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Photobucket

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內幕~文文~

發表於 2010-2-25 01:56
第一部分:欲蓋彌彰 拉開恐怖死亡序幕
0 c2 c5 t+ e0 E8 J1 v * U+ @+ z9 Q% F, [7 h; F0 [( C
人類歷史上迄今最大的核災難

- t5 H: s8 H7 p; `1 ]6 ^
3 D$ g* g, U% ?4月26日,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個日子是很平常一天。; l; P1 F3 |( L1 \! k1 W/ b
7 g' F  c, F8 B8 {6 m: ]
然而,在地球的某一角落,卻是集體噩夢的回憶,刻骨銘心,痛不欲生──
6 @0 ?( z0 r7 D* V  d0 n3 m
: C1 Y* B; p! S* N- y" {3 a* g& Z1986年4月26日的淩晨1點23分,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的4號機組發生爆炸,震驚全世界,這就是著名的切爾諾貝爾核事故——人類歷史上迄今最大的核災難。9 J" d9 R  ~8 d- N4 Y, P$ s: |
  g7 x. m' B. C, H
全球數以億萬的人們在注視著這場從鐵幕國家傳出的生態大災難,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問:核電廠大爆炸泄漏的幅射,對我們這個藍色星球究竟有多大影響?6 L! s8 o$ g7 T. l" o% f) E' }* e0 p) m
' S/ T8 h. j" |  R
然而,前蘇聯官方發佈的資料,語焉不詳,甚至文過飾非。對于中國人來說,切爾諾貝爾核事故離他們太遠,更何况中央電視台有一部記錄片,說這次爆炸,前後一共只有50多人死亡,直接死掉的只是十幾個人,還說那些什麼巨大的傷亡是誤解、訛傳……6 S& \7 ?) x  ?8 f* h* ?$ F) t* O

8 D. |/ v3 I7 l2 W# Q2 _; Y直到2005年,美國的Discovery頻道拍攝了一部紀錄片《搶救切爾諾貝爾》(Battle of Chernobyl),對外披露了很多珍貴影像,以及當事人的第一手資料,首次再現了當年的這場災難。許多人看後相信與筆者一樣,用四個字來形容:極為震撼!
" @; Y+ B6 R+ |- q, X& S3 A) N9 ~% c9 ^5 g$ F
多謝這個世界有了互聯網,令當權者不能隻手遮天,台灣的網友、美加的網友,甚至中國內地的網友,都紛紛張貼《搶救切爾諾貝爾》的截圖照片,並配上中文講說詞,令這宗20世紀影響地球生態最重大的事件(其放射塵的威力,是當年美國投在長崎廣島兩顆原子彈的100倍),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知道真相。4 h7 F$ L2 Y4 |
& ~. Z2 K1 I7 }. K1 T6 W
蘇聯與西方世界秘而不宣20年
' |1 h" t/ J2 C3 z$ k" G, q
+ r# N8 L) `$ {6 w* t1986年4月25日,星期五。
) F7 @! N( T/ J& k; e! q) \  b0 A% c9 ?0 `
這裏是烏克蘭的普里皮亞季市,4萬3千名居民正在享受美麗的春日。
8 n) r; |! l3 j0 R, O! \
9 L6 h* n7 G" ~) }+ }這一天將永遠烙印在眾人記憶裏。
, M: @- `5 ^  q' L4 K6 w5 F( f. T2 H  K! H% r
離此城3公里外是列寧核能發電廠,每天有數千人在此工作。今晚,第4區的176名員工受命測試反應爐的自我供電系統。這套系統可以節省能源。
% v0 G0 D( |$ e3 [/ y1 M- a* P
1986年4月26日,淩晨1點23分,安全系統撤除,實驗展開。
- m& P3 j& N0 X4 R
9 ~4 g" T+ O% Z但是,反應爐核心卻發生了一連串爆炸。0 z3 m  ?/ G% Z: j
4 v) m( L! X' [$ u1 M+ J
普里皮亞季全城還在沈睡,但此時核電廠地板開始顫動。反應爐1200噸的頂蓋,瞬間噴入高空,一股超强輻射氣流蒸發,在核電廠方圓幾百公尺釋放鈾與石墨,火花從裂開的缺口噴濺,携帶熔解的輻射粒子,噴向幾千公尺的高空。
. [8 r( m. q+ h2 J2 h3 Q7 O/ `* S  M6 a- `# P, E; |  J$ U1 ]
天空色彩繽紛,非常明亮,有橘色,紅色,藍色,鮮血般的紅色,有如彩虹,非常美麗。
2 X* `! L7 @* A$ }) `  R! F! T1 N
# }# ]' u" ?# v3 M2 B6 _這是史上最嚴重的核事故。
7 b3 c/ s- r& |6 g4 n6 W$ z7 _
$ _1 I8 I' w* {! f第一批趕往現場的消防員,在缺乏適當保護的情况下與火搏鬥。0 W: W& u8 K8 ?& I7 W" D) B* i" H- @9 H

& B. c+ e" y5 ~" E8 k8 ]! M5 N' a$ Z他們噴灑無數噸的水,想撲滅這場怪火,但卻無法减緩火勢。他們全都暴露于致命輻射值當中。當晚有2人死亡,接下來幾個月還有28人喪命。他們是切爾諾貝利的第一批受害者。! h/ J, {8 X) {
7 ^! A2 u( `' r5 G! f
這是一場無人知曉的殘酷戰役,數千名被遺忘的無名英雄喪命。
) ?7 \6 Q- [, r) l
" V: l7 Y8 @) `( I7 H & n+ l0 R% E0 n
( b0 W! U, x2 ~: _: Q
然而多虧了他們,才避免了恐怖的第二場爆炸,其威力將是廣島原子彈的十倍,半個歐洲將被夷為平地。$ Q9 I! y" x' h4 V1 o! M5 s. [% i, @3 F
9 o% v) a: t" y: p
這件事被蘇聯與西方世界秘而不宣20年,這些畫面都是首次揭露,由暴露在核污染下的記者所拍攝,有些人已在稍後過世。這些畫面透露出一場隱密的戰事。
+ b6 q! K- B8 N
! w9 F) P' K8 ?7 A. f9 _( H
* b1 C# H) B2 S5 l1 h: M) M, I3 y& w1 y/ ?) v
20年來,這場戰役的死傷人數仍持續增加當中。
" p5 M9 Y% |6 ]3 C( M% m# [& ~' K# g7 F( k; N5 u( b1 G
第一名目睹裂開洞口的記者2 Q9 L) T5 X' O/ s0 ]  i
- @0 l$ l; l* t( a$ u5 Y, y
1986年4月26日的早上,雲層已經被沖上高空一千公尺的放射性雲柱所污染。" b) o/ \3 P, z& S
! J! k) a- C: I, n: K1 ?# y8 U4 }
6 o  U+ M6 Z+ o/ d4 z9 I
% q3 y6 H" y5 m4 M
伊戈科斯汀是俄羅斯新聞社的攝影記者。
; ~$ ]$ C9 o! A& K$ n& C; N9 k0 [: K1 ^' m2 g
一名直升機駕駛朋友那天早上去電自願載他去切爾諾貝利。3 k* g* R: b2 [  H1 b/ A6 Z$ p1 C

2 A# B) {9 m, [科斯汀當時只知道核電廠夜間發生狀况。他是第一名目睹裂開洞口的記者。+ s4 f' f5 h6 _8 r

# {2 W: [) u  ?% K4 o9 _6 S! B「是那個烟囪。我們靠近那一區看看,在那裏,第四區大樓已經毀了。那裏,烟就是從那裏冒出來。當我們靠近第四區,並在上頭盤旋。我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危險。我們飛到第四區上空時,我打開直升機窗戶,我當時並不知道犯下大錯。」7 T7 f" y( P, b

- S2 I& L. @! y) r. n9 T+ P2 r他當時見到的廢墟升起的稀薄透明烟霧,其實具有高度放射性。6 T+ ]. [9 d" l$ E" v

3 T, _- p) @+ S: L( F( ^9 m1 s科斯汀是少數最早到達事故現場的記者裏頭,嚴重暴露在輻射能中卻依然存活的。
/ }2 D3 `* C; U+ ^$ a8 d8 D+ ?2 v; M& J) F
「我打開窗戶,什麽都聽不到。反應爐的廢墟就在我下方,我覺得有如漂浮在失重的太空,仿佛身處墓地,現場一片死寂。我甚至再也聽不見直升機的聲音,現場空無一物,一片黑洞,像是個死寂的墳墓。」4 U, O6 L- r9 o( O+ {

