒,忙著往車內裝載各種特殊商品。報導說,儘管中國已經進入商品社會,但有錢難買 食品安全,紅心蛋、三鹿奶、有毒蔬菜水果等,令人防不勝防。而特供處提供的食品,是特供基地產出的超級低碳、純綠色食品,及有錢難買到的商品,價格幾乎是 白送。該文還配發了門口的兩幅照片。相關消息在中國境內網站遭到遮罩。一位熟悉“特供”內情的張先生週五告訴本台:“原來在八面槽,現在挪到東華門34 號。它對外是不營業的,它是專門供首長的,保證安全,再一個是便宜。他們還定點送,專門基地定點的,他們(政府)歷代都是這樣。”
8 b( A- R7 y9 e+ y
# j  x: [' y  b# E2 m5 c記者:看門口停了好多車。 # o0 c2 S" d+ H& R2 Y
張先生:對,是這樣。原來在八面槽,現在挪到東華門這邊了。
2 Y6 ?' ?5 \9 Y$ R6 W  B     
9 r0 E, l9 s% ]/ K* c一名知情者稱,近年這項特殊待遇的範圍正在縮小。退休的正部級官員被取消待遇,但政治局常委一級的官員繼續享受。“特供應該是範圍縮小了吧,特供 現在就指定的一般給中央領導人,他們是多少號院,多少號院,供他們特供。” - F7 N5 I  Y( b! D. z! H3 S1 @
記者:“退休了的呢?” * [4 U( m/ V! p' Y( [; E; d  O7 ]
回答:“退休下來的,看你是什麼了。你要是中央常委一級的,退下來的可能有,部長在位的有,下來的都沒有。” * l$ ~. _+ t: u9 x
     
8 q7 s, n" a, Z, i: ~該名接觸過特供品的人士稱:“特供品是單位專門負責採購的。他們拿的價格要稍微優惠一些。像水果他就從一些基地送到那兒,是沒有污染的。特供在某 些地方種的梨、蘋果這些就是沒有打農藥的,這是有保障的。” & S9 V/ O# P* V
     . @: `4 ^# @; Q! A- z; S' K
在目前食品及藥品安全受到質疑的情況下,民眾對於少數高官享受特殊食品,表示強烈不滿。博客作者周亞輝說,中共特權階層搞特供,他們能夠吃到放心 食品。老百姓呢?老百姓不能吃到放心食品!吃到有毒食品!怪不得食品、藥品有毒問題解決不了!因為特權階層有自己的特供系統。他們能夠吃到放心食品。他們 不必管老百姓的死活!
- y; {3 m$ {& T/ F     
% S" E5 L( W6 W北京律師江天勇表示:“現在這個現實可以看到,普通民眾難以有安全的食品,而官員卻走特供的這種管道。所以說作為這些領導幹部來說,在中國這個環 境下很難能夠保證食品的安全衛生。” 9 Y  I* G1 E7 c1 a# z
       G. }2 ^# [% o! E6 d8 r
中國領導人享受特殊食品,據說始於1949年中共建政,從蔬菜和大米到香煙與白酒,包羅萬象。對此,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說,前蘇聯勃涅日列夫 當政時期,搞了大量的特權和特供,高級官員可以到特供商店採購。這種特權和特供的制度,已經聲名狼藉,它也是蘇聯崩潰的原因之一。“目前中國也存在著大量 的特權和特供,這樣的一些做法完全不符合執政黨自己所宣稱的人民公僕,為人民服務。”
2 m8 V" Y6 p  ?- A  |- d- x. Q  X     
) {  s6 ?' c+ c% L7 ^( c胡星斗表示,特供制度實際上是目前中國氾濫的特權體制的一個縮影。“一些高官們享受著特權,老百姓的食品安全自然就很難解決。而且他們自然也就要 維護現有的體制,根本不想從民主與法制這樣的角度來解決問題。因此特供制度正是食品安全危機的保護傘。”
, E7 B* h6 C9 V' M6 ~$ N0 ^( f! J+ O* `) V& a- v/ y2 {( q
原載博訊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10-13 13:18
20100930112830414.jpg
2011-5-24 13:00
! G5 Y8 T0 h3 f7 j4 |

