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血燕的神話與真相~央視焦點訪談~

發表於 2011-10-14 22:54
8 I: f* G7 g/ b3 y9 B1 @
# V# U% N' m/ y
% S; o1 o% i. O" N: |
    多年以來,燕窩一直被認為是高檔滋補品,尤其是血燕,更是珍品中的珍品。但前段時間,工商部門的抽檢,卻使血燕成為了社會關注的新聞熱點:先是查出血燕的亞硝酸鹽含量嚴重超標,不合格率高達100%;接著,血燕的身份和來源也遭到了質疑。市場上的血燕下架停售。一個多月過去了,圍繞著血燕的是是非非好像已經慢慢平息,但是,血燕事件是否真的結束了呢?我們的記者在國內市場和血燕原產地進一步調查的時候,又有了新的發現。
, g& {; \) t0 {3 W8 {) g; H
$ D' f# |3 `9 Y7 c/ @6 J% s    血燕事件的是是非非' K" [/ f1 B" `& g

! ?* T% i4 J' F3 U  H" |    從今年6 月開始,浙江省工商局連續三個月對市場上銷售的血燕產品進行抽檢,結果,抽檢的537批次、三萬多盞血燕產品百分之百不合格。部分血燕亞硝酸鹽(俗稱工業鹽)含量竟高達每千克一萬一千毫克,超標350倍。! Z3 g7 a* J' x. `6 o- n

2 t9 I7 O9 E. G1 }. n0 w# _- }    7月26號,兩名聲稱是馬來西亞進出口衛生部(出口檢驗局)總監、和馬來西亞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局局長的人在浙江杭州召開新聞發佈會,聲明:儘管血燕的亞硝酸鹽超標,但亞硝酸鹽能完全溶于水,清洗後食用對人體無害。然而經查證,馬來西亞並沒有進出口衛生部和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局這兩個部門。
  k! I4 V# I7 T: n9 o! Q& b, @  Y3 t- N) k8 `  b, P5 h/ ?
    8月中旬,國家工商總局在全國範圍內部署燕窩專項檢查。燕之屋等因為銷售問題血燕被工商部門立案查處。國內市場所有的血燕陸續停售下架。, a" f9 B% R# d; B" T
' E' l) n8 T* W3 F& F  j
    8月27日,馬來西亞農業及農基工業部官員專門在上海召開新聞發佈會,聲明此前在杭州召開新聞發佈的兩名馬來西亞官員系假冒。
% o+ f# T$ ~9 P$ S  l; v5 f8 c
' F8 N9 l. {. @$ w5 ?! U    經調查,杭州新聞發佈會的組織者是廣東佛山合盈藥業有限公司,該公司在國內主營燕窩,而兩名假冒官員,則來自該公司的供貨方——馬來西亞鳳凰集團(燕窩)貿易公司。
4 B" k& o8 C5 F3 a- H6 B( s
& f, C% @' Z% k# G$ l    對於此次事件和兩名假冒官員的具體身份,馬來西亞警方已經展開了調查。" x6 |  I' I& Z! X2 w
  g; V8 y- p; z9 t5 M. k
    禁而不止的血燕市場
5 `1 k1 z' E* w6 ^; p, q. ], }+ {% h' L$ _) _) |: G- i$ [) X
    經過此事件後,市場上是否還有“血燕”呢?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 X7 }4 J" R6 ~& I9 r' c
4 N. g3 A! k1 U" G8 K    記者來到燕之屋北京某加盟店暗訪,發現該店仍然有血燕銷售,該公司就是此前被查處的燕窩銷售企業。據該店的銷售人員講,只要有顧客預訂,他們就會進貨。) W# G+ h# s9 `9 L- Q
7 X4 u, Q8 n* D4 P5 S5 S
    記者又到一些餐飲企業進行暗訪。調查的結果是,血燕仍然在銷售。但是經營者聲稱,他們銷售的血燕來自印尼,由印尼銷售商直接發貨到香港,他們直接從香港拿貨,跟此前新聞媒體報導的亞硝酸鹽超標血燕不同。
, m+ o1 u  Q( ]% c. Y( {6 d1 f6 a* D; \; U
    美麗傳說的背後玄機& \  x1 M+ Y' @' i
# v* f8 \/ n# X
    無論是馬來西亞血燕還是印尼血燕,究竟有沒有問題呢?記者在馬來西亞和印尼展開了進一步調查。
4 e; L0 j. `! c1 C
; ]* n& k- k- p) C) i' Q    記者先來到鳳凰集團(燕窩)貿易公司,該公司就是杭州假新聞發佈會的參與者。莊琳光是鳳凰集團(燕窩)貿易公司的負責人之一,幾經周轉記者終於見到了莊琳光,也見到了那兩個所謂的馬來西亞官員。莊琳光承認,這兩個人是他公司的員工,那場新聞發佈會是由廣東佛山合盈藥業有限公司出面組織,他們公司配合實施的。組織這場新聞發佈會的目的就是想扭轉血燕在中國市場銷售不利的局面,保住他們的商業利益。! p# R# O! N' K( S% L) m6 I

