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哈囉!地球日話說從頭~李肆~

發表於 2010-4-22 23:27

大陸漫畫家筆下的地球日,題目是:《......只有今天待遇好!》

算算地球一天的污染賬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日,而我們人類共同的母親──地球,生日就是在每年的4月22日「世界地球日」 (World Earth Day) 。然而,我們卻無法輕鬆地向地球母親說一句:「生日快樂!」因為越來越覺得,地球日巳不是一個值得慶祝的節日,而是亮起紅色警戒的沉重日子。

全球暖化所帶來的毀滅性危機,令地球病了,她的明天又如何?以下是地球一天的污染賬,這些數字,有觸目驚心之感:

地球上城市居民約有70%(15億人)呼吸受污染的空氣,至少有800人因此過早死亡;

1.5萬人死於飲用污染的水,其中大部分是兒童;

工業、各種噴霧罐、雪櫃、冷氣機等把1500多噸氯氟烴排入大氣層,它們是造成臭氧層空洞的罪魁禍首;

進入大氣層的二氧化碳為5600萬噸,「溫室效應」與此有關;

5.5萬公頃森林被毀,161 平方公里土地荒漠化;

14萬輛新汽車駛上公路;

400多座核電站產生26噸核廢料; 

1.2萬桶石油瀉入海洋。

我們能不能走出污染的怪圈,拯救地球,從而拯救自己?世界各個角落都響起了不同的呼籲─—吃素、熄燈、減排、簡約生活、回收舊物、綠色消費的聲音此起彼落。這一切,還來得及嗎?

每年的「世界地球日」沒有統一的特定主題,但「只有一個地球」始終是她的總主題。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戈爾曾這樣告訴英國《太陽報》說,自己的奧斯卡得獎影片《絕望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一片上映後,氣候變遷的情況反而變本加厲。他坦言:「我不得不說,自從我在2006年製作這部電影以來,情況不曾改善。」這位美國前副總統這樣說:「當然,自從科學家說我們只剩下10年的時間可以採取行動對付海平面上升後,民眾的意識提升,更多人關心這個問題,不過情況卻是更加嚴重。整個北極 冰層正在溶化,部分區域可能在5年內消失無蹤。」

地球全貌相片感動了地球人

在19世紀,享有豐富自然資源和遼闊土地的美國人總認為,綠地在地平線那邊無限伸展。一個地方的耕地、森林或煤礦被用盡,還可以去另一個地方。

隨著工業在20世紀初的大發展,人們把天空因大煙囪的煙霧而灰暗,河流因工業廢水而散發惡臭視為「經濟發展的必然代價」。最能說明的一個例子是:早在20世紀30年代中期,後來又在50年代,流經美國工業腹地的俄亥俄凱霍加河(Cuyahoga River)曾因沿岸工廠排放出的化學廢料而起火燃燒。當時沒有公眾抗議,甚至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到了20世紀60年代,公眾態度開始轉變。 1962年,一位名叫雷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的海洋生物學家出版了《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一書。書名意指一個沒有鳥類的未來,作者以通俗易懂的語言叙述了劇毒農藥和其他當時美國工農業及日常生活常用的化學藥劑造成的長期毀壞......這本書出人意料地一躍成為暢銷書。

1968年,「阿波羅」號(Apollo)的宇航員在完成首次環月球飛行後的返航途中,第一次拍下了地球全貌相片。地球的形像小巧玲瓏、美麗且別具一格,感動了千千萬萬的地球人。

1969年,凱霍加河裏的工業廢料再度引發大火。大火的位置是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一時間克利夫蘭成為全國的笑料,各地的廣播電臺都在播放諷刺歌曲《大河燒啊燒》(Burn On, Big River, Burn On)。
同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國家環境政策法》(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cy Act), 宣佈了「一項鼓勵在人與環境之間保持有益的、愉悅和諧關係的國家政策」。

人類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環保運動

就在環境意識逐漸形成的同時,反對美國介入越南戰爭的呼聲正在日益高漲。公眾的反戰游行,特別是在大學校園裏,使人們認識到,向「現狀」進行有組織的挑戰,可以帶來公共政策和行為的改變。

來自威斯康辛州的民主黨參議員蓋洛德‧尼爾遜(Gaylord Nelson)長期以來一直是一名自然資源保護主義者。他認識到,在反戰示威活動中產生的方法,也可以成功地被應用於其他領域。 尼爾遜後來回憶道:「當時,大學校園裏反越戰浪潮此起彼伏。被稱作反戰宣講的示威活動廣泛出現在美國各地......我忽然想到,為何不同樣舉行全國性的環境宣講活動?這就是地球日的起源。」 

