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藏羚羊的哀歌~欣然~

發表於 2010-1-16 01:32

% v+ ~+ @" H, m, f1 V  p1 M
7 r8 Y0 k& A4 W! A: p- W一隻公藏羚羊揚起豎琴形狀的長角,孤獨地望著遠方,牠有點納悶,一年一度的愛情約會,牠的母羊群到哪裏去了?二十年前,也就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牠的祖先數以千隻、萬隻為群,在青藏高原自由奔馳,如今卻面臨絕種的命運。北京奧運的吉祥物「迎迎」,可能是藏羚羊的最後圖騰。

. f6 G9 L, @2 d9 J. K- A5 V; Y5 W! H" f; I2 J
一種優勢動物的噩運/ p! C1 |$ N; j
1903年,英國探險家羅林(C.G.Rawling)來到青藏高原的腹地羌塘地區考察。一天,當他騎著馬穿過荒原,翻過一座小山頭來到一個廣闊的盆地時,眼前的景象把他驚呆了。他在筆記裏是這樣描述的:「幾乎從我脚下一直延伸到我雙眼可及的地方,有成千上萬的母藏羚和她們的小羊羔,在極遠的天際還可以看到很大的羊群,像潮水一樣不斷的、緩緩的湧過來,其數量不會少於15000到20000隻……」 那時候,生機勃勃的青藏高原上生活著總數可能超過100萬隻的藏羚羊。
7 L2 U, y( M1 s
5 X" ]3 Y- b6 c$ ~4 Z* t1 P& [藏羚羊不像大熊貓,牠是一種優勢動物,僅存於中國青藏高原,是生活在海拔最高地區的偶蹄類動物,牠頑強的生命,歷經數百萬年的物競天擇,在優勝劣汰中成為佼佼者。許多動物在海拔6000米的高度,不要說跑,就連挪動一步也要喘息不已,而藏羚羊在這一高度上,可以用60米的時速連續奔跑20~30千米。
: W9 g9 m- ^3 n& U1 b
" ]' ~8 y$ a% t8 q- Y8 X$ Z- o可可西里在蒙語裏是「美麗的少女」的意思,而藏羚羊被稱為「可可西里的驕傲」,有人說,自古紅顏多命薄,當一個地方被人用「美麗的少女」命名的時候,那裏的生命會是危險的,注定要被欲望、罪惡與不祥的死亡所籠罩。
4 i, S' ~! S1 r. x. l. \
, x6 j3 N& z9 @7 l% o這種說法,當然沒有科學根據,但對被稱為「驕傲的美麗少女」藏羚羊來說,絕對是不祥的。你看,那裏萬千年來一直是藏羚羊存活的天堂,只因為人類突然發現,牠的皮毛,可以成為自己身份地位的象徵。這種變態和病態的需求,是藏羚羊噩運的開始,於是,槍聲四起,鮮血四濺,可可西里被人們無窮的金錢欲望恣意踐踏,牠們也被人們殘酷蹂躪丶屠殺,而且一直持續到現在。' c2 C1 M7 R, {1 s
; @% j' n7 F4 j  H4 c
阿爾金山保護區的科研人員經過十多年的連續跟蹤,發現人為活動(非法採金、盜獵等)已對藏羚羊的習性產生重大影響。比如在80年代,雌羊產羔時不怕人,哪怕汽車就在10米開外經過,牠可以若無旁人地生產小羊羔。但現在只要遠遠看見人,幾百米外牠就逃之夭夭了。
8 S& |7 ?' A, z) U( x  D/ ^/ M( s9 I' N/ {7 _" a: Q# c
這種情形,不禁想起生活在非洲大陸的獅子,當地土著穿紅衣的馬賽人,成年禮有獵殺獅子的風俗,天不怕地不怕的萬獸之王,只要一看見紅衣人,就迅速逃走。不過嘲諷的是,獅子怕的是穿紅衣的人,而藏羚羊則怕所有人類,哪怕是人影!只有那些在盜獵中失去母親的小藏羚羊,被當地保護動物組織收留飼養,才會露出親近人類的可愛本性。2 L; [  u! Z  R' U# Z
" D7 m& o, H2 @; B4 ]% ?9 t
據一位多年在青藏高原從事野生動物研究的資深專家說,近幾年來,已無人再見到集群數量超過2000頭的藏羚羊群。許多昔日藏羚羊集聚的地方,如今只能看到零星的藏羚羊。0 _$ o  ]. `, Q- I4 R$ J, P2 X( k
( k8 K2 a6 P; Q, U7 _

