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並不是童話~李莉~

發表於 2010-1-1 15:15



  一座城市,因為一個人而聞名於世;

  這座城市,因為這個人而充滿童話。

  城市的名字叫做哥本哈根,人的名字叫做安徒生。

  安徒生1805年出生在丹麥小城歐登塞。家境貧寒的他從小迫于生計四處學徒,14歲時離開家鄉來到哥本哈根。但一場大病損害了他的嗓音,他被迫放棄自己的舞臺夢,轉而從事文學創作。他開始寫詩、寫劇本,以及他那流芳百世的上百篇童話。安徒生的童話,在過去一個多世紀裏被翻譯成100多種文字,發行量無計其數。他用綺麗的幻想和爛漫的文字,給孩子們帶去快樂,也給成人們帶來啟迪。安徒生主要生活、創作之地——哥本哈根,由此被人稱為“童話之都”。

  09年冬天,成千上萬的各方人士來到這裏,他們的目標是要共同創造一個童話:一個關乎地球未來、人類命運的童話——尋求一份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新的協議。

  12月7日~18日,備受全世界關注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將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召開。從人類工業革命至今,我們現在正經歷第三次革命——低碳革命。過去一個世紀的時間裏,全球溫度上升了0.74°,中國的溫度更是上升得更快,為1.1°。
據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數位報告顯示,如果溫度升高超過2.5°,全球所有區域將遭受不利影響,發展中國家尤為嚴重;如果氣溫升高4°,全球生態系統則將遭受不可逆的損害,甚至可能造成人類的滅亡。

  安徒生或許並不清楚,在從他出生到步入創造高峰的這幾十年間,在離丹麥並不遙遠的英國,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已經漸入尾聲。這場革命從18世紀60年代開始,以“珍妮紡紗機”、蒸汽機、蒸汽機車等一系列工業發明的應用為標誌,並隨後擴展到鄰近的法國、德國以及大洋彼岸的美國等——這場革命叫“第一次工業革命”。

  大量機器的使用,開闢了人類文明的一個新紀元,但也留下一個嚴重的問題:以煤為支撐的工業革命,給環境造成了許多污染,以至於倫敦因煙塵與霧在城市上空經常籠罩多日不散而獲得“霧都”之稱。

  安徒生在被解讀為他自傳的童話故事《醜小鴨》中結尾寫道:“當我還是一隻醜小鴨的時候,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幸福!”從一名貧苦孩子到聲譽漸起的作家,安徒生完成了自己從醜小鴨到天鵝的蛻變。而英國、美國、德國、法國等,也完成了自身發展的一次蛻變,由此踏上了領先世界的發展道路。

   1875年,安徒生病逝。

  同一年,英國通過公共衛生法案,應對日益嚴重的煙塵污染。

  也正是在這個年代,即19世紀70年代,以電力的廣泛應用為標誌的第二次工業革命開始興起,大批新興機器發明等相繼出現。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以煤和石油為燃料的內燃機在這段時間裏相繼誕生。它們的出現,解決了遠端交通工具的動力問題,也推動了一些國家逐漸朝著“輪子上的國家”發展。更重要的是,內燃機的發明還推動了石油開採業的發展和石油化工工業的誕生,並導致了列強開始在全球範圍內搶奪石油資源。

  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完成,使人類社會的發展從此走上了依賴化石能源的道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鴻溝,由此擴大。

  安徒生並不知道日後的世界將會發生怎樣天翻地覆的變化,但他知道,貧富懸殊造就的悲慘現實,從來就沒有少過。“她死了,在舊年的大年夜凍死了。新年的太陽升起來了,照在她小小的屍體上……”《賣火柴的小女孩》中,安徒生用這樣的文字,呼喚著一個處處溫暖、處處幸福的美好世界。

  《賣火柴的小女孩》初次發表於1845年。正是在這一年,在遠隔重洋的美國,另外一位名叫梭羅的思想家移居到一個湖泊旁開始了兩年的隱居生活。幾年後,梭羅將有關湖邊生活體驗思考的文章結集出版,書名與湖同名,叫《瓦爾登湖》。

  梭羅在《瓦爾登湖》中記下了人與自然的關係,開始思考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關係。多年以後,梭羅被一些人稱為第一個環境保護主義者。