7 \- ?" S) e4 t& Q; P( X 3 v* ^9 d1 |# A; y7 N1 b
這是第一張拍攝到的裂口照片。
5 u8 X  Q) ?) w  ?8 f" ^' n. K% M8 x+ V
7 T( A1 t( C! |; r「我的設備很快全都卡住了。我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我以為是電池沒電了,我只設法拍了12張照片。」; M8 D! {1 H% G. ?+ P( `/ [( R
/ F, K) i1 K. x4 W; ^5 t
「回到基輔後,我開始處理照片。我看到底片全都是黑的,沒什麽色彩。我當時並不知道,這些照片全都暴露在放射綫中。」3 q# h6 H3 e( \) O+ \
3 T- ^1 ~, z+ _; j4 {: ]( T. h# s. n* B
爆炸的反應爐核心,深埋在14公尺石礫下方。核心環繞核子燃料的石墨正在燃燒,並且熔化了鈾。
( h2 C' J; p. Z* C+ @2 O. T8 n4 X- J' ?/ `5 e0 h5 x& G
這些放射塵的威力,是投在廣島跟長崎的兩顆原子彈總和的100倍。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2-25 02:10
錯誤資訊造成了恐怖的後果, ?1 R. u2 M3 ^4 {
+ M# s: |% i! k  I; H
4月26日,爆炸後8小時在克里姆林宮,戈爾巴喬夫掌握到的訊息非常貧乏。
0 X, q: _9 D- W' s$ P) r& H. b; B9 c
「最早的消息都只說發生事故跟火災,完全沒提到爆炸。最初我被告知,並沒有發生爆炸。」2 R) y- i4 Y! s+ P$ y4 Y4 W& f) `6 r
1 U3 [0 O, c% b- e& M- [
這類錯誤資訊造成了恐怖的後果。
- g" p' g, h/ X2 O+ J
( k4 J) d6 L  W3 t9 G/ y) c: b: b4月26日上午10點半,普里皮亞季的4萬3千名居民,生活如常進行。他們對3公里外的災變,一無所悉。
/ c/ \; r* e4 u: h9 c4 F* B( G, \: h# G. u. q3 ^5 C
& L3 C) f9 J, ^0 s
戈爾巴喬夫事後接受西方媒體採訪說:「我們得到的訊息都說一切正常,包括反應爐也是。我詢問亞歷山卓夫院士,他告訴我反應爐絕對安全,甚至可以裝置在紅場。過程跟煮茶沒兩樣,就像在紅場擺個茶壺一樣。」1 |2 @# _9 X* @  Y

* j; n6 s1 R0 A$ ^! y8 F/ Q9 e嘴巴裏有金屬味道
! m* f/ C# P+ ]* x2 S
9 p8 [1 ^0 z" U: _. V( _4月26日下午2點,普里皮亞季城裏傳說著,核電廠夜裏發生火災,並造成死亡。但是官方並沒有發布任何消息。- @0 B& d& K% p5 G8 A

+ T" l9 R! h$ c0 X/ E, {! |# ~3 x影片中的白色閃光,是底片遭到放射性污染所致。
- I- \1 Y9 k5 W$ P, |6 O3 P. y  \7 O2 u7 U
街頭的行人對散布全城、戴著面具的士兵不以為意。  A* ~0 F. |/ @: _8 K! s

' F: _+ [8 G( r9 l- J/ r6 I4 _- a克倫班亞克上校負責帶領軍隊控制災情。
2 N6 t" W% g; T: y7 i$ t
; W5 m5 ^, {! T9 ?「嘴巴裏有金屬味道,一種酸味。人家說輻射沒有味道,我們之後才知道,那是放射性碘的味道。」/ e% d8 V! B6 l5 b: ^: k  q% l& Q

" a2 [7 N- D$ y1 ~: [/ [& D: v8 f2 w/ z: O& u; _4 b& p4 ~4 R9 \: J
5 y4 x& h0 g2 I9 w+ K: a
克倫班亞克上校的手下,整日在城裏測試最初的放射性讀數。
) Q. d- j  t& B3 G6 d- @& x; l5 |' k+ p6 q0 Z
當時放射性的測量單位稱為倫琴,正常大氣中的放射量是0.000012倫琴。在普里皮亞季,剛過中午,讀數就已經高達0.2倫琴,也就是正常值的1萬5千倍。
. P- w" v: [6 D- O3 y% C' \
* I7 C9 r/ f. K! d6 t+ a3 \到了傍晚,輻射值攀升到正常值的60萬倍。列寧大道,0.2;烏克伊納大道,0.25倫琴。1 B! ?! u; |- t# z; T& v8 A

* {- N6 p* U/ f0 u$ b; U: D1 F" [「到了那天晚上,7倫琴。我的手下開始懷疑機器有問題,不然就是有人說謊。我們當時並不知道,反應爐還在燃燒,輻射也繼續擴散中。」
5 P( D7 {' t8 j- U5 n: Q$ A, c) `$ h# n. h9 z' c- ^
這張地圖被封存在塑膠袋裏,因為它仍具有放射性。
' Z& ^( E1 y  Z- o  y$ b' v- r( h( t
一般認為,人體每年最多可以吸收2倫琴而不受影響。但是一旦吸收超過400倫琴,人體就會遭到致命污染。
, s- C" Y/ ?) R1 V3 e& n( R+ O. N7 m* ]- u. @
事故第一天,當地居民吸收量是無害值的50倍。照這樣的速度,他們4天內就會吸收達致命量。; H  @+ l" N" f( g8 B

% T# i( ?. s8 H/ c為瞭解狀况,上校緊急派出一支偵察隊,前往廠房基地測量第一批數值。
& P8 p$ x' l0 k- f9 Q$ L) E  _
5 X: h4 @/ }; I  P4 g/ k" o他們第一次量到的數值記錄在這張地圖上,2080倫琴。3 E' s% T( T$ q! s  i0 G. s8 a- I

5 v5 k+ J. u1 I% H, a「我非常擔心我的下屬。我怎麽可以派他們去那裏。在這驚人高輻射值下,人體只要吸收15分鐘就足以致命。」1 _' j8 Y' y& e# I8 A2 f
7 o/ q4 k3 S5 l( Q5 C  [

0 d% t$ R" ~) y# e/ L  E3 Z  n. F! ?0 H
數值在核子研究所引發震撼
: h* v- c7 V/ k/ T! h1 r4 Q: S; T. j7 @' j
莫斯科,柯恰朵夫研究所。+ C  d' m& i5 D5 R" M
( O* ]# i# T/ j; X# w
這些數值在核子研究所引發震撼。如此高的放射性前所未見。
& W9 c) |7 c+ S" u, G( b* D; d: |1 `  M/ E
戈爾巴喬夫緊急成立政府委員會,成員全是國內頂尖核能專家。委員會由勒加索夫院士領導,他是國際知名的核子物理學家。9 ?8 X$ X+ N0 W2 X/ f
4 W% P- T8 x5 ?& c; [, }& |" w
他即刻率領科學代表團前往切爾諾貝利。
) P% |  E$ j4 @0 S* ]5 F8 y+ e/ D# o( R5 g- u7 C  v
「我們冀望他們能迅速評估狀况。但是開始前幾天,他們無法提出任何報告。這是非常驚人的狀况。我們召開集會,等待資訊。我們要求他們提出報告,但他們無法告知任何資訊。」
* Y& x* N: f- Q
8 ~6 M' D0 H. N" l沒有採取任何防護措施
# j! [0 W" Q! x+ y% w+ Z: m$ x# [$ P: S3 G  b% A! h
距離爆炸20小時後,放射量依然繼續攀升。如今門窗都應該密封,並且食用碘片以中和放射性。但是政府並沒有發布類似命令。
/ O# j' ~. m8 |; s, j- j# e* x
9 U' t6 r6 e* j! \8 i" ]普里皮亞季,4月27日上午8點。9 t3 v+ `+ z) m' C& n

& p* H5 g! d. ^城市中的情勢雖然升高,居民依然沒有被告知整個情况。尤莉亞瑪琪可當時只有5歲,她與家人同住在普里皮亞季。她父親在核電廠工作。# ], j" d, O1 K5 h) c0 j

; c, T, j- p+ q. a7 ?+ L「我父母照常帶我到托兒所,一切都很正常。父親已經知道有事故發生,但是並沒有采取任何防護措施。」3 m. j+ E) G% U2 A7 V, O+ x
& g0 W6 y; l6 \; }- t
普里皮亞季,4月27日上午11點。4 n0 q8 l$ K& @

4 q/ n. J+ o2 i6 l! o* W; w; i9 W% P7 @爆炸發生後30小時,終于開始采取第一批安全措施。超過1000部巴士抵達該市。' S  ?: C( O! Y

2 e8 m* G" |6 D* v下午兩點軍方宣布,將徹底疏散該城。
; r) E4 c1 Q; v3 b. B3 c+ I
# h! |4 F  ]( ?3 Y: E2 x  }7 _「我記得幼稚園的老師給我們吃碘片,然後父母親前來接孩子。大家都跑來跑去,但是並不慌張。我們以為頂多離開3天而已。」% ?: }9 O* r) b3 [2 X
  m$ K4 v0 z* |. Q2 Q2 R/ H& Y
為避免引發驚慌,當局隱瞞了情况的嚴重性。居民只有2小時可以打包,然後就要在自家建築前面集合。
  ^* V% }# g1 s1 G: |, {- k$ {
- ?; [& G% t' s# v- n' j「他們要我們上巴士。我清楚記得,我得挑選要帶走的玩具。我有很多洋娃娃,我想全部帶走卻不行。我們甚至來不及帶保暖衣物。居民必須丟下擁有的一切,還有全部的生活。」8 ?) ^8 p# C" a& m

1 ^3 R( z& \' R$ o0 b他們再也沒回去過。, B" C" I, R, A" x

# R' d' _6 S& g% m9 V1 v  y有個老人不想走,他留下來了。幾周後人們發現了他的尸體。人們並不相信發生的事,他們認為自已聽到的是謊言。他們想起德軍占領時期的事,表示1941年至少還有炸彈空襲,但是現在什麽都沒有。
/ \( ?6 g9 M! Y: H6 Z+ x$ R' B. U, m# f8 {3 G) {& h/ A
「長輩們並不相信出現無形的敵人。但是我們沒時間解釋,我和士兵們僅僅執行命令而已。」
/ I6 t) O; x; i$ O5 i5 e0 E4 ], v# z8 a/ B% j5 e1 V- L% k* Q
普里皮亞季,4月27日下午5點。
: A/ |* Z: m6 }0 E1 {+ J; Y, g
) o. ]1 L- t7 f3 f; r在3個半小時之內,4萬3千人含泪但平和地疏散,巴士載走了歐洲第一批原子難民。4 Y6 j1 @5 g5 [( Q/ H

