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熊在中國,成了世界上命最苦的動物~哲思~

發表於 2010-10-7 02:03
這是在周國平的博客上看到的一篇文章,看完之後心裏一陣陣的疼,每一個生物都有健康生存的權利,我們人類憑什麼為了自己的私欲而讓那些動物承受這樣的痛苦?文章有些長,但如果可以,希望你能看完。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們能做的也許真是少之又少,但起碼我們可以要求自己不為這些殘忍埋單。
; o. d9 {, [; I  ?! y; {7 Y4 J
% [* T# j6 j9 H. V$ r活熊取膽是全體中國人的恥辱
! X6 P) k' L9 p; ]& u$ g* L/ U活熊取膽是指將黑熊圈養在專門為獲取黑熊膽汁而建立的養熊場內,在其腹部實施造瘺手術,使其膽囊與腹部開放的瘺管相連,抽榨膽汁。該項技術和產業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從朝鮮傳入我國之後遍地開花,據國家林業局2006年1月統計,約有六十八家活熊取膽養熊場合法存在于東北、東南、西南十二個省(市、自治區)內。活熊取膽在韓國、越南等亞洲國家也曾短暫存在過,但這些國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均予以明確禁止。目前,中國是活熊取膽唯一合法的國家。
/ B" D2 y9 `/ y4 v' U3 p. V- x
8 {5 I  V! U, M  Z* E" a以上情況由張麗達向我提供,現在她和她的戰友們正努力推動相關立法。下面我轉載也是她向我提供的兩篇報導,我讀了以後深切感到,倘若不禁止活熊取膽,蒙羞的不只是當事人,而且是全體中國人。
7 s$ W! [2 K' x1 n" V: W2 C0 h  L0 y5 @7 `5 x
可憐的熊媽媽和她可憐的的孩子~郭耕~
8 E" D, Y6 A8 r, L8 W: e
6 v; ^; t  e. S, j7 A% Y* S是夜,五更時分,我在小樓裏輾轉難寐。山風不斷送入一陣陣恐怖的叫聲,像一聲聲悲泣,既痛苦又絕望。恰在此時,我仿佛聽到門上有輕輕的動靜,“咯吱,咯吱”,同時還伴著粗重的呼吸。我猛一翻身坐了起來,隨手拉開了燈:“誰?”沒有任何回答,沉寂得煞是怕人。我伸手抓起一把掃帚,輕輕走到門邊,猛地拉開了房門。哈,門外蜷縮著一隻小熊,牠胖胖的身軀蜷作一團,毛烘烘的鬢髮柔軟地蓬鬆著。牠怯怯地望著我,發出近乎諂媚的喏喏叫聲,“熊熊,來,來啊,”我張開手,小熊搖搖擺擺地爬到我面前,小掌搭在我身上,用那溫暖的舌頭舔著我的手,柔軟極了。突然,一陣喧嘩聲從外面傳來,小熊眼神一怔,敏捷地鑽到了床下面。很快,傳來敲門聲,我拉開門問道:“什麼事啊?”“熊房剛跑了只小熊,沒來打擾先生吧?”“哦,有啊,在這呢。”我指著小熊躲藏的地方。他們俯下身,一把就抓住了牠,粗暴地從裏面用裏地往外拖著,他們把四隻熊腿對足綁定,用一隻粗長的棍子穿起來抬走了。小熊在離開房門時,那仰著的頭顱彎過來無助地望了我一眼,那是企求可憐目光。 - \2 N! M; ?  E. Z5 x0 g
 
