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羌族人文在地震中「絕後」~畢生~

發表於 2010-1-15 22:40
上千年歷史的羌族聚集地從此消失
* Y# r- R' {# i0 X' X羌族,因喜好居住在半高山地帶,被譽為「雲朵上的民族」。羌族村寨為什麼大多建於半山腰上?《三國演義》有諸葛亮七擒七放孟獲的故事,當地流傳說:當年諸葛亮平定羌族的叛亂後,向孟獲許諾「高官你儘管做」,但因為方言,在孟獲聽來,變成了「高山你儘管住」。於是,帶著族人遷徙到川北的群山之上去了......
% m+ Q% @) b. O* J% l  c, d
' g( y# R- C1 M' K這個傳說如今巳難以考證,但唐詩中那句「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令羌族的人文變成了一幅鮮活的圖畫。千百年來,雄渾悲壯、獨具韵味的羌笛傳達著羌族人的命運和心聲。( y: z$ o! c9 f1 }/ Q

( A0 O" M, y8 Z) q% _! N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北川縣城的時鐘停擺。 一場里克8級的地震導致兩座大山崩塌,坐落在兩山夾縫中狹小地帶的北川縣城房屋盡毀,人員死亡50%以上。地震令北川幾乎失去了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的整整一代人。 . `% Z; X8 r/ L

+ H0 c/ J  p& E7 ^有消息說,早在30年前,很多北川人就知道自己站在一條長500公里、寬70公里的斷裂帶上。腳底的龍門山斷裂帶,已經有300多年沒有發過大脾氣。拮据的財政收入,巨大的搬遷成本,漫長的决策時間和反覆的猶豫,讓這座城市在從科學預測到地震發生的漫長30年中,一直未能完成搬遷。 ' p5 K# w2 {# g4 ^

: b1 e- e7 |* ~* K+ {) ]* f& _這一次,北川縣城在8.0級的大地震中猝死,對羌族的人口和文化打擊是致命而毀滅性的,一個具有上千年歷史的羌族古代聚集地從此消失了。3 k( w9 P* c" `! g8 L2 S) F

2 A9 l' [; _) L2 m西南民族大學教授侯斌的一項調查顯示,大約有2萬多羌族人在這次地震中喪生或失踪,約佔羌族總人口的10%。大量通曉羌族語言、歷史文化的羌族人遇難,大量文化器物被埋或遭嚴重毀損,對羌族文化的傳承影響巨大。' s7 W* e! b. u$ w

5 Y* o8 I! h5 W9 Y/ |9 Z3 X# w許多羌族家庭「倒絕」
0 J# G# ~" ]1 H& }: }; @通常來說,地震等自然災害雖然造成人員損害,但是不破壞人口結構(基本成比例死亡,老人死亡比例相對還多一些), 這次地震卻比較特殊,不但造成重大人員傷亡,而且嚴重破壞人口結構。本來地震發生在白天,死亡人口比唐山大地震要少,不幸中國特色的「豆腐渣工程」,令學校防震能力遠遠低於政府大樓,只不過幾分鐘時間,幾層高的教學大樓轟然倒塌,大多在上課的孩子死亡比例非常高。在家長呼天搶地的哭聲中,有一句話特別令人心酸:「我們絕後了!」
( T) V9 r, r, s0 { + j0 y3 j" V# c$ j5 ?/ c
數萬死亡孩子雖然佔災區總人口比例並不太大,但是佔災區孩子比例卻非常大,這次地震使得很多羌族支系出現「倒絕」現象(小孩先死亡,留下沒有生育能力的中老年人口),意味著幾十年之後羌族很多古老的支系將徹底滅絕。
) \  W* g1 T: K$ @  b8 `' c* H0 L
" _; d: G) r8 n( |# ~許多人士和慈善組織都在關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孤兒,希望安排收養這些孤兒。但有識之士認為,收養一定要慎重,要考慮羌族人口因素。因為這次死亡的孩子為數很多,很多失去孩子的父母年已中年,失去再生育的能力,需要收養孩子,災區孤兒還不够當地災民收養;這次死亡孩子多,對當地人口結構造成非常大的損害,如果倖存的孩子被內地收養去,今後這個地方將是死氣沉沉,沒有持續發展的能力,除非中國今後想放棄這片土地不發展。
4 V1 w: b. \" Y; ~* O5 g' F" i. a5 O
更重要的是,文明的傳遞靠世代相傳的人口,這次羌族孩子損失很大,如果倖存的孩子被收養走,今後這個有著悠久歷史的民族可能走向毀滅。
3 P# @" e4 t/ C- i6 n. h7 w9 j4 @+ _3 q, O3 [: o5 j+ ^8 [
羌族沒有頑强的生育文化. `8 C9 \9 |0 I  ^
羌族這個民族沒有頑強的生育文化,幾千年來人口在不斷萎縮。現在他們並沒有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但是根據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的資料,2000年羌族的生育率只有1.47%,全國羌族有30.6萬,這樣一個「少數民族」,在中國56個民族關係中意義卻很大。他們是漢人歷史記憶中 「氐羌系民族」 的古老核心與今日孓遺。這些青藏高原東緣高山縱谷地區(今常稱「氐羌走廊」或者「藏彜走廊」的),在歷史上又常是許多逃難的川西漢人與藏南河谷藏人的庇護所,這些山間河谷的羌族,是漢藏的「共同兄弟」。 7 t6 i/ e4 {9 b9 D: M/ a

