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追念自然之子梁從誡~趙永新 ~

發表於 2010-10-31 11:32
% v; M& h2 C2 c7 F' j; t" t
' ~+ Q, q" b4 z  G3 ^5 ~9 Y
  毅然拋開「無災無難到公卿」之路1 a) |9 m$ b' K
  2010年10月28日下午4時許,梁啟超之孫、梁思成之子,第七、八、九、十屆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民間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協會創會會長梁從誡先生,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世紀壇醫院與世長辭,享年七十八歲。
  }6 e, L9 Y1 @9 C+ S8 q5 J; M
- i% e! X. z8 [( ~  梁先生生於1932年8月4日,祖父是著名維新思想家梁啟超,父親是中國建築史學奠基人梁思成,母親林徽因是品貌超群的一代才女。父母給他起名“從誡”,是希望他能成為像北宋李誡那樣的建築學家。後來,他考清華建築系時差了幾分,遂該學歷史(當時清華大學的的建築系系主任,就是梁思成)。大學畢業後,梁先生一直從事歷史方面的教學、研究等工作,出去文革期間近十年的下放江西某“五七幹校”勞動。1988年,他辭去公職,應聘到民辦中國文化書院任導師。從1989年開始,他任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委員。
2 }6 V. [5 V2 O/ E3 e2 c8 \! o8 v! U: r* {) b* e
  1994年3月31日,已是“耳順”之年的梁先生深感中國環保問題之嚴重,遂告別歷史學研究,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註冊成立了中國文化書院綠色書院。該民間保組織(即環保NGO)以“保護自然、善待自然”為宗旨,又稱自然之友。它以推動公眾的環境意識教育為己任,以與政府的良好合作為基礎,同時強調保持自己的獨立性,保留對政府監督、批評的權利。
9 z/ o! i4 X4 g5 X6 S' u6 o/ Q' p6 B1 z) }9 B. l
  對於梁先生的這次大轉身,學界泰斗季羨林先生曾作過如下評說:“從誡本來是一個歷史學家,如果沿著這條路走下去的話,什麼風險也不會有,就能有所成就的。然而,他不甘心坐在象牙塔里,養尊處優;他毅然拋開那一條‘無災無難到公卿’的道路,由一個歷史學家一變而為‘自然之友’。這就是他憂國憂民憂天下思想的表現,是順乎民心應乎潮流之舉。我對他只能表示欽佩與尊敬。寧願丟一個歷史學家,也要多一個‘自然之友’。”. R* [' S- j. K& S  {. u
! t& _1 p" p* h" [% {  [/ ^
  梁先生本人的環保行為,在國內外得到一致認可:地球獎、大熊貓獎、國家環保總局環境使者、北京奧組委環境顧問、《南方人物週刊》影響中國公共知識份子50人、2005綠色中國年度人物、母親河獎、2010年中國新聞週刊十年影響力人物;“亞洲環境獎”、菲律賓雷蒙?麥格賽賽“公眾服務獎”……然而,梁先生沒有沾沾自喜。他說:什麼時候,像我這樣的人多到得不了獎就好了。他說:我們覺得10年來我們對於中國環境保護所作出的貢獻實在是很有限,不值得舉辦什麼紀念活動。如果將來,比如20周年的時候,我們有比較大的貢獻了,我們再來慶祝。
) z) {& ^; x1 K7 |0 ]$ T7 R  ^0 v5 h2 |0 Q0 X/ m2 u- Y
  我們需要水滴石穿的耐心
: F0 o$ U7 i' H% J( v  直至今日,行政命令下的治理污染還是阻力重重,十多年前民間組織推動的環保行動,其艱難就更加可以想見。梁先生曾應邀到某國家機關演講,沒料到前來聽講的只有5人。即便如此,梁先生也沒有放棄:如果我能在你們5個人心中種下5顆綠色的種子,我就很欣慰了。* q9 o* ?- W  d8 f' G& u9 |1 F

