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海南生態鬥士受審曾披露海南毀林事件

發表於 2012-10-12 23:16

/ q$ F0 \4 Q4 ~) q6 ?& [' c2012年4月10日,劉福堂在北京領取“最佳公民環境記者獎”。該獎由新浪網、中外對話、英國衛報聯合頒發。% e0 P5 W& S( |* Y% r( d

3 [, \6 R8 S7 `* o背景資料:劉福堂,前海南省森林防火辦主任、省政協委員、民革海南副主委,南風窗2007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曾出版《林火管理》 、《綠色的夢》 、《海南淚》、《綠色的呼喚》等著作多本。
& E( }& p  |; w  U& J( H( R. Z2 r0 r4 {3 E+ }$ }, f5 O3 S  e# N
2012年7月20日,“最佳公民環境記者”劉福堂,正在海口一家醫院治療他的高血壓和糖尿病,但不知何故,被海口市公安局經偵處以涉嫌“非法經營罪”為由抓捕。由於他正在患病,因此,被“關押”在海口司法醫院。 2012年10月8日,經多方探聽,得知其將在10月11日上午8點半,在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接受審判。
3 C% c' u# o  P- q( c- x
+ ~  P7 T: t+ Z- s2012年9月19日,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檢察院為此提起了公訴。起訴書認為,他的非法經營罪“情節特別嚴重”。如果指控的罪名成立,按照《刑法》對“非法經營罪”的相關規定,他將面臨5年的徒刑,甚至可能更高的處罰。9 ^& M3 {  m2 f, }$ n6 \

. [7 F! o4 S: F  S) I3 P    據了解,導致劉福堂構成此罪的原因是他在2012年6月份,從香港購買書號,在海口印刷,出版了《海南淚(二)》一書,該書比較詳細地記載了2012年以來發生在海南的諸多環境衝突事件,尤其是4月份的“鶯歌海事件”。
7 F$ _2 ?8 h3 o/ f5 k1 v  |. ?. s
著名公益律師夏軍在微博上以“@夏天之獅” 為名,發表對此案件的看法時說: “從控方意圖看,是想把劉重判5年以上。如證據方面無法實質突破,辯護只有集中在情節嚴重還是情節特別嚴重。緊緊抓住出版物違法不違禁,是在宣傳環保,對號法條是《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這樣量刑可減到2年左右,有可能緩刑。不知當地辯護律師是否把握了這個關鍵要素。民間專業力量可以在開庭後充當法庭之友,發表重要的參考性意見。我很擔心海南當地出版管理部門亂做鑑定。筆桿子殺人誅心,何其毒也。”( @% ~2 ~/ @3 b+ k
$ \- ^# i3 F/ c& }; A; {7 Z# U
而環保志願者、劉福堂多年的朋友馮永鋒,建議海南應當重視發揮劉福堂這樣的民間環保人士的作用,而不應對其打壓,即使真的為了保護環境而在出版上有所違禁,也應當保持寬容的態度。他在微博(@馮永鋒)上說:“強烈建議海南的檢察院撤訴;或者法院在審理後,將其當庭無罪釋放。因為劉福堂已經認識到了違禁出版的錯誤,他會從這樣的經歷中吸取教訓。至於經營,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劉福堂出版的大量贈送這本書,目標是為了傳播環境保護的艱難事實。他根本沒想過要銷售,也沒有能力在經營上有所作為。這樣的流通對於環保知識的傳播只會有益,而不會對市場秩序構成任何的衝擊。​​”5 H" A1 @1 C' m. V: ]6 k1 [
8 y  u0 c  _7 ]% Z* e* E# ^
被稱為“環保鬥士”、“雨林守望者”
! W/ w( G' D$ }/ i' b* w
' g' e8 F% v4 W在劉福堂的微博上可以看到他寫到:為保護海南生態環境,我受到過白克明王岐山汪嘯風3位省委書記的稱讚與支持.但這二屆省領導對我的態度卻180度大轉灣,使我的處境愈來愈難.官媒封殺我,互聯網堵截我.海南日報記者採訪我後遲遲不見報.記者問:為什麼?報社領導答:劉福堂是敏感人物.是天變了還是人變了?是領導變了還是我變了?變好?變壞?迷惑。
# v0 A1 A9 m2 a6 W( I% d  j8 ~8 B/ G. U( _+ s5 T
劉福堂是作為“環保鬥士”而為人熟知的。 2009年4月《人民日報海外版》報導了劉福堂的環保事蹟。從1998年稱為政協委員開始,劉福堂就提出第一個提案《儘早實施森林資源目標責任制的建議》。但是並未得到有關部門的回應。第二年劉福堂如法炮製,但是結果依舊。第三年,動了腦筋的劉福堂以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名義上報了《關於實行森林資源目標責任制》提案。這次省政府不但作了書面答复,且與各市縣分別簽署了責任狀。
! A5 F% J9 r& s( x1 _5 W5 G4 y
# M6 o. u3 i7 z  z3 l2003年1月,海南省政協四屆一次大會上,劉福堂作了《我省毀林案屢禁不止原因及對策》發言,終於引起了海南省的重視。
+ h1 q; _" t8 X- y5 h9 Z; G& s1 }, A+ j. X% w
海岸線非法養蝦、採礦或挖沙破壞嚴重,海防林斷帶很廣。為了反駁有關部門文件載“海南千餘公里的海防林帶只有45.8公里的海防林斷帶”的數據,劉福堂自己航拍,使得省政府震驚之餘,則稱有關部門立即研究整改方案。
3 V# h5 n4 }/ |5 C5 T* A/ z5 l4 c, x) x
自此,福堂則或明或暗地感受到種種微妙:“生態鬥士”、“官場異類”、“家賊內鬼”、“好大喜功”、“林業內奸”,一頂頂褒貶難辨的帽子,在劉福堂頭上飛來飛去。
" X$ Q5 E% N- _0 S/ r$ w6 D8 H% s. q% y7 f
“椰風海韻未留成,鑼鼓喧天想保名.不拘一格降人才,寶島從此無春風.賣完海岸賣山中,生態惡化愧祖宗.百姓有冤無處訴,人人心裡起罵聲。”這是劉福堂微博上的一首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