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黃萬里和張光斗的一生爭論

發表於 2013-8-6 22:58
        6 p) A0 c9 M* M) l- B
黃萬里                                                                      張光斗         % T8 q# d* Z+ j" Z, f
( a/ V  Z& i1 y- t6 q- C7 ?
  黃萬里和張光斗是中國兩位著名的水利學家,生長於同一時代,赴美留學,學有所成,學成後回國效力於中華民國,並無大的差別。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兩人雖然同在清華大學供職,但是分道揚鑣,成為對手。就名、利而言,張光斗勝黃萬里。
. c1 o2 ~* L4 t: t2 @  U+ k
5 U$ X8 v6 u+ ]7 @2 A9 k  中南海沒人出席張光斗追悼會
4 k2 _) y: j" K5 i4 [& S4 p  @+ h0 S7 x' ~1 n) k
  不可否認,張光斗是中國水利界的泰斗,是中國工程院的創建人,其在科學技術界的地位在錢學森之上。中國人特別重視人死後的追悼會、哪個領導人出席、給予什麼評價等等。張光斗於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北京逝世,六月二十八日舉行追悼會。中央領導無一人出席追悼會,露面最高級別的只是水利部部長和清華大學校長。而二○○八年參加錢學森追悼會的,中央九個常委一個不少外,另外還有江澤民、朱鎔基、李瑞環、宋平等等。按理說習近平應該出席張光斗的追悼會,習近平是清華校友,張光斗又是當今清華大學「愛國奉獻」、「追求卓越」、「精忠報黨」的代表人物。習文革末期在清華大學上學時,張光斗是主事的副校長。李克強也應該出席張光斗的追悼會,李是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主任,沒有張光斗的鼎力支持,就沒有三峽工程,更沒有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中央七個常委一個也不出席張光斗的追悼會,江澤民、李鵬又缺席,這對張光斗家人來說是最大的打擊。
1 t/ V2 u, D) b+ U* q" d
* S& b$ V2 p) e! M  C  為什麼中央領導沒有一人參加追悼會?原因就是他們想和三峽工程保持距離。想當初,一九九七年三峽工程完成大江截流,江澤民、李鵬率中央、地方各部官員匯集三峽工地,宣佈「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三峽工程創造了N項世界第一時,萬眾歡呼。當時有人把三峽工程和長城相提並論,認為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偉大的兩個工程。- }7 L  L0 G6 T, y7 O# S, g* D  t
- k- h1 m- }! e, _3 r
  自二○○三年六月三峽水庫正式蓄水發電後,三峽工程的弊病漸漸地展示在國人面前,想隱瞞也瞞不住。實踐證明,建設三峽工程是一個錯誤的決策。為此中央領導和三峽工程保持距離,沒有人敢為這個錯誤決策承擔責任。
4 B" t, Z# f9 }+ Q
" _5 m0 x+ f3 s. q4 w. l  張光斗以特殊身份參加三峽工程論證,是三峽工程初步設計負責人,也是三峽工程質量檢查負責人。張光斗和錢正英是三峽工程的真正技術負責人。據說張光斗一共二十多次到三峽工地,比李鵬(十六次)去的次數還多。但是張光斗自己也不把三峽工程當作他一生最輝煌的作品,而是把葛洲壩工程、密雲水庫大壩工程作為他一生最重要的工程,因為他知道三峽工程不能告訴國人的錯誤太多太多。張光斗不敢把骨灰埋在三峽水庫邊,而是要埋到密雲水庫邊。- j0 k1 ?" T3 w! R/ {

0 |3 M' L% C- T. N3 D0 e, a  再挖一條長江呼聲起、愚公移沙
$ i4 @0 b8 g% s6 K+ }3 V3 w' o* \
& Z2 C1 z9 ~. z. C. {, i  如果說中國是條龍,那麼長江就是龍的脊樑骨。最低估計,長江的水運能力可以抵十四條火車線。三峽工程腰斬長江,用兩線五級船閘來彌補,號稱船閘雙向通過能力為每年一億噸。三峽船閘現在實際通過能力為每年七千萬噸(約兩條火車線的通過能力),船閘通過能力已經達到飽和。現在三分之一的貨運量需要通過機械翻壩來彌補,根本不能滿足未來發展需求。三峽船閘成為長江航運發展的最大障礙,等待過船閘的時間有時長達一個月。已經有不少人提出再挖一條長江的建議,要再建設多個船閘來滿足長江水運的發展需要。
