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大饑荒後遺症~喻菲 蔡敏~

發表於 2010-9-3 01:20
3 b* @5 D) O; l8 _7 H. J
三面紅旗運動是三年大饑荒的罪惡源頭。
$ ]2 _) {, @: h! o, _$ `5 D/ A' u4 t# E( }* v( k0 ]/ L( k* C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60年前夕,新華社記者喻菲、蔡敏發表「飢餓——中國人不能忘卻的記憶」的文章,由中國近代以來到上世紀 70年代末的百多年間,國人長期處於貧困飢餓狀態,包括 1959年至1961年三年大饑荒,幾乎每一個年長的人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 f% r& Q5 _" X3 v5 M) w8 B  }8 |9 L2 \& k' S# @3 w. a/ v( a* {
文章引述北京協和醫院糖尿病中心主任向紅丁稱:「一個多世紀的貧困足以讓中國人在體內形成『節約基因』。在貧困時期,『節約基因』是好事,但到不愁溫飽時候,這種基因就變成了壞事。」她強調,這種理論尚未得到一致認同,但卻在不少人群中產生了「說服力」。+ r& o: A: L" S

: ]( n, \) N& `- D中國人直到 80年代才真正告別了飢餓。 80年代後期,內地的肥胖和糖尿病總人數迅速增加,到上世紀末,內地人超重比例達到 22%,糖尿病的發病率也從 1980年的1%增至目前的5%至 6%,全國糖尿病人約 5,000多萬。# c9 c0 n) y/ N7 B0 K
7 d# o" D0 O; b' B% d$ i
「生活模式發生劇變之時,遺傳基因的變化趕不上生活水準的變化,我們正拿『吃糠咽菜』的基因吃着大魚大肉,最終致使糖尿病爆發性流行。」今年 65歲的向紅丁說,自己是糖尿病患者,「我年輕的時候很瘦,總是感到餓。後來家裏生活條件變好了,我也長胖了。五年前是我最胖的時候,血糖也非常高。」* D; Q) y$ L, K. r- I

! t0 o7 E5 n" O+ w% w0 g8 |4 L中國人患糖尿病居世界前列,如果不干預, 2025年中國糖尿病人可能增至三億,且患者有年輕化的趨勢。8 b& Z* I& N% X+ G6 B
& {; Q1 c. F  b* m3 ?$ P. g
此外,上海交通大學與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營養科學研究所曾對在 1959年至 1961年大饑荒時期出生新生兒進行調查顯示,他們成年後患精神分裂機率高逾一倍,這直接證明了環境因素(營養缺乏)與精神分裂症發病的相關性,有關研究曾刊登於《科學》等權威雜誌。這一發現,與此此前國外專家對 1944年二戰期間荷蘭大饑荒的有關研究結果不謀而合。0 s6 K! [% o9 E' `. S4 R' a
9 o$ m* s3 X4 [: U, m! ^
(註:大饑荒是指 1959年至 1961年間,因大躍進運動及犧牲農業發展工業的政策,導致全國性糧食短缺和饑荒。官方 1980年代前多稱之為三年自然災害,後改稱三年困難時期。海外學者則稱之為三年大饑荒。官方稱當時非正常死亡 3,500萬人,但許多海外學者稱當時非正常死亡數字逾 5,000萬人。)5 r" c/ I) ]' M2 F( Y0 D9 q
7 W, a  b( g5 p8 V5 D1 w8 g
5 N0 c0 }6 o$ ~
20世紀60年代初,大陸出現所謂「三年自然災害」,港人在尖沙咀火車站排長隊,搭九廣列車回鄉接濟親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