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中科院專家:三峽工程將來最大受害者是上海

發表於 2014-7-19 01:19
: n" |8 I7 a! U7 S$ t
陳國階驚人之語,引起對三峽工程反思。(取自網路)
. t& y, h5 ^3 O$ t# f/ O# L. e5 w# s+ z* y" x: ~- y% F
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陳國階,最近發出驚人之語。他從長江污染、海水倒灌,以及海岸沖刷加劇,將對長江口和東海漁業生態系統造成不利影響等角度,斷言三峽工程將來最大的受害者是上海。這原本是他個人之見,卻引起中央黨報的重視。《光明網》2014年7月17日發表評論員文章,以《對三峽工程的負面影響宜早做綢繆》為題,肯定陳國階的肺腑之言。《光明網》是中共中央重點新聞網站,《光明日報》更是中央宣傳部代管的中央黨報,竟以此不護短的方式重新評價三峽工程,說明它確有問題,必須亡羊補牢。; c; ?' h# M$ j& _& \

0 l5 w; w) B( u& a/ p( ]陳國階6月14日在一場「三峽工程、水壩建設與環境研討會」上,做出《三峽工程環境影響再認識》的發言。他說,三峽工程對周邊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如庫區水污染加重,長江23條支流中,半數以上出現水華(水體富營養化);壩下沖刷,對壩下河岸安全構成威脅,荊江南岸塌岸尤為明顯,部分河段沖刷量為建庫前10倍。$ F2 W! X  z) p, ~! U
: d) t" }3 v. l3 k- P/ _- Y& H
陳國階指出,三峽工程的第一個要務是防洪,但他認為清水對於壩下江岸(特別是在河曲江段)沖刷,恰恰和此一功能相反。這個問題在三峽工程論證時雖被提及,但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影響所及,位於長江出海口的上海難以倖免,以往的泥沙、水量和優質水體逐漸消失,而有害毒物如水污染、鹽鹼化與海水倒灌則接踵而來。「將來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陳國階說他10年前就提出這個觀點。7 q/ L+ X$ X% q7 d% s

5 R! H" G- |- k* F* Y三峽工程帶來的災害,還包括地質災害,如全庫區發生新老滑坡變形、坍塌等現象,自三峽水庫水位上升至175公尺實現試驗性蓄水目標以來,全庫區發生新老滑坡變形200多起,塌岸百餘處,不穩定庫岸30公里,湧浪開始出現。庫區22個區縣地質災害隱患點9324處,修建前為5512處,2003年蓄水後新增3812處。對陸生生態、長江流域水資源配置(鄱陽湖、洞庭湖)、景觀、文物淹沒所造的損失難以細數。他的發言,令人動容。
* a1 [6 Q3 d! J" F& }5 S. t3 u
& V) o+ [! F1 [% R' Z《光明網》指出,實際上,上述危害後果,早在三峽工程論證時就有專家指出,而現今出現的危害,其出現只比專家預計得更早,其危害只比專家估計得更大。文章表示,暫不糾纏於過去工程建設的程式性問題,今後將正視三峽工程的負面效應,採取實際措施,並規畫未來中、長期的應對方案,這也許是當下必須的選項。
" ?! `6 H# V6 I/ H- I
  ]" U2 P6 |7 P- j7 H! {4 B! a文章還說,即使從最樂觀的角度看,三峽工程造成超大範圍的生態系統擾動,要重新形成至一個新的系統性平衡,也要在距今很長時間以後。但三峽工程對庫區及其周邊地區的整個生態系統如庫區水環境、壩下侵蝕、河口生態、氣候、山地災害、地震、河流動力學過程、生物物種、人文資源等方面的負面效應,卻是可見並亟需解決的。) A2 i; m; r$ X- ~

