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華南虎照片造假的背後

發表於 2014-6-29 16:04

* u2 _0 B: p5 D% I+ _& b1 M. s有網民指照片的比例、色溫及立體感有異。
  [- I7 @7 e. `+ Q$ V3 v! W" c0 ^5 W5 i: `! F* U6 y5 u4 n
談起中國官場「貪腐」成風,為的除了是金錢,還是無形的虛榮,而「成功爭取」的逞強的風氣亦是中國官場的一大特色。2008年6月29日,一名陝西農民聲稱自己拍攝到相信已於中國境內絕種的華南虎照片,隨即獲得現金獎,並得到省林業局的官員的大肆宣傳,有人甚至以官位擔保照片真確,令事件鬧至國家林業局,惟經調查後確認所謂照片只是翻拍年畫而來,而13名省級官員亦「求仁得仁」遭到處分。9 n$ l8 X8 h3 X. D- m2 r6 i
: k2 _8 }0 ~( A  \
華南虎是中國特有品種,但最後一隻野生華南虎在1994年被射殺後,就再沒有確鑿證據證明野生種群的存在。而中央政府亦一直在坊間尋找野生華南虎的蹤跡。在2007年10月12日,陝西的林業廳就發佈一張聲稱是由該省農民周正龍所拍攝、24年來首次於中國境內發現野生華南虎的「照片」,引起全國關注,而媒體亦爭相採訪。不過照片公開後,有人質疑照片的真確性,但當時的陝西省林業廳認為,這幅「華南虎照片」可以有助提高陝西的知名度,甚至帶旺旅遊業,帶來經濟效益。省林業廳更大肆宣傳「華南虎」在陝西省內出沒的消息,時任省林業副廳長朱巨龍更以官職擔保相片並非偽造之餘,更給予周正龍二萬元人民幣獎金作為鼓勵。) R/ _* ]& V5 @/ n: [

; k9 m. J- n6 e" m由於發現野生華南虎的機率太低,加上照片的比例、色溫及立體感有異,網民便開始不斷尋找資料以證實照片的真偽,更出現了《打虎派》及《挺虎派》。不久便有《打虎派》網民「踢爆」所謂華南虎的照片只是翻拍來自浙江年畫上的老虎,再以合成技術製造出來;但周正龍及省林業廳「死撐」照片中的華南虎是真的,令事件愈鬧愈大,甚至鬧上國家林業局,亦有律師以法律途徑起訴地方政府存在誠信問題,當局才正式展開調查。7 K$ w9 ^* H, I) T* z

- _6 j- L+ P0 c/ m8 r9 I9 T: f調查直至6月29日,陝西省政府宣佈調查結果指照片為偽造,周正龍亦承認「照片」是以老虎年畫及在叢林拍攝樹木的照片合成而成,他隨即亦以詐騙罪名被拘捕,而當中牽涉在內的13名官員則以「處事不當、工作不負責任、作風極端草率」為由處分及被撤職;陝西省林業廳亦發信道歉,指當局不應在未取得實質證據前發放華南虎「出現」的消息。5 N- [/ w# |! R7 W9 O$ r
$ G# x6 O, x8 e/ @3 t
當時不少網民及攝影專家皆認為此事不止周正龍一人所為,而周正龍在審判期間堅持所有事都是他獨自進行;但當問及細節問題時,周正龍卻回覆不知道,並指「我錯了,我是個法盲」,令事件更耐人尋味,最終周正龍以「詐騙罪」和「非法持有彈藥罪」被判處監禁兩年六個月,罰款2,000元人民幣。
7 ^" a$ }4 v) J$ d0 s* Z) b/ h$ N0 F; v# d- K
原載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0629/52622489

Photobucket

周正龍尋虎鬧劇的啟示

發表於 2014-6-29 16:13
0 H) ^3 B- c' N8 h1 [3 X
大陸網民惡搞的周正龍出獄後仍去尋虎
3 P" R2 p) m# t8 M: w* U; E* @1 v7 ~3 O) n) Y% {* w. S
2013年6月1日消息,陝西省安康市鎮坪縣農民周正龍出獄一年來,多次​​上山尋找華南虎,為了捕捉到老虎的影像,還在山上安裝了多台動感照相機。 5月28日,周正龍再次進入大巴山腹地,去尋找他期待見到的華南虎身影,隨行的記者拍攝下他登山行走和在深山生活的畫面。
( ?; t" o* l" E" s& A, T' F- f" w" i% z# t
其實,早在3月前即有媒體披露,周正龍在林業專家和民間動物保護組織人士的幫助下,提高了尋虎的科技含量,在山上布下影像監測設備陣營用於捕捉“虎影”。  n% Z6 Q' Y! f) F( r, o- g

