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金魚街 你的景點我的家~Sharon Wong~

發表於 2010-12-5 00:04

9 G) |( k5 y% J$ h4 ~6 s. z在金魚街開業的,都希望不只旺丁(人流),更想旺財(收入)。/ P7 D( t) K! `
; @! U) p* B% i- o5 z! z- |
從喧鬧的旺角街道穿梭,到處都是人潮湧湧,連呼吸也有點困難。當你走到金魚街,情況依然好不了多少。假日的金魚街更是特別旺,小小一間店鋪卻擠滿幾十人,有的店主更會在店內抽煙,這樣的環境根本連看一眼都難,更遑論要購買呢!老實說,要有一派悠然自得的心情逛魚街,這裡倒不能給你,反而有某些商店的員工或老闆卻給你臉色。可是,從小時候到現在卻喜歡流連魚街,因為這裡擁有一份獨特的魅力,也是普羅大眾對魚街的一份感情。
# h; C: B1 v% p4 L/ M7 w% ~+ |9 }, B

2 k2 Y: d) l2 d) Y金魚街已不只是賣金魚,在洞庭湖裡就有這些白化非洲盾臂龜,每隻售價超過港幣十萬元。6 [( G2 o) k: r' c: G% N, D
/ c' t) Q6 R! G! Y/ ~- B
讓都市化慢慢蠶食
3 d% C4 o0 b- ~* L% P& n: U! ^1 m通菜街其中一段被稱做金魚街,是香港現存少數有特色的街道。以前的金魚街大多數是販賣觀賞的魚類、水草以及相關的器材用品,不過近年來「入侵」的商戶開始多元化,由最初賣寵物開始,漸漸出現食店、文具甚至賣手袋都有。金魚街會否漸漸地淹沒都市化之中?陪伴市民成長的金魚街,隨著時代巨輪的轉動,可能成為大家下一個集體回憶之中。5 w7 u) U$ \; s3 |# \4 U

1 z9 Q7 g% N9 i3 p, y 「我不熟這裡的店主,但即使我沒有真的東西要買,每天放工我總會在這裡逛一逛,是一種寄託也是一種習慣。」一位路過的街坊阿潘說。他表示海洋公園要收場費,這裡卻是免費開放,你想什麼時候來也可以,可以看到不同水族生物。無錯,去到魚街會令你有大開眼界的感覺,千奇百怪的物種,可能連教科書也看不到,但卻在這樣會認識到名字、怎樣飼養、生物特徵,更可以從中親近一下大自然的動物。說這裡是一個智識的寶庫,其實一點也不誇張。0 g' J# E4 l5 Q/ J2 [% z2 t7 {9 S
# G" R* _$ C, m: F
& I( |5 D6 ^* j, N0 b8 z
一切從這裡開始--金魚。
$ Q6 H7 l7 U* m, p; v# G5 E: @2 u* E5 Q6 o. K; A6 G# \+ G( ^: b. b
「寧要顧客不要遊客」阿成在訪問中突然搶著說。當日訪問賣魚糧器材「大堡礁水族」的老闆娘崔太途中,她和店員阿成都十分不滿政府早前提出用1億活化旺角五條街(花墟道、洗衣街、花園街、通菜街及奶路臣街),當中包括金魚街在內。崔太表示:「妳知道嗎,自從政府話要搞好魚街之後,這裡的業主就開始瘋狂加租,我的業主已經有良心,只加25%,另一間賣水草的店要加100%租金。我們怎樣經營下去?」崔太愈說愈氣憤。崔太憶述在魚街經營二十多年有兩間店鋪,也靠這店養大子女,視魚街為家充滿感情和回憶。崔太表示,這裡的人就是勤力,一日十三、四小時不停工作,等如別人的兩份工作,我們在金融海嘯時生意跌了兩成多,不過一樣可以熬過去,可是卻抵受不住政府的擾攘政策。
3 l6 ?5 }% X! f5 W# e" b! b! ?
3 ]5 L6 `. Y; i& w) r) p崔太說:「政府活化魚街給遊客看,可是遊客不會消費,難道遊客會買條魚回國?封了車路你叫客人如何把貨回家?政府做事無樣好,雀仔搞死了,現在波鞋街,將來就是魚街。」
2 \& f/ g. b) f7 \
) Q" ]% X* ?" l/ @& d1 c# t3 o  j- X* X
! T( w! I2 w" M% V" B星期天通常是家庭同樂日,逛金魚街為家中寵物添置用品和器具是很好的節目。1 f8 |5 y4 ^. W7 Q; X: d. |
/ A- m; Q& n  |( M
有人漏夜趕科場 ( |, V( d. o# K& \( l$ I
雖然,金魚街競爭激烈有店鋪捱不住租金而離開,但亦有充滿信心在此大展拳腳。「神話水族」剛在魚街經營半年,遇到經濟再次復甦,阿John滿有信心地表示:「我們的貨是從馬來西亞直接入口,自己也是從事入口商,雖然魚街競爭劇烈,但只要貨品優良,又不怕貨比貨。」雖然開業日子尚淺,但是亦有令他印象難忘的事件。John說:「試過有客人一次過來掃一缸魚,大概二、三十條神仙魚,每條千幾元。」不過,John亦直認租金是最主要經營成本,佔去開支很大部份,如果少了這個因素相信會變得輕鬆很多。. D' M5 _# {% _9 O6 c
( w& t5 p3 \+ M" l+ ^8 P

