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陳若曦的環保理念~文宜~

發表於 2009-12-30 01:54

, K8 \7 R0 J5 c2 P+ L7 U9 i  v0 E( }3 ~6 C: |/ g/ J0 E6 r4 I7 i$ x
每天追蹤相關環保議題
/ B, C& q5 ~' h; X) a5 [. {3 `陳若曦,當代著名作家,在寫作之餘,她亦熱誠參與環保活動,認為推動環保,人人有責,是為世世代代的子孫提升生活得更佳品質。多年以來,陳若曦投入公益活動:關懷生態、環保問題以及為弱勢團體爭取福利,尤其關注婦女在社會中的角色及地位。6 |# d+ I5 R# t

* S# k0 H  p: N( y/ A  n經歷兩岸兩場浩劫「二二八事件」和文化大革命,也見證兩岸的巨變,在恐懼和自由中詮釋人生與社會,陳若曦在去年出版首部自傳:《堅持.無悔──陳若曦70自述》。即使已經到了安享晚年的年齡,仍然以行動來關懷社會。從早期關懷臺灣政治,到現在關懷生態、環保問題,以及為女性爭取權益,體現的是知識份子的良知。她原本加入慈濟,後感受慈濟人力物力充裕,決定投入荒野保護協會,並在大安森林公園擔任解說員。並每天維持剪報習慣,追蹤相關環保議題。* c3 s: |- I% C6 ^% m1 P
4 R2 ]+ u. b: ]! L7 n/ ?
一生中做過兩項重大決定6 I5 H8 o, v& u3 j/ x; P1 g7 \
陳若曦原名陳秀美,1957年入臺灣大學外文系。1958年與歐陽子等共建南北社。1960年與白先勇、王文興等創辦《現代文學》雜誌,以寫實小說聞名文壇。1958年到1962年寫了許多短篇小說,這一時期的小說題材偏重於“反封建”與“反迷信”,對中下層社會受壓迫的小人物具有同情心。到了寫《尹縣長》就有了新的轉變,視野擴大了,發掘的悲劇震撼人心,也反映了作家的抗議。
; T, ?" V7 H2 f/ i0 v& n7 g% K7 z- c
8 O+ y0 p0 Y* o) {她一生中做過兩項重大決定:一是在二十八歲時,為了追求烏托邦的理想,她毅然和丈夫“回歸”中國大陸生活了七年,並且經歷了文化大革命。這段刻骨銘心的日子,對陳若曦日後的創作信念帶來很大的衝擊,她一連串描寫文革的紀實小說也奠定了她在文壇的地位。
0 q% s/ |+ i% J
0 p! t7 Z5 C, n0 [2 _經歷文革後,最後決定離開中國。在香港、美國、加拿大等地飄泊二十多年後,陳若曦又做了她人生中的第二個重大決定──回台灣。$ b8 p  w  w# v0 J

7 x( P$ J( o$ o8 A$ z9 W  a對此陳若曦說:“我覺得知識份子應該關懷自己的社會,我是臺灣土生土長的,所以我其實一直想回臺灣,但是由於現實的生活,我的先生一直不願意回臺灣,我就一直等他,可是到了1995年閏八月,我真的覺得臺灣很危險,好像隨時都要沉淪了,所以我想我沒有辦法,毅然一個人回來,後來和先生這方面不能互動,我們互相尊敬,所以兩年前我們友好分手,我是堅決在臺灣住下來。很簡單,這是我的家鄉,我不關懷,就沒有理由,我走到那裏,就會批評這個社會,我自己不進來,我自己不參與,我就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批評他,這是我淳樸的一種願望。”
. k, U3 C, o1 j! ~; B2 H! s
# k' C- o  p+ `1 e/ g) i原本是無神論者的陳若曦,獨自回到臺灣後,繼續追尋心靈的探索,最後發現佛教很適合自己,於是成了虔誠的佛教徒,她對許多事物看法也有了改變。強調“我手寫我心,寫我口”的陳若曦,所創作的小說都直接放映了她的心境和經歷,因此她回到臺灣後最新一部長篇小說就是描寫臺灣佛教發展的《慧心蓮》。2000年,陳若曦受邀成為臺灣南投縣駐縣作家,住進了受9.21大地震破壞最大的埔裏鎮和災民一起生活,這段經歷成為她下一部小說的題材。
/ i! r! N) i7 \+ v" \" r. k( _' V  z& M* |
在《荒野保護協會》當義工- Y2 b1 K- o" @4 ?1 t3 V- J
近年來,陳若曦積極活躍於臺灣的《荒野保護協會》,充當義工。這協會目前有會員一萬餘人,每個城市都設有分會。從長遠來看,要有效地保護環境,教育是最有效的方法。因此,《荒野保護協會》的常月活動便是帶領民眾與學生到各大公園去,認識各類花草樹木,灌輸有關的常識,從而培養起愛護大自然的良好意識。" _" E. N  F) f% ^( L; t& I* B: [5 D

