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受到魔咒的中華鱘~郝仕~

發表於 2010-1-15 23:36
2 K8 B. W6 y/ P7 C9 N" }4 W% u+ X* `
  9 u% E! H  M/ v& D8 ?0 o$ W# N: M! {
五條中華鱘作為「國寶」來到香港,是中央餽贈給香港的奧運禮物,其中的一條遭到同室的海狼的襲擊,傷重死亡,後來又送來四條,不料又有一條莫名其妙死了。中華鱘是地球上現存的最古老的脊椎動物之一,古鱘化石出現在中生代白堊紀,距今約1億4000萬年,是一種介於軟骨魚和硬骨魚之間的過渡性魚類,因倖存於現在,故有活化石之稱。如今不幸客死異鄉,香港上下一片討伐之聲。
# {9 y3 j# A) }9 h: {5 w! l, q& k( j) U& @9 I3 m- }/ }
人工養殖的商機加速滅亡0 C: y" y9 t5 ~- I
其實,野生的中華鱘在中國大陸瀕臨絕種,有關方面也承認,送給香港的是人工培育的,但強調同樣彌足珍貴。不過這番話卻沒有什麼說服力。
6 Y# ]# U9 \* H* O4 @( Q4 d
) j- D8 V' ]2 L/ G, n4 H# f, {0 W: _早在10年前,巳經有人看準了人工養殖中華鱘的商機,全國各地紛紛養起了中華鱘,幾個有膽有識的廣東老闆投資幾千萬,與有關科研院所合作,在珠江三角洲蓬蓬勃勃地開展起中華鱘人工繁育。當地的中華鱘數量,是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數字 ——30萬尾。早在2000年,《羊城晚報》有篇報道居然質疑:「中華鱘已在廣東形成人工種群,目前5公斤以上幼魚存有量達20萬尾以上。如果這時仍硬要貼著『一級保護』標簽而讓人們品味望梅止渴,這不合乎情理。」; h3 ~& v# ~1 W" L( O0 N8 b+ V
3 }2 P/ t# C0 Q5 r6 p
對此,廣東省水產廳環境資源保護處的劉先生憂心忡忡,他說,這種看法是一種短視行為,表面上看,人工養殖的中華鱘數量是很大,但實際來說,這種人工養殖並非「純粹」的人工,牠的魚卵取自野生的中華鱘,目前人工養殖的中華鱘還未證實可以在人工狀態繁衍下一代。如果現在就把牠全部上市買賣,就成了一種變相地屠殺野生中華鱘的行為,人工養殖就失去了應有的意義。僅僅依靠人工繁殖,中華鱘並不能走出危境,自然繁殖才是延續其種群資源的根本。
7 L5 q* }4 V4 Q& t0 s
% `1 x0 d; o2 u9 }) W$ a' `據估計,目前野生中華鱘總共約有3000條,而且數目在持續減少中。要等到這一代人工養殖的中華鱘可以在人工狀態下繁衍下一代才可上市。按照中華鱘的生長速度,要30年光景。但是,那些養殖中華鱘的生意人,當然不甘心「坐以待斃」,私底下,「鱘魚宴」自然也就大行其道了。5 S0 C6 R. U$ M/ g
) O, V1 X5 ^. [( w
台灣《聯合報》有篇署名劉培柏的妙文,作者用親身經歷揶揄了香港人「天子御賜國寶」的心態:/ K8 S/ n/ z: E; Q# x

" }# Z+ J% l. f$ z+ n# O7 ]8 }筆者於本月初(08年6月)赴中國大陸江西地區旅遊,在南昌、景德鎮、婺源等地餐廳的水族箱內都可看到待售的中華鱘,每斤(半公斤)為人民幣65元,每條約重1公斤左右。每張餐桌上幾乎都有一條清蒸的中華鱘。老實說,該魚頗為鮮美,魚骨像軟骨可咬食。這些餐廳內供煮食的生猛中華鱘和香港海洋公園獲贈的一樣,都是人工養殖,而非野生。香港媒體將人工養殖的中華鱘稱為「國寶魚」,有些專家還表示「中華鱘比熊貓珍貴」,保育團體為此指責「香港害死國寶」,如果這些人知道中國大陸餐廳將中華鱘作為一道佳餚,不知會有什麼反應?
8 l3 i. @8 F; T8 [2 J; B0 K+ O% n  m  x/ @3 S
長江工程:鱘魚的「鬼門關」; j$ w- y# h! |- p  w% F: m7 F
中華鱘是由中國巳故著名魚類學專家伍獻文(1900—1985)教授在1963年命名,三十年代,伍獻文學成從法國留學回國,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大陸奪取政權,身為院士的伍獻文拒絕撤退到台灣,因為他捨不得自己的學術研究,捨不得離開鱘魚。不過,科學家的浪漫情懷與殘酷的現實形成鮮明的對照,孕育中華鱘的母親河──長江,從五十年代起,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其中影響最大的,是被稱為「萬里長江第一壩」的葛洲壩水利樞紐工程和三峽水利樞紐工程上馬,令鱘魚遭到了滅頂之災。據瞭解,整條長江如今共有106座大橋,多處大型水壩,以及不計其數的江湖通道上的水閘。這些設施將流動的長江阻隔成一段段靜止的「水庫」,硬生生地阻隔了水生生物的洄游路線,也改變了長江的生態環境。每年夏天,發育成熟的中華鱘,成群結隊地從上海崇明島和東海一帶的長江口逆流而上,直至長江上游的金沙江一帶產卵繁殖。在1000多公里的路途中,氣溫異常變化和環境的污染都可能導致中華鱘體能下降,這時候一旦遇到漁網或螺旋槳,更可能遭殃,這些都成了中華鱘面前的一道道「鬼門關」。「高峽出平湖」成了鱘魚的魔咒。* T) ?7 `6 [, d( j