8 J$ L% l/ U* R2 T/ S  天亮後,帶班的老張說領我去熊房看看。來到一個有幾千平方米的高大建築裏,裏面很空曠,平放著六個籠子,每個籠子裏都有一隻萎靡的黑熊。奇怪的是牠們身上都箍著一個明晃晃的像兜肚的東西。老張告訴我,“這是取膽汁用的,現在的熊膽汁價格是每克300元。”他帶我來到第一個籠子跟前,打手勢告訴我:“采膽汁開始了。”我看見兩個彪悍的工人麻利地左右綁好熊軀,在那剛兜肚兩側各拉起一條粗大的繩子,經過一個特製的滑輪,齊喊了聲“嗨-”只見熊身上的鋼兜肚漸漸地收縮著收縮著。突然,熊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喊:“嗚-”那簡直不是吼叫啊,那是變了形狀的淒哭,之間他拼命仰著頭痛苦地瞪圓了眼睛,四個粗大的掌子在有限的空間蹬抓著地面,發出“滋拉,滋拉”地刺耳聲響,瞬間,那腹下的鋼管裏“滴答,滴答”地流出了碧綠色的液體。操作工人又慢慢鬆開繩子,接著拉起下一個回合,又是一個聲嘶力竭的泣叫。我看到熊的眼淚暫態淌下來,牠竟然也像人一樣咬緊了牙齒,躬起了身體去承受著無休止的痛苦。好悲慘的一幕啊,我不忍再看,扭頭走開了。此時,我才明白,夜裏那些悲叫是這些帶著傷痛的熊,在難挨的暮色裏發出的呻吟啊。  
2 ^7 Z0 \# o5 W6 r
+ D- }# w9 [7 @  老張跟我到門口,我聲音顫抖的質問他:“你們還有人性麼?牠們可都是生命啊!”老張淡淡地說道:“沒辦法,我們幹的就是這樣的活啊。”情緒稍定,我無奈地問他:“多長時間采一次膽汁?”他回答道:“那要看情況了,膽汁多的一天兩次,少的最遲兩天要一次,一般一個熊年產膽粉2000克,可以采10年。”我的心戰慄了,一天兩次,10年,這是個什麼樣的魔鬼數字啊,也就是說,這樣欲死的折磨每天都要進行兩次,要在這樣欲生不能的刑法裏忍受10年,7200次剜心剔骨啊。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熬啊,縱是人的堅強生命力,也肯定難以堅持下來,我的心痛痛的。 
. {" ]# H* h6 D+ j' K+ I# C : H1 Y/ l% J: U5 v+ k/ f
  我提出要回去。老張說:“一會要對小熊手術,這個關鍵時刻你可不能走,你代表劉總,你走了,出了事誰能負得去這個責任!”我只好跟他又回到了熊房。在他招呼下,四個彪悍的工人圍攏到了小熊跟前,用鐵鏈子緊緊地捆綁起那只小熊。小熊驚恐地望著大家,當牠的眼神看到我時,頓時一亮,渴求地望著我。我的眼睛濕潤了,此時,牠竟然“撲通”一聲向我跪了下來,是四個蹄子同時跪下...老張擺擺手,命令開始手術,小熊失望地朝著屋頂,放聲大哭“嗚-”那聲音慘極了,失望極了,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從未聽過的震撼心靈的呼喊,牠簡直就是用人類的語言呼喊出來的一個“媽”字,就連那些劊子手般的工人也為之一震。就在此時,一個異常震撼的情景出現了,只見籠子裏的一隻大熊嘶叫了一聲,竟然用那巨掌一點點地撐開了拇指般粗的鐵籠子,蹦了出來。嚇得那些工人四下逃竄,我頓時呆住了,腳下像生了鉛,一步也移動不得。可大熊沒有理會我的存在,飛快地蹦到了小熊的跟前,用那笨拙的巨掌去解那粗粗的鏈子,可怎麼也解不開,牠只好親吻著小熊,勉強地把牠依偎在自己的懷裏,用舌頭慈愛地舔去小熊嚴重的淚水,哼哼叫著去撫慰自己親愛的孩子。小熊也像在連連叫著媽媽,“嗚嗚”地嗚咽著,求媽媽救救自己。7 ^" j: ]9 B7 B( i; s# a

3 k3 X* f4 |1 g# y" j  突然,大熊狂叫著,用自己的巨掌狠狠地掐住小熊的脖子,吼叫著用盡力氣掐著,掐著......直到小熊的身體軟綿綿地倒下來,牠才鬆開了自己的巨掌,牠看著已經死去的孩子,牠嗚咽著,哀鳴著,仿佛在喊:“孩子啊,媽媽救不了你,但你再不會去受罪了,媽媽對不起你啊-”牠先是撕咬著自己的毛髮,接著一把拽下了身上的鋼兜肚,那鋼管帶著半個膽囊飛了出來,肚子上的毛皮頓時被鮮血染紅了,汩汩的流淌著殷紅的赤丹。只見牠大叫一聲,瘋了似的向牆壁撞去,“砰-”牆壁轟然倒塌了。我麻木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這個殘酷的熊房的。 2 C3 D. ?' q% v8 M' b0 _7 z
   / _6 l: I( [7 O! l9 u- x" m5 n1 n
  整整一天,我腦海裏都是那些悲慘的一幕。我在心中自問:熊媽媽的舉動是母愛?我想是的,是一種無奈的母愛。在此時此地,牠沒有能力幫助孩子解脫那10年地獄般的痛苦,無奈之下,只有把創造了的愛毀掉,再去冥冥之中陪伴牠,尋覓牠,惟有如此啊!
1 D1 ~( [4 @9 G* W: d' k$ E& q
熊在中國,成了世界上命最苦的動物
) n& i" V3 q' r# y) V2 Q! ~: k8 x& @* F
     因為還沒有法律保護,上萬隻中國熊被囚禁著,熊場的工人們為了省力,從不升起籠頂的鐵柵欄,於是月熊的生存空間被擠壓再擠壓。在囚禁的日子裏,牠們只能采取兩種姿勢:側臥或者仰臥。因為無法轉身,愛乾淨的月熊有時只能將糞便排泄在自己的身上。" C; C. ?, l; f- L7 L8 `
2 e" v+ s4 q& f8 _- ^8 w
  但其實這些都不算什麼——如果和抽膽的痛苦相比。
3 t3 r4 e* r( F& U* }# p4 O. P$ K5 O6 `
  每一頭被送往救護中心的熊,腹部膽囊位置都有一個洞,或結成扭曲的腫瘤,或插有一根金屬導管。每天,熊膽汁就從這裏一點點流出,伴著劇痛。2 E# q: ]) U; R. g9 L