( `0 K0 W# Y* L( X# H' u5 W! H他們暴露在大量輻射下,這可能改變血液成分,引發致命癌症。* r. Q& s0 x2 m! s- ?5 V
" |2 \, ~' i# u2 d, H- t
「這個城市必須存續下去,它是如此美麗,人們必須回來。他們總有一天會回來,非如此不可,那是個美麗的城市。我剛剛去過體育館,那裏需要有孩子。生命本來就充滿冒險。」
! X% ~/ u! w6 V7 L! Z
5 t/ M  l6 |* M- Y7 J/ u災變發生後48小時,鬼城只剩下軍方人員,以及科學代表團成員。/ G' q) V/ ]/ r( V) Y* {

7 k- k+ G  b# X7 I3 I7 T8 T$ v6 y他們將總部設在普里皮亞季飯店。他們似乎對危險置若罔聞,待在屋裏食宿以及工作。他們都是正直的人,都是專家。/ e6 ?/ {% x  @; w& v
6 H) E& W! _9 P7 {
「我不相信他們會做出不負責任或是自殺行為。不會,這只是代表他們低估了風險。我們的舊標準已經不適用了。我國與美國都曾發生過核子意外,但是所有訊息都秘而不宣。從未發生過規模如此大的事故。」
& R* D  T( {: x" G7 E
7 N" ?' _5 R7 v, t% o; p$ J8 j0 q他們當時甚至認為,反應爐到5、6月就能恢復使用。
" x# K* k+ d( X1 p2 E' u0 j. S; d# |) T, R
災變發生60小時仍未對外界發布警告5 K" _, m" A; J# q/ Q. Q! |
% \2 z  U0 k! h4 E! a& n
這時布滿放射性粒子的雲層,已經被風吹往北方。: ]. d6 x- x7 L% A

$ }2 z8 G% F  s在4月26到27日之間,雲層在俄羅斯上方,飄移一千多公里,來到了白俄羅斯與波羅的海上空。
" X, w/ e8 M% p9 u* D5 D  v! D
7 i8 y- ?! `* M# q# F到了28日,雲層到了瑞典。瑞典一家核電廠,偵測到了升高的放射性。電視新聞很快就對民眾發出警告。來自切爾諾貝利的大量放射塵,在斯德哥爾摩從天而降。當局派出一個戰鬥機中隊,測量雲層的放射量。高放射性顯示,某地發生了重大事故。
; A4 M( b% m0 _2 A$ n/ L$ K- ?& g/ y  @! k% `6 o& Z

, F$ `) v0 D+ \0 G
  h7 T0 B$ z; @4 G0 }災變發生後60小時,蘇聯仍未對外界發布官方警告。
, z+ ]4 G$ _( E4 V' S. ]* {: \' ~! U$ d/ t# H- X2 G8 A9 ~& M* u
「瑞典能源部周一來電,當時我在維也納的辦公室。她表示在瑞典東部的福斯瑪附近,測量出急劇升高的放射性。他們推斷這是來自境外,問我是否知道內情。我們回答並不知道任何事,但會跟其他國家聯絡。所以我們連絡波蘭,他們的核電廠一切如故。後來我們當然也跟蘇聯聯絡了。」
+ P6 n6 y: C( [! A  j) t3 @: s5 m9 C
「發生什麽事了?發生爆炸?出現放射性雲層?發生嚴重污染?這竟然是透過瑞典向我們警示。」( T; k% \$ w- R( z+ T) Q

" G; T6 Z7 ~) X; N0 a9 w事故發生後3天,戈爾巴喬夫還在設法搜集資訊。而美國與歐洲的間諜衛星轉向蘇聯,發現了烏克蘭核電廠的廢墟。裂開的洞口飄出了烟幕,畫面清楚顯示在熱像儀上。
6 ?; q" _! m7 `! D  f
) w9 f2 n% l4 a" g「28號周一傍晚,我們收到佩卓山先生的訊息。他是俄羅斯原子能委員會主席,他告訴我們發生了事故。」
: W1 l/ _9 t9 M+ _7 d" r6 z+ o# }" o7 x8 i/ ~
就在這時,蘇聯也對全世界發布此一訊息。7 g! j* n- B6 y; {

, y9 n4 ?+ k: s2 e0 j: a) \2 x「而在政治局,我們馬上决定。最重要的就是,從那時起所有事實都要對我們報告。我連絡國安會,要他們追蹤現場的一切後續,報告科學家會議內容。我要他們私底下對我回報所有的資訊。」
0 a: Y' b+ Z% C/ r
& C) w, k2 P  V7 S" P超過48小時後,他們才得到了災變的正確資訊。普里皮亞季的4萬3千名居民,已在污染中暴露兩天。. I, a3 c4 u' _

* M$ Y5 @5 e# Y! i/ p) G, c危機持續擴大。在毀壞的反應爐底部,1200噸的高熱岩漿持續以3千度高溫燃燒,對大氣不斷散發無數的放射性氣體與塵埃。& E  p" x, N( \3 l' T, O" o. D

  G. ]- u" X( Y全歐的命運都掌握在風向手中。

TOP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2-27 19:23
第二部分:草菅人命 五一遊行掩護真相8 x1 M/ a8 j- i7 m3 Z

, f$ v' R, s" E6 Z# L5 T核災難將前蘇聯推上絕路?7 ]7 e3 k! r. i2 i

8 U6 P0 {5 X* E8 v# Z8 B& R- Z當年的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在事件發生20周年前夕發表文章說,這場災難或許是造成前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其影響甚至超過他提出的新思維。' a+ y2 b+ J& A% x, l

& l( ?) ]( S2 Z4 d% n7 F, U; f戈爾巴喬夫表示,事件成為歷史分水嶺,帶來「後切爾諾貝爾時代」,使烏克蘭及鄰近多國面對經濟及核武問題。他期望各國汲取慘劇教訓,更暗示伊朗一意孤行發展核武,危害世界和平。由於核爆後輻射擴散範圍甚廣,前蘇聯即時受到嚴重污染,核反應堆爆炸後,放射性物質滲入泥土,再洩漏到第聶伯河,危及現時烏克蘭首都基輔及河畔鄰近城市的人口。政府進而展開保護河堤的工作,並動用全國所有資源防止情況惡化,包括大理石封鎖第4號反應堆。
$ t( ?. @3 q; T0 V- e1 _+ a% l5 F8 v/ {: `: u
戈爾巴喬夫還指出,這場慘劇產生的社會影響更大,它給前蘇聯帶來開放更大言論自由的可能性,並讓人們明白現有體制不能再繼續存在,他亦明白到實行開放主義的重要性,開始思索「後切爾諾貝爾時代」。
8 i. C9 ?8 \) R8 H- Y( n& V8 d5 w& X% F& h' d, G% O
有分析認為,事件加快戈爾巴喬夫推行開放主義,導致前蘇聯解體。更有說法指,前蘇聯公開事件後,外間看到當地仍未能成為一個對國際社會負責任的大國,反而把維護政府形象放在首位;故切爾諾貝爾核災難被指將前蘇聯推上絕路。
# C! _$ D, ?+ H3 V/ l% P# Q, o+ s/ e, j8 q
最頂尖的駕駛員從阿富汗前線趕回; ]% r2 c9 H$ R" q; Y) |

! a, K5 y! I& h9 `2 ^* I# w1986年4月28日,切爾諾貝爾。' s" s/ I! T; H+ }" k: v5 y1 n) I2 @
3 g- I% o3 p  K; F& }7 a
危機發生後第三天,莫斯科派出安托區金將軍與手下80架直升機艦隊前來滅火。將軍抵達後,飛在爆炸反應爐的200公尺高空上。* U/ [$ T( C8 d0 ~) l

9 v9 e* V- {+ }( l( R5 _0 s' F安托區金將軍回憶當年恐怖的情景:「由於火勢的關係,我所在高空的溫度,約是攝氏120到180度之間。我們的5部放射量測定器,只能升到500倫琴。指標瘋狂移動,放射量完全破表。我想當時在200公尺高空,至少有1000倫琴。」8 f# a8 @4 L$ O  [3 {/ n! v( W" }

3 X" a3 i5 G! L) {1 C+ w2 L" y' _ ( P4 `2 Q; k) `" C% R% F* c

9 U6 b4 a. z! M) c4 a' l7 I即使在這樣的高空,只要暴露半小時就足以致命。從反應爐升空的强烈放射性熱氣流,讓直升機難以靠近。他們必須隨機應變,以執行任務。
" ^4 S5 _6 z/ }2 h/ ?$ c. B( j4 J  H
安托區金當機立斷:「你看那些煙,我們得到那個區域。但是溫度太高了,或許我們該使用氮氣。我們必須儘快採取措施,把火撲滅,然後封住反應爐。好靠近現場,進行其他工作。當時必須加以圍堵,以防止放射塵繼續擴散。放射性塵正隨風飄散。我們得儘快行動。」8 l+ P* y3 S/ h2 K
  V) w- `4 B& X$ ^
一場盛大行動展開。最頂尖的駕駛員,從阿富汗前線趕回,駕駛直升機運送士兵。他們對著火焰,徒手空投80公斤的沙包。他們希望透過大量填沙與硼酸,將反應爐的火焰悶熄。硼酸可以用來中和輻射。
- _3 s+ T5 F: V% Q: z) D2 G
1 K3 ]/ c4 c$ ?第一天出動110架單機,第二天出動300架。反應爐上方的輻射值,超過3500倫琴,幾乎是致命量的9倍。有些駕駛員,一天飛行多達33趟。他們每去一趟,就吸收5到6倫琴。如果動作慢一點,就吸收更多。丟下6到8袋沙包後,全身就因熱氣而被汗水浸濕。4 O. ^& `0 L; y. d2 `