  差不多百年之後,美國生物學家蕾切爾·卡遜的著作《寂靜的春天》問世。這本書後來成為人類環保意識崛起的標誌。“我們冒著極大的危險竭力把大自然改造得適合我們心意,但卻未能達到目的。這是一個令人痛心的諷刺!”在書中卡遜這樣說道,“然而看來這就是我們的實際情況。雖然很少有人提及,但人人都可以看到的真實情況是,大自然不是這樣容易被塑造的。”

  的確如此。如今,大自然已經開始越發肆無忌憚地向人類展示環境惡化的後果。而這些災害的主要原因,恰恰是兩次工業革命直至今日,人類大量使用化石能源排放溫室氣體等行為所造成。

  安徒生不會預見到,人們今天會在哥本哈根這個他熟悉的城市召開這樣一個名叫“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的會議,但他當年開始提筆創作童話之時所說的那句話“我要為下一代創作了”,卻值得如今正在哥本哈根與會的所有人士深思:為了下一代,我們能做些什麼?

  “我們飛向炎熱的國度裏去,那兒散佈著病疫的空氣在傷害人民,我們可以吹起清涼的風,可以把花香在空氣中傳播,我們可以散佈健康和愉快的精神……”在《海的女兒》中,安徒生用這樣的文字描述美人魚的命運。

  而如今,當氣候變化引發的巨大災難在全球造就災害、饑荒與疾病的時候,哥本哈根並沒有達成一份協定,無法重新寫下一篇傳世的童話。看來,《賣火柴的小女孩》中安徒生呼喚著一個處處溫暖、處處幸福的美好世界,不可能在現實中出現。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1-3 02:14
洛杉磯時報報導,聯合國氣候峰會的地主國丹麥其實也有不環保的一面,它是歐盟國家中個人平均製造最多垃圾的國家,且大部分電力仍由火力發電廠供應,令丹麥環保人士感到很漏氣。

丹麥自豪是全球最環保的國家之一,有傲人的風力發電和很高的垃圾回收率,這也許是丹麥獲選主辦聯合國氣候峰會的主因。但丹麥也有「不願面對的真相」,丹麥人製造大量垃圾,2007年平均每人丟掉800公斤垃圾,居歐盟27國之冠,高於荷蘭的630公斤、英國的570公斤和法國的540公斤。

丹麥每人丟的垃圾甚至比公認最愛亂買東西的美國人還多,2007年美國人每人丟767公斤垃圾。以人均垃圾量來看,丹麥堪稱全球最浪費的國家之一。

但以垃圾內容和丹麥人處理垃圾的態度來看,丹麥人還是很環保。丹麥的垃圾大多是園藝垃圾,而不是汽水瓶之類廢棄物。丹麥的收回率很高,焚化爐不只燒垃圾,也把垃圾轉換成能源,僅5%垃圾進了掩埋場,美國則有54%。但批評者說,丹麥從未推動垃圾減量計畫。

另外,丹麥是全球風力發電的先驅,但大部分發電廠仍使用煤炭的火力發電廠,排放大量溫室氣體。

丹麥電力約20%來自於風力發電,比起其他國家算高的,但仍與丹麥人認知有差距,大部分丹麥人以為他們的電力多半來自風力發電。丹麥環保人士李德加爾德說:「很多有關丹麥的環保成就其實只是神話,沒錯,我們擅長風力發電,但比起火力發電,只是一小部分。」

TOP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1-3 02:17
回復 1# admin
逾20國領袖在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會議協商,以下是達成的共識要點。

這份稱為「哥本哈根協定」(Copenhagen Accord)的文稿,旨在成為未來對抗全球氣候變遷的基礎 。

● 全球暖化    :草案指出,「全球暖化應控制在攝氏2度以內」。

然而,草案並未明確指出,各國的碳排量須在哪一年開始遞減。

各國須在明年2月1日前闡明2020年以前減排目標,至於若有國家未信守承諾,這份協定並未訂出懲罰措施。

●資金:富裕國家承諾,2010年至2012年的三年期間,出資約300億美元    協助貧國打擊氣候變遷。它們也制定目標,在2020年以前,自「政府和民間、雙邊和多邊,包括替代財務資源等廣泛財源」,每年「聯合動員」1000億美元。

● 驗證:富裕國家做出的承諾,將受到「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嚴謹、健全且透明」的檢視。

開發中國家將根據一個「確保國家主權獲得尊重」的方式,提出全國減排承諾報告。需要國際社會支持的這份減排措施承諾,將登記在註冊表。

●2050年目標:全球碳污染排放量在2050年前減至1990年排量一半的目標,沒有獲得協定背書。許多富裕國家均支持這個減碳目標。

●具法律約束力條約:至於協定目標需何時轉換成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內文並未訂出最後期限。