' ^2 s. j$ K$ J$ m! m/ D, \.......................................................................................................................................................8 m3 e# L1 N; z* y8 o
陳國階:1965年8月畢業於中山大學地質地理系,1965年8月至今一直在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前身為成都地理研究所)從事科研工作,主要研究領域為:氟的污染與防治、環境評價、區域持續發展等。 1965、1978、1986、199年依次任研究實習員、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其中1981—1983年公派赴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地理係作訪問學者。
2 k  o! m$ A: ~, ?2 k
5 i* a# G/ s1 u. f' B8 e* e“對上海有利的沒有了,例如,泥沙對於上海是一個很重要的資源,過去平均每年要伸出四十米,現在沒有了。對上海有害的現在增加了。例如,長江污染、海水倒灌、海岸沖刷等將加劇,對於長江口和東海漁業生態系統也將造成不利影響。”——談到三峽工程隊生態環境的影響時,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陳國階認為,將來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
1 v; N* _* t& t  e; k
) ~' ]  U0 s) ^( B6 X8 h) {* X6月14日,陳國階在鳳凰網評論頻道與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社會學系聯合主辦的“三峽工程、水壩建設與環境研討會”上,做了題為“三峽工程環境影響再認識”的發言,他在發言中從長江珍稀、瀕危物種面臨滅絕,庫區水污染,陸生生態,地質災害等多方面分析了三峽工程對周邊生態環境的影響。
$ G. j& Z8 _" l! a" E4 Z  x
; }& Q8 C- D  z9 C4 e  `以下是整理的發言實錄:
9 ~/ u- L) K' |' Y; r
$ {  j5 j0 c! Y三峽工程如何影響環境
+ f) i+ w$ x& r4 e/ a% W# M# p( _! h+ o
三峽工程不純粹是個技術工程,更多地會牽連到生態環境、政治問題、社會經濟各個方面。與其他水電工程比較,我認為三峽工程的環境影響有以下幾個特點:/ M: s" a/ ]5 D8 Q0 @5 R
5 [$ ^. X7 k. `5 O# r) H
綜合性。可以說,從天上到地下,從陸地到海洋,從水生到陸生都受到了不同的影響。從大的自然系統上,包括地質環境(地震、山地災害)、陸地生態系統、大氣系統、水生系統、海洋;從社會層次,包括人文、文物、文化(巴楚文化中心);經濟方面,包括城鎮、農村、家庭,還包括工業、農業及其他產業;從生態系統層次上,包括基因、物種、種群、群落、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統、景觀、自然地帶等。總之,三峽工程的影響是一個社會——經濟——環境的複合系統。
; J& P* }% m# H0 K" Y( |2 h7 v, g/ n$ v! y0 y: E  [
流域性。三峽工程地處長江中上游的交界處,是在幹流上將長江攔腰切斷,改變了河流的形態,其影響包括長江的上游、中游、下游到河口,甚至到東海鄰近海域。影響到全流域水資源時空格局的變化、水生態系統的變化和流域區域與部門利用和利益格局的變化。6 ~* c6 q$ U) Y$ H/ U
- M+ s. q. V/ i7 r2 W
不可逆性。三峽工程造成對大量土地和耕地的淹沒,對大批文物古蹟的淹沒。庫區及周邊是巴蜀文化的重要中心,有很多重要的文化遺跡,如新石器時代的大溪文化,還有大量古墓群、古鎮(如大昌古鎮)。這些文物我個人認為對其挖掘很不夠,很多文物和文化來不及系統研究就被淹沒了。7 N9 g1 _4 o5 K3 }+ W8 ]- P