+ Z% b+ `$ E5 ~2 h按照周正龍的牛脾氣,出獄後仍然固執己見找虎不止,我們真的一點也不覺得有啥奇怪的。找就找吧,只要你老周認為自己有精力有能力就行,只要別再出個紙老虎搞得雞犬不寧就行,頂多我們只是為他的執迷不悟感到可惜,也為他的家庭能否再經得起他折騰而感到擔心。; c% ~4 Q3 i- R6 u
1 X1 J5 u& M# P' Z+ U! Z
真是今非昔比。儘管當年周正龍上山尋虎其身後也有“高人”,但畢竟他是以主角現身,最終獲刑也是“一人做事一人當”。可此次大不相同了,老周也有自己的團隊了——林業專家和民間動物保護組織人士,並且不僅出力還出設備。周正龍可謂鳥槍換大砲了,在山林間佈下數十台紅外動感照相機和攝影機,就是這個團隊的實力體現。& }/ f2 z5 b; [) ~6 T% T
7 V1 H! r# Z# l- j0 t5 L
與往昔“一人在戰鬥”相比,周正龍的團隊戰鬥力不可低估,即使最終期待不到一隻老虎身影進入相機陣的埋伏圈,但也算是替老周出了一口惡氣:誰說我老周錯了?不見這麼大的專家學者為我“伸冤”嗎?能否找到老虎儼然不重要了,重要的倒是我老周“重獲新生”,迎來了尋虎的“第二春”呢。
3 C9 G' u' j* W" ^& U& |
( c0 ^+ Z; n) ]# R* O. g如果不是長期關注華南虎照事件,我還真為這些如此支持周正龍的專家和愛虎人士“唱讚歌”,更為他們對一個執著農民出力出錢而覺得“很偉大”。但是事實真的如此簡單嗎?周正龍布下的紅外動感照相機和攝影機多達數十台,應該是一筆不小的投入,是誰購置了這些高科技設備?真的是支持者最近才添置的嗎?這些支持者又真的僅僅是專家和愛虎人士嗎?
' s/ p3 \# Z8 o( s& y* c* f3 d6 m$ J$ l7 o/ t- v+ O% q
其實,早在“周老虎事件”誕生前,一個華南虎調查隊就成立並開始活躍了,國家林業局在1999年至2001年就組織專家開展了華南虎野外調查,調查範圍主要在廣東、湖南、江西、福建等華南虎痕跡較多的地區,這次調查因為沒有目擊並拍攝到華南虎的影像而沒有向社會公佈。就在周正龍的華南虎照片公佈以後,國家林業局加緊了考察工作,為在鎮坪縣一千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尋找華南虎的踪跡,他們在這一區域布放遠超常規的50套紅外線監測儀,而相關的華南虎調查隊則身兼樹立國家林業局與陝西省林業廳公正權威雙重任務的組織,其經費從何而來,最終調查的結果如何,又是怎樣建立和解散的,等等,對公眾至今還是個謎團。
7 K) m9 C" ?: y8 [3 f0 U' \6 j$ B, Z6 G5 ]: I
那麼,周正龍的相機陣裡的數十台紅外動感照相機和攝影機,是否就是華南虎調查隊的設備呢?這個疑點比周正龍繼續尋虎本身的新聞性要大若干倍。如果就是當年的高科技設備的“重新投入使用”,則說明周正龍的團隊絕不簡單,注定有官方的影子,他們意欲何為昭然若揭,但從中折騰的費用該怎麼倒查?何人何部門出來承擔責任?這絕不該成為一筆糊塗賬。如果這些設備另有出處,那出自何處?動機是什麼?何時開始?又想到什麼時候終結?最終受益者是誰……一系列的問題待解,但其根源顯然不是周正龍的“算盤”所能覆蓋和“計策”所能轉移的吧。
! h$ E. H: d; V' ~8 n8 c7 G* ~" [* S% b' D5 p/ [
大陸網民鄧林2008感慨: 周老虎案,是一次由民間發起的打虎運動。事件的焦點,最初是周正龍是否作假,隨之轉移到陝西省林業廳的誠信問題上。即陝西省林業廳在知道周正龍造假後,仍然堅持自己公佈的所謂“華南虎照”是真實的,並採取種種手段,試圖偷梁換柱、蒙混過關。實質上是公眾對政府的公信力的質疑。周老虎最終被宣判為假老虎,輿論取得了勝利,政府早已被透支的公信力再次受到極大損害。% K" W$ m$ a4 G* @+ u

8 I1 d2 `$ [- t* O4 a- a" `陝西省鎮坪縣的周老虎,是隻小小老虎。一個草民,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只能做別人的工具和炮灰,又甘做幫兇,以悲劇收場,一點都不值得大驚小怪。最終被剝去畫皮,露出假老虎的面目,是互聯網的勝利,更是民意的勝利,但是其命運仍然讓人不勝感概、無限唏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