另據明報報道,中國和印度為首的新興大國已表明,它們不願意支持這項目標。哥本哈根協定內容空洞,既沒註明減排目標,連控制氣溫上升幅度於2℃以內的目標,亦只是「承認」此科學觀點。歐洲美國和中印等發展大國都沒太吃虧,真正輸家恐怕是最窮國,以及地球。

聯合國氣候專家小組主張溫室氣體排放要在2020年見頂,並在2050年前將溫室氣體從1990年水平減半。發展國認為,若要將此目標加進協議,那麼發達國亦應按照聯合國專家小組建議,大幅將排放量從1990年水平減25%至40%,以免發達國將減排責任屆時轉嫁到發展國上,但美國當初的承諾僅相當於減排4%。因無法達成共識,協議沒註明任何減排數字。至於2℃這目標,協議第1項便只表示「承認」這觀點,第2項則表示同意若要將氣溫升幅限制在2℃以內,須作大幅度減排,但未有提到任何實質行動。至於最窮國要求限制升溫1.5℃,協議僅稱2015年考慮長遠目標考慮。

中美也在氣候峰會為國際監察問題爭拗。發達國提出由國際監督發展大國的限排工作,實際是「偷天換日」,扭轉《京都議定書》訂明的原則:發展國是自願自行減排而發達國則是強制減排。歐美在今次峰會中一大目標,就是廢棄此框架,逼發展大國接受強制減排,而主張國際監督,等同把發展國減排由自願變成責任。中印最後守住了這底線,協議寫明,除了接受援助的項目,發展國的減排工作「自行評估核實」,只須每兩年報告一次,還要「確保主權獲尊重」。

TOP

Photobucket

作家在衛報責中國故意毀壞哥本哈根氣候峰會~冷眼~

發表於 2010-1-5 19:09
哥本哈根氣候變化會議留給世人許多的困惑。一位自稱最後一晚20多國領袖開會時在場的作者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控訴,是中國故意砸爛了會談。

這篇刊登在衛報網路版的文章中,自由作家林納斯(Mark Lynas)說,「中國故意侮辱美國總統歐巴馬,並堅持打造出糟糕的『協議』,好讓西方領袖在離開後承擔罵名」。

他說,「中國的策略很簡單:阻擋兩個星期的公開協商,然後讓閉門達成的協議看起來像是西方再次辜負了全世界的窮人」。

林納斯自稱附屬於某個國家的代表團,因而目睹了18日晚上的這場閉門會。他說,當大、小國家領袖聚集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在座,中國總理溫家寶偏不出席,只指派了一位外交部的第二級官員,就坐在歐巴馬正對面。

文章描述,會議中有好幾次,各國元首竟必須等待中國官員離座去打電話請示上級。

如同英國能源與氣候變化大臣米勒班(Ed Mili-band)已指出的,里納斯也寫道,已開發國家希望訂定到2050年全球溫室氣體減量一半,已開發國家減量80%,中國都反對,令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憤怒地質問「為什麼我們連提自己的目標都不行?」

中國的盤算為何?林納斯分析:「中國不需要一個協議」;中國雖然大力發展風能和太陽能,但中國的快速成長,主要是建立在便宜的煤上。

反觀西方,林納斯說,政治領袖特別需要在哥本哈根有個協議,來向國內的政治交代,而歐巴馬可能是最需要的人。

他並指出,在閉門會中,好幾次中國要求拿掉草案上的關鍵數字而改以模糊的字眼時,得到印度的支持。

閉門協商的結果在19日凌晨提到全體大會,蘇丹代表迪阿平(Lumumba Stanislaus Di-Aping) 強烈抨擊減量雄心不夠,指非洲不能簽下這份「自殺協定」,他甚至以納粹大屠殺來比喻。這一段戲劇性的發言成為媒體的焦點。

林納斯指出,蘇丹是在當中國的傀儡,攻擊這一份西方需要而中國不需要的協定。中國在幕後冷眼旁觀,不自己出手。很多環保團體都被騙了,事實上降低協定雄心的正是中國。

林納斯最後說,哥本哈根會議最糟的還不是一份壞協定,而是「展現了地緣政治的大移轉」,中國不僅不重視全球多邊環境治理,還視它為「這個新超級強權自由行動的障礙」。


【中央社╱日內瓦23日專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