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追尋嗚嗚祖拉源頭:Made in China~中青~

發表於 2010-6-18 12:03

  E4 d' s) m- U' v0 Y, Z) c世界盃比賽現場球迷吹著"嗚嗚祖拉"為喜愛的球隊助威。  P0 \8 A, T4 a% s# }7 G
2 a9 [9 U" X  d, f4 A
浙江女人江夏娟和世界盃似乎毫無瓜葛:她看不懂足球比賽,也不認識球場上的明星大腕。即便當她坐在工廠裏,忙活著為手裏的塑膠喇叭割去毛邊時,她嘴裏的話題也是結了婚的兒子、學會走路的孫子,而不是離她很遠的某一場球賽。" ~1 ^' n# l" ~: K) e) y$ L' H
# o% B1 h/ k6 Z1 T. C. t. Y
她當然不知道,她手裏這支司空見慣的喇叭,有一個外國名字叫“嗚嗚祖拉”。她也不會料到,在南非進行的那些與她毫無關係的球賽中,這種喇叭發出的巨大噪音,幾乎“把全世界都吵死了”。9 \$ ~8 k! w7 Q) ?1 p. \# O) B9 W
% g4 j/ ?  {' N2 S4 w& n: ?
在南非,以及在世界盃波及的所有角落,從江夏娟手下造出的這支喇叭都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德國足球隊的隊醫在考慮要讓隊員們帶著耳塞上場;法國球迷形容自己仿佛坐在“一群蜜蜂”中;甚至,一位西班牙作家在自己的專欄中憤怒抱怨:“嗚嗚祖拉已經讓我們全都要發瘋了!”
- s) U5 W$ Y) H  N% x
8 Q! e5 T0 F6 k# c' a# N! O2 |7 z但對這個45歲的農村女人來說,那支喇叭不過是為她帶來每小時6元錢收入的一份生計。6月25日,在位於浙江省甯海縣大路村的這個院落裏,她和她的工友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而製作嗚嗚祖拉的工作,仿佛只是為了填補聊天的間隙。8 }) k2 u4 S% x& k" I% n

( I4 O9 @, o1 Z) j0 a2 \* x8 L9 w1 K- V' D1 q# I5 n9 B/ T
幾個工友在家中對"嗚嗚祖拉"進行修整,裝箱。
! v0 O" [( s4 n; r3 x" U6 w- E8 q, p) T2 K4 m- S  Z2 F
這裏有一個響噹噹的名字,“吉盈塑膠製品廠”,但它只是由老闆鄔奕君的家隔出的幾個房間。這裏工人也大多是隔壁的鄰居,或者乾脆是老闆的親戚。6 m$ l. N# a& G. \

" `# x1 T2 B5 D9 J& z0 a“其實我這裏只是一個家庭作坊”說這話的時候,這個浙江男人臉上露出點不好意思的表情。3 U1 z: S  j5 f  A: O# \; D* T

- ]6 \! e; |6 u5 J% c) f但就是這個家庭作坊,在過去的一年裏,造出了超過一百萬個“吵死全世界”的嗚嗚祖拉。它們大多數被運往南非,然後通過電視轉播,響遍全世界。
; n# q9 T% X6 W! D) [- R' i' `4 s. w
0 f+ r6 U* m/ u- ~
鄔奕君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裏。
. }  d" N9 d" S" }! g" A& V9 ^7 K1 C& A$ p* U
不過,無論是對於江夏娟和她的工友,還是老闆鄔奕君,這些聲音離他們的世界都有些太過遙遠了。
; Q' s4 Z% h% X+ X# R$ C
. W; G; s. a, z! B, Y& [' l- R“沒想到,中國的足球沒進世界盃,我們的喇叭倒先進去了”. g' B9 Y) v7 ^* V/ g
! ]" v2 x1 m) g$ U' {7 l3 N+ c
要不是嗚嗚祖拉吸引來眾多記者,鄔奕君的工廠很容易就被淹沒在周圍的民居裏,引不起人們注意。這裏沒有匾額,也沒有指示牌,刷著水泥的院牆泛出了發黃顏色,上邊已經被偷偷寫上了“疏通管道”、“鑽孔”的廣告。門框上唯一殘存的一片對聯,不僅被雨水沖刷得褪去了顏色,連字跡也模糊了。- F4 u( R, H8 W0 L

