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地動儀司南竟是後人仿造的~新華網~

發表於 2010-12-2 11:45
- t, C) s+ \, [/ A* R! X& \" J% [, m
地動儀
" V% C5 g, L) A
! L8 n. v5 k& f. j' H# ~9 u5 Q$ J: X0 H+ ]
司南,又稱指南器
( R3 y7 _# B: V) y- z$ y2 @2 }! j: G+ J4 h& o+ z
  大多數人是從老師那裏聽到地動儀的故事,它曾讓很多中國人感到驕傲,但它誕生的時間並沒有那麼久遠直至20世紀50年代,這個故事中的地動儀才被“製造”出來,並進入教科書中。數十年後,它被重新發現與“製造”。
8 V* `- d& t! v2 Z
4 \7 v* D& F0 g& ]" }( i% @  東漢發明家張衡發明的地動儀,一直都是中國自然科學史上的驕傲。然而日前,專欄作家陶短房在微博上稱現在看到的地動儀,其實並非張衡所造,而是新中國成立後根據文字記載仿造,真正的地動儀已經消失一千多年。此外,司南也被指是後來仿造,並非原版。( T5 k" T- i0 X' ?+ @7 ^

! \+ ^" f6 e9 s4 [. {# {/ @. R2 k$ c  地動儀和司南,作為中國自然科學史上千古流芳的創造,曾經給無數人帶來民族自豪感,如今卻被指為仿造,這讓很多人愕然,因此也成為了最近網上最熱的話題。, O1 Q% x2 u' i! j( W9 H

6 P' {* `7 v" L' n! g8 `  地動儀不能預報地震/ V+ ^3 l6 c( \7 U: s5 W
  地動儀記載於《後漢書·張衡傳》,它於西元132年問世,幾十年後,大約到西元190年至220年間消失,至今無蹤,不見於任何出土文物和流傳文物中。《後漢書》中描述地動儀的文字共有196字,新中國成立後,文物專家、科技史學家王振鐸按照書中所說設計了它的外形,而內部結構的史料中只有區區196字,他只有按照“懸垂擺”的結構原理來設計。後來,王振鐸又修改圖紙,根據後漢書中“中有都柱”的記載並借鑒“直立杆”原理,用了一年時間,於1951年復原出1比10比例的木質“張衡地動儀”模型。“不過,那就是一個模型,當時沒有說能夠驗震。”王振鐸說。( |. f8 v( O) g2 d

' X( t/ W4 h  W* Z  實際上,地動儀的模型並非只有這一個,據瞭解,從1875年到現在,100多年過去,曾經有13種概念性的地動儀復原模型,包括王振鐸的作品在內,都不能驗震。古書中記載是否屬實已然不可考。更重要的是,地動儀一直以來被認為是中國古代預測地震的偉大發明,但實際上,即便是古書中記載,它也只能即時檢測,在地震發生之後第一時間監測出來,而不是預報。在古代,資訊溝通不便,固然有其作用,但在現代,這一作用顯然已經大打折扣了。  W9 I1 |" P* T. f& F6 U; ^
% F3 z" p3 F7 I
  類似的案例還有司南,同樣被網友指出並非古物,也是後來仿造,但卻並不能指南。司南最早記載于戰國《韓非子》、東漢王充的《論衡》等書中,《論衡》記載:“司南之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現在所見的司南則同樣是科技史學家王振鐸所複製,並且不能自主指南,需借助充電才行。  C# R8 m. ~# V- d8 u' N* K
6 }( v& f4 n1 i& e% o/ p$ M
  當自豪感轟然崩塌) L6 J! f( k) q( O4 |
  司南和地動儀,一個是四大發明之一,另一個也是眾人皆知的偉大發明,長期以來都是我們引以為傲的證據。然而,突然被指出並非實物,而且引出諸多學術上的爭議,最終連究竟歷史上有沒有其物、或者有其物而是否有其功用都被懷疑。而且,這些原本存有爭議的東西被堂而皇之地放入教科書中是否合適,這引起很多網友的議論。
1 x! a3 ]" G0 H* [! ?5 H- S3 u+ |5 X+ H0 h, R
  有網友表示:“原本對於歷史的自豪感,現在更像一個笑話。”也有人表示:“現在很懷疑鄭和下西洋的故事”。5 p9 D+ P# S* M, f. V/ W
2 @; E- c- z! F
  偽造的歷史實物,造就虛假的歷史自豪感,而當真相顯露,建立在虛幻之上的自豪感便轟然崩塌。這讓很多從小就堅信的人茫然失措。" I; c. `5 \) [5 v