( ]# m* V; S8 x: G2 K現代羌族,主要聚居地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茂縣、汶川、理縣以及北川羌族自治縣。其餘散居阿壩州松潘、黑水等地。 其中,北川已成死城、汶川是震中所在,茂縣、亦遭重創,理縣受災較輕。1 a; ]# {* p1 p9 Q

5 j# ?9 S) x2 G0 J羌族文化載體也消失了
+ r3 t% ^( X# U! g( l- W據史料記載,早在3000多年前,殷代甲骨文中就有關於羌人的記載。羌族也由此成為中國唯一在甲骨文中有文字記載的少數民族。$ r* x0 g- i' H, k, o

, n6 k5 ]7 s3 w+ z. c  R這次地震導致北川6位專門研究羌族音樂﹑舞蹈創作的工作者遇難,全縣8.5萬多卷有關羌族的研究史料全部被埋,損失極其慘重。據北川縣檔案局局長蘇義德介紹,羌族總共約30萬人,這次地震在北川的遇難者就有3萬多人,包括40多位羌族文化傳承人和學者,他這樣感慨:「羌族文化作為我國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通過說唱等形式傳播,而大量紙質檔案則是近現代用毛筆﹑鋼筆等在記述,根本無法複製﹔一旦羌族文化學者及大量史料不復存在,損失將永遠無法彌補﹔震後受災群衆大規模遷徙,也會導致羌族文化載體的消失。」- U+ C# c6 I) Q; P* m: m1 U