7 ?/ d* z+ B# I, Y3 k+ q) _  “我們不求波瀾壯闊,但的確需要水滴石穿的耐心,一點一滴地堅持。”梁先生以他的勇氣和執著,奮勇前行,以滴水之力,穿磐石之堅。
9 X* X" Z& S" E8 \- t% h
3 _6 w, n* L# k4 w  “滇金絲猴的生存棲息地受到嚴重威脅!”1995年秋,梁先生聽到了這樣的消息。生活在滇西北地方的滇金絲猴,數量極其稀少,屬國家一級珍稀保護動物。但當地政府為解決財政困難,決定砍伐金絲猴賴以生存的100多平方公里原始森林。梁先生聞訊後,先是通過新聞媒體迅速報導傳播滇金絲猴生存環境遭受威脅的消息,後又直接向中央有關領導寫信呼籲,得到了兩位領導的批示,雲南德欽縣於是暫時放下了斧頭。
& X# U7 b4 B, y0 k
) f1 k8 E0 N/ Q  K8 F. U  但到了1998年,梁先生得知那裏的天然林砍伐行為並沒有真正停止。他再次籲請媒體支持。後來,該事件被央視《焦點訪談》等媒體曝光,當地政府部門被迫禁止對原始天然林的砍伐破壞。" {" L4 f1 V5 N8 O5 M

* h6 |5 k: O7 ~9 x  相比之下,藏羚羊保護之路更為艱苦漫長。上世紀90年代,利慾薰心的盜獵分子為了販賣羊絨(用其做成的披肩“沙圖什”是國際市場上價格不菲的奢侈品),經常開著車在高原上追殺藏羚羊,其數量從幾十萬隻銳減到七萬餘隻,面臨瀕危。為保護藏羚羊,青海省治多縣縣委副書記索南達傑帶領“野犛牛隊”與盜獵分子殊死搏鬥,結果英勇犧牲。環保志願者楊欣決心在可哥西裏建一座“索南達傑”自然保護站,以紀念英靈、警示盜獵者。為籌集資金,他寫出《長江魂》一書,而後將書抵押給企業,訂購保護站設備。
/ ~% P8 ^+ {* j
: X7 ?" G. J, l6 V$ Y" o# _  D  梁從誡得知此事後,立即給楊欣打電話:你到北京來,我給你組織演講報告會,咱們一個學校一個學校講,一個學校一個學校賣書!那個炎熱的夏天,梁先生帶領楊欣等人揮汗如雨,馬不停蹄地在首都各大高校演講,賣書籌款。; J1 S4 F0 D8 D$ C7 o' W
9 D# {3 Z; F. U1 u+ N: W4 J& o
  1999年2月,梁先生上書國家環保總局和國家林業局,呼籲對藏羚羊保護工作實行統一領導,並建立青海、西藏、新疆3省區聯防制度。之後不久,國家林業局就在3省區開展了聲勢浩大的反盜獵“可哥西裏一號行動”,極大震懾了盜獵分子。
* M' C4 I3 D' R- v7 {
4 }: ~* ?4 l& `) M5 N0 v  同年5月,67歲的梁先生親率媒體記者,前往海拔近4000米、空氣稀薄的“索南達傑”保護站,親手點燃了火把,把從盜獵分子手中繳獲的藏羚羊皮焚之以炬。在返程途中,意外發生車禍,梁先生右肩脫臼、胸部挫傷。但在接受採訪時,梁先生對此隻字不提。% a0 O8 z, Q& H6 @1 B
2 H4 l% S/ H# ]9 n- B1 E8 A' A, d
  為保護藏羚羊,梁先生甚至甘冒風險,在1998年10月6日英國首相布萊爾訪華之際,毫不客氣地給他寫信:我請求您,運用您個人在國內和在你們的歐洲同伴中的影響,和我們一道來防止這種珍稀動物因“致命”的時尚而被滅絕……第二天,布萊爾會見了他,並於當天給他回信:我一定會把你的要求轉告聯合王國和歐洲聯盟的環境主管當局,我希望將有可能終止這種非法貿易(用藏羚羊羊絨做的珍貴披肩)。$ `& h7 ^( V7 F  F, ]