# C- b4 R4 Q: Y9 e# w來訪的大多數記者都不會想到,這個嗚嗚祖拉最重要的“生產基地”,會如此寒酸。穿過一個連門都沒有的庫房,老闆的丈母娘會從右手邊的廚房中探出頭來打招呼,而在那個由客廳改裝而成的加工車間裏,一邊拉家常一邊忙著加工嗚嗚祖拉的女工們,還會停下手中的活計,微笑著點頭打招呼。% q0 f3 N8 E% k' M* Y
  b5 {/ J9 X6 o9 O: v
1 s- A! R; J, a6 ?4 X" r* H
女工的孩子們吹起"嗚嗚祖啦"。
% p- B3 \" e+ g, ~
% H* J+ t- H- X8 B# A那些聞名世界的南非喇叭在這裏灰頭土臉。它們被碼放在幾個帶著破洞的灰綠色編織袋裏,或者有些隨意地排列在地上。還有一些被放入了幾個並排擺放的箱子裏,等待著被運到南非,或者其他遙遠的地方。
/ c5 D; [& j& Q+ v3 h6 p) a( g: {+ [5 u7 K8 q" s* @% D
在過去一周的時間裏,已經有幾十家媒體慕名找到這裏,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一個工人在接受採訪時忍不住摸起了後腦勺:“這麼一個小小的家庭作坊,每天卻有這麼多記者來,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i  Q$ @  B1 l. y6 Y: r6 k1 |

: k5 P( t4 b  h3 q- N5 q不管怎麼說,這家只有十來個工人的加工廠,借助著嗚嗚祖拉的聲勢變得搶眼起來。它的工人幾乎全是女性,其中大多數來自本村,只有兩個打工者是從雲南來的。經常有記者試圖耽誤她們手裏的工作,請她們談一談足球、世界盃或者嗚嗚祖拉,這些她們非常陌生的辭彙。
+ g/ k& y+ w0 ~  P
  ]0 J$ O+ N; Z+ l: I7 a因為來的記者太多,這些從來不看球賽的女人,如今也開始談論一下南非世界盃。31歲的鄔金燕終於找了個機會,在世界盃比賽的轉播中看到了球迷吹嗚嗚祖拉的畫面。她興奮地湊過去:“這喇叭好像是我們做的?”而江夏娟好不容易在電視上看了一場球,卻沒留下什麼好印象:“一會兒有人飛踢一腳,跟打仗一樣”
1 |' r3 n0 M& Y( F: s  h: e+ H! u& {; ?3 ?/ D! h
在此之前,她們對世界盃“連聽也沒聽過”,但如今,面對外國記者的攝像機,鄔金燕已經會笑著大聲發表自己的感慨:“沒想到,中國的足球沒進世界盃,我們的喇叭倒先進去了。”( G0 r  r- t: h* O; s" m: \. o

+ ?4 Q: {6 d5 b1 T/ A( }想了想,她又補上一句:“中國一支隊伍都沒進去,我沒說錯吧?”1 t3 M( K" u- I0 X
$ @% W* X3 B+ R3 t, j) h
“這不是我們生產的那些長喇叭嗎?”
; h* V/ Q0 ^) q+ O; H! D! |
1 O5 n& r$ \! A- l1 A( Y連老闆鄔奕君都是很晚才意識到,自己的喇叭進了世界盃。他宣稱自己是個真正的球迷,儘管他已經很久沒看過足球比賽了。
0 Z; ~& h7 |6 P' W" J% ]* O9 w  b! P1 [7 d. c& b
6月11日,當鄔奕君坐在電視機前,看著世界盃開幕後首場比賽時,這位老闆一直感到奇怪:“今年的世界盃怎麼這麼吵?”, h4 H" J# C  n" y! `- m& C: K% Q