" |+ f: P+ b- Q" N' }6 i+ X6 U( G8 U2 K! \' t" Q7 }8 J0 ?3 G
  張光斗和錢正英在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提出「排渾蓄清」的水庫運營計劃,認定這個措施可以解決三峽水庫的淤積問題。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貝克萊分校的李奧帕特教授批評這是一個事先沒有經過實驗證明能夠成功的措施。果然不出所料,三峽水庫按計劃在枯水期水清的時候開始蓄水,根本無法將水庫水位蓄高到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枯水期蓄水增加了和下游地區的爭水矛盾。為此,國務院被迫修改「排渾蓄清」的水庫運營計劃,將蓄水期提前到每年的八月份,也是蓄渾水抬高水位,以保證發電。# p1 j7 Z% t% D3 J' X/ T4 Y
- i1 f- X6 i6 b' |6 b. G' }5 i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認為採用「排渾蓄清」措施,可以保證讓三分之二的泥沙被沖出三峽水庫。目前只有三分之一的泥沙可被沖出水庫,實際沖沙比遠遠低於可行性論證。雖然說,在三峽大壩上游大量建設水庫大壩工程,為三峽水庫攔截礫石泥沙,沒有出現黃萬里先生所預測的十年後礫石淤積重慶港的情況。但是在上游建大壩工程攔截礫石泥沙,是將災難留給子孫後代,付出的代價更為沉重。任何水庫大壩的攔截礫石泥沙的能力是有限的,當這些潛力被用完,黃萬里先生所預測的情況還是會出現。必須指出,這些被攔截礫石泥沙最終都要進入大海的,這是自然規律,不可更改。將來愚公移山就變為愚公移沙。
0 o1 E: z5 {) P# w+ J, s  U7 T
- z) F1 O$ E3 B8 {" n0 V1 U, @  三峽庫區地質災害日趨嚴重
0 q9 ^0 u+ P; r. X8 o) V0 u
1 ?8 t$ D2 v, G  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安全主要依靠長江幹堤。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後,政府接受陸欽侃的建議,投入鉅資,加高和加固了長江幹堤。但是三峽水庫自二○○三年蓄水以來,下泄河水的泥沙含量大減,改變了下游自然河流的流動規律,造成長江幹堤崩潰,威脅下游安全。清水下泄改變了下游地區長江和附近地區湖泊的水量互補關係。湖泊失去了長江的水量補充,湖面迅速減小,其中最為顯著的就是鄱陽湖和洞庭湖。' \; b  C9 U3 m+ |
' n0 F% M9 Y$ x& R3 U" ~( j- O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說三峽庫區地質不穩定、可能發生滑坡和岩崩的地方一共四百餘處;三峽水庫蓄水至海拔一百三十五米,可能發生滑坡和岩崩的地方增加到三千餘處;三峽水庫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可能發生滑坡和岩崩的地方超過一萬處。水庫蓄水,水位升高和水庫蓄水後地震次數的大幅度增加,是導致地質災害日趨嚴重兩個最主要原因。由於三峽工程的建設,地質災害日趨嚴重,「三峽庫區已經成為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區」,需再搬遷出三峽庫區的移民人數將高達四百到五百萬人,其中不少人將為三峽工程搬遷三至四次。6 r) |& `+ d3 `, q
8 ~+ g" P- c4 h; j: z
  黃萬里和張光斗一生的爭論集中在黃河三門峽大壩和長江三峽大壩工程上。在三門峽工程上,黃萬里一比零勝張光斗。在長江三峽大壩工程上,許多善良的中國人希望這次再不要出錯,但是事實是嚴酷的。三峽工程在對生態環境影響方面是弊大於利;在對社會影響方面是弊大於利;就是在經濟效益方面,也只是對一小部分人是利大於弊;而對廣大百姓而言,是弊大於利。中國的老百姓已經支付了二十年三峽基金,一共支付了近二千億元,而無一分錢的回報。三峽大壩和全部發電機已經不是公眾財產,而是某個股份公司的財產。未來二十年,老百姓還得繼續支付三峽基金,因為要解決三峽工程帶來的負面影響,需要大量的投資。雖然目前尚未出現黃萬里先生預測的礫石淤塞重慶港的情況,但是將來一定會出現的。黃萬里的長江三峽工程永不可建的意見是正確的。在長江三峽工程黃萬里一比零再勝張光斗。二比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