2 c) E! m+ b+ r; Y" w& k- L# k安托區金十分心痛:「幾次任務後,我的士兵就會去洗澡並進食。過了一會兒,他們就開始嘔吐。」7 x) a  E4 x3 N% l6 D" ]" D
; e7 I1 E4 i' H2 q. S
巨量輻射:直達骨頭的恐怖灼痛, [# G0 y1 O! R7 j% A8 g% @, J
2 d/ a+ O0 [3 T2 M" _
從一開始發生危機,輻射受害者就被送往莫斯科6號醫院。該院有蘇聯唯一的專門設施,治療因大量暴露在輻射下引發的急性輻射病。
; F" z! Z" E# Q8 j, G% c% M3 b  {: V3 }  U5 `% c$ [" I
最初的輻射病症狀是嘔吐,作嘔以及腹瀉。之前則有一段潛伏期,接著會有更多致命症狀出現,像是骨髓退化,以及侵蝕肌肉,直達骨頭的恐怖灼痛等等。+ r# A5 }( m$ t( D8 u

4 M5 D. V% ]0 H3 o! y& S6 u+ v& M/ h+ W莫斯科6号医院的醫生娜迪姬納痛苦地回憶道:「他們前來門診時,就心理上來說,真的很讓人難受。他們直接從機場被送來,幾乎所有人都還很年輕。他們抵達時都還是潜伏期,他們不會覺得不適。他們的衣著都一樣,都穿著同樣的睡衣,彼此開著玩笑。但是我們知道,其中有很多人會死,有27人很快就死亡。他們都吸收了巨量的輻射,因為致命的燒灼而痛苦不已。」& M: v$ M+ r# B6 M7 Y/ N
6 t+ {! i5 b0 q
然而整整15年,當局只承認了第一批受害者。1 Z2 x0 p, D8 b' V. L$ O- v+ b7 o

0 q( Y# N4 N" \
) O" ^' o0 y3 G" r3 B! u7 G/ l3 E; e- x+ W: s  D: ~
「天就要塌下來了!」; `& D$ c, W6 \

9 G6 l5 D/ s+ V, y1986年5月1日,核電廠東方30公里處,森林被爆炸後的放射性氣流燒成焦黃。但是災區早已延伸到更遠的地方。! C  F1 C& q6 G( [# `. q: i
$ M" A: q: d: P" p/ [
爆炸發生後,雲層所攜帶的放射性粒子,隨著雨水降落。以花豹斑點般的模式,污染烏克蘭,白俄羅斯與俄羅斯。
, |' w$ e8 ~- Z: T' \
0 B) |: L4 ~# M6 j3 G8 I2 V9 c+ N5月1日風向轉變,基輔地區也遭到污染。( p: L* Z9 t1 e% r4 a6 T- `: T

, G2 K( A. y" S+ Z這張地圖,是克倫班亞克上校的手下測量讀數後所繪製,嚴重污染的地區以紅色呈現,周圍則是輻射值正常的地區。, g) Y. X& S4 D; r- D# {

2 |( u- O2 V' C但是所有居民仍被蒙蔽真相。相關報導只出現一則,刊載於真理報三版底部的小標題。對該起事故輕描淡寫,表示危險已經過去。# L5 y/ O4 a+ `7 {% R8 N

7 q9 M% X9 M4 k* V: ^2 O; ~第一個闖進核電廠拍到源頭的俄羅斯新聞社攝影記者伊戈科斯汀回憶當年十分憤慨:「天就要塌下來了,我們卻顯得若無其事。還在籌備五月勞動節慶典。國家彷彿拒絕承認相關狀况。」4 D$ P4 N. }) K# I* u' N. i9 l* T

9 s$ E1 n( l4 s8 {3 X1986年五月節:死亡的遊行   Z8 \2 d4 k7 o9 ^
6 Z5 C6 T1 V" R1 J, G
這是切爾諾貝利災變的另一個面貌。事故發生後6天,雖然輻射值是正常值的幾千倍,當局依然鼓勵人們參加五月勞動節慶典,即使他們知道,其中某些地區遭到嚴重污染。伊戈科斯汀這樣說:「我親眼見證1986年的五月節。我在場親眼目睹,目睹死亡遊行。那是場死亡遊行,那是恐怖的死亡。」 ; Y' ^0 b8 Y( l

1 a/ L. G6 o+ T. `( Y+ J$ R令人不安的是,所有1986年五月節相關畫面,都從烏克蘭國家檔案中消失。現有的照片,都是伊戈科斯汀所拍攝。 " T6 u0 J! b5 I" T0 P+ Y6 H
. s& M9 k1 s8 P, f: X# d7 ~4 d$ N5 f
烏克蘭第一書記雪比斯基,也偕同家人與孫子參加慶典。
9 T7 A) M0 b& v) a/ J8 h+ |# E* T6 L7 Y5 }) L+ ~, [

3 A  f& x: T% ?0 A8 S- H" r$ U' S
+ L: P2 n4 Y/ f0 U( E' T戈爾巴喬夫回憶說:「理論上這對我們似乎很重要,可以借此避免恐慌。但是如果我們早知道,空氣中有多高的輻射量……」 9 A9 `* Z0 i9 Z  f* {: U
* P8 J( q% ?" z4 H1 h8 W
有多少孩子在這場慶典中被輻射污染,直到今天,尚未公布任何統計資料。至於烏克蘭共党的第一書記雪比斯基,他隨後自殺身亡了。
7 v- i/ ]' y7 |4 T% T: W) H9 v
8 u% b/ J' o. G$ E0 @' m* e  n爆炸發生後一周,大撤退持續進行。
7 U# h6 i3 k; B$ B! f6 s' t
% O3 e" `# {: L( R1 O1986年5月2日,離核電廠7公里的切爾諾貝爾市居民也被撤離。接著是核電廠方圓30公里內的所有村莊居民。13萬名居民被遷走,其中許多人已遭到嚴重污染。
; O. Q7 a- K, B5 w0 u! ^: l5 o * `0 h- t* Q, w9 W  X# J) ^0 K
跨立烏克蘭與白俄羅斯的30萬公頃地區,所有居民瞬間撤離,該地從此與世隔絕。廣大地區被清空,整體文化遭到連根拔起。一個世界在幾天內,就被看不見的敵人夷平。
  ~# G" I' }1 h/ p3 J( h0 t, q  J0 q  {, G+ u+ ]
+ h* H5 S0 D( Q4 E

; P3 s# [6 q* h7 G1 N伊戈科斯汀說:「這比戰爭更糟。在這裏,你看不見敵人。戰爭中你還能看到大炮,機關槍跟戰車,這裏什麽都看不見。但是到處都是輻射,它會穿透你的身體,侵蝕你的身體。你只會在稍後感受到影響。有些人則是得等個幾年。太可怕了。」 ! r1 r; l! c2 C( ]' I6 \2 u

# z; i5 Z% v0 h6 s  k2 [2 L放射性雲層污染到法英希臘 : O+ i+ k! V. H

" h9 \/ t/ ^5 g+ g4 f, P# ^* h/ A這時放射性雲層,持續飄向歐洲上空。雲層飄到巴伐爾亞與北義大爾上空,放射性銫137與碘131;在法國南部與科西嘉傾盆而下,作物與牧草遭到嚴重污染,法國當局否認遭到雲層污染;雲層則已經抵達英國,並且擴散到希臘。
4 _( {; |9 a7 _# i
+ d) R$ V! A# ~3 a在切爾諾貝爾,放射量持續攀升。裂口被6千噸的沙與硼酸填滿,但是在這個巨大的堵塞口下方,高熱岩漿持續悶燒中。
: u/ w9 u6 p# b2 a8 E+ g0 n# g9 _* p2 {" D/ C$ _
災變發生後10天,戈巴喬夫私下邀請權威的國際原子能總署署長布爾克斯前來視察現場,他是第一位視察切爾諾貝爾的西方專家。
' f- r6 _* b( |  e4 h' o2 }
$ [$ T  u9 J9 r6 o/ M# j& q: T: h7 C20年後,記者這樣問布爾克斯:「你飛到了切爾諾貝爾反應爐廢墟上空,當時你有什麽感覺?」
+ [( j) u) m" M% a3 D4 U1 ^' f$ G0 y# @1 ?+ }8 @2 u3 Z1 m) K: j* _- K
布爾克斯說:「我們從空中勘查現場,可以看到毀損區域,冒出了小量的煙。人們談論許多關於第二次爆炸的事。我還記得在莫斯科的時候,有個朋友、我其中一個專家的親戚來電,說人們傳言還有第二個反應爐會爆炸。」
- ~" d$ _4 Q. R8 l% f* U2 k
. e, S$ {" U- c4 w7 n. |如再有爆炸將毀滅整個歐洲 + k& e3 }! n0 }2 y; t5 W
: V1 E" B! p, }8 Y5 B& G
在反應爐底部,還有195噸的核燃料在燃燒,產生的驚人熱氣,逐漸熔化了沙子,堵塞口表面開始出現裂痕。
; X; M# g$ M6 q# |- Q& n % j$ @+ ?2 B- \, H% q- L" f
布爾克斯回憶起當時情況:「我們把洞口塞住後,溫度開始升高。我們很擔心,因為這可能引發另一次爆炸。非常駭人。」
) f  k5 J: o- k* C, W
* h  c# X5 P% l" c科學家前往測量讀數,他們憂心忡忡,擔心會抵達臨界溫度,而引發第二次爆炸,這將造成嚴重的悲劇。
' ?, ]0 I7 P" [8 |反應爐核心下方的水泥板逐漸加熱,並且可能裂開。岩漿有往下滲透的危險。
6 G& s1 _5 o2 `' ?% `災變發生後,消防員第一時間所灌注的水,在水泥板下方積成水坑。如果放射性岩漿接觸到水,將引發比第一次爆炸更具毀滅性的爆炸。
+ z5 M( q6 f7 B, W7 k4 k( D
9 i3 S6 H. g: t. W" M' v蘇聯洲際核彈專家出馬
  K8 H* O) j! {, o5 _
, O2 @8 F* n* p6 _+ U6 ^全國頂尖專家受命採取應對措施。瓦沙里納特瑞柯是其中一位專家,當時他正從事改善蘇聯洲際核彈的工作。
, D# ^) N; ?/ k: e4 `5 x
0 x/ U- i6 Q, ]3 k' i1 N8 g對於這場核災難,瓦沙里納特瑞柯比任何人清楚後果:「如果熱氣造成水泥板裂開,現場1400公斤的鈾跟石墨混合物,只要碰到水就足以引發新的爆炸。接下來的連鎖反應,將引發可比原子彈威力的爆炸。我們的專家研究爆炸可能,推斷這次爆炸威力將高達3到5百萬噸。離切爾諾貝爾320公里的明斯克將被夷為平地。整個歐洲將無法住人。」
/ P3 N1 |- h3 D+ |他說:「我們得阻止情况繼續進展。再持續下去,必定會釀成巨禍,一場巨大的核子災變。」 - i! H3 {1 n* x
如果發生第二次爆炸,將伴隨著驚人的震波,放射量會極度升高,在幾小時內奪走數千條人命。 * Y6 I, t) u( j1 |
0 m2 [7 ~5 y5 O% T, Y# J
在明斯科,哥麥爾跟基輔,已備好火車並加挂上千車厢,準備疏散所有居民。情勢非常緊張。
3 m8 U* w5 N& V- W3 F( W; g- c, R" B
7 v) x3 Q/ s1 i+ o9 i( b; ?* p2 a空投2400噸鉛救火後患無窮
4 _! p0 O0 V  ^* Q: M3 q: a( ?* ~' V
莫斯科國家委員會頒佈兩項緊急措施:首先,派出大隊消防員,把反應爐底部的水抽幹,他們在後來被稱爲國家英雄,但是餘生將受輻射病所苦;第二,以更有效方式封住裂縫,一勞永逸地降低溫度,在兩天內,安托區金將軍的手下,空投2400噸的鉛進入反應爐。
7 t% x3 T& o7 p' u8 p. @
1 i+ Z: V7 y3 o  |他說:「我們一丟鉛進去,溫度馬上就降低了。它的吸熱效果良好,熔化後也封住了洞口。所以輻射降低了。」   @3 G) c0 K4 C7 j: S6 z2 B