- Y$ }, m& u+ z) e1 z/ ]6 D" \第二天,當看到電視新聞裏出現嗚嗚祖拉的照片時,鄔奕君嚇了一跳:“這不是我們生產的那些長喇叭嗎?”
! O7 u/ H* `: G
2 w8 K: Q& `" Y( Z/ E除了接受採訪和接待客戶,多數時間裏,鄔奕君都呆在自己在樓梯拐角處的辦公室裏。這個小小的房間的地面上鋪著簡陋的藍色地板革,靠窗的地方擺著一隻紅木茶几,上面放著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計算器,還有一些列印資料淩亂地攤著。2 J4 y0 w% M$ [) R  z% F: \
4 ]; f% T& Q7 m! I! p
這個留著平頭、穿著深色襯衣的年輕老闆常常坐在茶几前一把矮小的竹凳上,他總是歪著頭,用耳朵和肩膀夾著手機,向客戶確認訂單,右手的手指則在鍵盤上不斷敲擊,應付著那些排隊等待出貨的焦急的客戶。
6 {! F+ @; y$ V- C0 P6 f
- S6 t  A$ S3 {1 o% j# e他從年輕時就開始和塑膠打交道,自己也在車間裏操作過吹塑的模具。如今為他帶來巨大商機的塑膠製品,年輕時曾給他帶來巨大創傷:19歲那年,機器夾斷了他的左手。不過現在,很少有人知道這些,面對外人,他總是把左手藏在自己的口袋裏。
* D! @8 H4 ]  n" Q0 V' o; [
. u" {5 E* o2 Y; ?" n# S2 E鄔奕君生產嗚嗚祖拉的靈感,來自一幅外國漫畫。2001年,他在一張黑白的漫畫中看到,一個“原始部落一樣”的非洲土著人一邊跳舞,一邊把一個長長的喇叭橫在胸前。圖片下方的文字說明介紹,這是一種竹子做的大喇叭,是當地人用來驅趕猩猩的。
' T6 @7 C0 z( m, f$ ?( |1 Q2 E/ M3 J$ {% L6 p2 a% f
“也許它可以做成球迷喇叭。”成天琢磨著生財之道的鄔奕君,用黑色塑膠仿製出了幾個,而且根據圖片說明的內容,他還把這個牛角形狀的喇叭做成了像竹子一樣一節一節的樣子。
2 ]( m% P% Z8 ]$ q( g& C- {  |& _
; b6 m1 E& a: G# H當時,因為工廠準備從塑膠水壺轉行做球迷喇叭,這個浙江男人對所有“能發出聲響的東西”都特別感興趣。他做出的喇叭,有的是圓筒形,需要從側面吹響;有的是由三個大小不一的喇叭並在一起,吹起來像和絃一樣;還有的喇叭,從外形看起來就像一個啤酒瓶。這些不同的喇叭樣品,與那個黑色的嗚嗚祖拉一起,被送去廣交會、義烏小商品市場,並且被拍成照片,掛在了阿裏巴巴網站上。
9 k5 y1 ]+ b2 T" ?' W" S; A' A/ }: t6 z
不過,直到一周前,鄔奕君才從一名記者口中獲知“嗚嗚祖拉”這個名字。在此之前,他曾經聽外國客戶把它們稱為“威歐威歐”(VOVO),但他自己卻只是籠統地叫它們“長喇叭”,就像那些同樣躺在樣品區的“三音喇叭”、“橫喇叭”和“酒瓶喇叭”一樣。
4 d+ T' l5 y" g, R4 X5 A) v
7 b& k7 k$ ]5 N! v( G在德國世界盃上沒人理睬的喇叭,竟然會在南非世界盃上賣瘋了
/ O. y. x1 m( N2 u5 g: p/ e/ R& e) }+ Z  r
鄔奕君原本計畫著,用這種“獨特”的喇叭在2006年德國世界盃上大賺一筆,結果,它們根本無人問津,反倒是另一種國內常見的三音喇叭,一下賣出了20萬個。- ^, w  x- p4 U4 m3 p

; p1 z( ~9 I$ ^" d- ^0 L* F“也許是因為這種喇叭很難吹響吧。”鄔奕君這樣跟記者解釋。圓錐形的嗚嗚祖拉只是一根空心的塑膠管,很多人吹到頭暈也弄不出聲音來。2 n+ j: Q' u$ Y* M  b