+ Y, B* F. Q  _$ o
20100930112830549.jpg
2011-5-24 13:00
1 R+ D3 t: ~, a( g  p

' N" D0 p1 y) H# k8 [$ w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xxx主政中央黨政工作期間,曾一度提出“清除封建主義遺毒”,就包括了取消中央高層的特供制,阻力一直很大。到了1990年,由於民怨沸騰,東華門三十四號的特供商店才不得不關閉。1 D0 M1 |6 R# J) Z; Q
. X8 N0 J0 s7 X: ]6 B1 K
  三十四號坐落于王府井的東華門大街上,門口只標示著“三十四號供應部”。其實是“中央領導生活物資特別供應處”的代稱,這當然也是出於保密的需要。& Q$ k2 k) x0 ]+ H# D; Q4 ~
) D6 m( D% ]2 l, m) `4 p/ Y8 ^: [
  “物資特供處”給誰特供?北京東華門的特供商店只供給行政8級以上幹部,也就是副部級以上。像低一些的司局級幹部往往要通過領導代買。* X0 M' u, B; h9 ~6 v/ \* m

% e: q7 I! _3 `' S  “物資特供處”的產品品種包括從國外進口的名牌家用電器、手錶、香水、呢料、朱古力、白蘭地、威士卡、衛生紙巾、珠寶首飾等等。俄羅斯產的頂級黑魚子醬、法國產的鵝肝醬在這裏只不過是尋常之物。這裏的國產名優特新產品也是應有盡有,餐飲部宴會需要的茅臺酒、五糧液都從這裏採購。這裏的黃花魚,一斤0.46元。黑崩筋大西瓜八分錢一斤!個個像籃球那麼大。
, m/ H! V/ m  f$ y  v* _) h
' `3 T1 `! u) e7 p  在最困難的60年代初,中央決定對幹部實行食物補貼,按級別供應數量不等的肉、蛋、糖、豆。北京東華門三十四號還設有一個專向高幹供應煙酒糕點糖果副食的特供點。0 v0 O8 g, l/ N

4 ~2 u5 M5 E. s  當時北京百貨大樓對老百姓開放的只是一至三層。高高在上的四層也是個十分神秘的“特供處”。  s9 s% d" N# [1 ]% Z* n

0 U; U- y& w, r6 X3 y1 @  每到週末,“特供處”門口車水馬龍,高官太太家屬們紛紛來此採購。當時老秦只有十幾歲,雖然親眼目睹,卻又不敢多想。“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TOP

Photobucket

中國領導人享用的"特供"食品應有盡有

發表於 2011-5-24 12:40
美國第二十六任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在閱讀厄普頓.辛克萊描寫美國「食品安全問題」的《屠場》時,他「大叫一聲,跳起來,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來,又把盤中剩下的一截香腸用力拋出窗外」。由此可見,作為「政客」的美國總統並沒有「食品特供」,美國民眾吃甚麼,美國總統也吃甚麼。在中國大唱「主義」、「理論」的「紅色革命家」們,你們要想「始終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必須先取消「食品特供」而「人民吃甚麼,我也吃甚麼」,才算有資格。3 M' D2 [! V2 U0 q  b1 q* S3 X
: g$ L2 ^  X$ m) B( y% U; e1 d4 o

