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悲天憫人的台灣詩人商禽~張珊~

發表於 2010-8-1 11:56
5 v5 x0 K0 [$ o: ^9 h

* D' O0 ^* t) E" K; I/ f- `  台灣散文詩的開山者商禽,因肺炎合併急性呼吸衰竭,2010年6月26日病逝於新店耕莘醫院,享壽81歲。原名羅燕的商禽出生四川,1950年來台,一生只有兩百多首詩發表,但影響兩岸三地,四川詩人流沙河、廖亦武80年代創辦詩社便讀商禽。香港則將他的詩選入教科書。7 y! X$ X. \. }* U

* r& i. P: c: G6 j. X# N$ e     總統馬英九出席「商禽文學展暨追思紀念會」時表示,閱讀商禽這一代作家的作品,是他重要的啟蒙過程,應讓這批作家獲得應有的文學史地位。他也指示文建會主委盛治仁在明年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時,展現這些作家和作品的意義。 ) n1 b6 \5 f8 G+ q
( ~7 U& t+ N: Q6 M6 t- W! J% S
     商禽以詩寓世的作家,在禁忌的年代,以自由的內在反映社會,詩的影響力穿越到現在。下面幾首是他以大自然生物為題的散文詩,寓意深長。
  R$ Z) Y% C. M8 |( V9 G$ _...........................* m+ A: E2 T; _. Q3 X, J$ T

' F# f7 B" a  P火雞
' c: u! P0 u6 {4 ]; \: k* K1 U一個小孩告訴我:那火雞要在吃東西時才把鼻子上的肉綬收縮起來;挺挺地,像一個角。
0 y8 w0 |4 G4 o1 L) X我就想:火雞也不是喜歡說閒話的家禽;而它所啼出來的僅僅是些抗議,而已。
6 ^2 u" Y5 ^$ [! u( z$ }; o* ~- S; d; [6 i8 h' }7 F
蓬著翅羽的火雞很像孔雀,(連它的鳴聲也像,為此,我曾經傷心過。)但孔雀仍炫耀牠的美——由於寂寞,而火雞則往往是在示威——向著虛無。
" P4 T! d6 }: ^6 q% `  }7 ~4 l' A1 ^( @
向虛無示威的火雞,並不懂形而上學。
' i9 k+ X- }, n" ]% X( n  j喜歡吃富有葉綠素的蔥尾。
+ n/ c5 B1 h7 C" c2 O& C3 o* j談戀愛,而很少同戀人散步。
$ j: B, q. S3 g8 [. E$ \* v也思想,常常,但都不是我們所能懂的。6 q3 B9 T" h" c$ K* y; T( o. J
6 Q4 W( o9 H: s" Z: T  e

& W0 U) J" x8 W& g# T* ^- p長頸鹿" c+ H; D/ ?& ~, t- a2 U0 d
那個年輕的獄卒發覺囚犯們每次體格檢查時長的逐月增加都是在脖子之後! q' S0 u5 _& Q8 p
他報告典獄長說:“長官,窗子太高了!”& q, c7 `" \3 z8 a! [
而他得到的回答卻是:“不,他們瞻望歲月。”
; ]3 F, g  d( L, ^: D仁慈的青年獄卒,不識歲月的容顏,不知歲月的籍貫,不明歲月的行蹤;
7 i+ \4 v) J, t  M! d乃夜夜往動物園中,到長頸鹿欄下,去逡巡,去守候。3 I" R3 d; N9 N0 l# ~  {: B