: U$ S" Q+ C  ?0 S' Y$ ?; ~& G% K3 }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不必太緊張,也不用想得那麼嚴重,著名時事評論家,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喬新生說:“後人復原古物,其實未必就是為了什麼歷史的自豪感,而是追求科學的精神,追求科學應該是每一個人的目標,不應該有什麼禁忌,不能說古代的就不能仿造。其二,即便是現在復原不出來,或者古書記載靠不住,至少也說明我們的古人想像力非常豐富,他們也在為解釋自然而努力。”# S% C6 }' p4 i4 L1 y4 `4 w% L

; i3 L8 A6 V0 ^; b0 r, c1 }6 x  至於復原的古物沒有效果,喬新生認為情有可原,他說:“中國古代的文獻記載,和西方現代的科學描述是不同的,中國人更注重寫意,而西方人注重寫實,所以達·芬奇的記載可以完整的複製,但是中國的很多東西就比較難。這是不同民族的文化風格所致。而且,科學的原理和科學的實現是兩回事,很多條件是特定的,不同的環境、背景可能造成完全相反的結果,這很正常。坦率地說,中國古代的很多描述都過於簡略,基本上無法復原,非獨地動儀和司南,比如諸葛亮的木牛流馬,同樣復原不了。所以,古物不能復原,究竟是它本身不符合科學原理,還是現代人想像力不夠,抑或是實現的條件不能滿足,這些都是要打個問號的。”
( u  g9 D% a+ Y! O, }- }; R0 t' k& e; n3 @0 G- H/ R1 D9 y
  別被祖先沖昏了頭" X- b* B5 z4 o/ q6 J. F# C- B" Z
  近年以來,類似地動儀、司南的事情屢有發生,包括“四大發明”都曾引起學界和社會上的質疑,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值得我們那麼驕傲,或者說,我們所驕傲的歷史,是不是真的歷史?比如“四大發明”這個概念,並非中國人創造,而是由英國漢學家李約瑟最早提出的。* I! ]4 Q- m  B  g

% L( X  ]  @* B8 _+ Q9 T* ?# S( X  所以,在一方面很多人為中國古代文明驕傲的同時,也有另一些人則為此憂心,指出這種對於歷史的驕傲並非出於理性的認識,而只是出自感性,並無好處。) e+ K9 p" \9 K1 s) Z0 @: ?
0 Q; N5 k2 v% T" `, k& [( T( Y6 Q
  對此,喬新生表示:“我們的很多概念,確實是來自西方。"四大發明"也確實是西方人提出來的。西方人製造了一面鏡子,反過來比照中國,用他們的概念分析中國,得出中國文明的結論,但這種結論就一定是對的嗎?不一定,完全用西方人的概念來看中國,一定會出現很多問題。所以,西方人的觀點,可以借鑒,但不能照搬。”. M) k+ y5 g# D7 v- n3 a- g
/ Y5 n  V! @8 _0 e+ n% p; f
  而在另一方面,中國人也應該有自己的標準,喬新生說:“西方人的鏡子照不到的地方,是不是就不存在呢?就發明來說,我們的水車、黃道婆的紡車等,難道就不是發明?就對人類沒有貢獻嗎?不是這樣的,我們應該有自己獨立的標準。種種迷茫和彷徨都是因為我們沒有自己的鏡子,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等到發現人家說得不對了,就不知所措了。”* }( }: N9 \6 x: k4 r
* |' Z9 k( W2 G; M
  用自己的鏡子 尋找歷史6 j0 D+ c; O/ ], \
  在所有中國人的心目中,中國歷史都是源遠流長、文明璀璨的,然而,當種種原本賴以自豪的東西顯露真相的時候,是否應該重新認識我們自己的文明?; L7 H# ^, i" D& |0 ?+ m

6 O6 @$ g  w9 D* C7 n6 K. c  喬新生說:“看待歷史,首先是不能完全跟著別人走,借鑒西方的觀點乃至標準都是可以的,但不要方枘圓鑿,東施效顰,不能主體先行。每一個文明都有自己的特點,跟著別人走往往就是兩個極端,要麼過度自豪,要麼過度自卑。只有找到自己的標準,找到自己的鏡子才能找到一個真正的歷史。”
$ N7 |7 K' X5 a$ W; b" O+ x6 k+ L, A! N& U2 O  A
  其次,就歷史本身來說,喬新生認為更不能厚古薄今,他說:“不要總感覺"老子天下第一",祖上怎樣。歷史總是往前發展的,即便是偶有反復,但總體是緩慢前行的。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破除近代以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思路,這個觀念其實把我們給害慘了。每一種文化,都需要特定的環境和背景才能起作用,而"中體西用"則往往把技術和其他的條件割裂開來。技術不是獨立存在的,它需要政治、社會等環境的相配才行。”1 c4 v& V* U  x# `# |
* C  W! f3 O3 z! |) D
  此外,即便是橫向相比,中國也未必就是那麼好。喬新生說:“科學地認識歷史很重要,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盲目自大。史可以為鑒,認清楚自己,認清楚歷史過往,對於現在和未來,才有真正的借鑒意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