TOP

Photobucket

《南方周末》揭秘中國各級政府食品特供基地

發表於 2011-5-24 12:43
p1736331a408032445.jpg
2011-5-24 12:43
, M) Q9 k# j' n. @" Q
位於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王家場“北京海關蔬菜基地暨鄉村俱樂部”,簡稱“海關大棚”,是一個專供​​北京海關的蔬菜基地。
5 F: R6 S$ j+ ~3 j# s- ~7 I0 T) \# o" @/ ]& S
“低調”種菜的特供基地在中國來說,只是很多“特”中的一個,是為確保供應安全的綠色食品。於是,特供農產品基地便應運而生。  O5 B! ?! _1 i3 G! E
4 m2 m* E3 l( ^- \+ F1 w1 H* C
那個叫“海關大棚”的地方
/ N3 [4 F2 \. O7 }  x
5 ?+ `4 Z+ W) `' X- o兩米多高的圍牆和鐵柵欄環繞四周,五名保安把守……如果不是當地居民的提醒,很難找到這個名叫“海關大棚”的地方,更難以知道這是一個專供北京海關的蔬菜基地。“海關大棚”全稱是“北京海關蔬菜基地暨鄉村俱樂部”,占地兩百餘畝,其位於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王家場。
" V6 h8 e: H0 z; i- D# O5 _; C/ s8 N3 |, i
知情人士透露,基地已與北京海關合作十多年,這裏出產的瓜菜只供給北京海關。每週一、三、五早上北京海關的廂式貨車來基地拉菜,一次拉過去的蔬菜最少也有數千斤。“海關大棚”只是眾多政府特供食品基地中的一例,據南方週末記者瞭解,在順義有特供蔬菜基地的不僅是北京海關。而全國各省級政府的一些部門都有特供食品基地。/ D: V4 h) }1 T0 d2 \  A1 i
5 j' l0 N# l$ U/ w8 Z
這些特供食品堪稱真正的綠色食品,其首要強調“安全”。2011年5月1日,南方週末記者進入到戒備森嚴的“海關大棚”。
/ E% y( G2 _# ~
9 D+ f8 r7 x+ F' B( {, O7 g從“海關大棚”大門口進入,繞過花壇,可以看到一座外觀酷似別墅的接待大廳。透過落地玻璃大窗,近處是一口魚塘,遠處綠色滿目,果園裏桃樹、梨樹已經掛果。+ _2 x2 [2 Q% f% e! N# v
/ O. {" {. l1 X5 d6 Q! Y! b
基地裏六十四座蔬菜大棚整齊排列,每座大棚入口處其實就是一間工人房,裏面有簡易床鋪和凳子。牆上掛著一張“蔬菜生產農藥使用安全間隔期”的告示板,技術提供方是順義區種植業服務中心標準化辦公室。
  \: `0 Q) @' M0 G  r+ f; c2 w) j$ @7 F* _. ^( ]0 I6 T5 h
東西兩組大棚之間各有一條南北向的排水溝,中間是一條能通行中型貨車的水泥路,供平時運輸蔬菜之用。除個別工人來自東北外,其他都是當地村民。通常,一個工人負責照料四座大棚,只要人不在,大棚一定上鎖。
% a. u# t( I6 R6 }, R
# P- {/ f8 Z, _業界曾一直流傳菜農從來不吃自己種的大棚菜,原因是這些菜是農藥灌出來的,化肥催出來的。而在“海關大棚”,工人們拍著胸脯保證———肯定沒問題, “都是我們自己種的,絕對放心!”南方週末記者看到,“海關大棚”的採摘工人隨手從瓜藤上摘下一條還掛著花蒂的黃瓜,不用水洗,甚至連毛刺也不用處理,就直接咬了起來。
; B( k: a9 y9 P1 B8 n  \! r& k* @+ }# m* `( I! w8 V; U: [# T7 |! b$ {& O
為了杜絕化學污染,種植所需肥料幾乎一色雞豬牛羊糞有機肥,即使打農藥也是生物農藥,且格外注重採摘安全期,“未過安全期的,哪怕爛在地裏也不會採摘”。“種的都是綠色、無公害的大路菜。”該基地一位元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所謂大路菜是指黃瓜、茄子、番茄、筍瓜、豆角、圓白菜、空心菜、油菜等普遍食用的蔬菜。“我們種什麼,他們(北京海關)就要什麼。”
! H3 v7 g: a. X# Z& g" n& i" x) l% h2 y/ L
特供,不僅在北京
  m7 U3 P1 P4 |* _" T9 o  A6 R' K  c7 x1 `
事實上,“海關大棚”只是特供食品一例,特供食品不僅存在於北京,也不僅涉及果蔬。
! N; _9 m" b! R. p- B- B& Q5 o$ k2 k9 `; D3 }, c
特供食品存在的一種方式是地方一些部門擁有專門的基地,這些基地收穫的所有瓜菜一律進機關食堂。一位元不願具名的學者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兩年前,他在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機關食堂吃飯時,同行的人就透露該院在距離西安三十公里外的戶縣擁有自己專屬的機關農場,專人管理,保證所有蔬菜瓜果絕對無毒無害。
4 D" B/ r6 t/ N' \4 x
: u4 L% G8 o* R5 _! s+ }相比陝西等地僅種瓜菜之外,廣東省某廳下屬一培訓考試基地的做法更加高超。據知情人士透露,十幾年前開始,基地就雇用附近的村民到基地專門種菜、養豬、養魚、養雞鴨。
* i) ~1 U; t7 I0 |6 ]; }8 r7 ?2 H
0 M- v# }% p7 B( j8 C4 z/ ]* b8 o8 E如果沒有條件自辟菜地,建立特供基地,要職部門也會盡可能選擇可靠的食材提供商。南方週末記者致電分佈于全國的103家曾入選北京奧運綠色產品提供商後發現,除當年特供奧運之外,部分企業與政府部門至今關係密切。
3 u7 q1 ^: L9 ]5 A. j, m. d$ A
7 `, Y/ B" X) ~" B% _曾是北京亞運會、奧運會及兩會禽蛋提供商的北京留民營新世紀養殖場的孫先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自北京市委派的專家到場裏對水源、飼料和空氣檢測達標後,他們的產品就開始與北京市政府部門等直接對接,特供中央首長,至今已有十年,飼料及飼養條件都不同一般。而另一家食用菌企業北京綠興特合作社曾在 2008年與市政府機關下屬一事業單位有過兩三個月的專供合作。, ]2 n# j  b2 m  y' o

