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央視直播報導東非野生動物大遷徙引起非議

發表於 2013-8-5 23:50

; \6 @& n# Q0 \4 _$ t, ]. q中央電視台財大氣粗,在非洲馬拉河邊搭建營地,直播報導東非野生動物大遷徙。
& i+ Z% [0 I7 p0 Z( [- W
8 D5 I' Q7 R$ d2 @7 S* t* n 央視,請你收回央視勞師遠征,滿腔熱情地註視著非洲的河流和生物,但是對於本土河流和本土生物,央視關注了多少?
4 P; k1 \' K  E
. L1 j/ M* X' o  s1 Y# e4 t: |" s  儘管央視對本土的大江大河有過漫不經心的一瞥,可是對於像血管一樣遍布大地的小江小河,央視和所有媒體從來木有給與過應有的關心。
! u. d6 U1 X/ ]% U5 g* t0 c6 E8 Y4 S2 }3 s( N. u
  祖國大地的河流,現在都成了魚蝦絕蹟的死水!我們餐桌上的魚蝦都是人們用飼料餵養出的!0 @4 @/ o6 s% Z! w+ y" ?

' ^+ ]: D- A1 D: K. N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凡是有河流的地方,都有一夥人背著中國特色的“打魚機”,對河流中的所有生物進行滅絕式的屠殺。所謂打魚機,是由兩節蓄電池供電,連接兩根金屬線的簡陋“發明”。電線入水,方圓五六米以內的水生生物立即觸電死亡。一條原本生機勃勃的河流,只須幾部打魚機輪番掃蕩一年半載,這條河就徹底失去了生命特徵。別說魚蝦,連蟲子都死光了。' S' I! H* [! |4 f
0 b4 q: Q% p8 X! ~
  我原以為,世界上所有的發明,都是造福人類的善舉,豈知中土的“發明”,卻是絕子絕孫的缺德勾當。
1 k& N% ^) t9 ~, p* P) w  J  [+ i7 I. A+ N( E
  還有另一種狠毒的捕魚方式,直接把劇毒農藥整瓶地傾入河水中,一瓶毒藥下去,長達五六十公里的河水中,所有生物蕩然無存。如此邪惡的捕獵方式,比古人咒罵的“竭澤而漁”不知狠毒多少倍!, O& i# B9 [6 R, |5 W7 O& t3 \5 Z
* Y; z7 w8 q1 n/ r! ^3 E* r7 j
  另外,在鄉鎮的沿河居民,隨意向河中拋棄垃圾,乃至死豬、死狗的現象,也從來無人問責。
, s( {+ a( ^2 n. Y* l* ?9 T/ P- N
& i% m8 C* Y0 `8 j  以上所說的問題,不是某一地區,某一個流域的個別現象,而是共和國版圖上所有河流共同面臨災難,越是山區的河流,這種災難越嚴重。
* z' U: e1 L) G+ f; Y+ J. E0 m
7 D% G! S6 ~0 G: y1 k+ D' D. F& A  本樓主人微言輕,扯了也白扯。希望壇子裡的大腕和善良的網友們,看在祖國母親的面子上,幫助呼籲一下:保護母親身上的血管!保護我們本土的河流!保護水生生物!6 `9 l2 d( r) k1 V3 X
( y( J6 o. E0 j! Y2 r. S5 w
  如果大家的呼聲能有幸驚動官府,我還得警告一下:千萬別增設什麼“河流辦”或“魚蝦辦”,假如這樣的官衙一成立,就是舊禍未去,又添新禍了。
" _# O7 h9 S# l8 }' ]# c
9 _: ]# }1 G5 ]  要恢復河流生態,其實很簡單。一方面,央視收回在非洲獵奇的眼光,把鏡頭對準本土的河流和生物,對民眾進行柔性的引導。另一方面,上級部門要督促基層幹部,對破壞河流生態的刁民實行剛性的處罰。0 w1 H( c* y! e  F
7 B, U  A- R% ^
  三公時代,鄉村幹部忙於收稅。古月時代,鄉村幹部忙於計生。現在的習李新時代,鄉村幹部都很清閒,應該做點善事了!
  z" q- `5 l4 ~; Y# I$ ]! r5 ?
: @; h3 R# N) s0 I- W  i5 Z6 M+ p. p9 R& i( X
對於本土河流和本土生物,央視關注了多少?
+ r$ ?0 a! U& b$ D+ z) [5 m0 N. n
原載 央視,請你收回關注馬拉河的目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