& }& f/ D& g0 s2 K" e/ D「專家論證」只不過是聾子的耳朵% C$ A) W" `5 u
作為中國魚類學和水生生物學奠基人之一的伍獻文,當然深知保護中華鱘這一經濟魚類的巨大意義。但是當時的政治形勢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緊接而來的是反右運動、三年自然災害、文革浩劫,天災人禍一個接一個。誰都看得出來,長江工程是最高層的旨意,所謂「專家論證」只不過是聾子的耳朵──擺設。在這種情况下,伍獻文除了服從政治需要,表示贊同人工繁殖外,他還能說什麼?更何况,「高峽出平湖」的工程影響中華民族子孫後代,是禍是福誰也無法預料,相比之下,鱘魚的命運倒是區區小事了。
- N0 w/ }3 H) h: l  G ; |4 Y. _6 \1 h5 M
伍獻文能夠做到的,就是給中華鱘再多加一個名字,稱為「愛國魚」,用他的話來說,「就像旅居在海外的中華游子一樣,對祖國母親始終懷著眷戀之情。」或許伍獻文當時處在身不由己的政治漩渦中,將心愛的鱘魚冠以「愛國」,就是希望牠們能夠靠這一「紅色謢身符」,逃出可怕的魔咒,在滔滔的長江中找到苟延殘喘的空間。
$ {, h, H) a, H: j- h4 I2 G0 g) v
隨著長江工程的論證和上馬,魔咒陰影漸行漸近,20年前,即1988年,中華鱘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1994年4月1日,聯合國華盛頓公約將全世界僅有的27種野生鱘魚,認定為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1996年,中華鱘更被列入「國際自然與自然資源保護聯盟」極其瀕危物種名單。尋找活路:移民伏爾加河?& p5 R) d4 A' c# W7 x

5 P; T/ M+ V6 ~- A+ Q+ C; k1982 年湖北宜昌葛洲壩籌建了中華鱘研究所,這是長江上游第一個人工繁殖放流的機構,研究所建成3年後,伍獻文去世,彈指一揮間,二十多年過去了,情况如何呢?研究部門監測表明,三峽大壩蓄水以來,大壩阻斷魚類回流產卵的通道,造成不少逆流而上產卵的魚類撞壩而亡。中華鱘數量更由過去每年5000條銳減至300 條。近年來,長江沿岸和東海一帶頻頻發生3米以上的中華鱘被船舶螺旋槳擊打致死或者誤捕的新聞,有關方面希望某些河道實行禁止捕撈一段時間,讓中華鱘真正休生養息。但實際上,長江早巳成了唐僧肉,大家都想咬一口,禁止捕撈是不可能的。
$ F+ W: |+ C. K
& I6 N4 H) _0 |! A: y更有專家認為,長江的生態環境巳不合中華鱘生存了。研究部門監測顯示,長江水質污染、噪音、溫度改變,不但改變中華鱘的數量,連雌雄比例、性腺發育也大受影響。也就是說,中華鱘正在退化,魚卵孵化率在10%以下。年前一篇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文章指出,在長江捕撈到的幼年中華鱘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只有一隻眼睛,或是沒有眼睛,還有的骨骼畸形。專家們在葛洲壩收集了2-3天大的中華鱘魚卵,然後將其在荊州的實驗室中孵化。荊州地區的中華鱘有6.3%骨骼畸形,還有1.2%獨眼或是沒有眼睛。
+ o3 ?: _% L& S) q' T) x/ @- [% F" ^" X! U
研究人員在文章中寫道,由於TPT會母嬰傳染,在長江中自然孵化的中華鱘有很高的風險。TPT廣泛運用於船身和漁網的防汙塗料,還用於殺真菌劑。可能是造成野生中華鱘畸形和數量銳減的元兇。, u- v% A5 G' p7 }0 J) y

% q+ A4 q/ {  Y3 l去年,俄羅斯總理普京(當時任總統)參觀一個鱘魚場,親吻俄羅斯鱘。政治強人與動物如此溫馨的照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令不少人、尤其是中國人感動。筆者突發奇想,如果將僅存的、巳經退化了的中華鱘「移民」到伏爾加河,真正做到休生養息,或許還能能夠逃出滅亡的魔咒哩!) h/ F; p0 L3 i( ^7 a5 n1 p7 k( ]
' q' E- o, v: q. R1 K4 ^8 u7 ~, C
至於這魚能不能算是中華鱘或是愛國魚,則是後話了。
, ]7 @; g* v. D5 K  J 9 Z7 U2 K5 h5 ~' 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