9 x" j9 n! ^3 s2 J  J/ \; P7 M
長期性。特別是一個生態系統受到了比較大的擾動以後,要重新恢復到一個新的平衡需要很長的時間。生態系統(庫區水環境、生態系統重構)、壩下侵蝕、河口生態、氣候、山地災害、地震、河流動力學過程等都受到了很大的干擾。今後的演替方向是正是負、是利是弊都需要長期的觀測。$ J, ?$ i/ c8 i) w7 o
2 f4 j+ J# A0 v2 b3 h2 A, k
不確定性。三峽工程是一個固定的巨大建築物,起碼會存在百年以上。它的設計和建設依據的是以往的氣象、水文和地質資料。但是,全球氣候變化將引起氣候(特別是降水)、水文等的時空變化。變化的趨勢和結果是否符合原來防洪的要求就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再如,誘發地震問題。由於全世界對地震的預報還沒有過關,對地震發生的機理也知之不多,因此對水庫誘發地震的問題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近年庫區附近已發生多次地震。雖然沒有造成直接人員傷亡,但是地震誘發更嚴重的山地災害就是一個很不利的影響。% f1 e% ^5 F; z
0 Q( {, T' v) U3 H
我想補充一點,三峽工程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在它的庫尾有一個特大城市重慶城區,庫區兩岸是人口稠密區,分佈著一大批城市、城鎮、農村,對庫區造成很大的人口壓力、生態壓力和污染壓力。這在世界水電工程中是獨一無二的。三峽庫區是一個山區,又是一個人口稠密區、貧困區。我曾經概括了這麼幾句話:第一,中國版圖中心位置上的邊緣區域(渝鄂黔交界邊遠山區);第二,古代文明發源地的高文盲地區;第三,壯麗風光中的生態脆弱帶;第四,長江黃金水道旁的閉塞區;第五,長江產業發達帶的經濟低谷區。在這種背景下,要它承受世界最大的現代化水電工程,其矛盾必定十分尖銳。就以百萬移民來說,在世界任何國家都是不敢冒的風險。現在,三峽移民面臨的困境將是未來長期難以解決的問題。而庫區的水環境污染,也將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
' X7 j! v; ^- i" _, h- g1 W9 M  o8 i0 Z
三峽工程環境影響的後果
6 g7 M; c! |5 g, o) |
) j' ]2 ?% G+ X3 {6 e# D三峽工程環境影響已有許多資料和研究成果,我只做簡要介紹:4 J/ @- I3 [3 G9 ?& }9 s1 [5 z( I0 {
% d) Y/ X0 H/ Q
長江珍稀、瀕危物種面臨滅絕
7 e- B1 K# v2 K: }- J' M, z' Y6 j& f, A% N! a( M- T6 u
庫區是青、草、鰱、鳙四大家魚的天然產卵場之一,原有11個產卵場,以忠縣產卵場最大,蓄水後被破壞。白甲魚、中華倒刺口、岩原鯉在漁獲物種比例減少。三峽庫區分佈41種魚類,其中2/5是長江上游特有魚類。受到極大的危害。銅魚資源因不適應靜水生態,資源明顯下降。白鰭豚幾乎滅絕,白鱘、中華鱘、達氏鱘、江豚、胭脂魚等也受到極大的衝擊。
" `! I  Y" q4 A* i+ _
1 |) m3 J$ Q/ v) W, d庫區水污染加重
6 D+ ]  e: X+ V! {0 c' @! T1 `2 i; }7 E3 Y" N# @8 h$ n8 M
城鎮岸邊污染帶、港口、河灣、壩前、支流(如香溪河等)、底泥(汞污染)等污染更突岀。庫區分佈有重慶長壽化工園區、萬州鹽化工基地、涪陵化工基地(天然氣)、興山化工總廠(黃磷、工業磷酸、二聚磷酸鈉)對庫區水質構成巨大威脅;調查的23條支流中,半數以上出現水華,這是河流變成湖泊型水庫之後富營養化的表現。三峽庫區水質改善與庫區產業發展將長期面臨著難以克服的矛盾。
+ f9 E  ~7 ^5 B8 l* z2 U$ S1 g$ N6 Z5 d
壩下沖刷,對壩下河岸安全構成威脅. C( i* @: _' m2 D5 F2 _- Z