! y. d; {1 f4 t. |7 k( l: |藏羚羊被大量盜獵的真相  2 k8 f+ _" ~8 r8 k/ E* I$ M
喬治‧夏勒博士被公認是20世紀最偉大的動物學家之一,是許多長期研究專案的開創者和保護問題的揭示者。1984年,夏勒博士成為第一個得到中國政府批准,進入羌塘無人區開展研究的外國人,並開始了他在藏北長達十幾年的調查。" ~$ L- H* L3 r& b; o2 V

* ^+ p0 m( i# M% L0 r  J$ \夏勒博士是最早揭示藏羚羊被大量盜獵的真相的科學家,他一直在探尋藏羚羊大量死亡的原因,草場破壞?自然災害?獵殺?幾年後夏勒終於找到了答案:沙圖什(Shahtoosh)!9 e: ~! u- ^  ?! N* G! K0 m0 \+ y$ S6 i

; C7 f+ S( \' @$ T20世紀初,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羚羊超過100萬頭,而到了90年代中期,其數量隻有65000--72500頭,將近90%的藏羚羊在短短的幾十年中消失了。夏勒博士在研究中不斷探尋著令藏羚羊大量减少的原因:草原上人口密度的上升、各類道路建設的增加、牧民家畜數量和牧場的增加、自然灾害的發生等,都會對藏羚羊造成影響。而夏勒博士則第一個將「沙圖什貿易」和藏羚羊的銳减聯繫在一起,他指出,這種貿易正是導致藏羚羊日益减少的關鍵原因。" O* ^# J- g% z! m7 d- Z' X

4 Z/ E% j" q( Y& c* O西方時尚界對沙圖什的病態追求
4 _+ x# Z* L8 y6 i  T「沙圖什」是波斯語,意為「羊毛之王」,藏羚羊絨只有人類毛髮的五分之一,織成的披肩非常柔軟細緻,甚至可以輕易穿過戒指,因此也稱做「戒指披肩」。儘管印度歷史上有使用沙圖什披肩作嫁妝的風俗,但直接導致上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盜獵藏羚羊大幅度上升的原因,是西方時尚界對沙圖什的追求,在倫敦收繳藏羚羊的毛巾,價格達到11300多英鎊,相當於11萬人民幣。不少人驚呼,遠比黃金價格貴!
! L( n& ~! x/ ^$ r4 t- {
& |7 s' m6 w# Y- s4 ^- E因為名貴,又無法用馴養的方式取毛,所以才會造成大量的獵捕。製一條可以穿過戒指的「沙圖什」,要殺3~5隻藏鈴羊。盜獵分子所獲的藏羚羊絨,最終都是走私到中國境外。
4 |8 Q& Z7 [# A7 a! _  z0 V$ N# f/ _8 g9 l; L5 T) K( o
沙圖什絨被走私到印度後,在其北方的賈謨和克什米爾地區被加工編織成披肩,這裏是目前全世界唯一擁有沙圖什編織技術的地方。隨後,沙圖什披肩被非法走私及出售到歐美一些國家,成為上流社會和時尚界追逐的精品。IFAW瀕危物種保護宣傳專員施巴尼.卓布朗就直斥:「沙圖什並不是披肩,而是裹屍布!」$ A4 w2 Z# \0 o2 l& \* g. @