* E2 P6 n9 T; V4 P但是有些鉛被火熔化後,蒸發到大氣中。20年後,切爾諾貝爾病童的身體中,仍可見到微量的鉛。這種做法在今天遭到高度抨擊。 9 e2 @9 l3 f% M* b4 L
" @2 p3 U4 s6 Y, m% l1 R3 I7 s
安托區金辯稱:「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下,並沒有更好的辦法。」
5 Y% \: u! q! ~3 f% [9 Q$ A( o
% i  R6 e9 a" {# S2 c! ^! a: z
2 M  p- J/ Z. j) {6 e- ]0 ~

TOP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3-1 15:52
對獨裁國家來說, 人民只是工具之一.

TOP

Photobucket
發表於 2010-3-5 23:01
第四部分:製造石棺 士兵成了「生物機器人」
, m& v. w( s' _5 A+ z, H8 K' n7 B. p$ c( _: c! L
190噸鈾和1噸鈈未來10萬年的威脅- l3 g. K1 T8 T, `  E! x
當爆炸引起的大火熄滅後,下一步就是整個搶險任務中最艱巨的部分——修建一個混凝土的罩子,將放射性物質封閉起來。這個罩子被稱為“石棺”。
; E; q6 L( z. F  T3 }/ c) r/ |4 i6 ]8 W- [' v, g, `" Q
滅火還可以靠空投,修建石棺就必須去現場,和幾百噸鈾和鈈近距離接觸。這個任務的艱難程度是難以想像的,代價也是極為巨大的。& G4 u: n; b/ j$ u, k; G- b& M

/ S$ Z) Y' y4 V0 s: m) t2 V+ @' g6 V5 x我從其他地方看到,在事故發生後7年中,搶險人員中有7000人陸續死去,其中三分之一是自殺。) g* w" x: \; x6 [7 T- T# ^2 P
  Q" h* `- V! }
當地人士稱切爾諾貝爾的廢墟為「烏克蘭的金字塔」。因為4號反應堆中泄漏的輻射到目前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多數科學家相信,百分之九十,——這是大約190噸鈾和1噸鈈——仍然是在「石棺」之下。潘多拉盒子裏的惡魔,至少在未來的10萬年裏對人類存在著威脅。
/ c0 W& H& b; z5 g# m& Q" X* d8 [- X
; [( n7 Q0 w; c3 h有論者感慨,在人類發展的文明史上,曾自豪古埃及的文明,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希臘文明,各個文化世紀給人類留下的不朽紀念碑。然而,切爾諾貝爾的「石棺」,將比所有我們世紀的任何其他標誌存活得更為長久,也許它的壽命會比埃及的金字塔還長。然而,那個醜陋的,笨重的灰色建築物,記下來的卻是一段沉重不堪的歷史。6 P. k6 w: ~8 c9 n) b

6 C- C# ^; `% ]  N0 D6 ?! N
, h5 w* }: ?. L, e3 h6 ]6 C& l3 o- k9 x& K$ }, o3 G/ i* o- O; n, o
現在,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的4號反應堆雖被封存在厚重的「石棺」內,但歲月久遠,「石棺」早已出現裂縫,並傳出「石棺」有崩塌的危險,核泄漏的陰影再度浮現在人們面前。專家斷言,極有可能會發生兩種情況:一種是防護罩頂棚坍塌,一種是防護罩支柱倒塌。無論出現哪一種情況,都是又一次生態大災難。. g* ]+ v! s2 _1 A+ d5 I
& h! A* h( N" g: Y! m# ~
烏克蘭政府雖然定期檢修「石棺」,但每次檢修,工作人員只能連續工作15分鐘,這對徹底解决問題無異於杯水車薪。2007年9月17日,烏克蘭政府已經和法國諾瓦卡公司簽訂了合同,要建造一個大鋼罩子,將切爾諾貝爾核電站出事地點整個罩起來。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已爲這一專案資助了5.05億美元。而製造這樣的鋼罩至少也需要4年,再加上設計要一年半,因此切爾諾貝爾上要出現防護罩,至少要等到2013年左右。1 K, S  N: X; Z/ \1 m
/ f3 ]3 \* f; K: j: ]
現在只能乞求「石棺」撐到2013年吧,阿門!
3 S5 P' I8 S" K5 I) K4 f
9 n" Y6 P/ V2 r6 r% X* X工人只能幹幾分鐘甚至幾秒鐘4 R; i& t' B- o$ Q
1986年7月,切爾諾貝爾,4號反應堆。核電廠周邊正進行浩大作業,每周工作七天,一天也沒休息。30萬立方公尺的污染區,都以推土機挖進大壕溝,並用水泥掩蓋。' j0 I6 G- S  Z: Q6 b. y( q  M5 T

4 E. g6 u# D7 p4號反應爐周圍的區域,是這項任務最危險的地帶。爆炸發生後8周,清理人開始處理問題核心。為了長期中和毒廢料,並防止它們繼續擴散,被炸毀的反應爐必須進行隔離。
4 D1 Z$ J4 s: |3 z1 z% t  A! P7 X0 J. j7 P$ ?" V
勒夫波恰科夫是其中一名工程師,他們設計了覆蓋整個4號反應爐的巨大構造,170公尺長,66公尺寬的鋼鐵混凝土石棺。這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計劃,沒人曾在放射性這麼高的地區,建造如此大的結構。
  ]3 ^) u. _5 G8 ?7 @: H7 \. Q  ^, G' s% c; E2 q
一次只能工作幾分鐘,這是前所未見的工程,這是個艱巨的挑戰。所有人一次只能工作幾分鐘,或甚至只有幾秒鐘。這個全新情勢,需要清理人的更多急智,而且讓更多人命涉險。
$ K. @  T  ^9 h3 s; U' ?
0 v+ j' k) S8 ?: ^( k1 {離切爾諾貝爾核電廠4號反應爐爆炸,己過12周。為了中止致命污染,最後搶救行動己經展開。由於此區的放射性極高,只能利用遙控機器工作。但是必須有人讓機器就定位,工人只能待幾分鐘,以避免吸收致命輻射量。每過一秒,他們的生命就越危險。7 W/ C- |7 \5 L! b7 N, T  R3 m
' L' g& O) T) v& N/ Z+ ~
這是其中一輛裝甲車,這看起來很原始,但是必須自己打造。整個駕駛艙都灌滿了鉛,以儘量保護士兵,不受輻射污染。
1 M) `1 C3 v, L# V
4 O# ^$ M& T4 u" X. n9 v建築的所有金屬鈑件,都是預製。有的來自幾百公里外,一件件送來現場組裝。這是驚人的大拼圖,橫梁重150噸,長70公尺,扶壁高45公尺,那是德馬克4000型起重機,人們無法長時間工作,過程中也不容許絲毫差錯。些微計算錯誤,所有元件就無法組裝起來。
- L7 L! d% S3 e) y5 l1 k! a# \3 ^% i) a5 Q0 M
高幅射下機器人失靈9 Q* I# s7 k, q( @
在極端惡劣環境中,工程依然進行著。10萬立方公尺的水泥,用來打造整個結構。但是一個新發現的問題,迫使整個工作停頓下來--電廠屋頂被高度污染的石墨所覆蓋。
0 d0 p9 e2 `; O( k% I( C; ?" T3 H/ w4 {0 f% o# x
1986年9月,3號反應爐屋頂。這是當年的歷史錄音:& Q: ]7 H0 e8 n4 C  U7 O8 Y
9 }+ r9 {1 T9 s# a
「看那邊倒下去的那一塊。那就是問題所在,有500倫琴。那邊那個則是1000。」
" d: I9 t8 K& |; B( C
+ u& n3 q- |8 T, _「走吧,待太久了,我們得走了。走了,快點。」% V: C$ r5 i* l* E) ~0 u7 ]1 X