尼爾遜在回到華盛頓後便開始向州政府、各大城市市長、大學校刊編輯,尤其是在美國中、小學中發行的《學人雜誌》(Scholastic Magazine)上,宣傳地球日觀念。1969年9月,尼克森爾遜正式宣布將在1970年春天某一天舉行「全國環境宣講」。尼爾遜這樣回顧說:「各通訊社在全國報導了這條消息,反響是戲劇性的......電報、信件和電話問詢從四面八方涌來。我發動我的參議院工作人員在我的辦公室組織展開地球日活動。到12月,這個運動發展得如此迅猛,以至需要在華盛頓設立一個專門處理地球日諮詢和活動資訊的資訊交流中心......」 

 丹尼斯‧海斯是「地球日」設想的支持者之一。他當時是哈佛大學法學院的學生,特意飛到華盛頓會見尼爾遜,並談了自己的設想。在得到納爾遜的鼓勵後,丹尼斯‧海斯辦理了停學手續,全力以赴地搞起了環境保護運動。1970年,這位日後被稱為「地球日之父」的丹尼斯‧海斯,開始組織和發動群眾。在他的熱情倡導下,同年4月22日,美國的一些環境保護工作者和社會名流首次在美國國內開展了「地球日」活動。

這一天,全美國有10000所中小學、2000所高等院校和全國的各大團體共2000萬人參加了這次活動。人們高舉著受污染的地球模型、巨幅圖畫和圖表進行了大規模的游行、集會、演講等環境保護宣傳教育活動,要求政府採取環境保護的措施。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群眾性的環境保護運動,它不僅推動了美國國內環境保護的深入開展,而且有力地推動了世界環境保護事業的發展。

帶來有開拓意義的聯邦立法

第一個地球日的成功帶來了有開拓意義的聯邦立法。1970年成立了美國環境保護署;1972年通過了《潔淨空氣法》和《淨水法》;1973的《瀕臨滅絕物種法》。這些法案包含了很多具有深遠意義的條款,其中之一是,汽車必須使用不含鉛的汽油,達到每加侖汽油最低行駛裏數,並必須配備催化排氣淨化器,以降低汽車廢氣釋放的毒氣量。

然而,在這些立法獲得成功以後,地球日似乎消聲匿跡了。雖然每年一次的慶祝活動沒有中斷,但規模和熱情都無法與第一年相比。雖然每年一次的慶祝活動沒有中斷,但規模和熱情都無法與第一年相比。 地球日似乎成了20世紀70年代初期游行活動的遺留産物。

但是,地球日的精神繼續存在。在美國,家長常常在孩子們的敦促下,開始對家庭垃圾作分檢以便於回收。到了20世紀80年代後期,許多市政社區都實施回收計劃。至90年代中期,這些城市的回收計劃獲得了回報,傾倒在填埋場內的垃圾量銳減20%以上的美國城市垃圾,正在轉化為有用的產品。 一向注重消費者意願和利潤底線的公司企業,開始宣傳自己的環境友善形像,許多公司採納了增加效能和减少工業廢品數量的切合實際的商業做法。 

各種環境組織的規模和實力在不斷增長。例如,1971年在加拿大成立的綠色和平(Green peace)組織以非暴力公民不服從的原則來加強公眾對日益減少的鯨魚數量和核能所構成的危險的意識;成立於1951年的大自然保護協會(Nature Conservancy)於70年代初期重新確定使命,致力於「保護自然多樣化」,並開始購置未開發的土地,使她們變為自然保護區;山巒俱樂部(Sierra Club)和全國奧杜邦協會(National Audubon Society)則對伐木公司提出大量訴訟,以减緩對老林的破壞。

「地球日」逐步演變為國際性節日

1990年,地球日聲勢重振。領導人是第一個地球日的主要組織者之一丹尼斯‧海斯(Dennis Hayes)。在他的帶領下,1990年的地球日走向國際化。全世界有兩億以上人(1970年人數的10倍)參加了各項活動,說明保護環境終於成為一個全球普遍關心的問題。這股全球勢頭於1992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的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上得到繼續,數量前所未有的國家的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就一項可持續發展的長遠計劃達成共識。

 1995年,在紀念地球日創立25週年之際,人們開始評估環保進展。 西方國家的情况似乎不錯,空氣和水更潔淨,森林面積在擴大,許多其他的環境指標也在上升。通過立法、非政府組織提出的訴訟、公眾教育及更有效的商業手法等方面的共同努力,對環境產生了明顯的正面影響。

但是,對情況究竟好到什麼程度,存在不同的看法。環境事務記者格雷格‧伊斯特布魯克(Gregg Easterbrook)在《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裏寫道,環境法「連同由環保意識推動而作出的大量民間努力取得極大的成功......環保條例,既遠非苛刻、也遠非高成本,被證明極其有效,耗資比原先估計少得多,而且使貫徹實行這些規則的國家的經濟不僅沒有減弱,反而得到加強。」

不管如何評論,地球日的歷史是過去30年來環保意識增長的寫照,環境成了全球性的關注──這就是地球日的意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