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中國哪有這麼多百年一遇~大陸網友~

發表於 2010-8-3 01:52

& C7 R! y2 S" ^& w
; Y8 Q* y7 B( I# I8 ^近日,南方的洪災牽動著國人的心。洪水百年一遇、兩百年一遇的說法不絕於耳。7月19日洪水衝擊四川廣安市城區,老城區80%以上被淹,最高水位達 25.81米,這是繼1847年以來最大的洪水。媒體可能是援引當地官員的話稱,洪水達“163年一遇”的程度。(中廣網7 月20日)
9 n. ]) x& B. ]  A/ ]' t, W4 z# R# h: y
說到N年一遇,有樁典故不得不說。2004年,四川達州市遭遇“百年一遇”的“9.3”大洪水,造成城區被淹,全市死亡82人,損失慘重。誰知到了第二年 7月,達州又再次遭遇洪水,又死傷慘重,當地政府稱這是又一次的“百年一遇”,並把前一年的水災改稱為“兩百年一遇”。
% e) @2 Z& {: v7 Y! ?
) w  ?6 y: i% Y1 A, Y可氣的地方不在於個別官員把責任推到老天身上,而在於污辱公眾的智力水準:第一,歷史上事件的科學定量,不會因為之後發生的事而改變,之前是百年一遇,到了第二年怎麼變成了兩百年一遇?第二,如果連續兩年遭遇“百年一遇”那就是萬年一遇,這是起碼的數學常識。不過,“萬年一遇”的話,當地官員也未必好意思說出口,這實在太難為老天爺了!
+ @& `! U: n6 o8 k+ p& Z; O& D! [7 c9 u% U4 ^3 H. b- D
公眾質疑N年一遇,也不是頭一遭了,但總有專家覺得需要教育大家:所謂百年一遇的洪水,是指這個量級的洪水在很長時期內平均每百年出現一次的可能性,但不能理解為每隔100年就出現一次,云云。好吧,但到底誰沒弄懂“百年一遇”呢?——這次廣安的洪水的確是163 年以來最大的洪水,但卻不是“163年一遇”的洪水,相關理由專家已經講得很明白了。
2 x* L, V2 I) S) B" Z8 ~# ]" N& X+ p. g+ h* J' J, ~
還有一個更極端的例子,看看四種達州下屬渠縣歷年的洪災新聞:其2004年遭遇的“9.3”特大洪災屬百年一遇;但到了2007年,洪災水位又比2004 年高出0.85米,“創下150年來的最高紀錄”;今年水位又比2007年“百年一遇”的洪災高出2.45米……在短短幾年裏,我們遭遇並超越了這麼多 “百年一遇”,真是幸甚幸甚。
7 ]0 T: O; i, z/ k: F0 t# I
6 @) h6 x8 N8 k! z( E" j- f眾所周知,我國的現代科學起步很晚,精確的洪水水位、降水量記錄也就是近幾十年的事。所謂“N年一遇”的紀錄,是建立在近幾十年的記錄的基礎上,再進行統計學上的區間估計、假設檢驗等。它可能會偏離置信區間,但應該有自洽性,不應該相互矛盾,更不能順嘴跑火車。比如今年年初的所謂“百年一遇”的西南大旱,果然如此稀罕嗎?以下這些說法來自媒體的正式報導,甚至有些是官員的正式表態:2005年,雲南“遭遇近50年來最大乾旱”;2006年,雲南遭遇“二十年來最為嚴重乾旱”;2009年,雲南遭遇50年一遇嚴重旱情;2010年,“百年一遇”的旱情……這些說法,無一例外都沒有科學的統計資料作為支援,至少依據沒有向公眾展示。5 \; ]3 |+ O: e6 b# t4 a
武皇內策分明在,莫謂人間總不知。要平息公眾對於“N年一遇”的質疑,那麼就請相關部門拿出科學依據來,這也是政府資訊公開應有之義,否則只能讓公眾覺得是政府把自己的責任推到老天身上。, P; F; `/ x7 [0 p" X

$ I7 R( w6 `' N" n' o這幾天陪同一些外國朋友到幾個工廠參觀,誰知遇到下雨就到處是漬水堵塞交通;在一個路段受阻時正遇到排水工人在疏通,誰知效果並不顯著。由於閒不住,就排水工人‘這究竟是為什麼’;因為武漢市的城市建設投入越來越多,可現在竟然問題越來越大;這些原先沒有出現的問題現在卻屢屢出現。誰知這排水工人竟然說,‘我們領導說了這是百年不遇的災難,所以出現任何問題都與我們沒有關係’。這時有聽懂中國話的外國朋友都笑了起來,他們說‘中國真了不起,連災難都是百年不遇的;看來中國的確是偉大’。
( Z* C( [: V4 b5 O2 m
# j/ m' Y/ ^2 p0 `$ Y7 u# S7 e) S5 j後來我發現江西決口說是百年不遇,我們的危房倒塌也說是百年不遇;就連我們武漢市這城市到處滯水,竟然也是百年不遇的災難造成的。我們中國人的確會製造政績,連災難都是百年不遇的。因為我們這麼偉大的政績在任何災難面前都是那麼無能為力,如果不是百年不遇的災難;難道能說我們的政績是假、大、空的嗎。聽江西的學生說,這次決口的堤本來就沒有品質,所以經不起任何災難的檢驗。然而為了體現政績和抗洪的業績,只能將決口的理由推給災難;因為沒有人能給災難定等級。正因為如此,我們武漢的城市建設投入無窮大;但市民卻越來越不方便。這肯定不能給我們的政績抹黑,於是也用百年不遇的災難。看來我們的政績再偉大,也頂不住百年不遇的災難呀。所以我們社會的任何損失都沒有人承擔責任,反而還要為戰勝百年不遇的災難來表彰和物質獎勵。" V" E6 f+ @3 u) S8 \