9 \2 q! n* Z& v! B隨後的幾年,鄔奕君幾乎忘記了這種從沒大規模生產過的喇叭。直到2009年的7月,一個黑人從義烏小商品批發市場找到他的工廠,希望購買1000個嗚嗚祖拉。* W2 h1 r2 D8 k/ D: z3 u! V

& e2 A! P; m. R  w# N  C鄔奕君並不知道,一個月前,在南非舉行的“聯合會杯”足球賽已經讓這種名叫嗚嗚祖拉的喇叭名揚世界。他更沒有想到,這種在德國世界盃上沒人理睬的喇叭,竟然會在南非世界盃上“賣瘋了”。
& [( E8 j9 G( o( g5 `$ ~- m# Z3 a
1 m/ ^. w! ?" X# I( F4 Y4 u( }鄔奕君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修改模具,很快交出了這筆訂單。隨後,來自歐洲、非洲的貿易商也在網上找到了他,訂單的數量逐漸增長到幾萬個。7 h& n) V/ U7 f, D* d& k
% r1 n4 A0 o. r. n' C
真正“震”到他的訂單出現在2010年。大年初二那天,鄔奕君接到電話,一家來自比利時的經銷商希望他能夠發幾個樣品,並且點名要“荷蘭國旗”的橙黃色。樣品寄出後沒多久,他收到了回復:對方下了訂單,購買數量是150萬個。
1 k8 O) h, r( z9 t. N  j
, M# c" M3 \  P8 M2 n8 {4 ^/ Z$ u“不睡覺也做不完啊!”鄔奕君最終接下了80萬個的訂單,兩個月後才全部完成。
" x1 H0 k& ?2 ~2 h: Q! t$ ^
. v1 t4 X/ m# A5 b8 U$ X四月底的時候,鄔奕君完成了來自南非的最後一筆訂單後,就覺得世界盃的生意已經結束了。兩國海運的距離需要三十幾天,再晚一些,貨物就無法在比賽開始前到達南非。7 R* u( r* ?2 x* |* f5 P
; i1 A; Y; ]1 P0 Y8 w' b
誰知在世界盃開始後,人們迅速發現了許多嗚嗚祖拉產自中國,並且很快找到了位於浙江和廣東的幾個重點生產廠家。隨著越來越多人湧入這個小小的院落,鄔奕君發現,自己的廠子真的“紅”了。
& j$ R7 q) L& M6 ]! d
. F. P4 q4 g; w他不斷地接到各式各樣的電話,有些要求採訪,有些則是希望拿到工廠的銷售代理。自己超長待機兩個星期的手機電池,往往不到一天就沒電了。許多國內的商家也開始從這裏訂購嗚嗚祖拉,賣給國內好奇的球迷們。負責調色的工人發現,“只要有球隊出線,它的那種顏色馬上會有訂單”。工廠的幾個工人日夜不停地趕工,而鄔奕君每天在電腦前坐到淩晨一點,才能把網上的訂單要求一一回復完畢。
! o4 b1 ~  @' r6 j# J  v5 z3 c+ O: B5 W/ p2 ]  i1 n
鄔奕君的工人們一直在努力地加班加點。江夏娟手中鋒利的小刀好幾次差點削到自己的手指,而另一位負責吹塑的女工郭登翠,右手的大拇指上又多了幾個水泡留下的疤痕。不過,對她們來說,每個月的薪水也往上漲了不少。7 v: P" [% V: N+ k; ?( `: j2 Q
0 f% h2 ?$ k* D8 Q* P
每天,由她們製造的嗚嗚祖拉都會被整齊地碼放在紙箱裏,搬上火車,運上S034省道,然後再駛入甬台高速。從這裏向西130公里,是中國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向北前進50公里,是與600多個國際港口相互連通的寧波-舟山港。那一箱箱的嗚嗚祖拉,就是從這裏,被運送出國,最後到達了遙遠的世界盃賽場上。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7-4 14:17

* W6 I  `0 V; z+ A' M7 j) p郭登翠每做出一個塑膠的半成品,能掙1角錢。
: p0 }1 Y! D1 H* p& X
% G# z! L0 j$ F6 P2 g38歲的郭登翠每天能造出800個嗚嗚祖拉半成品,卻從沒聽過它在世界盃賽場上“吵死全世界”的聲音。8 O5 {, y3 u/ M
, e5 X/ I1 K- Z+ k, M
她的工作是為喇叭吹塑。在她手中,這些嗚嗚祖拉還是像瓶子一樣的形狀,不僅吹不出聲音,而且稍不留神就會透過兩層的毛線手套,燙到自己。' b( A2 O5 b* q7 o

