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化腐朽為神奇的電子垃圾商機~程麗明~

發表於 2010-1-2 01:56
本帖最後由 amanda 於 2010-1-2 02:04 編輯



科技進步,地球煩惱
在現今消費至上的社會中,趕時髦購置潮流商品是大勢所趨。科技先進,個人使用的電子商品更是換轉快速。試想想,過去二十年內,你購買過又用完丟棄過多少部手提電話、相機?多少部電腦、打印機?多少部電視、音響器材?

個人電子器材大眾化,只是最近二十年間的事,但是用完被丟棄的「新興電子垃圾」數量增加的速度,近年來遠遠比「傳統生活垃圾」快速。被丟棄的電子垃圾如何拆卸處理?其中對環境有害的物料如塑膠、金屬、化學物質如何分解?有多少可以回收再用?多少將成為「永久」垃圾?這些問題目前令全球各國政府頭痛不已。而且頭痛的不單是使用最多電子商品的先進國家,還包括被「騙」收容電子垃圾的發展中國家。



關鍵在於原地處理
有危,自有機。有新的難題,自有新的應付方法。處理電子垃圾的事業,目前已開始發展。

在加拿大,省立卑詩大學生化工程系,近年進行研究如何以無害的方法,去分解電子垃圾。其中博士生Monica Danon-Schaffer在○七年一待畢業,就立即投入自己有份創立的公司「36zer0waste」,實行學以致用,開展相關的事業。

Monica博士課程研究的重點,圍繞著幾個問題:電子垃圾中的毒素,循哪些途徑滲入空氣、水源、泥土自然環境之中?又循哪些途徑流散至全球各地? 經常到世界各地考察的Monica見盡各種電子垃圾,感到危機巳經逼近,如果大家還不採取行動,電子垃圾毒素流散,將會對地球做成無可挽回的極大損害。她深有體會:「一個城市丟棄的電子垃圾,絕對應該留在原地處理、分解、循環再用。」

有創意的全國電子垃圾收集站
公司的業務正是循著這個信念而發展。Monica說:「目前,我們在卡加利市(Calgary)設立了收集站,回收當地居民丟棄的電子垃圾。公司嚴格採用新研發的技術,建設健康的工作環境,採取負責任的態度,並且聘請當地的工人來工作。二○○八年,我們會在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市(Vancouver)和東岸的諾華史高斯市(Nova Scotia)建立相同的收集點,處理當地收集的電子垃圾。長期目標是逐漸在加拿大各主要城市,都設立原地收集處理站。」

加拿大政府對「36zer0waste」公司亦十分重視。Monica說:「事實上,政府也需要新科研帶來新的解決問題方案。我們設立電子垃圾收集時,得到政府有力的協助,政府亦表示需要新興環保公司帶來的服務。我認為,這個情形是難得的三贏方案:政府、商業、大眾,都受惠。」

處理電子垃圾,並沒有許多先例可援,「36zer0waste」公司必須好像拓荒者一樣,從零開始組織。Monica解釋:「公司分三個部門:行動部門負責收集處理電子垃圾一切事務;科研部門目前研究如何分解電子器材用塑膠中所含的毒素;顧問諮詢部門提供資料給有需要的組織。」 在進行研究的時候,Monica發現了一個值得留意的現象:地球北極聚積毒素速度特別快。Monica說:「這是由於地球的轉動,令空氣和海水的流向往北方進行,因此空氣和海洋攜帶的毒素,就容易積聚在北極一帶了。」

加拿大最北部的大城市白馬鎮,是遊客前往觀看北極光的勝地,但是Monica指出,白馬鎮的電子垃圾,因為一直沒有正式處理,甚至只是胡亂堆放在水源旁的填土區,加上北部特別容易積聚毒素,目前已經到了嚴重危害水源的地步。Monica說:「我們打算盡快在白馬鎮也設立電子垃圾收集站,徵募當地人,包括原住民,負責拆解電子零件,可重用的物料好好重用,不能重用的物料也可以安全地處理。」

關注世界電子垃圾終點站
「電子垃圾留在原地處理」是基本的管理電子垃圾方向,歐洲聯盟國家已經立例禁止出口有害廢物,加拿大更發展出完善的國內回收政策。 世界各國在巴塞爾會議(The Basel Convention)簽訂的條約,其中「控制危險物品越境轉移」規劃明明已得到國際認可,但是許多先進國家鑑於電子垃圾難於循環回收,不願處理,索性花錢傾倒往別的地方。無良商人為了利益,這面向丟棄垃圾的一方收錢,那面又勾搭走私販,瞞騙海關,向進口的一方收錢,於是許多電子垃圾就循走私渠道,被丟棄在別的國家。



誰在全世界丟棄電子垃圾?誰在接收這些危險物品?不幸,目前並沒有正式的國際追蹤方法,因此也沒有正式的數據來評估垃圾數量以及認定進出口岸。部份資料顯示,有些「合法」運輸,文件上偽報品名「可操作的儀器」,但一到達目的地,就搖身一變成為垃圾。根據巴塞爾行動網絡(Basel Action Network)、矽谷反毒素聯盟(Silicon Valley Toxics Coalition)、綠色和平(Greenpeace)等團體聯合收集的資料顯示,電子垃圾來源和流向相當集中。電子垃圾主要來自歐美、韓國、日本、澳洲等發達國家地區,主要流向中國南方、印巴、墨西哥等發展中地區。

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在2004年修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明令禁止電子垃圾進口,但是走私進口的電子垃圾仍然是防不勝防。位於廣東省汕頭市內的貴嶼鎮,就堆積了大量電子線路板,成為環保人士口中的「世界電子垃圾終點站」。