$ z6 ~& r( [% V7 c' n    據瞭解,馬來西亞的燕窩百分之九十銷往中國,中國市場關係到這些燕窩生產公司的興衰存亡。% u# R: _! {9 V6 f
$ R4 r1 n% \) s; K
    中國人有食用燕窩的習慣,而關於血燕,還有一個美麗的傳說,那就是血燕是金絲燕臨死時吐血而成,所以紅色的血燕一直被認為是比白色燕窩更為珍貴的滋補品,因而在中國大陸市場備受推崇。/ T7 J3 V: G7 H; |; _* T

$ p  m  @! ^# b' n2 e    那麼血燕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據馬來西亞燕窩商聯合會秘書長駱翠蓮介紹,關於血燕的傳說根本就是子虛烏有,那些銷往中國市場的所謂的血燕完全是人工製作出來的。
5 g" I6 F1 ^# t1 \2 g, D- W* r7 l: E
    原來,在馬來西亞,燕窩分洞燕和屋燕兩種。在山洞裡形成的天然燕窩叫做洞燕,築巢在燕農人工搭建的屋子裡形成的燕窩叫做屋燕。屋燕只有白色一種,而“洞燕”絕大多數呈白色,只有極少部分,因為被岩壁的礦物質或水滴滲透,燕窩呈現出不規則、暈染狀的紅色,叫做“紅燕”,但是,這種天然形成的紅燕,顏色並不是血燕那樣的血紅色。而銷往中國市場的血燕則是由白燕窩染色而成的。
& V. |: n5 o( d0 m
* h) o! D& s( t9 Q, Z: ^3 u# z    馬來西亞沙撈越燕窩進出口商會前任主席黃裕仁也證實了這種說法,他有著二十多年的燕窩生意經曆。據他介紹,血燕最早是由一個醫生研究出來的,而傳授血燕造制法後來也成為賺錢的一種方式。
) t) R2 p. i8 X; A+ u* S
* u2 L3 H7 {- u8 J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燕窩商坦言,血燕其實就是為中國人量身定做的。他們認為白色的燕窩更健康,之前並不生產血燕,之所以生產是因為來自中國大陸方面的訂單,這種血燕只銷往中國大陸。
8 d0 w. y+ P5 S! M8 c$ K
0 O, w) E( v& l( X2 p! V6 u    就這樣,原本子虛烏有的血燕,經過人為炒作,精心包裝,登上大雅之堂,成為了所謂的滋補極品。而且,這號稱純天然的血燕,竟然是為中國大陸量身定做的。那麼,這所謂的血燕究竟是如何加工做出來的?又是怎麼進入中國大陸的呢?請關注我們的後續調查。