5 G# B+ s# Y7 J: S3 R1 ]不過,她的工作環境並不缺乏聲音。在一座紅磚外牆的平房裏,機器的轟鳴聲,一台半人高的風扇吹出的呼呼風聲,以及模具撞擊發出的金屬敲擊聲混雜在一起,人們常常需要靠近大聲喊,才能聽得見彼此說話的內容。% h$ |6 ~; b* m- H7 H3 a- }8 s' g
/ z$ G( \% A, p) A% W) U! @
這裏是鄔奕君的另一處廠房,幾個工人在這裏完成製作嗚嗚祖拉的前兩個步驟:混料和吹塑。負責混料的工人需要把塑膠調配出符合要求的顏色,有時候是代表巴西的黃色,有時候是代表英格蘭的紅色,當然,訂單最多的,還是體現東道主特色的,南非國旗上的墨綠色。
! m. f1 @- h3 R0 h5 i" \9 M+ k# R0 v0 e3 K0 u; Q6 g; n
而郭登翠所負責的吹塑,則是把加熱後滾燙的塑膠,加工成嗚嗚祖拉的外形。1 w; x. y! \2 R

$ l6 i% z( W' m- d# D% _4 Q8 k坐在南非世界盃球賽看臺上吹響嗚嗚祖拉的人,想必很難體會郭登翠的艱辛。工作間的空氣彌漫著塑膠加熱的刺鼻味道,她始終站在那台小小的注塑機前面,不斷地踩下踏板、再鬆開。她的手一次次地從混料機中取下一段段橡膠管一樣軟軟的塑膠,捏住兩端、拉長,然後慢慢放入模具中。% ~6 i. }1 e8 B& q  u