* E0 i7 u; O( g荊江南岸塌岸明顯增加,部分河段沖刷量為建庫前10倍。三峽工程的第一個要務就是防洪,但是我認為清水對於壩下江岸(特別是在河曲江段)沖刷,恰恰跟這樣一個功能是相反的。所以這個問題在論證時雖被提及,但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0 N/ A. K/ G, K$ M+ u

& ?/ h& K& ?3 }0 z( T河口:土地減少、海岸沖刷、海水倒灌、漁場受損
# |8 ]4 n& Y% J" S, R" |$ ], M4 v2 e  v  }
對上海影響:有利有用的少了,沒有了(泥沙、水量、優質水體);有害有毒的多了,出現了(水污染物、鹽鹼化、海水倒灌)。
6 l$ K  [5 y- d& x$ A3 P1 ?3 L) \0 u+ T7 c
十年前我就提出這個觀點:將來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就是說,對上海有利的沒有了。例如,泥沙對於上海是一個很重要的資源,過去平均每年要伸出四十米,現在沒有了。對上海有害的現在增加了。例如,長江污染、海水倒灌、海岸沖刷等將加劇,對於長江口和東海漁業生態系統也將造成不利影響。
0 \! U& b' I1 d

' d, Y/ D# A# ^" x- R- ]+ d我個人的觀點是,未來要非常重視上海在長江流域整體開發之後帶來的負面影響,特別要考慮到極端氣候變化的影響。我們在考慮三峽工程的防洪時,考慮到十年一遇,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乃至千年一遇。對於上海的不利影響也應該考慮到十年一遇,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極端情況的發生。例如,乾旱年、加上冬季三峽和上游水庫蓄水,加上南水北調調水,長江流域工農業用水和生活用水,加之海平面上升和碰到大潮,這些極端情況遭遇在一起的後果。
# ~/ r: H* o+ v% @. o
1 }( a8 f7 _6 N8 _陸生生態:庫區消落帶已成為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6 G) B. }9 J% N9 H0 q6 p9 \( w7 [& u
5 u/ H6 r( F# k# K庫區消落帶對景觀造成嚴重的視角污染,對河岸的穩定性也造成威脅。三峽庫區是水土流失嚴重區,山高、坡陡、耕地缺乏,退耕還林已實施多年,但在三峽庫區還存在大量大於25度以上的坡耕地。# z% y8 m/ c6 d9 N# ?

# |4 [% i: [" A; A9 {景觀:峽區雄偉奇特的美感降低0 s" \+ u2 G' Y* S  v

0 D3 l- ^8 x" P/ n2 f/ E7 z例如,對小三峽、夔門等的影響就很大。有人認為,三峽山高1000-2000多米,水庫才抬升100米左右,不會影響峽區景觀。這種觀點是不對的。因為感受高峽雄偉的最佳位置是在船上,能見的範圍是兩岸山體。相對高度只有幾百米,水庫蓄水以後急流變緩流,雄、奇、偉的感覺就大為遜色。& S: z3 ]8 k/ [0 z

6 z/ W. ?$ {0 k7 M( D; O3 N9 [地質災害:全庫區發生新老滑坡變形、坍塌
2 x/ T3 t/ Z+ n+ E! Q( ?- G( x# Z& |8 O

: P" h' O: X4 K& o175米試驗以來,全庫區發生新老滑坡變形200餘起,塌岸百餘處,不穩定庫岸30公里,湧浪開始出現。庫區22個區縣地質災害隱患點9324處,修建前為5512處,2003年蓄水後新增3812處。/ }' n) y& z  f
; M7 \" X' K/ @$ P7 E$ R
文物被淹沒8 r$ V* L! Q. L! v, x5 j
; s6 V+ w6 G0 k1 m# V! `
三峽庫區是巴楚文化中心,擁有中國最古老的人類化石地點——巫山龍骨坡遺址、巴國王陵——涪陵小田溪墓群,巴東舊縣坪遺址(宋代)、涪陵白鶴樓、大溪新石器時代遺址等。對他們的歷史和價值來不及系統研究和深度挖掘、評價就被淹沒,一批無價之寶喪失,實是可惜。" M5 [! N: Z3 C; ?* q( m# S

" x) g8 \5 D. E( P流域水資源分配矛盾增加(鄱陽湖、洞庭湖)
* X5 z! q# E& u& _' H

: P# C% Q1 {; c# n4 }7 h, Y) t三峽工程之後,各地、各部門對水資源的爭奪加劇,湖北省要調長江水去漢江,江西省要在鄱陽湖建閘,洞庭湖也另有一翻打算。加上長江上游無數的水電站的建設,未來長江將不可能是一條健康的河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