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處女地球的挑戰(小小說)~畢赳~

發表於 2010-1-28 13:40
  保護環境,人人有責。英國處女航空公司大老闆、鼎鼎大名的億萬富翁白蘭臣本年初在倫敦高調宣佈,懸紅美金二千五百萬,有誰能夠想出妙策,每年從大氣層中消除至少十億噸二氧化碳,緩和地球氣溫上升帶來的災禍,就可以分期拿走賞金!
8 Z) |+ _* B9 J( @
# O! N$ B' S4 ]; ?% M  這項懸紅,命名為「處女地球挑戰」,意思並非強人所難要求各路參賽英雄必須為處女,也並非異想天開要求把地球還原成處女狀態,而只是大老闆擁有的航空公司名為處女航空公司而已。  K0 B/ Z- w9 u- N
& F0 w. q  d; ?/ y5 ?8 Z
  宣佈會上,許多國際環保專家濟濟一堂。畢赳一介小記者,雖無高貴身份,卻有拯救地球熱誠,這次有幸恭逢盛會,立即追著白蘭臣要求訪問。
- S( F$ J, h: [! ]! `; L- Z/ ?% d: B, b7 J
  面對白鬚白髮、一面慈祥的白蘭臣,畢赳衷心佩服:「這是很有益,也很慷慨的決定耶!」轉念一想,還是盡量直接好:「二千五百萬獎金,真拿得走麼?」
( ]/ p+ r5 O6 G
: I* C' h& g8 f/ y- j0 B0 t  @  白蘭臣說:「當然真的。好像中國人所說,我捐一塊磚頭,其實是希望鼓勵別人捐出翡翠。地球是由人類弄糟了的,自然應該由人類解決問題。」' C! p1 e! J. A" C! O1 s! W

; t; T7 @' y$ Q2 ], p  畢赳大為嘆服,問:「目前,有人想到妙策了嗎?」- v4 f% T, B4 O6 e* G: s( t6 z& T

1 Z2 e5 V/ o+ e! Z# v! f4 C  白蘭臣說:「我剛才和那邊幾位環保工作者談過話,他們好像已經很有點好主意啦。是的,諾,就在那邊。」
% X/ V: z; Z$ {/ Z4 d+ ~% l
% `# C- E+ `# o2 u8 _' \! b  畢赳望過去,只見一群專家模樣的人士,正在熱鬧地展開討論,一位仁兄剛轉身離開,畢赳不放過機會,立即上前,見到他夾在衣襟上的名片印著:「龍尼/豪宅發展公司」。" v; o8 ]2 G( ~8 _

7 ^  C8 r+ R+ A% d" R) }, f+ o$ z  這位龍尼先生西裝畢挺,給人十分醒目成功的印象。畢赳客氣地問:「龍尼先生有意爭奪獎金麼?」/ S% v: ], b* F. L1 J, L  O

4 N; l$ q" E# z% p1 X. \  龍尼從鼻子哼一聲,驕傲地說:「我已經開始寫建議書了。」: C1 {$ f& P3 V6 v$ Z8 z( O

+ @- b1 ?1 v5 }9 s0 K1 f0 Z2 `  畢赳好奇心油然而起,問:「可以把部份內容告訴我嗎?」
* q% Z$ F5 b4 L7 X8 a1 |
! d: T! f) f# [* V  龍尼起初一副不肯洩露秘密的樣子,然後眼睛一轉,忽然眉開眼笑,說:「唔,或者你可以幫助我呢。」6 d( Q! z, X# H4 g5 B1 w' h' O( r( j
7 C4 W% a1 m( r: X& j9 K4 [
  畢赳大為詫異:「我?怎麼幫?」0 j& m; s; g8 o0 [/ k! ?
) A2 Q0 `) r+ U: e" f0 T
  龍尼說:「敝公司在美國東南岸佛羅裏達州,加勒比海岸,發展豪華住宅。」
; H8 t* T  r1 X- I5 y: c. e! f$ [4 k" ?9 m2 d- r, c* |& n$ y
  畢赳說:「嘩!那區的地產,貴價得很!都是富豪、影星聚居之地唷!」
; y9 H! j/ [% w
# o9 z% s- H9 O! V  龍尼說:「本來,發展商規定,住戶不得在室外晾曬衣物。」; s' `' J$ u/ o/ L% Y+ z

9 I9 |4 m3 k7 ?7 V# r4 {  畢赳不解:「為什麼?」
1 C" T1 d& A( m( T
- m; W7 c, q' `+ ?' Z! X  龍尼說:「為了保持高貴的形象!高級的住宅,要有整齊的外觀!敝公司給每個住宅單位都安裝最高級的洗衣機和乾衣機,給住客用。」+ t/ z& g4 [" C; K8 d