& m1 H' h4 }0 x. y" j, h夏勒第一個揭穿了這一黑幕:「當時我在西藏統計到藏羚羊的數目逐漸减少,之後又親眼目睹被當地牧民殺死的藏羚羊。我問他們,為什麽要殺死藏羚羊?牧民也說不出原因。他們將所有的藏羚羊都賣給一個收購的商人,商人再轉給下一個人,交易層層繼續。後來,我在克什米爾遇到一個來自美國的羊毛商人,他收購了許多不知來歷的羊毛。之後好像靈光乍現,我突然意識到,這些羊毛來自西藏的藏羚羊。」5 x0 O+ i, t# N% z' i  M

: f% i; x5 v5 m" Y) q夏勒的發現直接推動了各國政府制訂沙圖什貿易的禁令。有心人士不斷呼籲人們拒絕使用沙圖什,從源頭制止藏羚羊絨製品的非法貿易,使之逐步成為國際性的共同行動。IFAW和印度野生動物基金先後在歐洲和印度發起了喚醒時裝界人士保護藏羚羊意識的運動,獲得了強烈反響,歐美時裝設計師和時尚界人士紛紛簽名支援保護藏羚羊,並在原則上達成了停止使用藏羚羊皮毛制衣的國際約定。, n# h# }4 G/ w5 T. v
; X. U# ?! e3 t5 H: X  X" {

1 m: u& e2 i7 r1 TTVB電視劇《珠光寶氣》,因劇中出現沙圖什披肩遭到環保人士口誅筆伐。
6 n+ |) f# t5 `, F+ g
$ t$ @# D1 G9 Q/ H2 h5 [
沙圖什「升級」後需求大& B; S( W0 I. a
然而,對金錢和虛榮的瘋狂追求,蓋過了良知的呼喚。6 `) H! V# s$ F4 x4 D

+ ?  j* B" O5 d4 k世界野生物貿易調查委員會(TRAFFIC)早在1999年10月21日就發起全世界同步拒買藏羚羊絨運動,但是盜獵活動仍是禁而不止,而且越來越猖獗。重金之下仍有勇夫,這是因為以手工編織為主的沙圖什工業,在80年代末「升級」為機器生產,對原料的需求也大增。: m5 j8 ~( U( N% V% I( ~  v5 O

$ l! [! |: Z9 }2 ^0 A4 _3 j6 q: F5 z大量藏羚羊被獵殺取絨後,一部分絨被走私分子藏夾在棉被、羽絨服中或藏匿在汽油桶、車輛和羊絨中,蒙混通過西藏的樟木、普蘭等口岸出境;而另一些走私分子則人背畜馱到邊境秘密交易點進行交易。在中國境外,1公斤藏羚羊生絨價格可達1000~2000美元。! q7 u5 ~. x% b6 g9 v

1 d  x! \& X+ n$ Q3 m+ s1 Z令人發指的是,藏羚羊奔跑速度很快,盜獵者還專找懷胎母羊,容易得手,給藏羚羊種群的繁衍造成毀滅性的破壞。由於藏羚羊有在夏季集群繁殖的特點,往往數千隻母藏羚羊集中在同一個地點繁殖,因此目標大,盜獵相對容易。+ m9 v3 U4 f$ i) D

