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餐飲老闆曝死豬利益鏈:上海人不知吃過多少死豬

發表於 2013-4-8 22:36

/ f" D0 w, r. L2 _6 x
1 Y9 U. l  D* L5 V' F  r" Q    從2008年開始,嘉興市鳳橋鎮三星村村民董國權、陳雪忠、姚建平合夥在董國權家中設立非法屠宰場。隨後,董國權等3人糾集多人為非法屠宰場收購死豬,並加工、銷售死豬肉。而流入屠宰場的死豬,多來自于南湖區鳳橋鎮、新豐鎮等地養豬戶。
( v  e+ |- r( b/ ]; C. ?& K9 \
1 j% D* [( }5 g' q  o    據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核查,在董國權等人被捕前,即2009年1月至2011年11月期間,他們所在非法屠宰場共屠宰死豬7.7萬餘頭,銷售金額累計達865萬餘元。2012年11月,嘉興中院對董國權等3人判處無期徒刑,另有14人分獲不同刑期刑罰。- ]- R* {+ j1 r- U  e

4 f  W  l3 Y3 V4 T$ L    此案在當地引起轟動,3個無期徒刑,這是危害食品安全者付出的高昂違法成本,極大地震撼了潛在的“犯罪嫌疑人”,同時也扼斷了死豬回收加工的流通鏈條。採訪過程中,關於收死豬的話題,很多人對記者擺擺手,表示不會賣了,“自從他們被抓後,就再也沒有人敢光明正大來收死豬了。”有養豬戶這樣表示。
" ^) C+ l( S# n8 E9 b
( }! Z* Y. V$ l4 h2 Q& {+ G" J    不過,並沒有人敢說,病死豬地下產業鏈已經完全杜絕。前述做餐飲生意的老闆告訴《中國企業家》,就在黃浦江死豬事件爆發之前,當地農民還把死豬放在路邊,黎明前3、4點鐘就會被撿走了,正規處理死豬的人,清早出來根本看不見死豬。
% L0 [6 b! h2 y; [& z) h5 Y
# j( p) F$ Y9 t; S. S7 z    因此,當嘉興死豬大面積漂浮在黃浦江上後,關於這些死豬來源的第一重猜測即是,原先死豬的販售管道被堵,只好拋棄在河裡了事。' \+ P' U' c: B, h9 X+ U  G1 i

2 a; j# {+ C% \- F2 ^    陸根松就是加速運轉的政府機器在基層的一個小小觸手,他被告知必須在清晨、中午、晚間三次巡視橫港村這個有著1200戶農民的村子。在往日裡,一般情況下他只需要清晨跑出去一趟即可,其它時候等著農民打電話叫他過去,收死豬。6 C& b' }: a; \, \

0 M: K8 a4 c2 R    這份工作對陸根松猶如雞肋,和死豬打交道,村裡人都不願意靠近他,感覺晦氣。薪水開1500元一個月,他說,自己若不是在工廠找不到工作,絕對不會接下這個活。
7 o+ L$ }: T- n) k% f3 S5 w6 L. @0 f1 E
    橫港村所在的新豐鎮,早在2009年就公佈了下屬10個村無害化處理死豬的對口負責人,他們的聯繫方式被張貼在防疫站佈告欄的顯要位置。但在2009年-2012年,名為“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管理員”的陸根松卻不記得自己實質性地收過死豬。之前,雖然有這個設置,養豬戶們並不需要他們“出馬”,死豬有另外的通道消納。
5 h1 L) O% h' z% V. D) `% t% n/ J: Z, r9 y1 ]# T9 I
    當然,這個通道並非通向黃浦江,而是通向千家萬戶的餐桌。發現豬死掉後,農民也不會隨意丟棄,而是按照差不多每斤1塊錢的價格來處理,這樣多多少少有點收益。
' T* O  C9 ]& X$ |, O9 \  W5 Q8 R- S( {! r
    處理成年大豬是個麻煩事,村裡人請陸根松收“大死豬”,每頭豬需要加收50元,一個人搞不定很重的豬,錢主要是付給陸根松請來的幫手,以及搬運時租車的費用。一頭大豬死掉後做無害化處理,農民不僅毫無收益,反倒要往裡貼錢。
$ G3 g, Z' t, l% n7 M7 Y" D- S, M+ x: Z/ g; F; b, e
    “你們上海人以前不知道吃過多少死豬,你們自己不知道而已。”一位鎮上從事餐飲業的老闆對記者表示,“死豬會用小麵包往上海運,比較容易偽裝,用木板在後面打上隔層,一車能拉七八頭,一般不會有事情,如果碰到檢驗檢疫的人,乾脆把車一扔,跑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