) J8 Z* n% V# l) H5 m等到充氣結束,原先的“橡膠管”已經按照模具的樣子,像氣球一樣膨脹成喇叭的形狀。她又要拿著這些依舊滾燙的喇叭,放在工作臺上,等待它們變涼、變硬。郭登翠戴著雙層的毛線手套,其中一隻已經破掉了兩隻手指,塑膠的熱氣透過毛線的縫隙鑽了進去,在她的大拇指上留下了一個個棕色的水泡疤痕。  G% ^* p6 O1 l0 k
4 c+ K8 `% ?+ Z1 T. G) B) b# z& A
這個來自雲南的外地女人在廠房裏總是面無表情,也很少和周圍的人說話。她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這些動作,並把那些半成品丟入旁邊的編織袋裏。如果有記者前來採訪,她偶而會吐幾個字作為回答,但大多數時候只是長久的沉默。
% x% t1 m1 O) N" t8 i8 w: \1 ~+ r1 T) T/ |9 F4 R/ ]
每做出一個塑膠的半成品,郭登翠能掙1角錢。一個月下來,她的收入有2000元。原本,加上丈夫的收入,兩個人一個月還能存下來一兩千。夫妻倆帶著女兒在這個江南的村子裏定居了下來,很快,他們又生下了一個兒子。6 Z8 ^4 Q9 e6 |- t
) p! E* }; l  O  G5 P* d$ m
但這種令人滿意的生活在去年畫下了一個休止符。一向身體不錯的丈夫突然因為腰病倒下了,這個沒讀過什麼書的妻子講不出丈夫的病症,只知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沒有辦法工作,去醫院檢查、治療又花光了家裏大部分的積蓄。: Q& T0 W; N! [& `% C# [
0 {8 K# g& \  V9 J) W8 w: ]* {2 Z. S, C
於是,在丈夫這兩天恢復工作之前,家裏每個月只有她一個人的收入,卻要維繫四個人的生活,還要幫丈夫支付幾百元的藥費,這幾乎讓這個家庭捉襟見肘了。
3 ^$ }$ W2 w. J% b( `
- T/ g* B3 m7 t6 T: F. Z# W跟郭登翠做同一個工種的幾乎都是她的同鄉。鄔奕君的弟弟私下透露說,這個工作其實非常危險,常常有工人被緊緊密合的模具夾斷了手指,如果是外地打工者,還能賠些醫藥費;如果是本地人,那根本賠都賠不起。
" i  Q5 L1 n" T! A. b' {$ L* k5 v0 H  W. s$ ~- m) j
但這些都沒有嚇退郭登翠。她自己從來沒想過要放棄這份工作。她甚至覺得,這份工作“比起以前在家裏種地來說要好多了”,“至少,現在我不用曬太陽了”。
- R+ B! G8 m1 J7 ^; `1 F. }
% G& j. s+ d! s, y+ y打開話匣子以後,她也會多說幾句。在廠房轟鳴的噪音中,郭登翠湊近記者的耳朵大聲喊道:“其實我也沒有辦法。畢竟老公身體不好,我要養這個家。”
9 r; t( i/ I8 A+ r- N9 B  y% ^+ H7 c
1 W, V8 h2 {0 g; g& C( k說這話的時候,是下午6點,這個母親、妻子在回家伺候兒女吃過晚飯後,又準時站在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面無表情地重複著那些機械的動作。世界盃在十幾天以後就會結束,但她並不知道自己的辛勞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r9 @% N/ T0 k: n; X/ _$ Q
! n9 d& h. P( W! R# c3 G
“世界盃什麼都是中國造的,只有球隊不是”* F4 Q1 g# q: t% P; i$ K# m5 T  u
4 A) m1 v& @. g, o2 V/ _" {4 j0 m
與此同時,郭登翠的女工友們也回到了另一處廠房裏,開始繼續自己的工作。
+ {# O& F4 V9 X8 J" W% K2 q% Q) }, i/ w, p' `- l
這個廠房位於幾十米外的鄔奕君的家裏。江夏娟和她的同伴們坐在房間的門口,沒有噪音,也沒有刺鼻的味道。她們中的一部分人負責把這些半成品“瓶口”和“瓶底”割掉,讓它們有了喇叭的樣子;另一些人則是負責把所有的角落修整光滑,並為它們做好包裝,放入紙箱當中。" c8 Q+ m% I4 Q/ ?5 n3 q6 M
$ O6 i/ H8 F( O) w" e7 x
江夏娟剛剛在自己的家裏吃完了晚飯。她的家就在鄔奕君院子的隔壁,為此,她總開玩笑說,每天的工作就好像去鄰居家聊天一樣。她右手握著一把小刀,沿著喇叭的頂部、底部和兩側來回滑動,把尖銳的倒刺都削下去。為了防止小刀把手磨出水泡,她的右手戴著厚厚的毛線手套,而在不同顏色塑膠碎屑的沾染下,這只手套已經看不出它本來的顏色了。5 c( y- K/ A1 ^

8 R- q5 r6 r/ R0 F4 D; s鄔金燕負責的是割掉“瓶底”,她自己形容的則是“割屁股”。她幾秒鐘就可以處理一個喇叭,一天下來能割2000多個,並為她帶來一個月近2000元的收入。這讓這個“老闆的小姨子”自豪不已:“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這個的!”" e2 s5 Q* k* I+ R: `
: h! Y' x) J$ E: L- t" ~% ^
在夏天的江南,鄔金燕的手上也帶著厚厚的手套,因為害怕鋒利的小刀割傷了自己。這些女工並沒有真的受傷的經驗,曾經有人一個不小心,在手套上劃破一個黃豆大小的洞,大家就連忙大驚小怪一番:“真要劃到手上,那還得了啊?”說完又嘻嘻哈哈地笑起來。
$ c+ u( m% T" |
$ Z2 a/ b! c% h; j因為訂單增加而造成的加班趕工,這些風靡世界的嗚嗚祖拉,以及如火如荼的世界盃比賽,的確在影響著她們的生活。儘管,這種影響與足球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L1 d1 ~- |% f