! p/ t7 Z* T4 Q% U0 R6 q, j阿爾金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與香港探險學會合作,十年前曾組織了對保護區西部藏羚羊產羔地的首次考察。結果發現,在被獵殺的86具藏羚羊中,約三分之一是即將分娩的母羊。第二年,保護區管理處再次與香港探險學會合作,對同一區域的考察與武裝巡護。短短的兩天裏,在不到300平方公里的區域內,共發現了26處盜獵現場,991具藏羚羊屍體,檢查發現,29%的藏羚羊都已經懷胎,1200多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罪惡的子彈終結了。
) u9 ?5 [8 k7 M1 v& e8 p+ {$ X, k6 J+ G% Q% x' v3 x
還有比盜獵更為惡劣的殺戮,這是來自國內網站的報導:一個叫王蔔軍的軍人復員回山西榆次老家當了警察。他極愛打獵。1997年7月,他和朋友一道,開著改裝的警車進了可可西里。他問一個農民,在哪兒能看到藏羚羊。農民告訴了他,還說自己一晚上打過600多隻,全是母羊和小羊。他趕去了,只看見幾隻藏羚羊。他聽說,偷獵的人已經不用獵槍了,改用毒藥。毒藥不僅能毒死藏羚羊,還把扡們的天敵,如狼、狐狸等都一網打盡了。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像死過一回似的。後來,王蔔軍加入了「索南達杰自然保護站」的志願者隊伍。1 c8 p4 ]& g" t8 j( t1 r# z
7 D& i8 X) d8 k' G
索南達杰,一個為保護藏羚羊英勇獻身的先驅者,中共治多縣西部工作委員會書記。他用生命阻獲了2000張藏羚羊皮,犧牲在與偷獵者的槍戰中。那年,他才40歲。後來,他的內兄扎巴多爾主動請纓,組建了著名的反偷獵隊伍「野牦牛隊」。這支中國民間拯救藏羚羊的游擊隊成了可可西里的保護神。他們4年的功夫就繳獲藏羚羊皮3500多張。" {9 N: F' _% K+ J

) m/ A) a  H5 t. }" ]「圈養藏羚羊」是下一個金錢遊戲?
9 W2 Y+ B. c7 a9 N藏羚羊具有特別優良的器官功能,牠們耐高寒、抗缺氧、食料要求簡單,對細菌、病毒、寄生蟲等疾病所表現出的超強抵抗能力,超出人類對它們的估計。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藏羚羊身上的優秀動物基因,囊括了陸生哺乳動物的精華。
9 J9 p9 r# C8 u
" B! _6 s( W0 q專家感嘆,根據目前人類的科技水平,還培育不出如此優秀的動物。於是,一種「圈養藏羚羊」的說法呼之欲出,理由很堂皇:「利用藏羚羊的優良品質做基因轉移,將會使許多牲畜得到改良」。
: d5 m: L' f" @) f/ l
/ @- E& r$ H3 E% x  i) B2003年,有報導說國家將投資2900多萬元,在西藏建立藏羚羊人工繁育研究中心和藏羚羊放養基地。並稱這一項目已完成選址工作。事隔兩天,青海也傳出類似的消息,一時間,引起輿論大嘩。
: P8 o4 N1 H, c+ w5 ^& A4 W1 X7 J5 c
雖然國家林業局斷然否認了這一說法,但是人們普遍認為「空穴來風,事出有因」。不久,網上又出現一個招商項目,聲稱可利用中國自行研究成功的超數排卵、胚胎移植、科技催情增絨等高技術,幾何級地繁殖藏羚羊。據稱,項目投產后投資利率175.55%。更誘人的是該項目「具有壟斷性」,因為國際市場羚絨制品均為盜獵產品,如果人工養殖藏羚絨產品的話,等於是獨市生意,一本萬利。6 J. g# P3 m- T  _2 _; t( f% T
8 k& P' `4 w1 p: A  p
但是此舉遭到不少有識之士的反對,藏羚羊同其他需要人工養殖的野生動物不同,牠是高原的優勢物種,只要人類不去獵殺和打擾牠們,牠們就會迅速繁殖,數量上升。科學研究可以到保護區去做,為什麼非要把藏羚羊關在籠子裏、還要「幾何級地繁殖」?!
5 f6 [. e  B, e* c( h% s/ o9 P9 A- e- v$ n
台灣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徐仁修聽了更深感震驚:「這些人看到藏羚羊就像看到一大堆金錢,這是要加快藏羚羊的滅亡啊!由此帶來的災難性的后果就是你無法分清哪條披肩是野生藏羚羊的,哪條是人工養殖的!」) X9 f8 B% j+ s* v8 [: `: j
# A* Y7 T. i. q; ]& q4 @  s
專家普遍認為,只要這些瀕危動物具有可利用的經濟價值,對牠們的保護事實上就成了一紙空文。要挽救這些動物於瀕危的邊緣,只能是滴水不漏地堵住市場。更何況如果圈養藏羚羊的想法真的付諸實施,青藏高原將會變為一個大養殖場,這會嚴重破壞高原極為脆弱的生態環境,使藏羚羊的生存條件更為惡化。2 r9 t3 u4 f8 F1 j, {& B8 n- d
$ w1 S6 p' e  d$ W( k0 `
所幸的是,當局終於從善如流,沒有為圈養藏羚羊開綠燈,但是可可西里和藏羚羊成為某些人的名利場,卻是不爭的事實。% v" u) q3 W% E& v! Q