  O5 o7 D1 q8 n' B3 ^2 `1 [6 s其實1998年南方洪水災害也沒有1954年的大,但我們社會動員的人力和物力卻是遠遠超過1954年的;因為現在的災難危害性更大,所以損失也會更大。正因為如此,我們全社會都投入抗洪搶險。經過痛定思痛後,我們在這過去的12年裏投入了多少基本建設;堤防加固,河道疏通;可以說到處是錢堆積起來的工程。然而這些經過驗收的政績工程卻是那麼不爭氣,竟然在今年南方的洪水襲擊中那麼弱不經風;在暴雨中,無數水庫潰壩;要知道這些全部是拿錢整修的新水庫呀。在洪水的彙集中,多處堤岸決口;這同樣是我們經過1998年後重新加修的新堤岸呀。當無數村莊被淹和上千萬人受災時,我們正準備有人出來承擔責任時;卻一句‘百年不遇’就一筆勾銷了。因為這裏面不僅有我們今天的經濟損失百萬億,還有我們這12年來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呢;竟然就是‘百年不遇’全部成為了煙雲www.cqbanz.com
8 F( D8 v7 f$ l% h1 H- {1 o2 M我並不是說每次災難就要有人坐牢,而是這自欺欺人的‘百年不遇’難道我們就不心慌嗎。我們投入時是那麼豪言壯語,我們的工程就是準備迎接百年不遇的挑戰;誰知這並不是百年不遇的災難,卻把我們的政績揭露得如此徹底。我們的水庫是如何驗收的,我們的堤岸又是如何測量的;為什麼當初能抗百年不遇災難的政績工程,卻在普通的自然災難面前無能為力。難道我們經過了1998年水災後12年的投入全部打水漂,我們卻還能心安理得嗎。即使真的是百年不遇的災難,我們的工程全部是抗百年不遇災難的呀。1998年抗洪搶險的教訓和12年的大量投入,我們就這樣被‘百年不遇’一筆勾銷了。
2 y$ X: T2 B6 X: r9 i- z/ z( e# e# p, W+ S$ F' Y& ?6 E& A
我們是一個形式主義的社會,我們又是一個喜歡搞政績工程的社會;這兩者的結合,最後我們中國到處都是政績工程,而且還都是抗百年不遇災難的優質工程。所以我們社會有百分之十的富人,就是靠這而使自己的財富越來越多。然而可惜的是,災難卻不給我們任何政績工程留面子;結果任何政績工程都經不起災難的考驗。為了保住我們政績工程的臉面,我們只好用百年不遇的災難毀滅了百年不遇的政績。
! e# E( F% X# f* w+ h
0 ^* E' r) r& i( C  v$ n在這時我想起了當年的馬匪,每個士兵保一棵樹;樹活頭在,樹死頭掉。結果在青藏高原也種活了樹。而我們今天的工程款養活這麼多富人,卻阻止不了任何災難;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社會主義國家,因為我們是一個人禍大於天災的社會。我們社會到處災難,我們又大量投入;最後是災難來全部從頭再來。正因為這樣,我們社會的GDP增長快;因為我們的災難就是GDP的增長點。抗災是GDP,災後重建也是GDP;最後驗收還是GDP。當新災難來臨湖,全部又從頭開始;這就是我們社會的GDP過程。它是我們社會老百姓的痛苦經濟學,也是我們社會富人的快樂經濟學;因為他們就是靠這樣的過程而快速暴富的。
! u( M: P: V" f* K1 u& |
: z. A6 l% S: ^0 N- X中國是一個製造奇跡的社會,災難使很多國家元氣大傷;而我們卻依靠它來實現GDP的快速增長。正因為如此,世界金融危機都在經濟萎靡不振;而只有我們的經濟高歌猛進。正因為我們是一個創造奇跡的社會,所以災難也只有百年不遇才敢降臨我們社會。也正因為如此,我們社會才會天天有百年不遇;年年有百年不遇,看來這的確是我們偉大的結果。中國偉大,偉大到災難也只有百年不遇的才敢來我們中國;我不知道我應該為它自豪還是羞愧,因為我們現在永遠是人不勝天的現實。& a" L8 i% b( h( f% W

9 D4 b1 g8 @: \3 ~* P# d原載http://bbs.changsha.cn/thread-895086-1-2.html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