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江豚的眼淚--笑著哭最痛

發表於 2012-7-12 12:36
% \% B/ i; z, @$ v
台灣綠黨桃園支黨部日前在Facebook張貼了一張照片,並有一段文字,題為 <江豚的眼淚--笑著哭最痛>,引起強烈反響。
% F$ K: Q/ c4 x1 q.
/ [% n+ B# w2 H) K' k$ n長江江豚是江豚唯一的淡水亞種,僅分佈於長江中下游幹流以及洞庭湖和鄱陽湖等區域中,在地球生活已有2500萬年。如今,因為不當的捕魚及水污染,江豚已經危在旦夕。" \! r3 Y. k) l$ K( f4 i
( D2 p9 Z; q6 h. X3 |6 q
「我們每年都會打撈到幾頭江豚的屍體,大部分都有機械傷痕,但是屍體一周多才能漂出水面,無法判斷是活的還是死後被螺旋槳打傷。」在和老漁民的座談會上,南京市漁政漁港監管處副處長湯哲斌的解釋讓河海大學的王琰為之一驚,「有的體表沒有傷痕,解剖後發現,有的是肝臟病變,那是受到污染或吃了不潔的魚。有的肺上有血點,可能是被非法的電魚擊暈後嗆死的」。6 t) I/ [5 Z$ H
1 G; n7 A# K* a0 B
如果我們再不改變,江豚最快會在15年消失,人類到底憑什麼因為一己私利而傷害別的物種?請將殘酷的真相分享出去!!

Photobucket

捕魚污染殺死長江女神 江豚15年後可能滅絕

發表於 2012-7-12 12:47

0 q0 P5 D' E9 R7 N- t2007年7月11日晚19:20,在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館裡,江豚母親因產後消化系統疾病病逝,科研人員傷心落淚。江豚母親叫“晶晶”,它從湖北石首天鵝洲白鱀豚自然保護區引入白鱀豚館飼養8年了,它先後於2005年和2007年相繼成功生產2頭小江豚,創造了長江江豚在人工條件下自然繁殖的世界首例。長江的污染和過度開發,造成了長江江豚數量的驟降,也是造成長江江豚母子悲劇的原因。
5 Q) r; \# }( D- S' z$ p.4 V4 C: y0 V$ H9 e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在2011年1月報導,江豚是目前長江內僅剩的大型哺乳動物,它有著上揚的嘴角,看起來似乎在向每一個看著它的人微笑,讓人覺得十分溫暖而舒適。可是,燦爛的微笑也沒辦法阻擋它們走向滅絕的步伐。: a0 t' g0 J! P0 j6 E, y2 {) n
/ f* X) Q9 \+ L0 b
根據史料記載,當年清軍與太平軍血戰長江之時,太平軍常常偽裝成江豚,半夜游進清軍大營刺探情報,這個細節表明,當時長江里的江豚數量非常多。但是現在,長江江豚僅存1000多頭,種群數量已經少於大熊貓,並正以每年6.8%的速度驟減。而在去年八月,江豚數量還有1200頭。6 L6 O& S2 C+ x) a$ B; X: l& L* d
9 ?& A4 V/ R0 E
近日,世界自然基金會、瀟湘晨報、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等單位聯合發起了“守望江豚”的考察活動,參與這次考察的《瀟湘晨報》記者劉少龍說,目前江豚面臨十分嚴峻的生存環境,瀕臨滅絕。& q6 Z6 u" \6 o, z; \7 Z( W
3 a* d& ^, V7 l; z9 M/ B
劉少龍:因為現在江豚處於一個瀕危狀態,它是極危的級別,只差滅絕了,全球總共只有1千多頭,我們覺得有必要對它進行關注,我們中科院進行調查的時候發現江豚生存的環境確實還是比較惡劣的。
, Q# R0 A$ v- t
- f9 O3 G# C4 d6 g/ v3 U  m8 o. K2 T江豚到底面臨怎樣惡劣的生存環境?又是什麼造成了江豚這一生存困境?劉少龍表示,其實很多時候對江豚的傷害都是無意中的,但是這些無意的行為卻在客觀上嚴重損害了江豚的生存環境。! N$ h8 C2 @. d
3 Y) x7 {; {0 m! s
劉少龍:它主要來自三方面的威脅,一個是水污染,第二個方面就是漁民的非法捕魚,用電打魚,用電捕魚確實很容易傷害江豚,一個是本來把魚都打掉了,江豚的食物就會很少,然後一個當地的漁民擺了一個迷魂陣,用網弄個口子,江豚進去了,它就很難出去,它一受傷,就容易感染,容易感染就容易死亡,所以很多江豚都是因為這樣,因為意外事件而死亡的,他們自己病死的很少,像漁民捕魚或者電打魚打傷了它,它可能過一段時間它沒得吃了就死了,就是這麼一個狀況,很揪心的。  S* u- M) \1 ?; L- I8 h: V5 l
5 d5 Z) v9 i* F# K
同時,中科院的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王克雄補充道,除了人類活動的破壞,極端氣候以及長江水位下降也將江豚一步一步逼到死角。目前,我們國內確實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對非法捕魚等行為進行打擊,但是事實證明,保護江豚的生存環境並不像想像的那麼簡單。8 s4 F, T' R7 y$ v  [/ j9 u