& i% m1 ?; g- T6 y$ L6 F) \/ G' U9 ?' x
記憶中你淡淡的花是淺淺的笑
5 [/ d! q8 S# P6 q0 K, ~失去的日子在你葉葉的飄墮中升高
8 B3 q9 c5 M, E, j1 v# H( {  o; n" ?* T6 A3 i, [' w
外太空中尋不著你頎長的枝柯
; h1 x' s  {  s6 t8 G& R同溫層間你疏落的果實一定白而且冷
- v: X, `5 l8 C! k% ~' |
0 B" T* N( L% z7 F9 A- _, R# p) S/ E
涉禽
: g: ]( p% d+ ?$ a# W( Y從一條長凳上) o( F7 ^: y7 s9 q0 w9 J8 I2 k
午寢6 x' ?1 M. Q% l7 D  G; G) ^
醒來
6 c* W; \1 p2 L1 p8 l, c+ {- r( `) j
; k; ^9 Y  U+ O9 u忘卻了什麼是3 ~& d% x( e$ V; M- u1 e
昨日& E9 ?# u. M! c( O! y/ z2 x, w. A* Q
今天9 v! K; Z. C/ l3 m& N8 Q
1 g5 a8 \6 U6 F; m
竟不知時間是如此的淺
) x+ l! F; i0 w8 w% K: Y2 ?  R一舉步便踏到明天
1 W5 ~: H/ L" w5 O* f
3 U! L1 b- w1 y% x( l" S屋簷
! B; r% V7 {1 L2 H+ X這是一次夜間施工。第一擊吊錘開始於路燈照亮,當這些有翅膀的獸類滑入夕陽的餘暉之後。老屋解構。
* h& h9 J- u8 ?# x9 U
/ y0 z6 B+ \! ~" ]$ k8 M  _, N& I當蝙蝠再度回來,繞著踞坐在客廳中的怪手飛了幾遍,已不再有所謂的屋簷。其中一隻降落在我逐漸縮短的影子中,太陽慢慢上升,我移動,它也匍匐1 E- j, m( V0 S/ P9 A: ?
- U1 ^! t  G: v$ {8 Y* k' h
阿米巴弟弟
7 I. w5 L' R8 a" Q一個人有個阿米巴弟弟既像浣熊又像穿山甲,而我在夜半的街頭有數十個影子
$ h! p/ O" j2 z% M1 e& r# M' i  c/ i0 Y- }: t! s: d8 l+ _  k
鴿子! `, k* i2 W$ k
忽然,我捏緊右拳,狠狠的擊在左掌中,「啪!」的一聲,好空寂的曠野啊!然而,在病了一樣的空中飛著一群鴿子:是成單的或是成雙的呢?0 |- o) H: p8 q3 g* B' d. L
我用左手重重的握著逐漸髮散開來的右拳,手指緩緩的在掌中舒展而又不能十分的伸直,祇頻頻的轉側;啊!你這工作而過仍要工作的,殺戮過終也要被殺戮的,無辜的手,現在你是多麼像一隻受傷了的雀鳥。而在暈眩的天空中,有一群鴿子飛過:是成單的或是成雙的呢?  x1 z5 l) ^+ N6 L. E
現在我用左手輕輕的愛撫著在顫抖的右手,而左手亦自顫抖著,就更其像在悲憫著她受了傷的伴侶的,啊,一隻傷心的鳥。於是,我復用右手輕輕地愛撫著左手‧‧‧‧‧‧在天空中翱翔的說不定是鷹鷲。
) V( V, Q, h2 [8 F2 r) T+ s在失血的天空中,一隻雀鳥也沒有。相互倚靠而抖顫著的,工作過仍要工作,殺戮過終也要被殺戮的,無辜的手啊,現在我將你們高舉,我是多麼想─如同放掉一對傷癒的雀鳥一樣──將你們從我的雙臂釋放吧!, T" J8 Y, Q/ @) `; U2 m

% ~; ~' p# ]3 ]; A
  l  y7 W' ^# t2 a星期天,我坐在公園中靜僻的一角一張缺腿的鐵凳上,享用從速食店買來的午餐。啃著啃著,忽然想起我已經好幾十年沒有聽過雞叫了。) c. P! K5 n' ]& ?" R: q
我試圖用那些骨骼拼成一隻能夠呼喚太陽的禽鳥。我找不到聲帶,因為牠們已經無須啼叫。工作就是不斷進食,而牠們生產牠們自己。2 Z6 e. \* z- h/ N5 T- k
在人類製造的日光下
) F7 J4 |& u1 ^0 x* Z( [既沒有夢# Z3 L  F+ g5 E/ z
也沒有黎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