9 t0 H. |: j2 A4 a  這種疼痛有多劇烈?看看籠子裏走投無路的牠們是如何癲狂自殘的吧。) a- u2 s" s1 T7 x/ k; n

/ }9 h, P% s9 n/ O8 H  今年2月6日,四川龍橋亞洲黑熊救護中心又迎來了13頭從都江堰養熊場救回的取膽月熊。牠們的額頭上佈滿了不斷撞擊、磨蹭鐵籠後留下的大小傷疤,這是痛苦絕望的印證;由於長期被束縛無法在地面和樹幹上摩擦,有一頭月熊的爪子瘋長成了一個圈,爪尖刺入掌心,肉發炎潰爛;還有一頭熊瘋狂地撕咬卡車的篷布,像是有無盡的怒氣要發洩。
5 R. r/ H2 x" o) }0 `$ r% I% O
" B( v' F! d8 }: |% S+ @2 Y: O  “活取熊膽最早由朝鮮發明,上世紀80年代傳入中國。”袁錦程介紹,當時的“活熊取膽”採用“膠管引流”和“鐵管引流”。前者是通過手術將橡皮管從月熊腹部插入膽囊,並埋于其皮下,經其他內臟從股後穿出。後者是在月熊的膽囊上直接插入金屬導管,以便每天都能直接通過管子抽取膽汁,最為常見。* m( ~; h6 ^7 D- t: }& k
9 t- t5 V; o8 J3 P8 g3 @  J/ z
  近幾年,迫於外界壓力,養熊場開始採取較為“人道”的“無管引流”。這也是目前官方唯一允許的取膽方式,即在月熊腹部和膽囊上開一個永久性的洞,讓膽汁流出。“但這並未改變對黑熊的傷害!”袁錦程說。
1 W6 W' [+ Z+ p/ I7 o$ d3 t
' R. ]' x& i! c+ |4 G6 R  AAF的工作人員曾目睹養熊場是如何取熊膽的:沒戴口罩和手套的工人,隨意拿起一個託盤走到熊籠前,伸出手指(或找根木棒),捅穿熊膽外的脂肪層和傷口,讓膽汁沿著洞口流入盤中。3 U+ x6 C% u+ C/ k
* P3 Z2 U- {1 X1 i* m
  由於膽囊上的洞口會不斷癒合封閉,一些嫌麻煩的熊場主便會偷偷在其傷口內插入玻璃管,被黑密的熊毛遮掩,管子一般難以被發現。
1 P; Z7 Z7 N) `  Y' T$ I  每頭熊一天要被抽膽汁2~4次,最少30毫升,最多200毫升。也就是說,這樣傷口撕裂洞穿、膽汁流出體外的酷刑,牠們每天要忍受2~4次。由於疼痛難忍,有的熊不停啃噬自己的手掌,直至血肉模糊,還有的甚至把自己撓到開膛破肚。, s8 P5 G0 M8 D6 ~9 h# m0 k1 [
1 Y" G3 y& {8 ?5 [: K4 W( N
  牠們的生存環境同樣惡劣。在四川熊場,那些被當做搖錢樹的大傢伙們,住的卻是陰暗潮濕的破屋,吃的是類似豬食的糟糠。牠們不信任人類,不斷向籠外的世界咆哮。牠們投向世人的眼神,“有期待、有哀怨、有憤怒。我們看得清清楚楚。”袁錦程一字一句地說。
* l" c- I! {( [8 a% g6 \+ w1 l4 o: @5 O$ @
  當我們搖頭晃腦誦念“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時,殊不知亞洲黑熊們正經歷著什麼樣的苦難。為了招徠生意,國內不少養熊場順勢將自己包裝成了旅遊景點,打著“看黑熊表演,買熊膽製品”的口號。# X: D" N- i7 k9 q( E* |

3 t1 a0 I+ N9 K/ L5 M  “去買熊膽製品時,熊場的人會主動來問:要不要吃熊掌?如果你點頭,他們就提著菜刀帶你去挑,一旦看中哪只熊掌(業內有個約定俗成的規矩,烹飪的熊掌一般都是左前掌),就當場砍下來,血淋淋的。”反正熊的膽汁不會因為斷掌而乾涸。反正一旦沒了膽汁,月熊也會被餓死丟棄,為什麼不在牠們活著時,卸了掌賣個好價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