; M2 ^3 L0 f: I' v在這個江南的縣城裏,世界盃並沒有展現出它一貫的魅力。即使在最繁華的商業區,也看不到有關世界盃的任何海報,晚上,這裏的酒吧也沒有增加與世界盃的任何節目。
  p1 N4 T, W! a) f2 F! w# j. |9 c) k7 ?2 r4 R2 t( V7 x6 D
“足球有什麼好看啊,中國隊踢得太差了。”江夏娟的兒子坐在飯桌前懶洋洋地抹了抹嘴,“我還不如去睡大覺呢。”  o9 {" r7 h% i# O- G, }8 @/ W

2 t* C# }8 w5 d9 {但對于那些女工而言,嗚嗚祖拉似乎給他們的生活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戶。在鄔金燕看來,如果沒有這些喇叭,她和她的同伴們可能根本不會想到去看世界盃。因為“這地方鄉下一樣的,哪里會看這個”。. l( E( W5 t: e! ~

) {- ]+ Q. S( v& \- U0 |/ o而現在不一樣了,儘管她們看不懂比賽,但有人卻在賽場上發現了其他新鮮的東西。在南非隊比賽中,鄔金燕第一次看到了黑人的模樣。她坐在廠房裏向同伴們描述自己的新發現:“我們一直說南非世界盃,沒想到南非人那麼黑哦,連頭皮都是黑的!就像”5 ~/ p+ j7 x" k& F# k% g3 {8 w

2 w7 s$ U7 K) O她四處看了看,最後找到了一個穿黑衣服的人:“就像她的衣服那麼黑!”“不會吧?”幾個女工討論了一會,一起嘻嘻哈哈地大笑起來。' f* Z5 `9 C9 k/ c/ u/ {4 P8 T

  M6 o/ D& V# K( G1 n, ]" \除了足球,其他關於外面世界的資訊也在湧入這間小小的廠房。有人向一位元北京來的記者打聽,去北京看看天安門需要多少錢、多長時間;還有人想去看看世博會,尤其是那個“像刺蝟一樣”的英國館。
0 o+ A7 h4 V0 Z1 ^- i4 j5 o% u0 q" m8 U( C9 a, u, N) ^# i
絡繹不絕的來訪者給他們帶來了很多新鮮的消息。現在,這些女工中的很多人都能講出幾句點評世界盃的話語,比如“中國在世界盃沒有缺席”,或者“世界盃什麼都是中國造的,只有球隊不是”。& w8 [* o: I6 D" h- o

8 J% a* c( u, M0 b/ W) D“說明我們中國人腦子還可以哦。”鄔金燕笑呵呵地提高了嗓門,“我們不會輸給他們外國的!”- w3 \% ]9 h/ G5 N3 R, t
  u+ J2 ?6 ~) k
她們並不知道,在這次的世界盃上,除了嗚嗚祖拉,“中國製造”幾乎涵蓋了賽場的每一個角落,包括座椅、服裝,以及那只被命名為“普天同慶”的足球。
2 N5 s# U7 q& z* `1 p+ q
' |; Q! T3 I% `  U: T甚至,為了對抗她們做的嗚嗚祖拉的噪音,就在幾十公里外的浙江省東陽,已經有30萬個耳塞被空運去了南非。
- E/ U  S" x! W$ h+ S; g/ z  `0 K+ f' i1 H
在足球場邊同時還出現了中國企業的廣告標牌,而中國企業也第一次成為了世界盃的官方合作夥伴。
1 B7 i$ p8 T! W: g5 U2 t! t
: l$ B+ k' E, [. ?“中國是世界杯上的第三十三強。”有個球迷這樣調侃道。% O' {2 g6 C8 c0 Q5 S4 t
5 r( A7 T) ?" ~- C. p$ A* e
發生在世界盃賽場上的故事與他們根本扯不上關係! W% b# w- a/ z4 G