, m5 r3 J/ i: ^! {9 `# M) B城市森林的阿希正進行他的日常工序,亦是店內爬蟲的開餐時間。1 E, [- g8 m) u2 ~

! `6 G3 X  `' q' b* U) Z4 Q  U樓上的獨有經營生態
2 y4 n/ N& l& M& B事實上,魚街的店舖很立體,因為不止街鋪也有樓上店。好像,賣爬虫類的「城市森林」就是於魚街的樓上店經營。負責人阿希表示店舖開始經營到現在,於魚街足有十五個寒暑,見證了幾個經濟循環周期。他說:「我們賣的不是必需品,所以經濟不好,我們便首當其衝。」問阿希當時怎樣度過?他卻以很輕鬆語氣笑說:「食老本。」
; Q, N- b9 T4 H; D$ q# X- l0 [' n" N- ]
雖然樓上店的租金壓力不大,不過競爭方面卻來自互聯網,阿希表示:「現時賣買爬虫好多都會在網上交易,有不少玩家自行繁殖,再出售圖利。」不過,阿希卻並不擔心,因為網上很多人賣了就消失,很多時得不到保障。然而,阿希的拍檔開店前是攻讀有關科目,所以對爬虫知識相當豐富,因此我們是給予客人專業的意見和信心保證。另一方面的經營困難是來自政府的規例限制,由於愈來愈多人玩爬虫,引起了各地政府的關注,設定了很多規則出來,雖然物種多少但卻諸多限制,令貨源搜集相當困難。
" |4 U) _! d+ u# m0 T/ h$ C$ |" }3 E2 N  A

( t3 ~- v# S- T7 G3 VSunny 認為要在競爭激烈的金魚街生存,已不可能只賣魚。
) V$ h7 N3 R4 U. Y2 p# K5 X1 l6 y# \- e2 Q
信自有天意$ \& a8 [  ^- H) w
Sunny在魚街經營了兩間店,一間約於十多年前開始經營的「恆輝水族」,另一間是六年前開業的「洞庭湖」。問Sunny會否再在魚街繼續開分店,他滿有信心地說:「會,一定會,只有人手足夠就會開分店。」其實,回想最初創業的時候,Sunny還是膽戰心驚,他說:「最初我是做廠,可是當時好多都北移,一間接一間如事,我認為這樣不是辦法。於是就在魚街開始經營,只是一個業餘的養魚玩家,根本沒有經驗,所以初時每天都死好多魚。幸好,情況遂漸穩定下來,魚死的數目開始減少。」Sunny現在回想起,不禁說了:「全靠上天的幫忙。」. l3 @" a1 @& n& O

9 y( F) _+ |- C雖然,覺得有上天眷顧但也有試過損失慘重,Sunny說:「有一次試過有行家硬要我接了7 萬元哥倫比亞魚的貨。其實當時我心想,這次一定會出事,因為這些魚很高風險,很易死的,結果真的全軍盡墨。」Sunny還笑說,這件事一直到今天都被弟弟拿來取笑。! M; R% W( e- H
! s* O5 d" ~8 }' O) D, T
很多魚街的店主都慨嘆租金令他們經營困難,但Sunny卻又有一番獨特的見解,他說全行都是承受這個經營成本,要贏別人就要老實經營,也要令大家開心,員工工作得開心,自然會提升效率,畢竟自己雖然是老闆,但很多時也要靠忠心伙記幫你處理業務的。正確的態度,什麼時候都是最重要的。」* x) G/ y+ `* Z; P/ L: E
/ q5 a; w  K5 j5 o& G. M9 _5 U! X
http://www.cnngo.com/zh-hant/hon ... 42235?quicktabs_2=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