  c) u6 {, u6 _/ Q《荒野保護協會》也本著“救海星”的心態,籌集款項,把荒野之地買下來,儘量保護自然生態,使之免受人力的破壞。
+ ~. H+ K, z  A! n. L- B* k7 L
% G+ A9 k5 j" u9 P陳若曦嚴正地指出:臺灣有關方面在積極從事建設的同時,往往沒有意識到會因此而給環境帶來巨大的“侵害”。# W, {! d( v  k
* T2 E- B: [  r; i0 t4 I+ M
她舉出實例加以說明:為了保護海岸,有關當局在海岸上圍了笨拙醜陋的“消波塊”,把大海浩瀚遼闊的美好風光全都擋住了。最要命的是:消波塊是以水泥做成的,而水泥是環境高污染的物質。
& a+ }0 `9 m4 ^' C4 m5 t0 `4 g
2 Y% y/ V5 l- v* y' Y除此之外,有關方面為了拓寬靠海的公路,頻頻以泥土填海。陳若曦生氣地說:“瞧,沒有好好地評估環境,居然便把公路開進大海的肚子裏!”: _3 V& m! }" ?1 f

, X- t# B) j3 ~) G環保有時得靠嚴峻的法律0 i9 I8 ?5 I% \4 w: D- z8 i
她除了撰文表態之外,也到立法議院提出抗議。她建議以“自然工法”來取代人工建設。所謂的“自然工法”,就是儘量採用自然的東西,比如說,以自然大石取代人工水泥來建造“消波塊”,使海水和河水都能夠享有呼吸的空間;當叢叢綠草從大石的縫隙悠然地長出來時,環境也同時得到了美化。) I$ [8 n) @; k' m& j, d
' O& q. p9 n. m$ {1 G/ O
陳若曦還認為“即用即棄”的用具和餐具,全都不利於環保。“在國外的好些旅館,已經不為房客供應牙刷了,這可說是從小處對環保作出貢獻。”為了以身作則,陳若曦隨身攜帶“自用筷子”,藉以隨時取代“即用即棄”的餐具。有時,和別人聚餐,她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取出自用筷子來使用:“我這樣做,是為了時時喚醒他人的環保意識。”陳若曦始終相信:她的努力不是白費的。
; f2 j% k% d; M8 Y* I' w4 s* x, n7 ]
/ Q. ?; r  D3 {: @' ~“環保,有時得靠嚴峻的法律相助。”陳若曦語調誠懇地對來訪者說道:“新加坡執法如山,能夠有效地遏制亂拋垃圾者的惡行。告訴你一個笑話:在臺灣,我就曾親眼目睹有人把垃圾明目張膽地丟在《嚴禁拋物》的告示牌下麵!”說著,一抹笑意爬進了她眼裏:“我認為臺灣當局應該給予舉報者頒以巨額獎金,比如說:拋垃圾者罰五千台幣,舉報拋垃圾者獎一萬台幣,這樣一來,或許便能有效地助以保持環境的清潔了。”她認為臺灣在環保道路上的得與失,是足以作為外界的借鑒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