3 A/ U/ z- {( @+ l! q' m: V  畢赳羨慕極了:「有沒有辦法弄我進去住住?可以當是記者試住什麼嘛。」
& u7 z0 a& Z5 [% H! j( y; M( W3 X0 v4 g; f: v
  龍尼不耐煩:「你聽我說。其實,像佛羅裏達洲等亞熱帶地區,氣溫偏高,又有海風,最適宜在室外晾曬衣物了。」他閉眼想像:「乾淨的衣物在太陽下迎風飄揚,倒不失為一片風景。」
; M! u" y7 m( n& j% ]1 z8 m, n. J% h+ F
  畢赳說:「那倒是,而且太陽光有漂亮衣物的作用,連漂白水也可以省掉。我住的地方,人人晾曬衣物,都把衣裳竹往室外戳,。」
- W# e5 c- a' ?
" }" x# s' X8 R; L' B) Q4 ]% K. W% L  龍尼正色說:「我也是剛收到這個資料,所以正想向你請教,『衣裳竹』產品製作規格如何?『往室外戳』的法例機制又如何?」
0 Y5 i3 H9 |, K; S( ~. y/ S& R
+ }( q, n# U" @( n7 s  畢赳:「…」; C5 p/ \* o2 {7 L2 B$ ^

+ }8 B' P8 t. v" _  龍尼說:「還有,你願意介紹我給閣下的政府,讓我前往閣下居住的地方考察嗎?」
' L6 J- o. D, N# G4 u& e0 r+ R, O4 w& C7 _5 Y  B& f1 c$ P' R
  畢赳受寵若驚:「我居住的地方,比較起閣下的城市,又窮又落後,真有天壤之別,有什麼值得考察?」
2 @7 }1 A; s* t  c; _: E  I9 j+ x$ T% N% J0 T
  龍尼說:「研究怎樣鼓勵居民如何選用『衣裳竹』加入『室外晾曬衣物計劃』啊!」& ~. }, ~- g& s8 C  m! S
" U) z& `8 F6 q) J( |5 A& l  y3 w
  畢赳尷尬說:「這…對我們有什麼難處…但是…」
4 ?4 K# t! G8 q& V3 _& V1 A8 X3 f4 }! d8 [" p+ Q  U( D9 d
  龍尼耐心說:「或者你還不明白關鍵所在:你知道不知道,大量乾衣機每天隆隆地轉著,用去多少電源能量,釋放出多少二氧化碳?」
6 q9 i5 D4 v7 `4 t# O- q) ]9 i! ?2 [/ D* y# _  {7 A
  畢赳:「哦…這個…」! u6 B) _$ M- C( Q% w3 X6 I, P* |
. F" W7 r% o$ f7 o/ q: D: b8 K# K
  龍尼左右望了一眼,降低聲量說:「我正是打算建議政府立例,禁止大家使用乾衣機!現在,我需要搜集資料,算算看要多少個州郡合作,才能每年減去十億噸二氧化碳。」
9 c9 J  ^9 J, e3 l3 B6 F) L
5 Q. J' i' O( I" r  畢赳恍然大悟:「啊,我明白了。但是,貴公司要保持住宅高貴形象的意願,豈不泡湯?」2 E6 O; u5 L, [6 V* U$ U
" b& a& V- F1 V3 t
  龍尼懶洋洋地說:「我只是打工仔而已,如果贏得二千五百萬,還理老闆作甚?」
; r1 e5 g- v, V; A5 I5 M. A. j
# c9 @8 M, N  K9 ?  畢赳:「但是…不准使用乾衣機…科技不是應該越來越先進的嗎?照你的建議,我們好像越活越回去了?」
( a! p9 x' F8 V& B2 A% c9 H, S+ f* \2 Q) [) ]
  「越活越回去又怎樣?」旁邊一個人插嘴說:「我還有更好的活回去的建議,而且更有機會贏得獎金呢!」
# V+ I1 x& G9 _- n9 S
6 Y( `9 [2 m# N6 \# W  畢赳一看,不知什麼時候站了一個精神奕奕的人,活像慣於叢林探險的鍾斯博士。他自我介紹:「我叫哲夫,加拿大人,國際野外探險社社長。」
& q) m! @3 q) A
9 c  k2 W! J- J# N. s: j  龍尼比畢赳更心急:「你的是什麼建議,快說來聽聽。」, f) V7 E* }8 \4 v
% c. h6 s( F* ]5 r
  哲夫說:「在先進城市,身體肥胖是個嚴重問題,大家都嚷著減肥,跑步機因此大行其道,健身房不用說,連家居都要安裝跑步機。」
2 M8 l& M3 \- w% e+ q" @
& T5 ?9 G2 i5 n6 k  用跑步機是時髦的象徵,龍尼連忙說:「我是健身會的會員,我用跑步機。」( @5 |8 w5 f' f4 [  L) H
% W" n7 N3 h  L0 @$ T0 w# u, e- m
  哲夫望龍尼一眼,笑說:「我打算建議先進國家的政府,禁止大家使用跑步機。」2 c" F# R9 Z- X( I" {