* z" l: }3 Q- r- N) D- K/ G江豚的另一個困境就是,在人們的意識中,並沒有把保護江豚作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一提到長江,人們最先想到的就是中華鱘、白鱀豚,都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而江豚只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單從分級上來看,江豚就差了一截。但是這個級還是1988年定的,20多年都沒有改變過,現在的長江江豚比大熊貓還要少,國家二級的身份顯然是過時了,保護動物急需重新定級,給它們一個合理的身份。+ u( S2 N. R/ |* _1 v) M0 z

6 A+ `  ?/ v& H( a/ i0 h5 n當年白鱀豚的“功能性滅絕”既成事實,江豚是否也會步白鱀豚的後塵? “長江女神”江豚的微笑,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蒙娜麗莎,只能在博物館的櫥窗里遠遠欣賞?中科院的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王克雄表示,由於無力阻止大環境的不斷惡化,他們只能通過建立保護區的方式,來拯救江豚。
0 r* k9 u$ R  C# E! c5 h; [2 d. N+ Y1 K" P7 ^" b! @, ^& u
王克雄:總的來說,最重要的我想還是就是我們一直在提倡的,要建立江豚的遷地保護區,把江豚從自然水體裡頭遷到相對封閉的,人為管理起來相對容易的那些水體裡頭,這個在我們的湖北石首天鵝洲保護區,在那兒已經取得成功了,已經建立一個可以持續發展自然的江豚種群。再一個加大研究力度,盡快的讓江豚在人工的環境下能夠漸漸繁殖成規模。
( |! r$ g& l$ R9 _& t3 p4 N0 e- u/ A. a8 H. [0 u
但是,《瀟湘晨報》記者劉少龍認為,專業機構的保護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喚醒整個社會的環保意識,讓社會、政府機構形成合力,共同保護江豚的生存環境。
9 o  `5 r9 S+ V8 L( x
+ t, u( v+ u1 t3 o; }. }劉少龍:如果說要保護它,我覺得最核心喚醒大眾的環保意識,喚醒大家的參與意識,讓這些社會大眾,包括漁民也好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其實漁民捕魚,並不是要捕江豚,但是他們在捕魚的時候肯定就會傷及到江豚,如果能喚醒大眾的意識估計可能這方面會好一些。第二個政府部門應該牽頭起來,對整個江豚保護形成一定的規劃。/ |* Z( N# L1 q+ z+ i( S. i/ P! L4 `
, C, M& y4 H1 \* F/ o
白鱀豚和江豚都是哺乳動物,全世界還沒有在一條河中存在兩種淡水豚的記錄,白鱀豚已經成為教科書上的插圖,如果不加以保護,15年後,江豚也將成為博物館中冷冰冰的標本,成為人類“改造”自然界的又一記傷痕。  ( q% t- P& x& o4 F0 A9 X
  |( y2 m# Z' v

  A& h  A6 q% \% V* l- O2009年3月1日下午,黃石市一市民在長江沈家營碼頭下游200米處垂釣時發現一頭已經死亡的江豚。死亡原因可能是被船隻的螺旋槳打中受傷,也可能是被江上電魚的不法份子電傷致死。
& M( {8 s; T4 I9 }: n1 P1 T- Y.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