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中國必須停止核能大躍進

發表於 2014-6-30 15:28
  : G9 h5 `- B( d" Y
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      M/ g. @4 w! n5 @

- Z  S4 Q; V) ]0 W+ D' S/ O7 \, X(註:這是2012年03月08日中國新聞周刊網的文章,然而發展核電,在中國根本是一項政治決策,或者只有出現了核電災難,人們才驚覺“早知如此,何必當初”......)8 g9 m8 E8 A7 @8 u9 [9 h

4 ?7 J; X# z0 n% L5 v% k, X  我國必須立即停止在核能發展上的“大躍進”,因為現今中國核規劃的制定,根本未對核安全問題做出任何評估或具體分析。在中國工程院撰寫的《中國能源中長期發展戰略研究“核能卷”》中,甚而連切爾諾貝利爆炸事故的名詞都未出現。
" t+ a$ i% h* r$ i1 `7 ?& `2 y! G; N) z* B
  中國還必須重新審定核安全標準,制定新的、符合中國國情、適應中國需要的核安全標準。“核安全”一詞有兩種含義,在英語裏,Nufunction() { this.length = 0; return this; } Safety和National Security 是有著嚴格區別的。我的粗淺理解是:Nufunction() { this.length = 0; return this; } Safety只包括天災,而National Security也包括人禍。我們追求的核安全,就不僅僅是Safety,而是要上升到Security,而我國僅限於核電站安全。其實,在核活動中,從原料的開采、制造、發電、處理、嬗變和儲存中,都大量存在著安全問題。Nufunction() { this.length = 0; return this; } Security一詞更包含多方面內涵,既包括如何抗禦敵方飛行物的襲擊,也包括防衛恐怖分子的破壞、核材料的走私、核技術的無控制的轉移等,以及其他涉及捍衛國家安全和保證國際社會共同安全等重大問題。1 E  D, ?. Y! I  j

: v6 O4 }* [- J# P* M  在中國,還有一個尚未引起廣泛關註的問題,即核電站的成本和效益。我國設計的核電站,其核安全所設標準其實是很低的;而且設計者對所設計的抗震標準往往諱莫如深,不予公布。原因在於,國家發改委要求核電站的發電成本不能超過石油發電成本的20%,太貴了,發改委就不予支持。據我所知,早年的設計,其設防標準約是6.5級;新設計的所謂“第三代”Ap1000型核電站也只定為7級。所以中國現在運行和在建的核電站,不僅無法抗禦9級地震,連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也無法抗禦。( G( p# n8 e6 i+ d; r
. I( b% b7 }  q* c' Y, T1 @
 從核資源、核燃料循環、核電站、後處理、核嬗變和核廢物處置,以及發電成本,這一系列的產業鏈要花多少錢,也不是很清楚。也許可以給出一個參考數字:“法國人曾開出200億歐元的天價,而這僅僅是一個年處理能力800噸的廠”。由此可算出一個功率為100萬千瓦核電站,如果使用壽命是60年,所分攤到的後處理廠的建造費用是6億歐元。問題是這座後處理廠要應對的是超常強放射性的轟擊。所有控制元件、傳感器能持續運轉的壽命均屬未知數,而且人員不能靠近在線拆換已損壞的器件。
2 ?5 L# b9 b: h
7 J+ W& M* C( y  這裏還未計入為建設一個後處理廠所必須付出的土地、基建、工資、環保、增值稅等費用,所回收的僅是12公斤鈈和1425噸的鈾。現在國際上天然鈾價格約是50美元/磅,由於有“核不擴散”,鈈“被”擡到5500美元/克。簡單測算一下,其產生的產值約是2.0億美元。這只占引進的“後處理”工廠等全部支出中很小的一部分。1 U+ J6 P$ Z8 T5 A# q8 I# k9 g( x2 ^! O
2 |- k! q' D2 n+ B+ h3 R
  更為重要的是,鈾棒燃燒後,剩余有極強放射性的核廢料,如何妥善地處理、嬗變和儲存,以保證其在長達幾十萬年內的儲存期間,不致嚴重破壞人類居住環境的問題,這些也需列入成本。世界各國,包括我國均未能妥善解決這一重大遺留問題。一旦這一重大問題被真正提到議事日程,核能成本就將大幅增加。/ R" L3 q& o" s, P5 L4 x8 ~

* r2 g' S6 g% s% U. b7 B2 K4 P  中國高速發展核電站還有一個致命困難,中國將面臨天然鈾資源的嚴重短缺,尤其是可采儲量的嚴重短缺。如果要實現2050年核電達到4億千瓦以上的既定目標,那麽中國將至少面臨高達400萬噸天然鈾可采儲量的短缺。而由國際機構對已有資料的統計,世界保有可采天然鈾儲量為550萬噸,加上預測和推斷鈾資源約為1600萬噸。2007年,天然鈾資源現居世界第一的澳大利亞,經過半個世紀的努力,才找出124.3萬噸的可采儲量;而中國竟然希望在未來的30~50年間,依靠大力增加勘探力度,從“年不足60萬米鉆探工作量”,“提升為年鉆探200萬米”工作量,就能找出高達200萬噸的天然鈾資源的“可采儲量”,這真是不可想象。所以,我們堅決呼籲必須設定我國核電發展的“天花板”。
4 O  ?. |. F" F' r% r9 X+ i. _% |. B' M4 _4 E* 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