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從《第三種黑猩猩》看人類的宿命

發表於 2012-12-8 22:52

. j/ ~* U( W+ H3 l《第三種黑猩猩:人類的身世與未來》 (美)賈雷德·戴蒙德著' j* o! N7 D' v+ z5 R% u1 w+ h" J

. l7 T2 {) S4 w/ O9 f3 F+ K人異乎於禽獸,毋庸置疑,只是人類如何演化成今天的模樣,人類一路走來的歷史又有何意義? 對於這些問題雖然早已不乏前赴後繼的研究和論述,卻始終未有定論,而這也正是人這種動物最令人著迷的地方。 美國生理學教授賈雷德·戴蒙德則意圖從一種獨特的角度和著述方式去觸碰這些迷題,於是他寫就的這本《第三種猩猩》同樣令人著迷。
/ F% r& I7 k+ r7 H( b& U6 M5 x$ [9 U$ H' W" _/ n7 d5 n2 e
賈雷德·戴蒙德的學術研究生涯頗有意思。 他從童年開始,就是一名野鳥觀察者,雖然之後他成了醫學院的生理學教授,並以生理學研究的成績,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但是從來都沒有放棄對於鳥類的興趣。 但隨著而來的是他越來越意識到因為人類對於自然的破壞日盛,生物保育工作的重要性也日益顯現。 而從對鳥類的演化和滅絕的研究中,戴蒙德似乎從中看到了人類的演化和可能滅亡的命運的影子。 憑藉著深厚的知識積澱和多樣的學科背景,戴蒙德開始研究人類的何去何從。
2 }9 {( n0 @+ q
( Q" B  G7 n" V. E9 C雖然對於人類歷史的研究早已著述頗多,早在1863年,赫胥黎就發表了《人類在自然界的位置》​​,指出猿類的解剖構造,與人類較為相似。 現代遺傳研究也發現人類與非洲大猿,尤其是其中的兩種黑猩猩的基因組差異不過1.6%。 所以,從生物學的角度而言,人類可以被認為是“第三種黑猩猩”,戴蒙德也是從這個角度出發,為這本著述命名。
8 X7 o5 R! S4 n/ S# ?; [
& |$ ?0 @  o) g1 H" \; _& k雖然是從生物學角度出發,但戴蒙德的研究卻沒有停留在這一層面。 全書分為五個部分,涉及到了諸如兩性關係、族群關係、生態問題等等重大議題。1 G: s# [/ H& C, N8 n" n
  L+ p2 |+ H* b( t6 |/ x) r2 t. p" Y
《第三種黑猩猩》的第一、二部分,涵蓋了人類幾百萬年的演化史和人類生命循環中的變化,是我們文化表現的生物基礎。 而第三部接著討論那些我們使“人異乎禽獸”的文化特徵,這不僅包括我們引以為豪的藝術、技術、農業等等文明標識,也包括吸毒等所謂的污​​點。 第四部則接續下去,探討了除了吸毒外,人類仇殺外族和對環境日漸加速的破壞等陰暗特徵。 到了第五部分,戴蒙德再次強調了他的觀點,認為生態危機是人類生存所面臨的最嚴重的問題,而對於環境的破壞,其實“古已有之,於今為烈”,甚至植根在“動物性”中,並非如之前人們所懷抱的盧梭式的幻想,是工業革命以來的新鮮事。
/ f( Q' j+ \( q8 U7 H: g( `1 ]; D/ P6 ?  D
這五個部分,毫無懸念地從人類的生物演化史出發,卻時刻關注著人類文明發展史與之的糾纏和關聯,並且最後出乎意料地聚焦在了對於人類陰暗特徵的關注上,特別是人類對環境的肆意破壞上。 而作者的結論:“人類從動物界興起,同時,我們自毀的能力也加速成長。我們面臨的問題,的確發軔於動物根源”似乎正印證了書中的諸多觀點——人類從來都保留著諸多的“動物性”,即使被認為是人類獨有的素質,好的,壞的,其實在動物界中早已存在。
) y; V1 N8 m6 p4 U% D& R8 P: E
  z1 K: U  M/ s2 t; o而追溯人類包括毀滅外物在內的諸多潛能的動物根源,看來似乎毫無意義,因為,它似乎無情地摒棄了人之為人的優越感,但細想,戴蒙德正視我們的處境,目的在於避免人類的重蹈覆轍——只有利用我們對過去、對自己潛能的認識與了解,才能改變我們的行為。 而他寫這本書的意圖也就昭然若揭了:“要不是我感到迫切的危機,是不會寫這本書的;如果我相信我們毀滅的命運已經註定,也不會寫這本書。其實,我們缺的就是必要的政治意志。我在本書追溯人類的物種史,就是為了協助凝聚那個意志。”& K6 R# o$ a1 v: m+ _0 V
3 F: e+ V0 O4 g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多重身份的學者“凝聚”這個意識的路數十分特別。 他不同於一般的人類學家(人類學常常解組了“人類自然史”的架構:生物的歸生物, 文化的歸文化),而是力圖整體還原“人類自然史”,深入人類的生物學之餘,並不忽略人類文化的發展與其千絲萬縷的勾連。 所以,“在精神意趣上,作者可說是'今之古人',以傳統'自然史'發展之路透顯人性的根源。”
: X( R. F% y! U5 }. e; S
2 o( q5 `4 V/ u4 n# J5 s可貴的是,這個看起來嚴肅的議題,在戴蒙德的筆下生動有趣,毫不枯燥。 深入淺出而形象活潑的文風,卻引人一步步陷入沉思,這看起來真是個悖論,但戴蒙德做到了。 《紐約時報》評論它:“妙趣橫生,風格生動,我們不由得開始思考人類的演化身世之謎:我們從哪裡來?又將走向何處?”
: A; S9 R5 {; @( S( q
8 l, R# v: q4 k- S而整本書的字裡行間所透露出對於人類處境和未來的憂患意識,則頗為讓人動容。 無論黑猩猩與人類的基因有多近,人類總是天然地認為自己是高於動物的,於是總是將包括黑猩猩在內的其他物種視作一種區別性的觀察對象。 但實際上,人類太多的特質在動物界早有植根。 作者以“第三種黑猩猩”為書名,更深層的用意可能就是試圖拋卻人類與生俱來的優越感——或許我們不該總是以人類為中心,從“俯視”的角度去看待黑猩猩及其他物種,單純地認為它們只是禽獸。 跟隨著戴蒙德的腳步,我們會越來越發現人類或許真的是第三種黑猩猩——這不僅讓我們重新看待黑猩猩的世界,更是重新低頭開始審視自己——“我們擁有侵略自然的能力,卻缺乏反省自己的智慧,'第三種黑猩猩',會是地球上滅絕的最後一種動物嗎?”0 [' n0 B: q0 K0 ], m
2 t  G% ?+ ~0 C8 @5 N8 s
達爾文醫學有一種觀點認為,人類的身體之所以患上某些疾病,根源在於我們是“行走在高速公路上的石器時代人。”如果我們能把腳步放慢,重新審視自然,反思自己,或許,“第三種猩猩”的未來命運會明媚很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