貴嶼鎮的可怕情景
在中國廣東省汕頭市的貴嶼鎮,婦孺採用落後的方法,用煤炭爐燒溶零件,以提取微量的黃金,或整桶電線燒煮,以拆解電線內的銅線。期間廢氣廢水不經處理就向外排放,污染了空氣和水源,對當地的環境造成了極大的破壞。而手工拆解零件後,還剩下一大堆棄置物積聚當地。

有環境專家指出,貴嶼鎮內已找不到可食用的水,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的工人,健康哪有保障?電子線路板藏了什麼毒素呢?Monica指出,電子垃圾中含鉛(Pb)、鎘(Cd)、鋰(Li)、溴(Br)等上百物質,其中五成對人體有害:「安全的方法,應該是把塑料殼等可以拆解、清潔、溶化的材料用機器打碎重用,然後把不容易拆解、有害的材料電子線路板以人手拆卸,分門別類,再以先進方法,專業地逐類處理,嚴格要求絕不把任何毒素流入環境中。」


  
值得指出的是,中國在新修訂了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後,加強了垃圾分類管理。新法例還要求各方面的污染者,包括産品製造商、進口商、銷售者、使用者,都要承擔責任,在每個環節,都減低固體廢物污染。譬如,包裝物要進行回收,報廢後的産品亦要負上循環利用或者處置的責任。由此可見,中國有關部門巳經逐步正視電子垃圾的危害。

兩個發人深省的問題
至於歐洲,Monica說:「居民對廢物處理有良好的集體認識,因此歐盟在電子垃圾處理方面,在國際間處領導地位。」  

歐洲聯盟把「電子垃圾」正名為WEEE (Waste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被廢棄的電器及電子器材),而且在2006年正式成立法例,將全部廢棄的電器及電子器材劃入回收、循環再用、拆解的對象。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為了鼓勵國民正視WEEE,特地設計了一個電子垃圾人,在倫敦首展,再巡迴其他城市展出。這個電子垃圾人重三噸,高七米,所用的材料正是一個普通人平均一生丟棄的電子垃圾,包括電腦、螢屏、打印機、手提電話、電燈、衛星碟、滑鼠、多士爐、吸塵機、暖爐、洗衣機、微波爐等。 全球每年廢棄的w,估計在二千萬至五千萬公噸之間。在歐洲,增長率約每年3-5%。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表示,希望這個電子垃圾人能喚醒國民的意識,從此以後,廠家設計、製造商品,商人批發、零售商品,消費者都負責任,在使用商品、丟棄商品的時候,都考慮到對環境的衝擊。


  
另一個問題是:一個手機拆解後價值多少?Monica用了以下的數據來闡釋:手機製作,大約有58%是塑膠、25%是金屬、15%是陶製料、1%是阻燃化學劑。以一個手機重量113克計(不算電池在內),可得回貴重金屬63美仙:其中包括銅(Cu)16克值3美仙;銀(Ag)0.35克值6美仙; 金(Au)0.034克值40美仙;鈀(Pd)0.015克值13美仙;白金(Pt)0.00034克值1美仙。 美國環境保障署(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資料顯示,在2005年,估計只在美國就有一億三千萬個手機被丟棄,如果手機內的貴重金屬完全可以拆出重用,那麼一億三千萬個手機,只算貴重金屬,價值就超過八百萬美元。 問題在於,拆卸一個手機得回63美仙,如果拆卸不得其法,嚴重損害人類生活環境,又是否值得呢?

環境管理系統問世
國際間安全處理電子垃圾的方向雖然漸漸明朗,但目前還是紙上談兵的多,落實行動的少。不過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國際標準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Standardization)定出ISO14001「環境管理系統」標準,讓有關商業機構有例可循。加拿大在對付電子垃圾方面,Monica稱讚:「加拿大各省政府和聯邦政府持統一的立場和政策,容易在事務上有好的規劃。比較起美國,因為政府太受商業利益所左右,相信還要過一段時候,才能夠真正有效地落實政策。」

我們都是「地球村人民」,為了自己和下一代,願意盡力把地球環境管理得持續健康。目前各國政府與工商業合作,已經開始出現雛型而理想的電子垃圾處理工業和示範工程,務求合力把污染了的環境盡量恢復。

作為電子器材用家的你和我,可以做的是:小心使用電子器材保持其壽命較長、不盲目購置電子產品、丟棄電子器材的時候交給正當的回收公司、多注意自己使用的產品對環境的衝擊,也要求政府和工商業負責任,千萬別為了一時方便和短淺利益,付上人類昂貴的環境生態代價。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1-2 02:01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面前是上個Boxing Day減價太便宜忍不住買回來的薄身熒屏,手旁是去年續約時電話公司免費送給我的連MP3新型手機。至於舊熒屏和舊手機,記得朋友當時集體意見是:「雖然仍然可用,款式已不流行」,因此我也早已把它們放入不見天日的儲藏室中。看!電子垃圾積聚的問題,往往源於一種完全不自覺的消費生活文化。

訪問Monica Danon-Schaffer談到電子垃圾時,她焦急的眼神仍歷歷在目。為環保努力尋找解決方案的Monica,對比把電子儀器當潮流商品的朋友,真正屬於兩個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世界!寫完文章,我把舊熒屏和舊手機從儲藏室搬出來,小心清理一番,然後送了過去給溫哥華市要求重用的慈善機構。環保固然是個巨大的題目,但我相信,個人瞬間的選擇和意願,還是改變世界的最重要力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