6 u: k/ u: E( k' x9 \# D+ s6 R1 b- j& E2 ~9 i9 l
青藏鐵路對藏羚羊遷徒路線的破壞% d: _+ G- L" p8 I& U* v
除了盜獵,其他威脅藏羚羊生存因素,還包括人類和飼養的家畜的侵犯、人類活動對遷徙和活動的干擾,以及對栖息地的侵佔等等。; n' J/ k$ _8 t; a6 a" `
5 m. ?8 p5 E. O( y# u
值得一提的是青藏鐵路的開通,對藏羚羊等當地野生動物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 Z! p# H1 O, Q  }

9 ~& T$ v0 {1 O6 `3 ^+ t# Q6 [一般來說,雌性藏羚羊在每年6月份遷徙到很遠的地方產仔,這些雌性到達分娩的地方用盡所有的力量產完仔後馬上就回去;而雄性藏羚羊卻留在原地,等著產完仔的雌羊回歸。夏勒博士很擔憂,藏羚羊遷徙的路線很長,如果遇到人類的干擾,它們可能就會放棄產仔,「我們要保護藏羚羊就必須同時保護好牠們的遷徙路線,這樣,就需要多行政區合作。」據悉,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已經提供了一些資金讓當地人來保護這條路線。7 h: N7 G, w) Y6 X- Q  l: c

1 V9 p; s1 n  y+ G中央電視台《國家地理》有一段關於青藏鐵路對藏羚羊影響的解說詞,讀來令人心酸:1 V2 o) H' A, I& p$ w2 J: ?/ [! \
( `5 O, O+ _4 p% K* j& c! Y
誰能想見,人們對藏羚羊的殘害本源於對「沙圖什」的追求。現在,青藏鐵路行將修建,它將穿過藏羚羊的家園,面對這樣一個陌生的「新客」,藏羚羊們還能隨心所欲的盡情馳騁麼?
4 L4 j8 F, d- b7 F- d  }. }4 {/ B" H2 V
人類文明的足跡越來越快的滲入地球的每一個角落,連中國最大的無人區,也不再是一片潔淨的土地;無辜的藏羚羊,正別無選擇的陷入人類製造的命運之中——或是被保護、或是被屠殺。
) t) K+ v( Y6 B6 `- {7 Y0 @4 O
' i* a; b4 e9 t4 N  b1 W《北京科技報》報導,藏羚羊生性敏感,長期在高原空曠的原野上奔跑,牠們的視野中永遠都是廣闊的大地和毫無遮掩的天空。全長1963公里的青藏鐵路就橫在每年要從三江源前往可可西里的5000多頭懷孕藏羚羊面前,一開始,藏羚羊看見鐵路的影子都會嚇得跳起來。為了降低青藏鐵路對藏羚羊等高原上的大型遷徙動物的不利影響,研究人員在青藏鐵路沿線修建了33條野生動物通道。 - j$ R) g5 o2 Z; Z  j( n4 r$ s3 |