: z# m' t% X& ?主產鮮雞蛋的山東臨沂市三益禽畜有限責任公司行政主管劉先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他們從2004年開始與當地一些政府機關合作,每年供應兩三百噸。同是山東,生產鹹鴨蛋的微山湖荷花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秦家懷說,他們主要為國務院某局特供鴨蛋,合作已有10年。* S3 W% L! X: |# @; D
$ h9 d) b( i! H3 S$ A- Y& @  {1 k
湖北神丹健康食品有限公司技術服務部汪經理透露,除供市場外,每週還給湖北省委機關食堂送一次鵪鶉蛋,每次幾十件,已經送了三四年。* R$ x/ |7 V1 g# u# B
2 B4 V) G9 @( F: ~  ~8 C' V2 p2 a
同是湖北,京山輕機集團國寶橋米有限公司生產的橋米部分以團購形式提供給省政府、糧食局、農業廳等政府部門。橋米是湖北京山縣獨產的大米,品質上佳。
4 J$ e, |0 A; J+ x0 D7 F# P$ @& ~  b! v1 o8 O7 _
而遠在東北的遼寧省丹東市前陽五四農莊主產越光大米,越光米素有“世界米王”的美譽。該農莊負責人姚成海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越光大米因口感好,質高量低,深得政府部門信賴,三年前,部分產品特供遼東本地政府及商檢、海關部門,且與北京有關部門有過合作。
; l' P  }. W1 a2 W8 ^% U# U, D6 Q/ ?  ?5 ^, t
低調的基地,高調的產品+ i$ t& |* `5 v% J6 k  ]
' J) q$ A1 C* t
特供體系由來已久。建國之後,“特供”始自一份報告。中共中央轉發原國務院副秘書長齊燕銘在1960年7月30日擬訂的《關於對在京高級幹部和高級知識份子在副食品供應方面給予照顧問題的報告》中,把齊燕銘報告中的“在副食品方面給予照顧”改為“特需供應”,從此,“特供”成了一個神秘而令人羡慕的詞語。2007年,北京市二商局幹部高智勇曾撰文回憶,過去為保證絕對安全,涉及“特供”事務的業務幹部與職工可由商業局選調,但保衛幹部與化驗人員,必須經由公安部八局任命和市公安局選派。政治上是否可靠,出身背景、家庭成分都是審查所考慮的因素。同時,他們不僅要認真執行中央制定的“特供”政策與組織紀律,還被要求深入研究服務物件的需求喜好,並在工作中落實。2 k4 P; A( k2 o. R. a

* s6 n) k! u; J( g6 F! `5 T南方週末記者查閱到的《北京志·商業卷·飲食服務志》電子版第四篇“管理”中有如此記錄,對中央各部門召開的重要會議和重大外事活動的採用“特供”,是基於政治考慮,以做到絕對安全、不發生任何事故、體現高品質服務為原則。1 e- n0 k- ^6 Z# z8 {
. W% j; M4 u7 z- K, F
與很多特供基地低調運行相反的是,近年很多特供產品正成為特供產品提供商的“賣點”。  p7 F# u% I/ E" D