' q8 h9 X3 ]3 ^" R2 N  j7 q6 P6 @' V& Q  曾隨梁先生赴可可西里採訪的鐵錚由衷感慨:我清晰地感到,在他血管裏流淌的都是對自然的愛,這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愛。
0 g6 [* A! k8 N- l/ R3 w6 K/ T/ ?, [: n. B# g7 ?1 c
  真心實意,身體力行
. q0 T- h, i  r: I# H8 Z% F/ _  “不唱綠色高調,不做綠色救世主”,是梁先生為自然之友確定的不二法則;“真心實意,身體力行”,是他對自然之友提出的要求。
5 R. L, b: Z" S! |5 [2 K) f) X  N+ H& j- n; X# l& B# A! \; F+ o3 R
  與自然之友打過交道的人大概都知道,該組織所有專職工作人員的名片,都是用廢紙印的;非列印不可的資料,都打在廢紙張的背面。自然之友辦公室的許多辦公用品,印表機、檔櫃、保險櫃……都是別人淘汰下來的;罩在椅子上的布套,是會員們自己在家縫好帶去的;就連梁先生上班時坐的沙發,都是撿來的。- I2 J' z0 d0 W; T

  o3 r- Q5 w, Z* n6 D8 u  在自然之友,絕少有“公款”吃喝,工作人員偶爾聚餐,都實行AA制,每人標準5—10元。以自然之友的名義請客吃飯的次數屈指可數,有幸成為客人的,是來自英國的國際環保知名人士珍妮?古道爾博士,和可可西里的“野犛牛隊”隊長紮巴多傑。4 k0 W+ {9 J7 J0 X% }
, p$ {! @9 o0 O7 Y" C( v
7 E" R' I' l  W$ M. @/ o0 T
  他外出時隨身帶著一個布制的小口袋,裏面裝著一雙筷子、一把飯勺,從不用一次性筷子。他摔傷之前,出門辦事能騎自行車就騎自行車。有一回他騎車去全國政協開會報到,門衛攔住了他:“你給誰報到?”“給我自己。”梁先生說。那個門衛不信,直到看他掏出委員證,才放他進門。; w1 [7 z( l+ C