6 n; ?" M3 s$ {% n; r* g: W9 S據蘇義德透露,被埋的8萬多卷檔案中,其中包括1本最珍貴的「孤本」檔案──《石泉縣志》,這冊共500多頁的歷史留存,較完整地記錄了羌族1700多年的發展史。這是上世紀80年代,在全國性修訂地方志工作中,北川工作人員發現了這一册清乾隆年間的《石泉縣志》。書中有一幅番寨圖,明確標出了清朝該地區漢羌的地域分界。這也就意味著,北川縣以前是一個羌族聚居地。此後,北川開始逐步成立民族鄉,申請民族縣,2003年成為中國唯一的羌族自治縣。
& a7 h2 D0 L# q' A) _) o7 u; F) H4 n5 h- Z& e* {
大禹故里化為廢墟/ B* W/ X: G( Y: u. S; X" K
四川有不少石紐景點,有關專家經考證指出,只有北川羌族自治縣禹裏鄉的石紐才是名符其實的石紐。令當地人驕傲的是,於《石泉縣志》有多處寫到該地區是大禹出生地,《唐書‧地理志》記載﹕「茂州石泉縣今有石紐山。石泉今屬龍安府,山下有大禹廟,相傳禹於六月六日生此」。石紐山腰有相傳為漢代揚雄所書的陽刻「石紐」兩字,這座山被認為是大禹投胎地,是公認的「大禹故里」。
& p1 h; w. E5 J/ \/ o2 I* a2 b. z
' L6 x1 f- D5 Y/ z* Y( q$ v8 X; V約公元前2100年,善於治水的古羌後裔,華夏族人大禹繼任部落聯盟總首領。史記記載:禹者,黃帝之玄孫而帝顓頊之孫也。禹爲了天下子民的安生,告別家鄉 的大山,開始了漫漫治水之路。他專心治理水患,疏通了九河,戰績顯赫,民間還有大禹王「三過家門而不入」的美傳。如今「大禹故里」這一古蹟也於一旦。
1 q' j8 d7 D7 A8 E) g, U4 r) W! K! [2 X3 p/ ]* I; ]& {
地震發生50天後,成都軍區出動駐滇某集團軍某師300多名官兵,大規模清理北川縣檔案館廢墟,緊急挖掘搶救掩埋在下面的8萬餘卷國家重點文物檔案。結果只清理出2萬多卷被埋檔案,加上前期零星發掘搶救的1.6萬卷,共搶救出4萬多卷,但《石泉縣志》卻無法找到,相信這本彌足珍貴的「孤本」,可能與眾多的羌族孩子一起,被永遠埋在廢墟之下了。
% V- d7 @' t# U9 }: E- L
2 M+ X2 a$ x& }2 }離開山神庇佑令羌族加速同化
8 }7 o  l4 \% C: o古羌族遺址蘿蔔寨消失了,黃泥雕群的布瓦村沒有了,《石泉縣志》不見了,古色古香的阿爾村面目全非……對於今後的羌族來說,何時重聞羌笛聲?還有多少人會吹羌笛?8 _- D5 i: d) E) ~  j# k; Y: ]

4 O2 V9 Q( @. W4 m9 I5 T1 l# p/ d日前有報導說,有關方面將保留羌族文化,納入災區文化設施重建規劃。中國文化部成立了羌族文化保護工作領導小組,開展搶救工作;由著名作家馮驥才帶領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所組織的調查組,已經入川,計劃開展地毯式調查,搶救羌族文化遺産。馮驥才這樣說:「民族記憶片段的流失,讓一個民族宛如沒有皺紋的老祖母,年輕得可怕。」
# ~( V/ {0 W! }5 j
" k. b3 j, S* B( I5 h+ U; i然而,一方山水孕育一種文化,身處大山讓羌族傳統避免同化,震後走出深山的羌人如何保持文化傳統將是個新課題。四川省有關方面已經注意到,許多傳統的高山羌寨,在地震後所面臨的生存危機,目前搬遷已提上議事日程。
( \: z+ w1 E) C4 z6 z) d/ ?' \. t$ L! }5 N/ f
首先,羌族的一些傳統文化便是與他們生存千百年的大山聯繫在一起。據羌族史詩《羌戈大戰》記載,「白衣女神」曾用雪山幫助羌人始祖擋住追兵,讓其脫險。這次大地震後,汶川的蘿蔔羌寨、阿爾村、茂縣的黑虎羌寨等,已經不適合人類繼續居住。他們要離開曾經保護自己的大山了。
: D) i4 z* W. W# K0 C, c6 B/ z: y/ h8 D
各有山神 如何重建?+ d" {4 P; H) z& q# [- y: ^
台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王明珂是研究羌族歷史的專家,過去十多年來,一直在川北作實地考察,他發現,這些羌族山寨比如黑虎羌寨,每一個組(生產隊),都信奉自己的菩薩或者山神,敬山神是各自敬各自的。同一個山溝裏,「白家一個山神,謝家一個山神,李家一個山神,徐家一個山神,都在高山上。」$ Z& V) i7 K" l! a" h8 x

! L6 M% Y: w6 @9 v王明珂在他的《羌在漢藏之間》一書中說,羌族傳統習俗能比較完整地保存,與他們身處高山羌寨之中有關。曲山、威州等城鎮羌民,其實已經放棄了一些傳統文化。) v8 f8 _. G+ h! @
/ w% U- {2 V3 n
可以想象,用金錢堆砌起來的「重建」,無法重現真正的羌族文化。就像大熊貓那樣,只能放在溫室裏供人欣賞,羌族的人文傳統,再也無法像他們的祖先那樣,在山神的庇佑下鮮活起來。
9 v4 u* R$ W# \ , Z% B1 |- z% w  l7 `- A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