5 w7 z1 F& _2 @! G/ S2007年8月27日,北京市政務門戶網站“首都之窗”發表的一篇題為《副區長王忠海就特供農產品情況進行調研》文章提及,“設施草莓、波龍堡葡萄酒、平湯渫、白靈菇、‘卓辰’排酸牛羊肉、宏利肉鴨、長陽葡萄等一批農產品被國家機關選為特供產品”。 2 Y) B* L% l0 l! D+ S
3 Z# a) e4 O. Z- ]5 N' p( J5 g* B
南方週末記者從房山區有關部門得到了證實。
$ V. N( Y) N- E& T  ?3 b5 c
0 w1 q! h& D% x2 y/ F" D4 `也是這個月,“投資北京”網站在一篇題為《八十畝地:北京波爾多》的文章中說,波龍堡葡萄酒當選為2008奧運會候選用酒、政府機關特供酒。, z- W, S; {) u" Y0 |4 Z3 L5 w

) G/ d. H  [4 n$ c9 [; i“保安全、保品質、保及時、保秘密”; n" a; L; K4 i

4 b5 f; E' [5 K. ~5 `+ Z, {; I7 S知情人士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位於北京西山腳下的巨山農場是國家高級官員的瓜果蔬菜主要供應地。# S- f2 V: j5 G% j0 @

0 c3 Q3 T! E5 F9 M巨山農場隸屬於首都農業集團,位於首都環境保護區的西山腳下,西鄰八大處公園,北倚香山,東望玉泉山。環境優美、空氣清新,無公害污染,經農業部和北京市環境監測中心對農場生態環境監測,農場水質、大氣、土壤的品質均達到國家規定的優級標準。* ]  g) E9 {6 Z5 |
. F3 A! P, z. l. h0 o% a1 @
一位浸淫特菜生產多年的知情者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除了政府機關食堂外,一些官員家裏吃的蔬菜瓜果也來自順義區順沿特菜基地。  b5 u% y: J8 M
+ n3 J3 `& e! Y; E
據瞭解,該基地是北京市有機蔬菜種植的典範,不僅國家標準委員會授予該基地“國家農業標準化示範區”,且國家高層也曾到此視察。0 b4 Y! J" f5 b+ n: S# C/ I7 E" [

3 n5 v1 \& H  q+ `' U" R5 X" |# v上述人士透露,他們生產的蔬菜每週向外邊送一次,一共14個品類,約幾十斤,其中有十種大路菜,比如黃瓜、豆角、茄子、番茄、筍瓜、圓白菜、空心菜、油菜,還有三四種只有在高級西餐廳或酒店裏見到的“特菜”,如小櫻桃、黃秋葵、寶塔菜花、紫甘藍。“迄今為止,該基地產品未檢出任何問題。”上述人士說,為了保證產品品質,農業部調派陝西、山東等其他省份的檢測機構到基地交叉檢測,而區縣農業、質檢等部門隔三差五地取樣化驗,確保不出任何閃失。3 L& [3 q' {8 Z
/ K/ T: ~+ J7 P4 \% E2 A
另外,基地裏所有蔬菜檔案跟人口管理一樣詳細。“何時下種,誰育的苗,哪天定植,誰打的農藥,打了多久,採摘安全期是哪天,誰採摘等等,一一記錄在案,以備查詢。”南方週末記者所拿到的一份《特需農產品品質安全(企業)年度考核表》顯示,生產環境、生產過程、產品品質等環節中,“任何一個關鍵控制點不合格,即取消其特需資格”。8 G9 ?) B: s0 o: D: ~3 z