8 i8 f4 W0 v8 P, ?  梁先生的夫人方晶,曾經講過這樣一件趣事:2000年8月,他到菲律賓領麥格賽獎,大家都說:那麼正式的場合,應該有兩套正式的衣服。我陪著他去國貿買衣服,路上他對我說:如果不是因為這回買“大禮服”,我一輩子也不會去這種地方。衣服買回來,我們讓他穿上走兩步看看,結果怎麼看怎麼彆扭:他腳上的老式三接頭皮鞋和新衣服太不相配了,那雙鞋還是1979年去日本時買的。我們吵著讓他再買雙新皮鞋,他笑說:沒關係,到時候我把臉上的表情搞得豐富點,讓他們只注意我的上半身不就行了嘛!  Y" p2 c/ B2 a) ^( `% E1 C) Z
) ~  ~( e0 H3 \) o
  梁先生的日常生活,更是簡單得讓人不敢相信。據曾在自然之友工作過的志願者謝梅回憶:有一年梁先生請我們去他家過春節,那是我第一次去梁家吃飯。原本想著去大吃一頓的,結果進門一看,梁先生親自下廚,做的炒麵,還有幾樣涼菜。大家圍坐說笑,過了一個年。整個晚上,梁家的電視一直沒有開。
$ j9 S$ N! x5 Y
8 c6 S( s. z$ N, I  “那是我記事以來頭一次過了一個沒有看春晚的除夕之夜,特別新鮮,感覺特別好。我頭一次知道,沒有電視,可以過得這麼好。”謝梅說,“現在我已經養成少看電視的習慣了。沒有電視,生活中並不會有缺憾,倒是少了一份喧囂和浮躁。”; Z, m+ w0 a  @. v% S, E
* m5 r' E+ M. X9 B
  “地球只有一個,只有改變我們的行為來適應地球,不可能讓地球來適應我們。”梁先生用他一點一滴的行動,踐行著自己的環保理念:衡量一個人的環境意識高低,不在於他知道多少環境保護方面的知識,而在於他為保護環境做了點什麼。
6 F7 {  J4 p5 I0 I- J  i( W- g0 t/ q# a8 [, A; C
 梁家祖孫三代的社會責任感, J6 c2 t' n* }; \* }' T. ~
  用“溫而厲”來形容梁先生的性格,應該非常恰當。對於前來求教的學生,對於熱心環保的志願者,梁先生總是面帶微笑,和藹可親;但是,當面對那些蠻橫霸道的官員和財大氣粗的老闆時,不管他的官職有多高、財力有多雄厚,梁先生從來是不畏不懼,仗義執言,甚至是疾言厲色,拍案而起。在2001年3月舉行的“北京城市河道治理對話會”上,我曾親眼目睹了梁先生與北京市某位領導針鋒相對的激辯過程。這位高高在上的領導說話咄咄逼人,梁先生和他爭得面紅耳赤,以至於搞得領導下不來台,拂袖而去。
% B0 _1 D' ^! p
% X: L5 N1 [) S" n: k% ^+ y+ l$ H  即便是面對“外國貴賓”,梁先生也是不留情面。1999年,他應邀到上海參加全球500強財富論壇。面對台下的經濟巨頭,梁先生毫不客氣地說:你們無非是要到中國來推銷一種生活方式,其實就是一些消費主義的理念……你們想在中國推銷你們的產品,首先要讓中國人的消費理念向西方靠近。到時候,中國人都在想明年換什麼型號的汽車,換什麼新型號的手機;孩子們都在想吃有多少種香料的霜淇淋、漢堡包,女同胞們都在想用什麼高級品牌的化妝品……可是,如果十幾億中國人都過上你們那種生活,中國的資源能支撐得起嗎?按1990年官方統計,中國人均能耗只有美國的1/14。如果現在中國要達到美國1990年的生活水準,把全世界的能源供應中國都還不夠。這不僅是中國的災難,也是世界的災難。你們想過要承擔什麼責任沒有?4 x# u/ ^6 V. f0 P+ _0 Y- ?
* P2 V$ N: U4 b/ f% X) o4 {
  在許多場合,梁先生是不受歡迎的人,“出風頭”之類的風涼話也不少。“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在接受訪問時,梁先生坦陳:從梁啟超到梁思成,再到我,我們祖孫三代如果說有共同點的話,那就是社會責任感。我們生於斯、長於斯,這塊土地養育了我們,我們不能不盡我們的力量,為這個社會、為這塊土地、為這個民族做一下些力所能及的回報。
# r8 y7 j$ T; ~( K# L( e3 l9 a7 p
' U7 b' d) X4 A- |/ u- }- Q  堅持:節約型社會才能出現
, k0 e$ i: V6 |7 f8 A  中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因而人均資源比較少。目前我國經濟發展的規模和速度都是空前的,如果我們不重視節約,中國的發展將不可持續。節約要從每個人做起,如果我們能從每件小事做起,從節約一張紙、一度電、一盆水開始,大家一起堅持下去,節約型社會才有可能出現——這是在2005年11月30日晚舉行的2005年綠色中國年度人物頒獎典禮上,梁先生致辭中的一段。
4 @# A" X4 V0 X# z% S- N
& I9 W# F+ u! ~; A4 P/ q  是什麼讓梁先生對自然之友、對環境保護如此放心不下?
" Z# c/ n( K& V5 p$ f* {0 v) s/ G4 Z$ p0 A6 m
  “我們和其他動物同是自然之子。麻雀打光了,蟲害就增加了。拼命灑殺蟲劑,結果是每個人的肚子裏都有農藥的殘留。我這麼大年紀了,無所謂了,但那麼多青年人、那麼多祖國的花朵該怎麼辦?”0 f! t: \. K3 N, o& t( G4 O1 X7 R  k

! Z. E' w& S( \  如今,自然之子駕鶴西歸。聽聽這位綠色英雄的生前告誡吧:億萬人的警覺,會形成宏偉的力量,而億萬人的無知和漫不經心,也會給地球帶來沉重的負擔,乃至巨大的災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