Photobucket

劣質燕窩經過鳥糞薰蒸而成

發表於 2011-10-14 23:06
; S" V7 p2 N2 o9 F
0 c. a+ g& t/ ^3 M, a( ^5 R
在前面的節目中,記者調查發現,昂貴的血燕只不過是染了色的劣質白燕,而且還是對人體有害的“毒燕”,而且這樣的贗品居然就是為中國大陸市場量身定做的。極品竟然是劣品,神話原來是謊話,事實的真相令人震驚。那麼,這所謂的血燕究竟是如何加工出來的?充斥中國大陸市場的大量血燕又是通過什麼管道進來的呢?
0 J% n9 @  x8 Q$ o: a: _$ t8 }. O$ E) ~- o# B
滋補極品 鳥糞薰蒸而成( J# ~# \2 u: [5 W7 g6 z

  s) z1 d) H: @# ~  A( j在馬來西亞的沙撈越州,記者見到了經營燕窩多年的黃裕仁先生。當被問及血燕是如何加工出來的時候,黃先生笑答,對許多中國的消費者來說,血燕的加工過程或許還是個秘密,而在馬來西亞和印尼燕窩業內,這早已經是公開的事情。! @# Q& [' ?  b+ S
! F0 d3 D) R, ]# c- K) \
據介紹,血燕最傳統、最常見的方法就是用燕子的糞便進行薰蒸。但是在具體的製作中,各家都有各家的“高招”。一位元來自雅加達的燕窩商就向記者展示了他獨家的技術要領:首先用水泥製作一個池子,池子內壁抹上一層紅土,劣質的白燕窩放在中間,上下都是燕糞,其間用鐵絲網分隔,最後就是用高溫火烘,再蓋住,慢慢就成了紅色。
, H# G5 P; l4 f0 D- D5 R
# R4 y1 v' v& X2 X; M; @就這樣,劣質的白燕窩歷經大約十天的薰蒸後,就變成了中國大陸熱捧的血燕。這種被染色的“血燕”看起來純淨而漂亮,實際上卻掩蓋了它原有的異色和雜質。4 r% z/ K! l, H' ]2 @
1 W7 L! A: j! |5 E
那為什麼要用燕糞薰蒸的方法製作血燕呢?
, d, @6 m' _, |* E
9 y# u4 [$ Q0 |5 Z! T6 ~. S( o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學院副教授朱毅認為,鳥糞裡面含有吲哚、糞膽源,含氮比較多,在發酵、腐敗過程中就會生成大量的亞硝酸鹽。而亞硝酸鹽正是產生紅色的主要原因。& U/ r  x$ S/ l9 _5 h# E6 `
6 N" l) ?/ b9 R, E
據瞭解,還有一些經銷商為了縮短薰蒸的時間,還會在燕窩原料裡添加一些其他的成分。( X) V" {' f  d2 k
, b" z# J* k& g, c  a' g
業內潛規則 賺錢至上 螞蟻搬家 避稅入關4 ^4 r% e8 p8 d9 `6 {1 }4 L) N
- c: E6 _' \2 h' K& _
作為出口方,馬來西亞和印尼的燕窩生產商和經銷商都對所謂血燕的製作過程瞭若指掌,那麼中國國內的燕窩經銷商是否也清楚這一點呢?
# X, R* w6 E' U2 ~. V* U! ?% E. y. Y! [8 G; u
據馬來西亞燕窩商黃裕仁說,中國大陸的經銷商來馬來西亞的工廠看過,瞭解這一薰蒸的過程,但是做生意就是為了賺錢。
4 j+ n! A  J6 V* k* T0 k
! k" G2 o( f, O. Z4 N而國內燕窩經銷商也承認,血燕經染、熏而成,也不是這兩年的事情,他們這個行業內的人都知道這個事情。
1 k2 s! R  ^% e7 F3 n* w
2 q& A. P9 x2 J1 x9 b8 H3 g在這場血燕鬧劇中,唯一被蒙在鼓裡的就是中國大陸的消費者。普通燕窩,甚至是劣質燕窩,經過一番骯髒不堪的製作,再加上華麗精美的包裝,就搖身變成了傳說中的血燕——燕窩中的極品,受到中國消費者的追捧。而且,越是昂貴越有市場。* b& T1 ~! r* q. K7 |