8 W/ U6 g9 \- O: \. \1 C這些石墨裏麵包覆著鈾棒。它們都是在爆炸時,從反應爐中所噴出。每一片都散發極高放射性,足以在短短一小時內殺死一個人。在繼續動工前,這些東西都必須除掉。
  h; l" @9 A+ O( ]1 k  K7 W3 z! G7 e4 O/ W* G
「輻射非常高。我們無法徒手工作,我們必須利用機器人。」
1 P% s- ?: L1 w; l
$ z5 I; j: o" o  q" i機器人被送到屋頂上,把致命瓦礫推出邊緣。在60公尺下方,其他機器人收集瓦礫埋到壕溝裏。( _8 U- h% c7 [
. [" H5 q! l  y# Y: d& f8 F; P! B
但是幾天後,連機器都遭到周圍的輻射所影響。它們的電子回路開始失控,機器出現暴衝並且故障,其中一具機器,衝進了裂口裏面。: @) V  S" h6 @( L5 |, n
' P/ P( }+ ~$ \" L4 ~" d- n
機器人己經無法勝任屋頂的工作,必須改以真人上陣。於是,被稱為「生物機器人」的俄羅斯士兵被派上場工作。9 q% j: b% j& g8 {" w, @$ I* g/ [
, ]6 G" g# }. b7 D: C
後備軍人奉召前來犧牲
; N4 i. T& q5 {1986年9月17日,3號反應爐屋頂下方。這隊年輕的後備軍人,正準備第一次上到3號反應爐屋頂,他們的年紀都在20到30歲之間,全都是後備軍人,被徵召前來最危險致命的切爾諾貝爾奮戰,從沒有人類在放射性如此高的區域工作。
7 C' j: G6 T- }0 ?9 f7 t1 e
) }! b; M+ s7 q
: N: k  f4 V  Z! h" G5 v  }/ Z8 b0 t4 x: v) H9 z/ R  m
尼可萊塔拉可諾夫將軍負責指揮整個行動,他親自監督所有細節,包括要求所有士兵趕在行動前夜縫好的鉛衣,身體前後跟靴子都要用鉛包覆,還要戴頭盔,用面罩防護貝他射綫,還有特製圍裙,手上要有兩層防護。整套制服重達26到30公斤。
: R' ~. Q3 Z* V; k6 ~! ?* {) A- Y* I* N4 g& i' x0 C! \& ]8 Q  ?4 r
(現場錄音)「你們有做過健康檢查嗎?」
: e% Y, [# L* [9 C0 w$ K( l% O. b% {
「有。」  c6 K0 D+ t, J- v; N

/ k4 Z$ w9 T' F1 k2 c- A「沒有出現任何問題?」1 T0 j: U) W' b

6 n4 [# V( g$ h1 Y0 D, n! N% |* l「好,一切準備就緒。」
8 {  _5 a$ a( y" _" T4 n
+ p$ m# w" [! }% d% W  V9 |「同志,我要告訴你們。我兩天前也跟一位軍官上了屋頂,有一件事絕對可以確定,上面沒有什麼好怕的。」* b' ~" q' Q, L& D% s  n; \+ e0 M

7 N* T* v3 L6 y4 H5 i「顯然有些人並不想上去」
; f6 b/ |9 T% `) {" U% f% _5 l% _( F# X  x! j" r
尼可萊塔拉可諾夫後來回憶道:「顯然有些人並不想上去,但是他們不得不上去。身為後備軍人,他們必須上去。我自己則是毫無疑問,我必須克盡職責,我不做有誰會去做呢?」他又說:「那是有如煉獄的2周半。但是士兵每次只上場2到3分鐘。輻射太高時,有的人只會待上40秒。我們很謹慎地計算時間,以儘量保全人命。」
% C1 Y4 a7 `/ o* T4 B. @# n. `5 e3 Z
2 t+ L; j1 k6 m1 e. `

5 a0 z0 _4 f, l& N* K% z& J警報響起時,一組8人士兵,將連同一名軍官上屋頂。他們的任務很簡單,以最快速度將輻射瓦礫掃到屋頂下方。根據塔拉可諾夫將軍的計算,每小時的放射量約是7000倫琴,這讓生物機器人只能在屋頂待上45秒。
8 }! h7 m4 `5 f% m9 f. f- f
! [/ B! O) E4 E1 F, _「45秒的時間,他們只能鏟兩次。我們就像螞蟻,一批人完成工作後,其他人迅速上場補位。所有人都盡心盡力,不管工作量有多小。因此我們才足以一起,跟輻射搏鬥整整10天。」
4 G6 `& ^1 |9 a8 n: P9 l
( O: w$ B, V# b  C5 m' K/ _屋頂的「生物機器人」,每隔10分鐘就換班一次。軍方人事部門指出,有3500人參與了清理行動,其中像是伊戈跟康斯坦丁,他們上了屋頂5次。, {" _* y2 H9 r! j$ n+ }

  `! ?2 e3 \  J! m不知道自己踏入了什麼世界
, o* c. S- L/ U- _「我們手上撿起1500倫琴的東西。工作一天後,我們的手痛到根本無法握拳。我第一次上屋頂時,為上頭的神秘氛圍所震懾。那裏簡直就像是另一個行星,一切都被放射性廢料所覆蓋。我的手在顫抖,我不知道自己踏入了什麼世界。」$ I* |$ L  t+ r  N4 B- \  A
: d" w( z9 W; T3 f9 j
「然後我開始拍照,仔細觀察,就能看到底片上的輻射痕迹。我用這個姿勢拿相機。輻射從地面升上來,就像這樣。你的眼睛很痛,嘴裏有金屬味道。這是你會有的兩個感覺。一旦你有了這些感覺,代表你己經吸收過度輻射。」
* J# T" g3 @$ T4 g7 }1 w9 o4 W3 S8 R% q9 i( Z. R' i8 K" Z
「在上面根本感覺不到自己的牙齒,嘴裏都是鉛的味道。你會這樣做,可是你什麼都聽不到,一切都被鉛所覆蓋。即使是20年後的今天,我還是可以嘗到嘴裏的鉛味。」, c* s2 D  r# ^2 [( @! F: c2 Q8 M
* n$ s1 R" }6 Y1 n# r3 g
這幾千人將會發現嘴內這種奇特的味道,代表無形的敵人正在入侵。; U4 v( r8 T, Y/ V

- u; J9 M- w0 t/ h8 _; c) z) g, @3 t感覺就像全身的血被吸血鬼吸幹3 y! T, k7 V. j1 j/ F5 M
正當「生物機器人」犧牲自己生命在電廠屋頂工作,廣及30公里的區域,清潔工作也持續進行,24小時無休,風雨無阻。) L5 L# ?. ]+ A; t% O! |
. N. Y$ c1 F" q  v; D
通常一個人一小時,就能完成的工作,在切爾諾貝爾則需要60個人。4 X( ]- i4 g5 c7 [$ z
. {" K0 L- [! c; o. }- Q
「我們從屋頂下來後,感覺就像全身的血被吸血鬼吸幹,全身虛脫,無法行動,有人會流鼻血。消防員就在現場,如果有人開始流鼻血,就把他們送去醫院。如果我們倒下去,就會被送回家。但我們都想撑下去。」# R# b$ t3 e1 e, R8 ?; R. g
4 }. Z/ ?) G" B5 f, K0 L8 G. s- L
# N2 G% S" B, t' e
- [- e+ Q- H* H( M" M, G
「當時我們都年輕力壯,但是我們從此失去了健康,我們失去了一切。病歷上記錄我們吸收了20.5倫琴,但是那能代表什麼?我們實際吸收的劑量,是那個數位的好幾倍。」
$ G# t& l1 l8 B4 Z$ @- W2 h4 k7 @9 {# h6 N! n( v. n
只得100盧布的獎金
( v: v- c- i, y, Q2 i0 @為了表達謝意,所有士兵都收到軍方頒發的清理人證書,以及100盧布的獎金,換算今日幣值等同100美元。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卻只讓屋頂的輻射值降低35%。+ |1 b$ j  J3 T: \) [3 c7 {

: G7 a; t) s/ Q$ E. L% ?) C9 g- b當這些人奉命上屋頂清理時,沒有人知道實際輻射值是多少。
) Y" F  z1 u2 a  r/ O  }+ z. j3 ~! A& X6 z3 Y0 O
「現在我們知道當時是,每小時1萬到1萬2千倫琴。輻射量那麼高,根本不該派人上去。」
% g7 m8 w6 ]2 S6 u! X  t
# j$ f$ s6 G" H- n爆炸發生後7個月,該區己經清理完畢,石棺也打造完成。總共有50萬名軍民,參與這項行動。
& q* A4 a9 m4 X( ~- l
& A1 k! T% o9 r「我告訴委員會,士兵們面對這麼高的輻射量,清理了所有的石墨,而且完成了如此英勇的任務。他們需要象徵性的獎勵,例如插上我們的國旗。插上旗幟的意義,就像在德國國會大厦升起國旗,以昭告紅軍戰勝法西斯。」" w# L5 B- w) a4 y$ c