# H* F9 }& }9 E  龍尼很不高興:「什麼?」
# A. Q5 e  x. d) c2 s) d. P3 B3 b; Z: T
  哲夫慢條斯理地解釋:「用跑步機,目的是消耗身體的能量。」
0 X$ s" [$ q3 R) z
5 B, `/ O9 ^* X1 n# J. {  畢赳連忙評論:「是啊,不消耗身體能量,又怎減肥?」1 F8 M7 N! B. l# o& g7 M( \

  c' q7 \* `" m" J  哲夫說:「問題在於,跑步的人每消耗一單元能量,跑步機插上電源,卻要消耗約三十單元的能量!另外,再加上因此要開空氣調節,把健身房室溫降低,豈非用電更多?發電廠為要輸出這許多電力,引至多少二氧化碳注入大氣層?在跑步機上跑步的人,自己也許是健康了,卻的而且確危害了地球的健康。」. Q" g7 [7 Z) ]: R* C
& k4 V( a* ?1 T* @" C4 b% |
  龍尼張口結舌:「沒有跑步機,那我們如何保持健康?」; h5 E9 W# T/ s+ Z/ r8 e& u' U
% m# N9 S4 @+ I7 V0 D2 \3 N: n
  畢赳插嘴:「在我住的地方,我們在田磯上跑。」
; I$ A2 ]# r$ q) C, ^9 u+ B% v4 C: g! _+ D
  哲夫很有興趣:「哦?田磯是新發明城市規劃的一種嗎?畢赳,你可以介紹我前往閣下居住的地方考察這種田磯制度嗎?」
- N0 r5 ]8 ^0 t2 P# z  @  @  A, l! r- k; |: [/ q: N
  畢赳:「…」
/ T" Q/ f5 w- e+ ]8 x% R3 \; \
8 e# g& z$ e1 t. j8 ]) A6 ?8 b  哲夫點頭繼續:「我打算周遊列國,研究使用跑步機與國民健康的關係,如果全球一舉廢除跑步機,可以減去十億噸二氧化碳的話,那麼我就得到二千五百萬元,立即退休享福算了。」
7 l; b# k! o3 W( d+ z  H+ b. y5 g* i* W# Z/ {/ N! F& E& _* [
  不知道龍尼是因為太愛在跑步機上跑步,抑或根本不喜歡這位對手,他向哲夫翻翻白眼:「哼!我看你這是天方夜譚。你說,世界各國的健身房,容許你進行推翻跑步機的計劃嗎?」! z! u  E- Y/ K+ I" r

% Q2 a3 L) N% r  哲夫也不讓步,他捏捏拳頭,說:「就是你們這些發展商,把好好的人類居住環境弄成石屎森林,烏煙瘴氣。」
/ M' P9 ~8 R7 u6 z* W
( x6 \2 q; O) t  龍尼說:「瞎說,我就不信你住的地方不是石屎森林。」
7 _& s9 I. q4 N2 Q0 ?
4 A& W; z: F5 U  哲夫說:「不可理喻,你跟本沒有誠意為環保做點事。」: h2 |! o/ ^2 C1 N; ^! j' W

6 Q1 S+ T6 Q% O: @  眼見兩位專家怒目相向,畢赳連忙打圓場:「聽我說!聽我說!不忙辯論嘛!一來,兩位還要搜集好多資料,才知道建議是否真正成立。二來,消減二氧化碳,應該有許多更好的其他建議吧。」畢赳迅速地轉動腦筋,努力回想小學老師從前教過的東西:「譬如設計更好的汽車、生產更好的燃油、讓更多植物吸收二氧化碳等,不是更實際嗎?」# S1 g4 L8 F6 x

8 ~# W7 }) J7 z  龍尼、哲夫對望了一眼,竟洩了氣,怏怏不樂地分頭離開了。真不幸,畢赳好像把兩位環保未來之星的熱誠澆得熄滅了。「算了吧,」畢赳自言自語:「又不准用乾衣機,又不准用跑步機,難不成大家真要越活越回去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