  v8 y/ {9 C) e5 C$ ~& D& i不過,作為這“第三十三強”的一份子,鄔奕君覺得自己算不上什麼贏家。' _" T4 ?. s1 }1 C6 f+ ^5 G
2 U  C7 r6 d5 \( |) j3 s5 Q
世界盃開幕前銷售的100萬個嗚嗚祖拉,並沒有讓鄔奕君賺到什麼錢。每只喇叭的價格只有兩元錢多一點,而利潤只有一角錢,“基本上只是走走量”。而當這些塑膠喇叭漂洋過海到達南非後,就立刻身價倍增,最高可以賣到60南非蘭特,相當於人民幣的54元。
& I/ q* v: d+ R6 O0 ^" ]* B. m' P$ @; Z+ b
鄔奕君認為,這是國內的工廠相互競爭惡意壓價造成的,因為“這個東西沒有什麼門檻,誰都可以做”。他聲稱,自己以後每設計一款產品都要拿去申請專利,不過,目前看來,最迅速的變化是他已經悄悄地漲了價,把每支喇叭的價格定到了3元錢。
& m5 [' w* A- r9 n" m- ~6 B5 L1 D7 n$ G! x# A; s1 N' Q, p
意外獲得的這個機會,讓這個年輕老闆的心思開始活泛起來。他不拒絕任何媒體的採訪,並且在私底下聯繫了廣告公司,希望幫助他製作一個網站,借助人們對嗚嗚祖拉的關注,讓工廠“好好發展一下”。7 _: O* e4 b) v
. M/ z2 W5 {$ t$ `. m; E
相比之下,吉盈塑膠製品廠的女工人,似乎並不像他們的老闆那樣,有什麼明確的願望。
3 i7 I9 q6 t* j$ ^) O
0 e9 J# J, t/ @" v) K3 O對她們來說,不斷湧入的訂單,只是意味著以分或者角計算的工資又會上漲不少。
6 O% \7 c. U) d  @* M( B+ U+ Z3 E7 o
) H! A% y1 @- \3 e/ n4 S江夏娟覺得,自己每天去鄰居家和同伴們聊聊天,幹幹活,一小時居然有6元錢的工資,自己的生活簡直沒有什麼再需要改進的了。% c! q4 F2 D/ s5 i, J. \9 w
' W* w# L) c) v0 _! v5 a/ d
郭登翠本來是有願望的。在丈夫生病之前,她曾經計畫著,存夠了錢,先把家裏住的房子翻新一下。這間屋子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戶,地面總透著陰冷的濕氣,屋頂襯著一塊防雨布用來阻擋漏雨,而已經變成灰色的牆面也被小孩子劃滿了無法分辨的字跡。. h- l8 X# G5 l& d

* Y* O, K- \- o3 n但現在,隨著丈夫身體的垮掉,這些願望也一起垮掉了。“家裏根本存不下錢,以後還要養兩個小孩”她低下頭,不願再講下去。2 v' B* L) T) |+ \
" j$ R6 x5 `3 W8 K" e
她們日夜趕工做出的嗚嗚祖拉,如今正改變著世界盃的賽場。6月25日這天晚上,有一個著名的球星宣稱,他因為嗚嗚祖拉的噪音而沒有聽到邊裁的越位哨;而現場的解說員也為了對抗喇叭的聲音而變得聲嘶力竭。0 ^( w+ N4 s8 z: r& o8 o

9 Q' B7 n7 O9 ?: Y儘管很多人討厭這種刺耳的聲音,但這並不妨礙它的熱銷。嗚嗚祖拉的“嗡嗡”聲回蕩在越來越多的地方,並且絲毫沒有停歇下來的跡象。# T$ K% Y- Z0 H

! @  Z' @3 x; [- T但在千里之外,中國浙江腹地的這個小小村莊裏,製造嗚嗚祖拉的人們各懷心事。發生在世界盃賽場上的故事與他們根本扯不上關係。* M8 d2 M6 ?: b" D, a* j

+ y7 u  a) H. f; Y5 \. Y% F江夏娟已經下班回家匆匆躺下睡覺了,她“根本沒工夫看電視”。郭登翠今天被排在了晚班,她正在節能燈慘白的光線下,一邊重複著機械的勞動,一邊對抗著自己的困意。而鄔奕君還在忙著談生意,即使是他最愛的西班牙隊的比賽,也只能拋在腦後了。) r+ G& m* _9 U+ m; h

% J3 c# h, J, d: `( Z- T5 M他們的世界裏飄蕩著關於生計的故事,而那些嗚嗚祖啦的“嗡嗡”聲,雖然吵翻了全世界,卻很難飄進他們的生活裏。
( `5 d; k7 f* C3 C4 c% o- w% T/ s(本文來源:中國青年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