  s+ L- L( u6 K1 }; G' C雖然當局說沿途開通了野生動物通道,以減低修建鐵路後對藏羚羊遷徒路線的影響,但有關專家也承認,藏羚羊對遷徒路線十分敏感,面對橫貫的鐵軌,以及隆隆而過的火車,往往驚慌四處逃逸,一些走回頭路,一些甚至給撞死了。這樣對藏羚羊的遷徒習性造成破壞,直接影響其繁殖和成長。
  ^+ v2 P8 V$ p, K! f, k  H8 H% D- [% ?) s' r
藏羚羊每年數目在急劇減少,如何保護懷孕的母羚羊,成了當務之急。然而近年在藏羚羊家園範圍內不斷進行大興土木的工程,令遷徙路線突然改變,藏羚羊肯定不知所措,無所適從,牠們能不能乖乖朝人類預先修好的旱橋、岩洞和斜坡通過,真是未知數。
) L# s1 T: |) }# T! e! l2 I; z7 B  m' I% J1 k, K; A2 f' F
雖然野生動物也會「適應」,但對瀕臨絕種的藏羚羊來說,牠們巳沒有時間了!每年的繁殖期,就是牠們殘存在地球的最後努力,然而,牠們似乎逃不脫人類摧殘的命運。《北京科技報》記者透露,當年大批藏羚羊群到可可西里五北大橋時,聚集在那兒不走了,只有四分之一的羊群完成遷徙,其他的只能就地産羔。藏羚羊的遷徙因而被迫停留,這樣人為的扭曲其生態,有多少後遺症?記者沒有說。" O' O0 Z: W4 t' D  w* \+ }' a

# P/ A' m( K5 d, p) |「移花接木」的新聞照片得獎0 ~: Q4 C" g. A2 D5 z- t4 C
野生動物的通道在青藏鐵路修築前後,有不少輿論,也有許多照片,力證青藏鐵路開通並沒有影響藏羚羊。06年《大慶晚報》記者劉為強拍攝的一張「青藏鐵路為野生動物開闢生命通道」照片,還獲得銅獎,在宣傳畫和明信片中廣泛被應用,成了「名照」,當然攝影者也成了名人。( @3 i4 T2 a. D. M2 J
5 q$ T) E( q# i& s* o, {, U
從畫面上來看,這張照片可以用「千古一瞬」四字來形容:青藏鐵路上呼嘯而過的火車與在鐵路旱橋下奔跑而過的藏羚羊,同時出現在照相機的鏡頭中……這是一張多少意味深長的照片啊!試想一下,在海拔四五千米的無人區,攝影者和火車,和藏羚羊同時出現,這個機率有多大?" r7 I/ v7 ~; t+ E$ V. {1 m3 d
# u0 v# v* D4 o* \6 ^- x2 V

8 e( [' D4 x! B3 @9 k# @, H5 f- W被指造假照片:《青藏鐵路為野生動物開闢生命通道》5 \' G4 e; T( ^9 Q
, T* P, a& ?# R8 T) o; }3 O* t
然而網友的眼睛是雪亮的,事隔一年多後,08年2月12日,一個名為「劉為強獲獎藏羚羊照片疑似造假」的文章出現在中文攝影網「色影無忌」上。網友dajiala說自己偶然在北京地鐵站的大型宣傳畫上,輕易看出了獲獎照片「移花接木」的拼接破綻,於是在網上揭發,迅速引起軒然大波。更多網友加入到考察獲獎照真假的行動,提出三大疑點:一、有紅色拼接線;二、火車經過時,藏羚羊依然是直線前進,與其易受驚嚇的習性不同;三、兩張不同月份拍攝照片中,兩塊石頭的形狀和角度幾乎相同。
* [0 d$ H+ [& G/ j. E# A: K5 l# ~* A
新聞界攝影專家也加入討論。一位專家說,他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就搖頭:「只要是熟悉藏羚羊的人,應該第一眼就看出這張照片的不合理之處。既然普通網友都看出問題了,為什麼當初央視那麼多評委都沒能看出問題,反而還頒發新聞照片銅獎?」他認為,作為頒發獎項方的央視,應負首要責任。
7 y' Q! d. _( P( }- z# Y" I  c' y4 I5 e( ~+ @  V/ z3 Y
由於前不久發生過「華南虎」造假事件,造假者周某被人冠之以「周老虎」,網友們戲稱,又出了個「劉羚羊」。事件主角劉為強最後承認,這張照片是合成的。不過他強調,「其實我倒希望這件事鬧大,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的人來關注藏羚羊了!」
3 Z- p, f% F* J2 X* K8 X) K4 h; R/ m. |6 S( m; i$ g
聖潔的可可西里成為名利場) @' K! k9 O5 D% [. p: z# K
事後有不少評論,其中《中國青年報》發表署名胡印斌的文章,站在國情的高度上,為此次造假事件作了入木三分的剖析,值得一讀,摘要如下:+ n, D+ N6 |3 q0 l" N" s/ q" _