) x4 y  \8 e5 S; R) ~! E5 `為方便“特供”農產品品質監管,2002年9月,北京市農委增設直接管理“特供”生產的北京市特需農產品服務中心,級別相當於正處級。各區縣農委主要負責人被指定為品質安全的第一責任人,負責本區縣“特供”農產品的組織、協調和管理,做到“保安全、保品質、保及時、保秘密”。
5 t6 @0 c% g0 o: m0 N1 z
; T4 c  v% R# Y- q9 z特供產品更是施行淘汰制度。2004年7月5日,北京市農委專門下發《北京市特需農產品品質安全監控體系實施辦法(試行)的通知》,該辦法第八條說,市特需中心對特需農產品的生產單位實行動態管理,組織專家每年對特需農產品的生產單位進行考核,對連續兩次考核未達標單位取消其特需農產品供應資格。
6 h; s( _. ]# E! U2 k+ M- b4 A% {. W/ t) b1 @
雖然特供產品要求嚴格,但受訪菜農仍希望能被選中。“一旦入選,既是榮譽,也是資本,日後的產品不愁銷路。”  b- r3 r* e% f  r7 [) E# }
+ r6 [! D- v' }( y. L$ q2 p; z# f

TOP

Photobucket

中共高官的綠色農場讓老百姓倒胃口 ~李橋~

發表於 2011-7-9 01:33
) j! G! {6 p! ~0 h: G

2 }0 b* F, M) z0 q, T中國的三聚氰胺牛奶丑聞三年之後,又爆發新的食品衛生丑聞,而專門供應中國黨政軍高官的秘密綠色農場則由來已久,腐敗,貪婪和監督管理漏洞等百出成為眾矢之的。就此,法國解放報兩位同仁分別發表的文章占據該報中心頁兩整版篇幅。兩起重大食品衛生丑聞之一是在北京舉辦奧運前夕曝光的三聚氰胺牛奶,另一起則是根據一項研究顯示,中國生產的大米百分之十受到特別是鎘等重金屬的污染。
* Y; _! Z( A7 B7 _: @4 V
" J2 v7 h2 }, K8 C1 p- H披露中國高官綠色農場的調查被刪除% H9 T2 l, @$ @' a5 a2 U
% O6 b8 B8 ?, Z! r+ s! F& @8 }
不久前,南方周末雜志披露一起讓人倒胃口的事件,在全中國食品中毒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之際,這家媒體的一項調查發現大部分黨政軍機關高官們食品人不知鬼不曉地由秘密綠色農場提供。自然,綠色農場的蔬菜食用有機肥料,家禽和牲畜則不用毒害普通人的含添加劑的飼料喂養。. W1 w% |; a$ u" [3 w
中國黨政軍高官擁有自己的秘密綠色農場的消息不翼而飛,以至於新聞檢查機構迫使南方周末從其網站上撤下相關的調查文章,而中國網際網路的相關論壇也被清洗。- P$ m4 e5 S) f+ J+ m! |
解放報文章繼續寫道,專門供應黨政軍高官的綠色農場的其中一個在北京東北四十公里遠的一個名叫李橋(音譯)的村莊,沿著農田的一條路旁,用磚砌的高牆和鐵絲網圍著的高牆內的農場有一個飼養水產的池塘和64 排蔬菜大棚,佔地有十公頃左右。3 x- ^+ [/ Z; J" X2 K

2 ~$ S. A4 H9 H$ \7 ^! t中國食品丑聞接二連三,中國高官吃綠色食物" a" ^% [6 }/ d+ g1 }, J

' H5 b  x1 L2 j- r2 E( ~南方周末所披露的上述這座海關農場很奇怪,掛著農村俱樂部與菜園的招牌。但是現在這一招牌已經一定是接到上級指示而摘掉了,在牆上只剩下一個長方形的印跡。當解放報記者到這個綠色農場時,一個保安結結巴巴地說不知道是否是海關的綠色農場,並表示根本不知曉誰是農場主,更不願透露更多一點與綠色農場有關的情況。
  J: ^9 a% H$ J9 f* w
! x  ?# W% C. P自從南方周末發表有關綠色農場的調查報告之後,流傳著有好幾百專門向黨政軍高官們提供蔬菜食品的綠色農場也受到要更好地隱蔽其活動的消息,解放報說中共高官很難做到要求取締有軍人把守的綠色農場。據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回憶錄中講到,在北京西邊,1950年就有一個專門為毛澤東提供蔬菜食品的基地。) r2 z- y' m( V- S4 J
6 h( U( F6 k3 ~( Y& c( ?2 I" z1 O
解放報常駐北京記者格蘭日羅的文章最後寫道,南方周末披露專門供應黨政軍高官食物的綠色農場引起強烈的反響,以至於中國負責食品衛生的高官都無法自圓其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