' s0 ?% w6 T0 ?在採訪中,一些消費者跟記者說,自己購買時肯定會選擇血燕,而不是白燕,因為血燕貴,越貴的東西肯定營養含量就越高。
/ y, }! a# y9 Y* Q4 z) h2 X8 N) u6 x% h  H! H' D
經銷商編織神話,消費者盲目推崇,使血燕的市場銷售長盛不衰。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燕窩消費地,據有關人士估算,每年的燕窩消費超過200億元人民幣。這其中,血燕占了很大的比重。由於中國國內基本不產燕窩,充斥國內市場的血燕基本上都產自馬來西亞和印尼,而這些燕窩中除了極少部分是通過正式管道進口的,其餘絕大部分是走私的所謂水貨。走私的燕窩,偷逃了25%的關稅,利潤更加豐厚。
5 J/ r$ w1 K$ h: F& G* ~
( K: W  J3 I3 T  F據印尼燕窩商Budi介紹,他們的產品不能直接銷售到中國大陸,都是通過郵包或者飛機快運的形式運到香港的公司,至於中國大陸的客戶是如何從香港運到中國大陸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 J7 A, h/ ~( U1 S4 t5 p! b' Y6 g, G* G- o( `. l: B8 s5 ~! h; c
那麼這些血燕究竟是如何從香港進入大陸的呢?
0 l; E, O4 a% N7 t9 c/ B# X9 i; s) ]7 H2 P' z* e
據中國燕窩商介紹,他們是通過水客攜帶的方式,把這些血燕運到了大陸。原來,他們是招攬一些香港的老年人,通過螞蟻搬家的方式,化整為零地運到中國大陸,這樣可以免去關稅。入關後,會有專人負責把貨收齊,最後交由快遞公司將燕窩發往全國各地。
+ ~! Q9 G, H$ ^& y( N  a4 s* h$ K  D; B
畸形消費 造就血燕昂貴價格
0 n- ]. H$ ~9 H3 J- k  O
2 `& H# |- l  S3 q1 V2 I下面再讓我們來看看血燕的高價是如何形成的?
# W% q( r6 W' s+ A  d- J
% V, m. Q. ~+ A! ^; o9 \在馬來西亞和印尼原產地,加工後的血燕價格約是每克6至10 元。 經過層層轉手,最終到消費者手裡是每克50多元到數百元。而一些餐飲企業銷售的燕窩菜肴,更是貴得驚人。1 _4 X1 X& ~# a/ ^

! G2 ~2 J# x* ]. G經過一級又一級的經銷商層層加價後,血燕由不明真相的消費者花高價購買並食用。/ b' N* K* Q3 b3 ]7 t7 k
; e8 e: G) V! y& q6 v
血燕的神話流行了多年,人們花大價錢賣到的卻是假冒偽劣產品,荒唐的鬧劇,留給我們深刻的反思。
9 j9 A8 A( s# O, N5 u
$ F$ I) V7 E/ x( j! x2 I. j( m1 n9 b浙江省工商局局長鄭宇民認為,此次血燕的監管實踐給他們帶來監管上的警示,在市場開放的條件下面,許多商品資訊不透明,商品標準很隱蔽,這就容易造成市場的迷霧,也容易造成消費者的迷信,在這樣的情況下面,監管部門應該要有所作為。6 d4 n9 U, w7 V

" H# C9 Y" u2 v5 Y由於血燕絕大部分是通過不正常的管道走私進來的,逃避了海關的檢測環節,也加大了血燕監管的難度,所以如何建立更加科學完善的監管體系,在日常工作中,對於此類產品進行更加嚴格有效的監督和管理,這為各個有關部門提出了新的課題。) X& _$ T; r- S- E! w. ]2 F
$ z" n  }5 l+ ]8 T& k8 _6 V1 W
劣質燕窩經過鳥糞薰蒸,搖身變成滋補極品,讓中國大陸的消費者不僅破了財,還損害了健康。血燕的真相在國內外商家那裡,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是,在我們這兒卻遲遲沒有被發現。一方面,我們需要加強對進口、流通等環節的監督檢查和對行業的規範。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反思,造假者為什麼瞄準了大陸市場?宣傳誇張、價格昂貴的血燕為什麼會受到追捧?有的人消費為什麼只買貴的不買對的?有需求就有市場,如果不消除這種畸形消費的動力,那麼,類似血燕的笑話就還會重演。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