, R; Y  \1 z9 X, H: b2 D5 W3 @  p5 h ……一段時間以來鬧得沸反盈天的「劉羚羊」事件,似乎到此就這樣過去了。可是這樣的結局讓人並不感到輕鬆,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什麼地方不對勁呢?激情被戲弄的憤怒?理想遭褻瀆的幻滅?聖潔的無人區可可西里,為什麼總是成為一些人的名利場?! o6 H1 W/ }$ w" U
2 c" v2 O+ J7 l: C# G* V
……真正受傷害的,是可可西里、是藏羚羊,以及世人帶有神化色彩的西部理想。造假攝影師辯白,希望通過這樣的合成照片「給藏羚羊一個機會」,言下之意,為了一個崇高的理想,依然可以不必細較手段;而質疑者則明確指出,公眾需要的是真實的可可西里,人與自然的和諧尤其需要一種老老實實的態度,保護藏羚羊不需要造假。 ( {2 p- A+ t; _# T1 h
3 v" ]( t+ a7 H) \0 o; {
該道歉的道歉了,該辭職的辭職了,該解聘的解聘了。剩下來的只有受傷的可可西里、受傷的藏羚羊,孤獨地等待著不知什麼時候會再來的下一次傷害。
, h  d4 N; t9 Q7 S$ f) ^
1 {, g0 r/ ?  j1 y$ h
20年
後將絕種引起生態之災
9 _, f! [  b9 K事實上,二十多年過去了,中國的反盜獵行動,仍僅僅停留在收繳皮張的水平上,可惜盜獵源頭禁而不絕,這是一個悲天憫人的現實:按照目前中國的人力、財力和物力來看,難以保護藏羚羊不被繼續獵殺。
* g8 H0 V8 [+ e) ^+ N
" U. }6 g' G( Y$ Q照此看來,殘存的藏羚羊還能在地球上掙扎多久呢?
5 Z# S( N. D% X4 l% |! n% F+ f4 X% L8 `) Y& v) L
隨著青藏公路和鐵路的建成、人類活動的頻繁,各種名堂的「藏羚羊自助遊」應運而生,成為新的商機,可可西里的環境受到了很大的破壞,垃圾遍地,污染越來越嚴重。一般估計,如果盜獵情況未有改善,20年內藏羚羊將絕種。作為珍稀物種,從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角度來說,藏羚羊是青藏高原代表物種,單屬單科,牠的滅絕意味著整個屬從地球上消失,高原生物鏈也將發生改變。5 e% N8 z* I4 @6 [
$ z* c% g7 t2 g6 K7 R
有關專家研究稱,大群的藏羚羊為瘠薄的高原土壤提供了有機肥料,牠們對牧草的適度踐踏又起到分蘖作用,使牧草長勢旺盛。牠們產仔後遺留下來的大批胎盤及老弱病殘者,又為狼、禿鷲等許多肉食動物提供了食物,因此藏羚羊在青藏高原的生態系統和食物鏈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 @; C0 M/ z% S2 X
$ z; G% \9 P2 F: P在某種程度上,如果沒有了藏羚羊,三江源地區的生態將會急劇惡化,許多野生動植物也將面臨滅頂之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