3 D& [4 j/ s1 ?9 }" |) A0 R # h9 _* }! B/ B6 y7 K+ v: v/ Y8 Q: a2 r
- ~; W# K! ^: \* T
對士兵來說,國旗代表他們擊敗了輻射。各個清理人團隊,以自己的方式慶祝行動結束。波恰科夫跟手下把名字蝕刻在,送上石棺頂的最後金屬鈑件。
7 \3 A3 c1 B; ^8 F0 g* j5 [2 d" I$ B0 k4 C1 p1 h, t" b
「我們的石棺是個忠烈祠,是墓碑,陵墓,是我們的第二個陵墓。在那之後,國家就不再建造核電廠了。」
9 o; n: X2 E( E8 t
% C2 U4 Z1 c& X: _' \. U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事隔20年後說:「這是個苦澀的勝利。這個國家將永遠無法復原。這耗費了我們180億盧布,在當時1盧布等於1美金,180億,這可是一筆巨款。如果再考慮到事故不久後,石油價格暴跌。便能想像我國的困境,還有改革政策所面對的麻煩。」) j- d! g, k5 p3 e

% S+ H) ~: a# |1 E) e& r
  l8 ^: K0 z& D5 ^% W* C, r0 y

TOP

發表於 2010-3-5 23:52
第五部分:官方謊言 釋出的最危險元素
! p- g4 M9 J8 r2 J" x0 e, A" \2 J9 U4 r" C, X/ i8 Z/ [! j
最大的災難不是輻射,而是謊言8 P- |! l& ?3 ]6 w, _! H
當筆者在整理這5篇貼文時,雖然事隔二十多年,但是心靈上仍然有顫抖的感覺,原來人類自以為是的「科技意外」,會給這個藍地球帶來如此之大的災難。! c# d' Y& m1 w# d( x

0 U. i2 L; z9 u: F  T/ Q如今切爾諾貝爾附近的普里皮亞季市人去樓空,頓成鬼鎮,一草一物,在時空上停止下來--
) Y" z* F7 X4 H8 h% T( Y- [2 ?7 C) z+ n
沒有清拆,沒有改建,也沒有改善計劃。幅射危險指數比平時高出10萬倍,整個地域將被封鎖600年,100年之內不能住人;13萬居民成了核難民,終生不能返回故鄉;60萬搶險大軍中,超過一半的人已經在過去20年裏陸續死去,剩下的人餘生都將飽受病痛折磨。而在前蘇聯時期的刻意隱瞞之下,也使得在追查犧牲者方面的工作更為困難。前蘇聯政府當局不久後也禁止醫生在死亡證明上提及因「輻射線」而死亡。7 r7 x- k1 d. x) Y! O1 \0 b, e3 S

: A/ I7 o- K0 x0 t# q* Y  J' R0 m# g發生爆炸的4號反應堆,雖然被混凝土封閉了,但是這個「石棺」並不牢固,如今需要重建;事故的善後費用,每一年都非常龐大,成了烏克蘭政府沉重的財政包袱。
9 ^: k9 H$ O% }1 A% S/ q" V
8 g5 m2 Y( t. I3 J這場悲劇留下了不止是看得見的災難,還有看不見的後果:上面這些只是看得見的遺產,還有看不見的遺產:那就是蘇聯政府的信用完全破產。
6 C8 h5 F$ a& U3 A$ L8 w) S
5 X2 k! c' l2 R這個政府隱瞞事故、欺騙人民、組織搶險混亂低效,而且修改和銷毀相關檔案,使得有些真相可能永遠無法大白於天下。它徹底失去了人民的信任。僅僅五年以後,列寧創立的蘇聯就解體了,一個希特勒都無法打敗的政權就這樣消失了。0 E- O% S) u5 ?( O! |
1 Z' a7 ]% M& p+ w" g1 A! h* I% G1 m
就像記錄片中的一個研究者所說,“切爾諾貝利最大的災難,並不是輻射,而是謊言。” : f7 O& A9 F8 p$ Y

; F: P4 v$ W  k$ s9 g核威脅的烏雲從未遠離人類,那個遠比核事故更可怕的遮蓋真相的習慣仍然陪伴人類,不棄不離,如影隨形,就像掩埋著的隨時能泄漏的核物質。
/ e+ D: m8 `- P( {0 q4 R" K. s5 X& O
8 j7 `/ g' N+ z! }) M也許未來人類的科技發展,會使得核能不再危險,但是只要謊言還在地球上存在,切爾諾貝爾就依然有著現實意義。的確,從前的人最怕天災,現在我們,則最怕人禍。6 X: G+ u( Y( @& F! i" {

# _: ]% s2 u/ I% C3 j7 @$ x「切爾諾貝爾症候群」20年後仍在4 `+ \5 s0 U4 q1 B
切爾諾貝爾降下了第一場雪,當局估計,石棺至少能密閉30年。
, h4 Q: J6 w% v3 g
8 o/ ?/ m" n* S. V8 A2 w; F清理人返回故鄉了,1、2、3號反應爐又恢復了運作。搶救切爾諾貝爾第一戰宣告勝利,卻預示了蘇聯的解體。
& V( H8 o# O! K$ s6 m8 M$ h# o! x' v  g
但對許多人來說,這代表一場戰爭的開始。過了20年,這場戰役仍未結束。0 p/ `+ [1 ]8 p1 M% d
2 ?9 C# e# Y' X- M" `( T# h! S
過了20年,普里皮亞季依然是一座鬼城。在伊戈科斯汀陪同下,尤莉亞想去看看,當年和家人在疏散那天棄守的公寓。與他們被告知的相反,沒有任何居民還能夠回來這些廢棄建築居住。
! }' g7 z7 L. X* F0 z, D
1 h) _6 v' ^2 v! j; l對伊戈科斯汀來說,這次探訪也勾起了痛苦的回憶。在報導切爾諾貝爾搶救行動的7個月中,他暴露在致命的輻射裏。從此之後,他每年都得入院治療兩個月以上。他痛苦地說:「這件事影響了我一生。」
) I9 i. Q) ?, q7 h1 a& o1 c1 @  ?6 k! Y0 ~' M7 H
對成千上萬的原子難民,以及成千上萬的切爾諾貝爾戰士來說,對抗無形敵人的戰役尚未結束。所有到過切爾諾貝爾的人,依然遭受體內吸收到的放射線所折磨。0 {6 q- r- q$ V
. A8 U' _& o3 k
在事故發生後幾個月,清理人湧入蘇聯各地的醫院。20年後,存活下來的人仍不時前往6號醫院求診。他們所患的病症,被專家稱為「切爾諾貝爾症候群」。0 V9 t9 z2 T" R0 }  P* C: L; v

  S* R( C) U. X, A% t「我們全都有一堆症狀,心臟,胃部,肝,腎,神經系統都出了毛病。我們整個身體極端不適。」
4 s- _& w/ F0 l  o: g; |
, o3 Z" ^$ e: ^: V核污染受害人漸萎逝
9 H" |  M8 H$ b7 G' Y苦於輻射,化學與暴露造成的新陳代謝變化,清理人精疲力竭地返鄉,無力恢復正常的生活。20年後,許許多多還活下來的人,都殘障且無法工作。當局顯然無視他們的困境,而削减了他們的福利金。- d& [+ i5 p' K1 v$ g
2 M. b3 o& }2 r% Z% H* n& _/ F9 a

; [8 z5 _& X7 k' `3 F" {' C/ O5 E0 Y: o9 v# F) u, G
「阿富汗戰爭的退役軍人依然活著,我們卻逐漸憔悴。我對此寫了一首詩:我心充滿悲悵/滿滿的鄉愁與苦痛/有如太陽穴的子彈/怎樣也無法止息/母親偷偷對上帝祈禱/懇求饒恕他的命。」
* K0 G/ w/ y9 P0 C4 \; I! S1 T. \, m4 w5 j0 {
多數奉命前往對抗原子的人,都還不到30歲。如今倖存者不但已經50歲,還必須如老年人一般地奮力求生。根據軍方說法,50萬名清理人當中,有2萬人已經死亡,而有20萬人宣告殘障。
# u, o' V7 E1 T5 T- q
1 z6 s  U5 p4 l% z「你不知道自己還能再活多久,或是自己會死於何種疾病。你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會受到何等影響,如果你能有孩子的話。我們都知道這些問題,也知道體內正被無形的敵人鯨吞蠶食。我們的戰爭仍在持續,而我們正逐漸從這個世界萎逝。」9 q! S" V" y* T
, Z0 S. e8 P' ?# V' E
20年後,官方仍堅持切爾諾貝爾災變只有59人的死亡數字。8 N6 u1 O# {& m& A0 A* ^/ q

5 }4 g! h+ Y! S  \! [6 D6 m! Q$ L沒有任何關於該區13萬名難民的研究,沒有任何關於50萬名清理人狀况的統計數字,也沒有任何數位是關於繼續住在切爾諾貝爾附近與污染區的人口,這些人未曾被告知他們所暴露的真正輻射值。  L- a( Y9 E, `) |
+ b+ y3 q6 |7 g$ F) r5 S! ]/ M& j  W
「黨領導人對我們說了彌天大謊」
5 q( a6 g+ \" {0 w; x( b, W0 z艾拉是最高蘇維埃代表大會代表,就在蘇聯帝國於1991年瓦解時,趁著當時的無政府狀態之便,她設法取得了最高機密文件影本。發現當局有系統隱瞞切爾諾貝爾事故真正的後果。: @) t4 N# U' O. A' F
# v3 @% G4 h: G& I
那是中央委員會的600頁報告,撰述時間是在搶救切爾諾貝爾一役仍在進行時。艾拉說:「我讀到這些文件時,發現一切都有很大的出入。這才知道,黨領導人對我們說了彌天大謊。」1 S2 s! i; b( t$ q3 E( Y! J

. R0 \: w; j* T8 g12號法令敘述:1986年5月12日,已經有10198人住院治療, 345人顯示放射性病變症狀。「但是這同時,他們卻告訴我們一切都很好,沒有什麼大礙。我這才發現他們說了多大的謊言。」" q7 r6 E( R, s$ i. ~$ `/ \9 ^

# u: j! b" y1 v  W/ ]( _艾拉指出,她還透過其他管道發現,當局恣意更動標準,把正常人體能接受的輻射值提高了5倍:「他們把標準提升後,人們就瞬間奇跡似的痊愈。醫院也讓他們回家,那是犯罪行為。」
, T5 V' ~" y1 }6 l" S: ]. H  z9 q1 v1 t* k8 G
勒加索夫院士的驚人預計
: c! E- u9 ?( P. R/ H% f5 B這並非蘇聯唯一一次操弄數字。1986年8月底,秘密舉行了第一場評估切爾諾貝爾事故的國際會議,會議由布爾克斯主持。沒有任何記者或外界觀察員獲准進入會場。! x" R3 K  E& J/ y& z9 F
4 w; W# U/ o- z0 @7 m/ b9 Z
1 G5 h! T' I* u7 J1 b

- Y1 z6 T/ F; V  K0 u( W) W蘇聯代表團由勒加索夫院士所率領,他在搶救切爾諾貝爾進行時,主掌政府的委員會。「我們任命他負責準備對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報告,授權他提報一切事實。」他提出了一份很詳盡的報告,內容讓與會人士震驚不已。& ^$ P* v1 c. H+ Z0 _$ m/ |
. D! b  j( i/ j' @$ |2 P! F& w- N
勒加索夫的發言長達3小時。他的報告斷言,在接下來10年裏,應該會有4萬人死於切爾諾貝爾事故引發的癌症。% j; s# ~) z+ G9 e. |+ I
, A, p+ m: Z  m
西方世界拒絕直接接受這項預估。這引發了一場名符其實的東西協商,這是根據廣島模式所做出的理論推算。
7 M  }6 Y& a5 C1 m0 V7 K" Y7 n
7 i  F  A2 l" g+ |% ?( S西方國家不敢承認核污染, L/ m. O6 h6 G
「上頭說在這麼高的輻射之下,根據廣島經驗,長期來說就會造成多少人死亡,輻射量增加十倍,死亡人數也會增加十倍。我認為這數字並非真正的經驗談。」
8 E0 K7 k1 o8 W  N7 o% G0 P
+ a) J4 B' T0 g4 s8 w% K) {這數字同樣具有驚人的彈性。會議結束時,討論的可能死亡數字,已經不是4萬而是4千。1 V5 \) d* d" P0 q8 X2 g

- l/ t8 A6 U2 T0 t! h; E將近20年後的2005年9月,這個數字果然成為官方死亡人數。
# ]% h9 @1 S9 K6 q/ o* a+ q  K& A# ?! c) z7 c6 D6 o, r$ D8 h0 |
法國堅决反對蘇聯的透明政策,該國盡可能否認,境內有放射性雲層。
' x( K/ X% g+ i4 B1 }" L- Z1 w- }8 P% y$ t5 h5 ]
「法國上方有異狀嗎?沒有,風並非往這邊吹,而是吹向逆時鐘方向。沒什麼好擔心的,民眾的健康絕對沒有危險。」5 c. p( m& _% Y" ]) Z

6 Y/ [  A* C* @  b6 i20年後在法國,尤其是在科西嘉地區,出現的甲狀腺癌病例,性質與嚴重性跟切爾諾貝爾附近區域所提報的病例相同。( L/ H2 |. k9 {9 O  ^& U
7 l" b1 T/ n: n! \- N
最高蘇維埃代表艾拉對此深有體會:「切爾諾貝爾反應爐釋出的最危險元素並非銫或鈽,而是謊言......我稱之為86年最大謊言。謊言有如輻射越滾越大,在全國跟全世界散播開來。」; x( ~. `# x! s. `/ V
- i: Z2 V3 Q% Y7 c& L; O8 }
1988年4月27日,災變發生已經兩年,努力揭開真相的勒加索夫院士卻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7 w# Y! i9 g# e; Y) T+ t# W3 J+ O- l, B. q2 a  c
如今,反應爐爆炸後所噴發的放射性粒子,持續毒害著這片大地。事故發生20年後,切爾諾貝爾地區依然不宜居住。/ z0 ?& ^3 @1 b3 s1 |5 h- J8 g

1 [) Q! n5 F6 w5年內,放射性核種在污染土壤裏下沉了5公分,所以在20年後,它們已經深埋在地底下20公分,繼續污染整個地球。要徹底清除它們,就得挖起20公分深的土壤,然後密封在掩埋區的地底。這個工程非常浩大,不可能完成的。: j0 w" c- w1 M* ]' H3 N, O; i

; w  w; Z. V# i: |如今有8百萬人住在烏克蘭、俄羅斯,特別是白俄羅斯的污染區。20年來,他們接觸著一點一滴毒害他們的放射性食物。
  m! j# p- w2 V/ c
1 F9 v! r" v# a* |9 C2 g6 t% b國家機密:不公開的基因突變和畸形兒. n1 ~; @! _3 ?5 u* S
1986年維也納會議中,蘇聯代表團提出了這個問題,但是卻遭到刻意忽視:如今有1152名幼童因罹患甲狀腺癌,於1986年至2002年期間在明斯克專科中心開刀。其他城市又還有多少病例,至今尚未出現公開的全球統計數字。4 q& `3 o; Z1 r# o. P

( ?9 O: G8 M4 a6 F% i4 p白俄羅斯的城市明斯科,一位醫生尤里班朵斯基在事故發生後,研究了污染地區人口的疾病,在1996年發表研究結果,隨即遭到譴責並逮捕,獲判腐敗罪在牢裏關了5年。2005年11月,他依然遭到軟禁。
0 r( A1 F% J% R5 C; o, M/ Y: n  P- c5 Z
目前在白俄羅斯,有30萬名幼童受到污染的荼毒。沒有任何的官方研究關於切爾諾貝爾事故引發的基因突變,但是卻出現了數百個病例。專家說:「看看懷孕婦女遭到銫污染後,會有什麼影響?看看單一家庭中,出現多少畸形病例:兔唇,缺眼,骨胳變形。」
0 o: o# `* D1 B3 j/ Z( z; S+ ~, ?
「這些胚胎來自喂食哥麥爾地區遭到污染青草的倉鼠,結果生下了一整窩的畸形後代。食用銫污染食物的動物胚胎,其畸形發育數量讓我驚駭不已。我在2周內就得到驚人數量的畸形發育。」. L9 v, F7 F& K- k( B4 x0 }- B

: \: b  m7 k0 E. [儘管在事故後幾個月內,出現了數千件流産與墮胎,似乎還是有幾百個孩子受到輻射影響。這些孩子身上出現的畸形症狀,與班朵斯基的倉鼠非常類似。
, M+ M" _. c3 [) b/ X國際綠十字機構(NGO),是戈爾巴喬夫在1991年下台後所成立。該機構提供切爾諾貝爾受害者,開放治療與支援中心。他們同時安排治療營,目標是教導污染區的下一代如何與輻射共處。例如測試食物是否遭到污染等。+ m& r$ {/ ^& \" O
3 f, y1 I+ x$ d3 U2 u# S8 r
當年指揮士兵搶險的安托區金將軍說:「我們必須加強國際合作,並成立國際科學中心。尋找更安全的能源資源,這才是最重要的課題。」
' p7 ]! c, M/ b# R# Z8 e: ]5 T! h) f7 O8 G
「不管是友是敵,我都不會希望任何人經歷此悲劇。沒有人應該經歷,我們在切爾諾貝爾經歷的一切。我們所有人類都不該經歷這一切。」
( n+ W) ]' u6 M6 }) c3 t2 ]# [4 l
8 w5 _& R2 b& H$ D' h$ e3 S
(全文完)

TOP

切爾諾貝爾英雄 未悔清災場患重病

發表於 2011-3-18 22:37
位於烏克蘭境內的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於1986年發生爆炸,洩漏大量輻射,當時很多民眾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清理工作,據估計有數萬人因此而死,被後世奉為英雄。一名生還者表示,雖然為清理核廢料賠上個人健康,但他不感後悔,並豪言目睹日本核洩漏危機後,他和當時的同僚還會毫不猶豫地再次捨身拯救世界。) k$ R4 T" F3 c+ Q  R; ?* V
( x) Y$ h2 V1 w2 }5 }
 現年73歲的法爾科夫斯基表示,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的反應堆爆炸後不足2個月,他就被派到災場,與一眾清理員收拾殘局。後來,法爾科夫斯基患上嚴重心臟病,醫生指這是他服用的治療輻射藥物所致。法爾科夫斯基表示,失去健康固然可惜,但當時進入核污染區是他職責所在,故不會後悔。
' r3 o; W! k7 T" |- R+ j; [/ D
% j9 \6 k3 U% H* @% D! y 另一名清理員、72歲的奧斯特列佐夫表示,他當時很清楚走入核電廠的危險,在得知自己受到大量輻射染後依然無悔,還為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9 ^4 d: F# ~0 z& z6 c# S3 {

& N# ~4 j$ h9 d  l" H1 [6 ^3 |. ` 奧斯特列佐夫稱,從當年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到現在的日本地震,都反映核能風險太高,不應再繼續使用。他希望日本今次的危機會喚醒世人,讓大家看清楚核能的危險。

TOP

返回列表